itvbq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有一個庇護所-0740 陛下,您真是一個心機girl看書-325a9

我有一個庇護所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庇護所
最终,那名神秘的剑豪,在维克怀特的盛情邀请之下,被请去了圣庭,并在之后一同前往了咏风城。而德莱西亚的声名,也自此显露了出来。
不过,德莱西亚却是知道,自己在那场对决中占据了那武器的优势。而那位剑豪却是用得一柄普通的长剑而已。如果那位剑豪的剑不断,落败的应该是自己。
这段日子,德莱西亚与阿吉时常切磋,在这位剑术大师的身上,阿吉身有所得,并对自己的这位大师兄的武艺和品德,感到十分的敬佩。而德莱西亚也惊讶的发现,他的这位小兄弟的身手很不一般。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超过自己了。
时常阿吉会很疑惑,是不是凡是没有头发,或者没有下面的人,战斗力都厉害得变态…
不多时,前方的视野渐渐开阔,一行人开始策马而行,沿着小河来到了一处湖畔的附近。远处湖畔的一角正有许多飞禽走兽正在饮水,在另外的一边,还有两群骑士正在追逐着羚鹿,围猎。
这两伙骑士,分别是一伙月之骑士,和黎明骑士。跟随着几位月国执政亲王与吉里安、布伦达、沙尔曼等人。亲王们与吉里安等人,显得有些不紧不慢,似乎相比于骑士们围过来的猎物,他们对眼前的话题更感兴趣。
沙尔曼更是如此——自己何尝被一群亲王众星捧月?
但骑士们之间却是有些微妙。在他们的围猎之中,两方的骑士互相笑骂着,看起来和和睦睦,但实际上却是在暗中较劲——他们对双方吹出来的故事,都不相信。
似乎是感觉到了塔尼娅受到了冷落,伊丽莎白已经与塔尼娅聊了起来。将乔治丢在了一边。
看到塔尼娅时不时就像是在炫耀一样,趾气高昂瞧一眼自己,乔治不由摇了摇头,独自将马牵到了一边,陪着它饮起了水。
拔起来脚边的一根芦苇,乔治一边无聊的摆弄着,一边看向了远处的围猎。
这些月之骑士——皇家的禁卫军们,的确都很有实力,如果说黎明骑士是一个个从牧师培养出来的精锐战士,那么月之骑士,便是那从巫师中成长出来的魔剑士。
在去年的时候,月国与南荒一样,都派兵前往了镇剑山狙击恶魔的军团。查理与难民们能够顺利返回,有着他们一份大大的功劳。
在那恶魔的战场上,月之骑士们表现得极为出色,虽然他们因为不了解恶魔,吃了不少的亏。但这些身经百战的骑士们,却是没有丢这大陆最强骑士的脸(宗教骑士团之外)。表现得比神圣帝国的皇家部队还要耀眼几分!
要知道,那神圣帝国的核心部队,可是圣庭以那神殿骑士团的标准培养起来的。
整个月国的骑士部队拉起来,足以比得上一个整编的神殿骑士团了。如果坐骑和魔法装备能再多一些,这个骑士团还能不断的扩编。
虽然两方真要对打,魔法骑士们被神殿骑士们十分的克制(变态的抗性),但魔法骑士部队的培养周期却是低于神殿骑士——哪怕是一名学徒,只要装备足够,那么在他的纪律性和组织性都训练成了本能反应之后,他也能走向战场,在团队作战中发挥出恐怖的实力。
现在,庇护所将最新技术给了月国,伊丽莎白也将已经将月之骑士部队的核心机密都给了庇护所。这对于庇护所现代魔法部队的建设,将有着极大的可参考性。也改变了乔治和加维的一些想法——他们觉得,魔法骑士有月国的就够了,月国缺少马匹的问题,可由南荒提供。
至于庇护所的魔法部队,不需要什么马匹,因为庇护所已经有黎明骑士了,可以完美的充当那机动性的肉盾,配合其它部队。所以在这魔法部队上,他们最为中意的,还是那魔偶、机械化部队。
其中应该作为最为主要发展的,便是那魔导炮部队。
目前以两国的生产力来看,在月国的输血之下,庇护所预计将在明年先拉起一支综合性的兵团,原型便是穹鹰的新军——目前他们在用火器、低等魔杖和模型进行训练,偶尔也会到那西境练一练。等到明年装备补齐,便要到那前线上好好的表现一番了。
而月国因为这两年处于后方不会有大规模作战,月国也有可能会在那时,派遣一支部队,前往西方的战场进行支援。
此时吉里安他们已经追逐着羚鹿们跑入了深林,不见了踪影——不知道是那猎物都跑入了深林,还是他们看到了女王和乔治,于是特地将猎物赶远,到一边去玩。
阿吉与德莱西亚等人也是如此,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带着骑士们散开了距离,来到了乔治等人看不到森林中,在周围的一大片区域中巡逻了起来,围起了一个大圈——谁也进不来。
就在这时,一声惊呼打断了乔治的思绪。
“看!好大的野猪啊!”
乔治朝着远处湖泊方位一看,发现了一头背部有两米多高的恐怖野猪,正在那湖边喝水。它那獠牙大得吓人,头上还有两个犄角!
它蛮横无理的将周围饮水的飞禽走兽都给挤到了一边,一边喝着水,一边与周围的野兽们,好奇的瞧着这边的‘双脚兽’们,看着热闹。
看到乔治等人往它那边望,野猪还喷了个鼻响,似乎在警告这群双脚兽,这里是它的地盘,不相干人等,快点滚开,别喝它的水。
看着那硕大且浑身都是肌肉的野猪,乔治不由有些愕然,想来那应该是一头变异野猪才对。他心中暗想:‘阿吉弄来的这头野猪,可真他娘的大啊!’
“你想吃野猪肉了?”塔尼娅温柔的看向了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被这话说得一愣,脸色有些难看——想吃猪肉了?我可是一个淑女啊!我有那么馋吗?
但随后她眼神微微一动,羞涩且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那乖巧的双眼,看得塔尼娅心都化了。
女骑士自告奋勇的骑上了马,兴致冲冲的飞奔了过去,看到乔治也要上马,她还骂了一句‘滚开!’。
阿吉看到这一幕,与德莱西亚嘿嘿的笑了起来,他带着骑士们散开了一段距离,让老板看不到他们,但他们却又能够时时刻刻观察到老板的一举一动和周围的情况——国王何来的私密?所有的事情,都必须在那最为亲密的护卫或侍者的视线内才行。
甚至,以阿吉的耳力,还能偷听到她们谈的任何东西…
看到那远去的塔尼娅,还有那正在上马的伊丽莎白,乔治摇了摇头,随后他走到了伊丽莎白面前,要帮她上马。
他牵过了伊丽莎白坐骑的缰绳,伸出了手将她扶了上去,但好像力气有些不对,伊丽莎白发出了一声轻轻的痛呼:“乔治…我的脚崴到了。”
‘上马能崴到脚?’乔治微微一愣,但好像这种情况,他们也不适合追猎了。
“嗯,走,咱们到那边歇一歇吧。”乔治伸手搂住了伊丽莎白的腰,一把将她放在了马背上。看到伊丽莎白望着塔尼娅那远去的背影,嘴角微微弯出的那个弧度,乔治恍然雷击的明白了什么。
如塔尼娅此前所说的一样,她的那位小表姐,才是一个真正的心机BOY。
他直接上了这匹马,坐在了伊丽莎白的后面,两人在贴近的那一刻,伊丽莎白浑身忍不住一僵——他要干什么?不是只在这里聊聊天吗?
但事情似乎有些出乎伊丽莎白的意料了…
她招惹的这个家伙,是一个非常擅长将事情搞大的家伙…
嗅着那发梢散发出来的阵阵香气,与那怀中的柔软,乔治心中砰砰砰的一阵狂跳,他一鞭甩在了马屁股上,带着伊丽莎白钻进了小树林,一路疾驰的跑向了森林的另一个方向去…
此路,与那野猪离开的方向,背道而驰…
远处的骑士们,看到这一幕,赶紧动了起来,不过那马跑的有点快,一时之间,护卫竟然也没能找到两个人跑到了那里。
这不由让德莱西亚暗暗着急,甚至都冒出了冷汗。
“阿吉,你追踪的水平高,快找一找,两位陛下到底去了哪——咱们这可是失职了!”
“着什么急,老兄。”阿吉悠悠斋斋的说道:“你们月国的讲究就是多,连上厕所都要有人跟着!放心吧,有我们老板在,绝不会有事的。”
“放屁!”德莱西亚大骂了起来,他指着身边的一个小宦官,大骂道:“如果今天要是、要是…咳咳,这起居录上今天要是没记上该记录的东西,那就事情可就大了!皇家的事儿可是麻烦着呢!”
听到这话,阿吉的脸色不由古怪了起来——这群没下面的家伙,非得亲眼看见人家上床才行,而且还得记下来…
老板让自己盯着德莱西亚,而他也的确如老板所说的一样——看不到人后会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