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m4mt笔下生花的小說 超維術士 愛下-第2527節 多克斯的評價看書-6cru1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就放任他们在这里,会不会有些不妥?”安格尔回到酒馆之后,梅洛女士便走上前,低声询问道。
这群天赋者来到酒馆后,显然还没有彻底缓过神来,依旧表现的心有余悸,基本都只是呆呆的坐在桌前放空。
酒馆虽然今天不营业,但门档是拦不住外面的目光的。梅洛女士担心,一旦那些护卫军巡逻过来,发现了他们,会不会又生波澜。
安格尔:“没什么不妥的,放心吧,不会有事。”
在安格尔看来,就算护卫军发现了他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难道,还真的敢在这里动手不成?而且,就算真动手,也无所惧。
不过,这里毕竟是老波特的地盘,是野蛮洞窟布在这里的暗棋,哪怕这个暗棋不甚重要,但能不被发现,安格尔还是会尽量避免曝光。
所以,虽然他心猿已经在狂放的放话无所畏惧,但意马的缰绳却是被他死死地拉着。
而这根缰绳,便是幻术。
安格尔在酒馆之外布置了一层幻术,能够无知无觉的影响所有进入幻术范围的人。
这也算是安格尔做的一层防范。
布置完了幻术后,安格尔便让梅洛女士去找老波特,而他则留在前厅,和多克斯随意的聊了聊。
虽说是随意聊天,话题也不限,但安格尔还是有意无意的提起古曼王国的变化,想藉此探探多克斯的底。
多克斯虽然没有明确表态要掺和古曼王国的变局,但他之前的种种行为,似乎又隐隐放出想介入的讯号。
介入倒是没什么,流浪巫师又叫自由巫师,他们没有束缚,想做什么做什么。但安格尔有些好奇,多克斯准备介入多深,又想要从中得到什么?
面对安格尔的试探,多克斯却是有些心不在焉,偶尔应几句,大多时候都在转头四望。
安格尔:“你在找什么?王冠鹦鹉?”
多克斯立刻点点头:“我一路上都在回忆着我曾经听到过的骂词,已经整理出很多绝伦的妙句,必须得用上,给那只混蛋鹦鹉一个教训,不然我意不平。”
而且,多克斯在路上的时候,就向安格尔撂下了话,让安格尔看他的发挥。他说到,肯定要做到。
只是,他们都来了,可那只王冠鹦鹉却不知道跑哪去了。
这便是多克斯和安格尔聊天,心不在焉的原因。
多克斯见王冠鹦鹉不在,又特别想抒发胸中的那些芬芳美句,只能对着安格尔道:“要不,你来鉴赏一下我整理的这些骂词?”
安格尔微笑着拒绝了:“打嘴炮还是看临场发挥,提前准备的,不一定能用得上。”
“说是这么说,但是……唉,你以为我想打嘴炮,我更想直接扭断它的脖子。”多克斯后面半句话是低声自喃的,但也是说给安格尔听的。
若非安格尔有意无意的阻拦,多克斯肯定更想用直接的方法解决那只鹦鹉。
安格尔:“我个人认为,在哪个领域被打倒,就在哪个领域找回场子,更显得有成就感。”
要个屁的成就感?多克斯在心中暗骂,要是那只混蛋鹦鹉怼的不是他,而是安格尔,估计安格尔也要用雷厉风行的手段。
“而且,你不是说,那只王冠鹦鹉很有可能曾经跟着某位知识渊博的巫师,说不定是大人物的召唤物。你就不怕被大人物惦记上?”
多克斯没好气的喝了一口闷酒。
真要是大人物,估计也死了,或者烦透它主动解除了契约。要不然,那个叫阿布蕾的,怎么签订的契约?
虽然心中这么想着,但多克斯却没说出口。既然那只混蛋鹦鹉不在,他也不想继续聊它了,免得越聊,心气越大。
“说点其他的吧。”多克斯直接岔开话题:“你的意思其实我懂,但我觉得你没必要试探我怎么做。”
安格尔:“什么意思?”
多克斯:“流浪巫师,都是随波逐流的,不像你们这些有组织的人,什么都要看大局或者整体利益来施计,你不觉得这很麻烦吗……”
安格尔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
多克斯继续道:“当然,你们这种最终得到的肯定是最多的,但我是个流浪巫师,我看到的只是眼前的利益,而且我也不见得一定要取眼前之利;前一秒什么想法,后一秒就能有变化。就像我昨天都还在沙虫集市,今天谁能想到,我会和最近名声大噪的超维巫师,来皇女镇看戏?”
多克斯对着安格尔眨了眨眼:“所以,不用试探,也不用在意我。真要做,我能做的有限,而且,等我和你回沙虫集市后,说不定就不会再到古曼王国来了,所有可能都有,以自由之抉择为心证。”
安格尔笑了笑,多克斯的话说的绕,但简单总结一句话:我就是个小人物,别在乎我,我也影响不了大局。我顶多捞点好处就撤,不会深度介入。
安格尔自然知道多克斯影响不了大局,他好奇的是,多克斯为何突然表现出想要介入这场乱局,他在皇女城堡里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可见的利益?
不过,多克斯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显然是不打算跟安格尔详谈。
安格尔想了想,也算了。
他目前和多克斯的想法其实差不多,看到的都是眼前利益,不想去考虑长期得失。不过,他和多克斯不一样的是,他的“眼前利益”现在多得都来不及消化,绿纹、空间知识、神秘炼金、梦之旷野的权能、潮汐界的元素伙伴等等……仔细想想,比起这些,就算多克斯在皇女城堡发现了什么可见利益,好像也就那么一回事。
所以,没必要再去深究了。至于长远利益……这不是让老波特去梦之旷野联系莱茵阁下了么,自然有他们这群人去考虑。
在放弃试探后,安格尔和多克斯倒是真正的随意聊起来。
只是,这个随意,也还是有范围限制的。他们总不能在这前厅大聊巫师界的知识,或者其他巫师的八卦吧,这不仅仅是大厅里有人的问题,还有“交流”这种事情,场合与时机的挑选都很重要。此地、此夜,都不适合去做这些知识层面的交流。
所以,他们的聊天内容,也就局限在了这小小的皇女镇。
最终,多克斯挑了个话题,他以自己的眼光,开始评价起野蛮洞窟这一批的天赋者。
多克斯是一个一个的评价,而且,也不遮掩声音。那群还在缓神的天赋者,分分钟被吸引了过去。
他们嘴上不说,但心里也想知道,在正式巫师眼里,自己是个什么评价。
安格尔其实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因为,这群天赋者,还真没几个出挑的。至少,和当初他们那一批相比,实在是弱了点。
但既然多克斯都开始聊了,安格尔也不准备打断。
軍門誘婚:早安小萌妻
随着多克斯的一个个评价,基本没什么意外,安格尔听到的都是“孱弱”、“愚笨”、“冲动”……这一类的词语。
而每一个被多克斯评到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在场唯一一个多克斯没有给出明显负评的,只有亚美莎。不过,就算是亚美莎,多克斯也是一句:“看上去有点准女巫的样子,但过硬的性格,更容易折断。而且,不去争,活该受罪。”
所谓的不去争,显然还是在说亚美莎没有跟着他一起去怂恿安格尔干架。
单这一点,是有点带着个人情绪的偏颇。不过其他的评价,倒是没什么问题。
哪怕安格尔看来,亚美莎有点娜乌西卡的影子,所以比较看好她的未来;但是,娜乌西卡也有性格过刚的一些成分。虽然性格过刚,不算是太贬义,但如果不去学会变通,也很难在这条路上走到尽头。
评价完在场之人,多克斯对没有在场的人也评价了起来。
西比尔的评价不高,一个内心傲娇还不怎么谙世事的大小姐,想要成长起来,估计要经历一些现实的痛打。
西比尔之后的两个人,多克斯却是给出了很短的评价。
给歌洛士的评价是:有点意思。
给布雷泽的评价是:有趣的小家伙。
西游之火云真仙 白蔷薇之夏天
霸愛成歡:邪少的貼身小寵物
至于哪里有意思,哪里有趣,多克斯倒是没有详说。但难得的两个貌似“正面”的评价,却是让一旁坐着的其他天赋者,心中隐隐升起了不忿。
对于多克斯这种给那两人拉仇恨的行为,安格尔也没阻止,被针对有时候不见得是坏事。
升官
不过,他的评价,倒是很古怪。布雷泽的“有趣”,安格尔知道指的是什么;但那个歌洛士,多克斯似乎给出了一点让安格尔不解的评价。
至少,安格尔目前还没看出来,歌洛士哪里“有点意思”。
或许,多克斯潜入皇女城堡的时候,看到了什么,让他觉得歌洛士有意思?
安格尔虽然有疑惑,但也没有询问多克斯,因为恰好这个时候,梅洛女士从后厅走了出来。
不过,梅洛女士身后并没有老波特的身影,而是阿布蕾与……小汤姆。
安格尔正想和梅洛女士说话,但多克斯却是比他先一步。
只见多克斯两眼发亮,直接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阿布蕾:“快说,那只丑陋的鹦鹉在哪?它不是很能说吗,我这次要和它说个够!”
阿布蕾一个瑟缩,连连后退。
梅洛女士有些看不过去,轻轻站到阿布蕾的身边:“红剑大人,阿布蕾的胆子小,如果有什么问题,不妨坐下来说。”
乡村小神医
“她胆子小?呵,她胆子小的话,敢让那只混蛋鹦鹉挑衅我?”
退役特工
阿布蕾弱弱的说了一句:“我也控制不了它啊……”
網遊之幻世逍遙
多克斯也明白阿布蕾的情况,冷哼一声:“说吧,它在哪?被你放回原界了?”
阿布蕾摇摇头,迟疑了片刻,道:“它去哪了,我也不知道。”
随着多克斯进一步询问,才知道那只王冠鹦鹉在他们离开之后,也从酒馆飞了出去。它对阿布蕾的说辞是,要找个安静的地方睡觉,白天回来。
阿布蕾也控制不了那只王冠鹦鹉,只能任由它飞走。
“居然单独跑出去了?”多克斯对此还真的有些讶异,哪怕王冠鹦鹉不是多么强大的召唤兽,可好歹也是超凡生命。而这里可是巫师集市,如果被那些逐利的人,哪会放过一只落单的王冠鹦鹉。
穿到三千小世界裏當炮灰
多克斯眯了眯眼:“它胆子倒是很大。”
话是这么说,但多克斯心里有种感觉,可能王冠鹦鹉单独跑出去,不仅仅是胆子大的问题。
作为一只疑似拥有前任召唤术士的召唤物,它对巫师界的了解显然很高,而且从之前它的表现,可以看出,这是一只智商极高,而且洞察力相当强的生物。这样一只召唤物,怎会不知道巫师集市的可怕。
可就算这样,它都敢单独出去,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多克斯突然冷静了下来,缓缓坐下,现在距离白日还有几个小时,既然王冠鹦鹉说了白日回来,倒是可以等等看。
面对多克斯突然不语,阿布蕾和梅洛女士都松了一口气,而安格尔却是隐隐有些失落。
他其实挺想看多克斯与王冠鹦鹉的舌战的。
而且,这里还有这么多的天赋者,多克斯一个堂堂的正式巫师,如果当着普通人的面输给了王冠鹦鹉,这不是挺有趣的戏码吗?
可惜,那只王冠鹦鹉不在这里……安格尔摇了摇头,他也猜得出王冠鹦鹉有秘密,不过这与他没什么关系,让阿布蕾去操心吧。如果阿布蕾操心不了,那就反过来让王冠鹦鹉去影响她,这对阿布蕾这种软弱宅女来说,也不是坏事。
多克斯这边暂了,安格尔看向梅洛女士:“老波特不在?”
梅洛女士摇摇头:“他在,不过……我让这家伙和你说吧。”
梅洛女士指了指小汤姆。
小汤姆正是之前混到皇女城堡里去报仇,在监牢被安格尔发现后,安格尔给他指了路,让他出来寻找老波特的那个小护卫。
小汤姆也不怯场,走上前道:“大人让我来这里寻找老波特,我也见到了他,不过我看到他时,他只是匆匆的出来见了我一面,询问了一下大人的情况,我还没和他说几句话,他就说天太晚了,他还要回去补一会儿觉,有事等他醒了再说,然后就没有再出来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