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5sy优美玄幻小說 高齡巨星 起點-第671章:圖窮匕見(第二更,求月票!)推薦-ofdoa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
第六五三章
综艺厅中的插曲,并没有影响九号演播厅中的表演。
世事又变了。
解放了,四九城又又一次迎来了一番新世事。
一样的劳军表演,这一回出岔子的却不是当兵的,而是蝶衣。
长时间的堕落,天天抽的大烟已经让他的嗓子坏了。
“大王慷慨悲歌令人泪下,待妾妃歌舞一回,聊以解忧如何?”
“有劳妃子。”
“如此,妾……咳咳,妾献丑了。”
蝶衣一句念白嗓子没上去,呲了。
包厢里,看到台上瞬间便手足无措的蝶衣和小楼,菊仙紧紧的抓住了小谷子的胳膊。
“谷子,快去。人家要什么给人家什么,千万别动手!”
“哎!”
已经长成了青年的小谷子窝头就往外跑。
台上,段小楼郑重的对台下的士兵们施礼,请求原谅。
但是令戏园子里所有人都不解的一幕,发生了。
面对四九城票友都要发一阵哄声的舞台事故,台下的士兵们,轰然鼓起了掌。
面对宽容的掌声,蝶衣和小楼对视一眼,和走上台前的戏班众人,对台下连连鞠躬。
世事真的变了。
进了城的士兵对百姓秋毫无犯,纪律严明。
乱了一百多年,没几天轻省的四九城终于迎来了真正的和平。
就连曾经在四九城不可一世的袁四爷,都被抓了起来。
好日子似乎真的要来了,蝶衣决定戒烟了——只是这个过程,并不轻松。
蝶衣的房间内,已经是一片狼藉。
哐!
一只茶杯集中了镜框。
衣衫不整的蝶衣疯狂的扑向墙壁,用随手抓起来的板凳狠狠的砸着墙上的镜框。
他嘶吼着,嚎叫着,散发出从未拥有过的攻击性,就像是一头受伤了做困斗的野兽。
这样的疯狂就连小楼都拦不住。
“蝶衣!忍忍,忍忍就过去了!”
情急之下,小楼一把将蝶衣按在了床上,用绳子反绑了他的双手。
蝶衣挣扎着,他的脸已经扭曲到了极致。
在窗口捂着胸口偷看的菊仙终于忍不住,钻了屋子里。
“怎么样?”
“看样子得用点药。你在这看着他,留神别让他蹦出来!”
“哎?小楼你别走!”
“不碍事,可他要想把大烟戒了,还得扒几层皮!这才是个头!”
小楼走了,站在门口的菊仙惊恐的看着床上扭曲着的蝶衣。
她咬了咬嘴唇,缓缓的走了过去,将满身大汗已经无力挣扎的蝶衣抱了起来。
感受到了那温暖的怀抱,已经没有意识的蝶衣哆嗦着,一遍遍的呢喃起来;
“娘,我冷…我冷……手,手都冻冰了。”
一声娘,让菊仙如同被子弹击中般,浑身一颤。
她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一滴滴的落在了蝶衣的脸上,和他的汗水混在了一起。
她一件件的将散落在床上的戏服抖起,盖在蝶衣身上,像是抱着一个婴儿般,轻轻的拍着轻轻的抚慰着。
“好了,好了。”
“好了,好了……“
看到这一幕,直播间内的沙雕网友们,哭成了一片!
“因为小楼或者说霸王的关系,一直以为蝶衣和菊仙是不可兼容的两个角色。但是看到这一场,真特么的是把我眼泪都勾了出来。蝶衣的虞姬,只是他的表,他的里只是一个年幼被母亲送到戏班,被逼着改了性别认知的孩子。菊仙呢?她的表是一个泼辣勇敢,聪慧有手段的女人,但是她的里……也是个失去了孩子的母亲啊!”
“看了一个多小时了,才发现我打开直播之前憋的一泡尿还没尿。但是现在我依然不打算去尿!妈的这出戏,虽然没有信爷以往的作品节奏快,但却是最深刻的一部啊!太过瘾了,剧情,人物,表演,都是顶级!”
“戏里的角色设置简直超神!蝶衣活在戏里,是个不折不扣的疯魔。小楼一半活在戏里,一半活在现实,整个人不人不鬼。只有菊仙,她是纯粹的凡人。她有世俗的手段,有世俗的心思,有世俗的嫉妒,身上有百分之一百的烟火气儿。这一幕,让一个活在戏里的人和烟火结合在了一起,说不出哪里感人,但是眼泪就是止不住,刷刷的往下淌啊!”
“小楼其实不懂蝶衣,他没办法理解蝶衣的疯魔。我倒是觉得,菊仙是真懂蝶衣的。他们俩太过相似,又完全不同。相似的是他们都对同一个男人拥有感情,不同的是他们一个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一个又是最俗的务实者。所以互相仇恨,却又偶尔互有怜惜。这一场戏,真的太精彩了!”
“你们特么文采真好,一个弹幕都能几十个字几十个字的发。在下没文化,就是看到这一段菊仙和蝶衣争来都去那么多回,到现在从一个妻子和情敌的身份,变成一个没了娘的孩子和一个没了孩子的娘,感觉鼻子酸。说到底,都是苦命的人啊!”
“我特么怎么感觉菊仙才更像霸王?蝶衣和菊仙才是真爱,小楼像个意外啊!”
随着一片沸沸扬扬的弹幕,台上的剧情进入到了这一幕的尾声。
将蝶衣安抚好,菊仙洗了毛巾冷敷在了蝶衣的额头上。
也就是这个时候,小谷子哼着解放歌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到菊仙,他停住了哼唱。
“段师母。”
撇了眼小谷子,菊仙将手上的毛巾拧干,搭在了一旁。
“你上哪儿去了?”
边走向小谷子,她边卷起了袖子。
“开会去了。”
“哦,开会去啦?”
菊仙笑了。
“哎。”
小谷子望了眼床上昏迷着的师傅,讪讪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节骨眼,菊仙猛地一巴掌扇了过去!
“你师父刚就剩下半条命,你去开会去啦?”
随着一声脆响,弹幕之中一片叫好!
“菊仙威武!打得好!”
“小白眼儿狼,当初要不是蝶衣把你捡回来,你命都没了!现在蝶衣这么难的时候,还他妈有心思去开会!”
“打的不够狠!师父戒烟折磨成这样,不照顾师父反而出去开会,这样的小兔崽子就应该按在地上揍!”
“哎,小谷子你醒醒啊。你不是想成角吗?不好好跟着师父学戏,去开会参加运动能成角吗?”
一片弹幕之中,剧情进入到了下一幕。
袁四爷被审判了,这个曾经在四九城里作威作福的人最后连个体面的霸王步都没走完,就迎来了他最后的命运——被推下台枪毙了。
马上,蝶衣戒烟成功。
已经换了行头,穿上了人民中山装的师兄弟们和经理一起来探望。看到平静下来的蝶衣,嘱咐他快点好起来,如今真真儿的到了盛世,整个四九城的人都盼望着他和小楼的霸王别姬重新亮相。
为了顺应形势,戏院准备搞现代戏。
蝶衣却觉得现代戏的服装太怪,布景太实,不符合京剧的情景。
但是一起参加讨论的小谷子,却提出了反对意见。
当初那个弃婴,此时已经长成了青年。参加了不少的运动,接触了不少的理论,当着众人的面,他指出当年的英雄美人是京剧,现在劳动人民上台也应该是京剧。
蝶衣见自己的徒弟公然曲解自己的意思,不禁勃然大怒。
看出小谷子不踏实,一门心思的想抄近道上位,在回到了家之后蝶衣便像从前在戏班时候一样,罚了小谷子的跪。
“功夫也不练,嗓子也不吊,耍皮顶嘴你倒是学成了。唱戏的不靠这个,凭的是功夫,本事,玩应儿!没你的近道可走!”
可是如今的小谷子,已经不是以前在师傅葬礼上,仍然顶着水盆跪满七天的小谷子了。
“罚我跪,你犯法。”
顶着水盆,他咬牙切齿的说到。
听到徒弟的反抗,蝶衣猛然转过身来。
“不罚,不罚你永远都是个下三滥!还想成角?做梦!”
哐当!
随着蝶衣的呵斥,小谷子将头顶的水盆,一下子摔到了地上!
“没错,你领我来哪儿是想让我成角?”
他紧紧怒视着蝶衣,缓缓的站起了身来。
“你想找个小力笨儿,小催帮儿,小跟包,小跑腿,小龙套!”
面对徒弟对自己的顶撞,听着小谷子那些完全不像是气话的想法,蝶衣愣了。
随即,他抄起了道具刀片子——就像关师傅那样。
“你放肆!我让你胡说八道!”
刀片子啪啪啪的抽在了小谷子的身上,每一下,都带着蝶衣的委屈和愤怒。
可就打了几下,他就收了手——他比关师傅知道心疼。
“还不给我跪下!”
他喊着。
但是低着头的小谷子,目光却渐渐的狠厉了起来。
“师父,永没那日子啦。”
他愤然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将早已准备好了的行李,搬了了出来。
“谷子!”
眼看着小谷子要走出院子,蝶衣无措的招呼到。
看着小谷子真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院子,蝶衣愣了,也崩溃了。
“滚吧!一辈子泡你的龙套去吧!”
随着他一声大喝,已经走出了院门的小谷子,折返了回来。
“程老板,您这话……搁在旧社会说,我信。”
他的目光里,带着怨毒。
“在新社会里说,我不信!我要是再跑龙套,对不起您的栽培!”
狠狠的撂下一句狠话,小谷子眯起了眼睛。
“程老板,时代变了。您那一套,现在不灵了。再者,以后可别叫我小谷子了。在旧社会,我是一个弃婴,是一个戏班子里的没资格有名字的苦奴!现在新中国成立了,我也有名字了。以后要是再碰着面,劳烦您尊重尊重我,叫我……谷明坤!”
“明,是日月光明的明。坤,是朗朗乾坤的坤!”
哄!
随着直播大屏幕中,小谷子这一段台词说罢,综艺厅中正沉寂于剧情张力再一次拉满,醉心于人物命运的评委们,瞪大了眼睛齐齐发出一阵惊声。
整个现场,知道谷明坤的所有人,都惊讶的议论着。
他们张大着嘴巴,回过头去,将目光投向了此时正坐在观众席头排的谷明坤。
评委席上。
稳坐在椅子上的袁成深深的闭上了眼睛。
“终于,来了。”
评委席的另一端,闭目养神了整整一晚上的赵瑾芝,幽幽的睁开了眼睛。
看着大屏幕中的李世信,她的目光迷离了起来,温婉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