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s22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老祖宗在天有靈-第684章 天帝城裂-ydaiw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
东域大地,毁灭的气机浩浩荡荡,虚空惊雷闪电密布,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万灵惶恐!
众生颤抖!
虚空中,天帝城升上了百万丈高,爆发出刺目的光芒,比大日还要耀眼,两股极尽可怕的气机在交战。
一股气机,是天帝,另一股气机,很陌生,但同样恐怖无边。
老一辈强者眸光深邃的断言,天帝和敌人在另一个空间或洞天厮杀,这气机只是渗透出来的残余气机,不及原来的万分之一。
年轻的修者们闻言,无不骇然。
这样的气机,已经足以灭杀他们连渣渣都不剩。
不由得,他们仰望着虚空的天帝城,脸上满是敬畏之色。
然而。
天帝城在皲裂,哪怕法则之力涌动,秩序神链缠绕,都不能阻挡天帝城在继续出现裂缝。
没人知道天帝在和谁交战。
因为有人已经看到,南域的月神大人,北疆修罗族的法老,以及消失许久的永恒之主雷松,他们都有现身,似在观战,又似在准备绝世一击,身上涌动着恐怖的气息,却始终忌惮着。
机警的修者,已经拖家带口的急速撤离东域大地。
因为一旦这些大佬们开战,恐怕会天翻地覆,整个东域都会被打沉。
柳涛等人,带着柳家族人遁入东域大地后,以老祖宗神发变化的上古神器收拢所有族人,隐匿次元虚空,收敛气息。
因为一旦老祖宗出现任何变故,那么,敌人很可能立刻杀来,他们不得不早做准备。
这些年里,柳家强势崛起,暗地里有不少敌人被暗影军剿灭。
那可都是血淋淋的人命!
这是见不得光的事,很少人知道,但残余在阴暗角落里舔舐利爪的敌人,肯定在磨刀霍霍。
柳涛等人无比担忧。
柳五海甚至搬出了多年不用的香炉,给老祖宗上香,希望老祖宗的拳头可以和他的护体罡气一样强,可以无坚不摧,破灭一切敌!
白帝族,白骨族,青鸾族,甚至宝塔族,还有诸多和柳家交好的家族,都在做准备,非常担心。
他们当年举族搬离永恒之乡,定族东域,是摆明了依附天帝。
若天帝出事,别人也许不会怎么样,但永恒之乡的主人,永恒之主肯定会清算他们。
这是灭族大祸!
他们不得不防,甚至他们开始启动秘密次元空间,精英族人和种子血脉已经被悄悄地分批次送入。
能存活数十万年的大家族,都不简单,风险机制非常全面。
然后,白帝,白骨老祖,青鸾老祖,宝塔老祖几人,相继拨通了柳涛的传音玉符。
他们一副“我们相信天帝必胜”的口气,大声笑哈哈的安慰道:“柳兄啊,无需担心,天帝必胜,一切强敌在天帝的响指神通下,统统灰飞烟灭,归于虚无……”
柳涛大为感动,许诺几人此事罢了,就带他们面见一次老祖宗。
然而。
“咔擦!”
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天帝城的一角,裂开了。
那是熔炼的大星,如今坠落虚空,如流星般璀璨,燃烧出了一条虚空通道。
与此同时,两道刺目的光芒,如两道冲击波一样,从天帝城的深处像涟漪般对撞在了一起。
一道光芒,呈现九彩之色,众人皆知,这是天帝的手段。
另一道光芒,一黑一白,呈阴阳二色,非常陌生,众人猜测,这是未知强敌的手段。
“轰!”
九彩之光和阴阳之光对撞在了一起。
天帝城上方的虚空,坍塌了,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黑洞中,天帝城悬浮,光芒耀眼如太阳,不惧黑洞的可怕吞噬力,
然而。
人们都紧张的手心冒汗,因为天帝城爆裂在即!
永恒之主雷松,月神的南歌月,修罗族的法老,都脸色凝重的盯着百万丈虚空的天帝城。
以他们的修为和感知,自然可以清晰的察觉到天帝城中两道交战气机的可怖之处。
“大牛!而且是大牛中的牛头!”
“非同一般的太虚境强者!”
“天帝已经远远地走在了我们前面啊!”
他们叹息,扪心自问,这样的修为和实力,他们远远不如。
虽然他们几人,都是真正的太虚境强者,位列人道绝巅,也达到了太虚境巅峰,但道和法则的修炼,与天帝相差甚远。
同为班花,隔壁班的小翠就是比我们班的小红漂亮很多,别问为什么,因为人家小翠的妈妈就很漂亮。
这是王同学的爸爸老王说的。
东域大地,普遍惶恐。
担惊受怕的日子,一晃就是三年。
天帝城中,天帝和陌生强敌厮杀了整整三年。
天帝城皲裂了三年,熔炼进天帝城的大星,不断陨落,让东域大地掉落了三年之久的流星雨。
合欢宗的弟子们,欢呼着在流星雨下合欢,修为大涨。
而那对半步先知境的师兄师妹,终于破开瓶颈,一具突破到了先知境,法则神光浩荡三万里,秩序神链缠绕动苍穹。
东域震惊,太虚万灵震撼,无数人趋之如骛的拜访,求拜入合欢宗。
合欢宗大兴!
诸多炼器宗门,派遣高手,相继潜入天帝城下方的山脉,寻找坠落的大星之核。
那是最完美的炼器神材,出自天帝之手。
百器宗的老祖,仅半步先知境,竟然用一块星核炼制出了一把上古神器,神器之光冲天而起,紫气东来绵延不绝。
无数人眼红,纷纷效仿。
一时间,东域大地,掀起了血雨腥风,天帝城坠落下的星体,无数高手争夺,厮杀。
柳氏族人震怒,要派遣高手清剿。
杨守安这个暗影卫指挥使更是主动请战,十万暗影卫刀剑加身,杀气腾腾。
柳涛眸光深邃,喝令所有人不得外出。
“如今老祖宗正在与强敌厮杀,我们作为老祖宗寄予厚望的子孙,既然不能帮助老祖宗作战,那么,也就不要给老祖宗添乱!”
柳涛厉声说道,“天帝城,碎了就碎了,老祖宗挥手可炼,但一旦招惹强敌上门,就是大祸!”
柳氏家族,继续闭族隐匿,无影无踪。
永恒之主雷松,屹立九天云雾之上,眸光带着雷电,俯视东域大地,没有察觉到柳家族人,他一阵失望,掌心中涌动的杀机,不得不散去。
既然已经和天帝为敌,他不介意狠狠地踩一脚!
抬头仰望天帝城,天帝城中的气机依旧在纠缠,厮杀,不分胜负。
而天帝城,在日夜不停的皲裂,碎裂的星核越来越多,渐渐成了密集的流星雨。
无数修炼者欣喜若狂,诸多炼器宗门的老祖更是激动的伏地叩首,老泪纵横的高呼老天有眼,他们的宗门终于要大兴了。
果然。
他们得到了大量的天帝城坠落的神材,炼制出了大批的神兵利器。
这些神材,曾被天帝千锤百炼,上面本来就蕴含着法则之力,稍加炼制便是神兵,而级别最低都是禁忌神器。
上古神器,是先知境强者的专属武器。
而禁忌神器,则是大宗门,大势力的主杀武器,但此刻,禁忌神器开始泛滥,大家人手一把。
谁要是出门相亲没带禁忌神器,那比没车没房还惨的多。
在这样的情形下,很多高手每天什么事也不干,就眼巴巴的望着虚空的天帝城,盯着掉落星核神材。
甚至有人暗暗祈祷,希望天帝城全部爆炸开来,这样,他们就有足够的神材打造一把绝世神兵了。
但是。
在一天夜里。
“啊——”
一声惨叫声,从天帝城深处传出,震惊整个太虚,无数人都大惊失色。
“战斗,结束了吗?!”
众人凝目,看向虚空。
柳涛等人紧张的握拳,眸光灼灼的凝视天帝城。
只见天帝城上空,和九彩神光对峙的那道阴阳神光,黯淡了,消退了。
那股陌生的气机,如气球漏气,一泻千里,变得几近于无。
东域大地,和天帝城交好的势力,都激动的欢呼起来。
柳家族人上下,兴奋的大吼老祖宗无敌。
可就在这时,仿佛回光返照,天帝城中,阴阳神光一下子璀璨如烈日焚烧,压制了九彩神光。
“轰!”
半个天帝城炸裂了。
黑洞中,极光耀世,本是黑夜的太虚界,一瞬间变成了白昼。
无数人眼睛刺痛,流出了鲜血。
修为强大者,都眯起了眼睛,不敢睁开。
只有先知境以上的强者才隐约看到,最后的一击,阴阳神光再次被镇压,彻底消失,而天帝的气息,也变得似有如无,似乎受了不轻的伤。
几乎变为废墟的天帝城,在黑洞中悬浮,恐怖的气机弥漫,久久不散。
“天帝怎么样了?那敌人,死了吗?”
“死了,我家老祖说,那敌人垂死挣扎,依旧被天帝镇压了!”
“那为何天帝城还不降落下来?”
“……”
这个问题,无数人在疑惑,却没有人说得上来。
大势力的先知境老祖们,沧桑的眼眸眯起,缄默其口,不敢乱语。
他们担心说错话,被天帝清算。
大家都是老油条,祸从嘴出的道理,你懂我懂他也懂!
ps:求月票支援,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