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0gf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從1983開始-第七百九十二章 新官熱推-yla7y

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生老病死的事儿无从把握,领导换的突然,当月就交接工作。徐领导原在真理部任副职,许非开会也见过,没啥交集。
心里有点可惜,李沐如今在真理部,要是他来广电就好了,老领导继续罩着,美滋滋。
这些年以来,体制内的吴孟臣一系,体制外的许非一系,早已打上田领导的烙印。眼下调动,在某些人眼里就是靠山走了。
嗯,走了。
如果田领导出了事,那叫靠山倒了。
傍晚。
客厅里放着轻音乐,张俪斜躺在沙发上,手边婴儿床。
小虎有点楞,不爱哭,除了被姐姐打的时候。饿了吃,困了睡,要么就睁着眼睛好像在发呆。
“香喷喷的鸡蛋面来了!”
许老师素手做羹汤,端着一大碗过来,继续伺候月子。
“你就给我吃面呀?”
“这可是用鸡汤煮的面,还有俩鸡蛋呢,来分而食之。”
那汤色很漂亮,香而不腻,清而不浊,是一只健壮的小公鸡炖的。
俩人呼噜呼噜吃,小孩可能闻到味道,有点躁动。张俪忙放下碗筷,给他喂奶。
“我也想吃。”
“……”
“我也想吃!”
“晚上的!”
“哦。”
许老师继续吃面,看着舒舒服服的小孩,忽然感慨:“哎,不知你有没有这种感觉。自从他们出生后,我忽然有一种忧虑、焦躁,好像很多事都害怕。”
“怎么说?”
“人的一生多漫长啊,尤其成长的过程。我有时就会想,万一他们出事了怎么办?万一我们出事了怎么办?万一我们没教育好,这么大的家业怎么办……”
“我明白,我也想过。”
张俪把小虎放回去,道:“后来思考,可能初为父母都有类似的情绪。”
“唉,所以说孩子是羁绊呢。”
“哔哔哔!”
手机突然响了,许老师一接,说了几句挂断。
“有事么?”
“《无名之辈》的公映许可证有点问题。”
“不是挺顺利么?”
“这片调子比较强烈,是田领导批准的,现在换人了,电影局得缓一缓。”
许非有点闹心,又骂:“特娘的广电换领导,跟我的电影有屁关系!”
“人家新来,你自然要去拜山,你不去,外人只当你弱了。”张俪笑道。
“我想着新官上任,肯定要忙,过阵子再去……算了,这下还真得去了。”
“那你别拿东西了,听说新领导也是记者出身,这种人通透,你去表个态就好。
再说我们家许老师还是有几分薄面的,谁都得拉拢拉拢。”
“哟!”
许非乐了:“小旭都一孕傻三年,你怎么还猴精猴精的?”
“小旭不是傻,她趁这个机会撒欢任性呢。”
“成,我明天去转转。”
许老师亲了她一口,这就叫家有仙妻。
…………
一大早,广电。
换人的风波仍在持续发酵,角角落落都在谈论。之前田领导严厉,底下人挺有抱怨,徐领导什么风格还没品出来。
“你说改革是不是又要停了?”
“这回不能吧,入世铁定开放的。”
“老田没运气,果子还没熟就被换了。”
“屁!你当新华社是清水衙门啊?那是喉舌之地,信任老田才调去的。”
“那跟他的人不是糟了,一朝天子一朝臣呐。”
“嘿嘿,我觉得差不多。他们那系势头太大,这两年多风光啊,尤其那个姓许的,一民企装得跟什么似的!”
办公室内,新秘书端上一杯茶。
徐领导抿了两口,问:“你跟我来这几天,有什么感觉?”
“感觉环境差不多,都在观望您的三把火什么时候烧?”
“总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不错,但也要看形势。大局当前,入世在头顶悬着,全国开放,我还能烧什么火啊?
老田工作做的细,连文件都发完了,只剩个外商投资的暂行规定,还是大家早知道的。”
“改革是功,稳住胜利也是功,向前发展更是功,您不在于一时。”秘书道。
“哈哈,你小子就是会说话。”
秘书见没有什么事,先行告退,不多时又进来了,道:“许非想见您。”
“哦?请进来。”
很快,一个帅气的三十多岁男子进门。
“小许!我刚跟老吴谈完话,正想着找你,你就自己来了。”
徐领导握了握手,热情道:“坐坐,不是外人,当年长沙会议我也在场的。
我虽然在宣传部门,但一直热爱电影,也关注你们消息。去年贺岁片成绩不错啊,说拿冠军就拿冠军,年轻人就该有这样的志气。
听说还卖给美国版权了?”
“对,好莱坞、韩国、日本都想翻拍。”
“好好,为国争光,这样的事就该多宣传!”
“……”
见面一搭话,许非有底了,此人很爱讲话,且明白舆论的重要性。
“如今电视产业红红火火,电影很不景气,你是业界典范,对现在的环境怎么看?”
“电视剧是家庭产品,电影是娱乐消费。我们人口基数大,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电影一定会成为大众化、日常的、一种娱乐习惯。
至于看法,我觉得环境很明朗,跟着组织走。”
这就是表态了。
徐领导果然满意,又问:“听说你和老吴还搞了个五年电影计划?”
“对,五年内至少拍五部高水准的商业片。第一部《天下无贼》在年底贺岁档,第二部《十月围城》正在修改剧本。
第三部也有些想法。
现在需要我们自己的作品来刺激电影市场,提升自信。自信心非常重要,这几年被好莱坞打怕了。
而且舆论要跟得上,不仅有过硬的作品,还得有过硬的宣传。
我们得警惕一种风气,就是对好莱坞大片各种包容,对国产片百般挑剔,无视客观事实和差距,这种双标很不好。”
“双标?”
“双重标准。”
“哦,很形象啊!”
许非说舆论,一下子戳到徐领导的痒处,他最喜欢搞这个。
聊了半天,最后也给句实在话,“这几年影市衰落,跟某些方面的矫枉过正有关系。现在全局开放,政策应该会调整,审查也会逐渐放开。
当然要有个过程,除了明显违背正确基调的作品,根本上我们是鼓励创作,百花齐放的。”
“……”
许非为某人默哀。
……
他走出广电的数天后,《无名之辈》拿到了公映许可证。
同时,电影局一纸文件,宣告了姜闻五年徒刑。理由一大堆,其实就一条:
“影片的基本立意出现严重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