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pwu笔下生花的小說 市井之徒 起點-第1280章 氣昏了相伴-hcb79

市井之徒
小說推薦市井之徒
王天啸等人还在站着,他们需要确认尚扬死亡,没有亲手处死、让他挣扎到现在这种地步,已经是莫大恩赐,绝对不可能看着他倒下就离开,九个人站成一排,眼睛一眨不眨。
王天啸见他手臂落下,很清楚,这个人的心气已经没了,给他枪时还以为是要自杀,现实却没有,不过这都不重要,他倒下的动作骗不了人,是体力已经到极限的征兆。
他对旁边的人看了眼。
旁边的人点点头,心里一边骂街,脚下一边向前,只需要走到尚扬是身边,确认他呼吸变的微弱即可,如果体力变的微弱还能活过来,刚刚路过那人也不至于死在这里几年没人发现。
白人缓步向前,当走到尚扬路过的尸体处也停住,不是想看,而是走不动,非常累,缓了几秒继续向前,还没等走到尚扬身边,再次停住。
猛然抬头向上,眼里出现惊恐,双腿都开始瑟瑟发抖。
也就在他抬头向上的一瞬间。
“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大,脚下的积雪都开始跟着颤动。
不是地震,而是…雪崩!
在雪山上高声呐喊都有可能引起雪崩,更不要提震耳欲聋的枪声!
“唰”
他顾不得尚扬,猛然转身,刚刚的颓废也不见,满脸求生欲,快步向下狂奔,刚刚跑出几步,恰好绊到路过那人,摔倒在地,等他再抬头向上看,前方的王天啸几人也开始向下跑。
在雪崩面前,任何地位、身份、权势,都是没有用的,大自然不可能因为一个人而改变路径。
“嗯?”
尚扬也听到声音,重新把眼睛睁开,当看到下方他们的动作,好像也明白了什么,没有动,因为哪怕跑的过雪崩的速度,也不可能追上他们,简单的讲,追不上他们,他们一定还会弄死自己。
所以摆在眼前的问题还是,死在他们手里,还是死在大自然手里。
不过,他们应该是陪葬了…
“呵呵,无心插柳柳成荫!”
而前方。
“嘭嘭嘭”
三个人连续摔倒,一半是体力透支,另一半是吓的。
剩下的人还在跑。
王天啸也在其中,他跑出一段距离转过头,看到山坡上雪雾滚滚袭来,心里也咯噔一声,在看前方的距离,知道跑是一定跑不出去了,整个山坡像是倒了一半,几千、上万立方的积雪正在滚落。
而速度会越来越快!
要知道,十二级台风的风速不过每秒三十二米到三十六米,而雪崩的速度最大可以达到八十米每秒以上,是正常人类的九倍,猎豹的三倍。
知道自己一定跑不出去,咬咬牙,身体一弯爬到积雪上,双手不断向下刨,刚刚刨开一点,露出碎石,速度更快的刨着碎石,把身体尽量压低是唯一能活下去的办法,雪崩时,继续向下会产生动力势能,在最下方会产生一层气垫层,如果能在这个层面,会看到积雪从眼前飞过。
前提是:不被雪崩到来之前最前端的气浪击垮…
“轰隆隆”
声音震耳欲聋。
从远处看,就看整个雪山在冒烟,大雪纷飞,更能清晰看到有一大块积雪从山上滑落,很迅速,原本是黑色的地方变成白色,不断向下冲,冲到山脚下的树林,树林被一点点吞噬,整个林带变成九十米、八十米、五十米、二十米…
积雪停住。
霎时间,好像世界都恢复宁静。
而这里刚刚发生的一切,都被积雪掩盖,从远处看起来格外安逸。
… …
米国,拉斯。
“对不起!”
拉斯是清晨。
尚垠坐在办公室里,手中拿着电话,双目瞪的很大,里面同样满是红血丝,泪如雨下,抓着电话的手由于太过用力,手已经变成白色,不过血。
电话那边又道:“尚垠,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还没到那天,这个家还是老爷子做主…”
“噗!”
尚垠听到这话,一口鲜血喷出来,脸色陡然变的极为憔悴,好似突然之间进入垂垂暮年,电话那边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尚家在欧洲的封疆大吏,钱多多的父亲钱进!
也是这次负责接应尚扬的人。
尚垠这一晚上都在等消息,坐在办公室里一动不动,他很清楚尚扬去找丁小年的凶险,但更清楚钱家的实力,只要钱进负责接应做外围保障工作,危险系数不会大于百分之十,更何况,尚扬进入这个家族的投名状是“技术”现在技术沦落到外人手里,他的地位会有瑕疵。
只要去找丁小年,拿回技术,那么他在老爷子眼里,就会非常安稳,自私点说,自己也能顺利继位,尚丸根本没有可以抗衡的实力。
可结果是…钱进根本没去。
尚扬失联!
在王天啸的地方,尚扬失联意味着什么,任何人都清楚。
“你怎么样,有没有事?”钱进迅速问道。
尚垠脑中晕乎乎一片,抬手擦了擦血水,咬牙道:“钱进,咱们这么多年的关系,你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我儿子去送死?为什么?”
声音不大,却扎在钱进心里。
在整个尚家的体系中,与尚垠关系最密切的不是曾宝仪的爷爷曾国强,毕竟二人之间年纪有代沟,而是钱进,两人年纪相差无几,而且关系密切程度,比曾经尚扬和丁小年淡薄点,但绝对不多…
这也是尚垠敢让尚扬去冒险的原因之一。
钱进沉默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当接到命令的时候确实犹豫很长时间,甚至想要直接打电话告诉尚垠,可最后,迫于压力还是不敢反抗,要知道,那是老爷子,全球最有权势的男人,没有之一!
光阴会尚且是联盟,轮值制,尚家却是一言堂,说一不二。
“对不起”
他又说了一句,也只能说这个。
“你是背叛!”
尚垠从牙缝中挤出四个字。
话音刚落。
“咯吱”
房门被推开,没有敲门,直接推开。
走进来一名鹤发童颜的老人,沈凤天的父亲,沈叔。
他看到尚垠的状态一愣,不过很快就恢复自然,走到面前直接道:“目前得到的消息是,丁小年重伤住院,王天啸和尚扬因为雪崩都都被埋在积雪下面,由于丁小年和王天啸的情况”
“让局面变的很被动,如果不出意外,光阴会很快就会拿出态度,尚家也会面临史无前例的挑战,所以,你必须打起精神!”
多说无益,也没必要解释。
尚垠手中的电话跌落,向后一靠,呵呵呵的笑出来,笑的很呆滞,很麻木,眼神极具嘲讽,眼前这个沈叔同样,是在华夏二十年间,联系最多的人,说实话,有些时候都怀疑,他才是自己的父亲,而那个叫尚泰山的老头,只是一个路人…
而这个老头,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候,也来给一刀。
“你还不懂”
沈叔被他看的有些心虚,叹息道:“如果有一天你坐上老爷子的位置,就会发现,你只是尚家的家主,不再是谁的父亲、谁的朋友,这一辈子只能献给尚家,你的任何感情都是弱点,都容易被利用,那样距离整个家族垮塌就不远了…”
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如果尚垠做了家主,有人抓住尚扬来威胁,他的交换就会损失尚家利益。
而这种情况,在尚泰山身上从来不会发生。
“你走吧,我想静静!”
尚垠守住笑声,缓缓开口。
“其实尚扬做的不错,他是个很不错的孩子”沈叔没动:“虽说在丁小年事情上完成的并不完美,但是能把王天啸拖入深渊是意外之喜,所以接下来光阴会的报复,很难形成局面,也给我们喘息时间…要趁着这段时间,重新把技术抢回来…”
“滚”
尚垠缓缓抬手:“滚出去!”
沈叔仍然没动,对于他的激动在意料之中:“你身为尚家的一份子,能眼睁睁看着尚家利益受到侵害么?或者说,如果你因为一个孩子就此颓废,放弃一切,再者把所有人都得罪,还能坐上位置么?”
“如果坐不上,反而让尚丸坐上了,你想过是什么后果么?”
道理也很简单,非黑即白,他想伤心,可没人给他伤心时间。
“噗!”
尚垠又一口血喷出来,一直以来都知道老爷子狠,心思无外乎,斗的越厉害越能选出最合适人选,可是万万没想到,竟然真能豁得出去一切。
沈叔皱了皱眉,抬起手拍了拍,今天来还带来一个大招,无论如何,必须得让尚垠把这关挺过去。
“啪啪”
的响声如闷雷炸裂。
两声过后,就看从门外快步冲进来一个人影,冲进来之后,跪在办公室中央:“爸,我也是你儿子啊,我知道你喜欢我哥,想把一切都给他,可…我是国际常青藤学校的高材生…”
“哥哥的事情你很伤心,但是不能就此沉沦,我身上流着您的血…”
尚天,消失已久,被尚垠圈养的尚天。
他现在的作用是,稳住尚垠,不能让他崩溃、不能让他沉沦。
沈叔也道:“尚天也很优秀,今后你可以培养他,还有…老爷子说了,如果你愿意,华夏的一切可以让尚天接手,当然,你也可以自己接手”
“噗”
尚垠听到这话,第三口血喷出来,双眼一番,昏死过去。
ps:感谢半晌留情的捧场子支持,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