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tbx精品都市小说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第625章 這是我的錯嗎?熱推-reoih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云天顶冷冷的看着玄机,一字一顿道:“玄机,你欺人太甚了。”
玄机淡淡道:“当年你抛妻弃子,舍弃培育你多年的蜀山派,更盗走蜀山派九脉峰的灵脉,那可是我蜀山仅次于玄天峰的灵脉,当时你有没有想过,什么叫做欺人太甚呢?”
他满是讥讽的笑了笑,道:“也就是你有着极强的实力,而这个世界对于强者有太多的优待,不然你以为云浅雪为什么到现在都还能活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你父女夺我蜀山灵脉,你以为我跟你们还有什么情分不成?”
云天顶:“……………………………………”
他深深吸了口气。
一字一顿道:“你该还记得阳灵谷吧,你之前去过的那处地方,那是我无意之中发现的一处天地灵脉,早已经以阵法禁制加持十余年了,当日若非我故意放你们入内,你们根本不可能进入其中,我可以将通过那些阵法禁制的法门告诉你,将那阳灵谷送给你!”
“一处洞天福地么?”
玄机摇头道:“可惜,那阳灵谷的灵气比起昔年九脉峰,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儿,我将云浅雪还给你,相当于将九脉峰的灵脉交给你……你就给我这么个玩意儿?”
“我这些年来,收集了不少的天材地宝,其中不乏镇海神珍铁以及同等级的宝物,我可以交给你。”
“你这些年来收藏再丰,也比不得我蜀山底蕴深厚,这些东西全无半点特色可言……这些东西我笑纳了,但我不动心……”
云天顶咬牙道:“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玄机道:“这些东西我全都要,而且,还要再加上一物。”
“什么东西?”
玄机一字一顿道:“第一云端。”
云天顶勃然大怒道:“这不可能!”
“在你眼里,你女儿的性命还比不得一个傀儡吗?”
玄机道:“当日我曾与那第一云端交过手,这第一云端实力超凡,虽然因为年岁过长而略有些衰落,但难得的是那将他炼制成傀儡之人定然极其了解他,有所针对之下,成为傀儡的第一云端实力竟比之活着的时候也弱不了多少……”
他赞叹道:“当时初见,我便动心,如今童龙师兄曾落入你手,那么第一云端肯定也被你抓住了,我说的对吗?”
云天顶沉默。
“该不会,你也见猎心喜,对那傀儡动心,所以费了极大手脚,又将那傀儡强化了一番吧?”
玄机微笑道:“若是如此的话,那可真的是再好不过了,第一云端实力更有提升,真是多谢师弟你了。”
“你只有在剥削我的时候,才叫我师弟吗?”
云天顶冷冷道:“第一云端几乎就相当于我想要的方正的弱化版,有了他,便有了一个言听计从的炼真修士奴仆,这东西你张嘴就要?”
“我们抓住云浅雪也费了不少功夫呢!”
玄机淡淡道:“你可以选择不给,但我也可以选择将云浅雪体内的灵脉剥离,事实上,若非我知道清儿肯定不会接受这灵脉,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在这里跟我交易?”
云天顶抬手擦去口中血迹,深深吸了口气,冷冷道:“好,我答应你,第一云端,我给你,现在,你可以把我女儿还我了吧?!”
玄机道:“对了,还有那个小婢女,是叫玉魑的吧,我不知道你的女儿有几个侍女,但这玉魑却当真了不得,年纪轻轻,已有洞虚境界的修为,比起我蜀山最精锐的核心弟子也丝毫不来的逊色……”
云天顶怒道:“玉魑不过一介婢女,你也想卖给我?”
“婢女不过名头而已,以她的能耐实力,恐怕你是将她当成弟子培养的吧……怎么,你还指望我卖一送一不成?当然,你既说是婢女了,不想要也行……就把她关在我蜀山禁牢之内吧。”
云天顶:“………………………………”
他脸色难看无比。
禁牢。
乃是蜀山灵气最为亏空之地,后来改为牢笼,哪怕是在昔年灵气昌盛之时,那里面也全无半点灵气,若是修士在里面逗留久了,这玄机都不必做什么,玉魑便会因缺失灵气,修为掉落而生生废掉。
云天顶咬牙道:“说吧,你还想要什么,一口气都给说出来,趁你现在还能拿捏的住我……”
“这才对,好好配合,你方便,我也轻松。”
玄机看向了周轻云,说道:“我想要什么呢……唔,我想要……我知道了,云天顶,你是如何将九脉峰灵脉融入那云浅雪体内的呢?”
云天顶讥讽道:“我苦苦钻研了二十年的法门,你只凭一个婢女就想跟我要?”
玄机道:“云浅雪和玉魑姐妹情深,不愿别离,你若不要玉魑,恐怕浅雪也未必愿意跟你走啊。”
“好,我给你。”
云天顶算是看出来了。
玄机这分明是狮子大开口……不把自己彻底榨干,他是绝不可能罢手的。
玄机赞叹道:“好,果然是舔犊情深,派你魔道中人助山下百姓重建木叶,什么时候木叶村建好了,什么时候你女儿和那玉魑下山,不过最好要快,因为你女儿撑不起,那玉魑如今被押在禁狱之内,也撑不起,若是时间长了,留下暗病,到时候大家脸上就都不好看了。”
比起玄机之前的要求,所谓重建木叶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要求……
云天顶道:“好,我答应你,希望你不要言而无信!”
“放心,那么从现在起,滚下山去,不许留在山上,我要的东西,今晚夕阳落下之前全部交给我,我不打算对你动用我的耐心,这是交易,既是交易,在看到交易物品之前,我随时都可以反悔。”
“子时之前,交给你!”
云天顶大步往外走去。
玄机看着他的身影就那么消失在九脉峰身后,脸上浮现讥讽神色,冷冷道:“我倒情愿我在这九脉峰上看不到他……”
周轻云不解道:“师兄此言何意?”
“他既背叛了秀儿,现在来到蜀山,却又来惺惺作态的怀念过往,以此来缓和心底的羞愧感……哼,当了婊子,却还想要贞洁牌坊,难道你不觉得这种行为很恶心吗?”
玄机冷冷道:“看他如此做态,我反而不想手下留情了,付出这些代价就想带云浅雪下山?可没那么容易……”
周轻云看着玄机,问道:“师兄,你是何时给那云浅雪下的断魂禁,我怎么不知道……”
“稍后就下,包括那玉魑,都得下上禁制。”
玄机叹道:“断魂禁太过可怕,一旦种下,也得考虑这云天顶是不是会恼羞成怒与我玉石俱焚,所以,在确定他能承受之前,这禁制不能下……不过现在,已经没这顾虑了。”
周轻云恍然大悟道:“师兄在试探云天顶的底线?”
“不错,我是在试探他对云浅雪的感情。”
玄机苦笑摇头,叹道:“结果,委实让我有些……唉,这云天顶但凡能对清儿留一成这般的情意,我今日也不会这般欺他过甚了。”
“可师兄,你威胁了这云天顶那么多东西,结果却交给了他一个四肢尽毁之人,你就不怕……”
玄机理直气壮道:“云浅雪独自操纵阵法,结果力不能及,导致本源法宝被毁,骨骼尽断,她自己做死非得用这种防护型法宝当本源法宝,结果反噬自己,这还是我的错吗?”
周轻云:“……………………………………”
周轻云忍笑点头道:“不错,云浅雪本源法宝被毁,伤势严重,我蜀山未必保不下她的性命,但却不值当为她费这天大功夫,索性交还给那云天顶,让他去头疼去吧,捎带手的从云天顶身上剥些好处下来,也算是一举两得了,总好过被一只疯狗死死盯着蜀山要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