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7j4精品言情小說 我就是賣豬肉的 ptt-736 因果循環推薦-9nwc9

我就是賣豬肉的
小說推薦我就是賣豬肉的
“东!”
朝东走?
窦远洋和吴麒麟同时露出疑惑的眼神看着郝金磊,其中意味很明显,就是问询郝金磊东边有什么市场?
郝金磊自己听后也是发愣,星城东边哪有什么好市场?再说了,东边哪个地方需要走高速一个多小时还不到地方?
就在三人暗自疑惑的时候,电话里突然传来小赵的惊呼声。
“卧槽,西江?”
惊呼之后小赵急促说道:“磊哥,我看到西江省的标志了,这车要出省了!”
出省?
三人脸色齐变,特别是窦远洋和吴麒麟,两人看着对方同时问道:“外省的渠道没清理干净?”
问完之后,窦远洋又是下意识的摇头说道:“不对啊,如果外面的渠道没有清理干净,鹏举商贸不可能一直不出货啊。就算他想诓骗咱们,客户能这么多天不接货吗?”
电话那头的小赵似乎听到了窦远洋的声音,追问道:“窦总,我是继续跟下去还是……”
“跟下去,看看他们到底去哪。”
窦远洋毫不迟疑的回了一句,而后示意郝金磊挂断电话,等电话挂断,窦远洋又给郝金磊交代道:“你跟他们保持联系,看看鹏举商贸到底想干啥。”
郝金磊点头应下而后走出房间。
“是不是跟九鼎商贸打个招呼,让他们筛查一下,万一真有漏网之鱼呢。”吴麒麟思考之后说出自己的想法。
窦远洋有心同意吴麒麟的提议,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再等等吧,等明确他们的接货目标之后再做打算也不迟。”
这一等,便是十多个小时,直到夜里十一点多,郝金磊终于接到了小赵打来的电话。
听完小赵的电话,郝金磊的表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犹豫了好一会儿,郝金磊最终还是敲响了窦远洋的房门。
窦远洋穿着睡袍开门,眼神却很清凉,很明显是在等消息。
“小赵跟的那辆车子在杭城下了高速,接货的人在杭城名气很大。”郝金磊稍稍迟疑一下,接着说道:“这个人不在咱们之前收集的鹏举商贸渠道信息名单内,我觉得……”
话没说完,郝金磊的电话响了。
同样是业务员打来的,只不过的目的地却不相同。短短十几分钟,好几个业务员相继打来电话,有的车子刚刚下高速,有的则是已经卸完了货。
“杭城,宁博,台市,温市。”
郝金磊一口气把业务员回报的地方说出来,脸色虽然不好看,但眼里却是多了一丝恍然,看着窦远洋低声说道:“这些地方都是九鼎商贸客户基础最强的地方,鹏举商贸该不会是……”
窦远洋何尝不知道这一点,他更清楚郝金磊想要说些什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原本想把鹏举商贸围堵在南湖,可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敢置南湖市场于不顾,反手去挖九鼎商贸的销售渠道。
窦远洋没敢多犹豫,赶紧拿起电话给宋鹏飞打电话。电话响了二十多秒钟才被接通,听到宋鹏飞朦胧的声音,窦远洋无声撇嘴。
“鹏举商贸下午开始出货了,但不是卖给南湖本地市场,我们的业务员跟着他们的出货车辆,现在知道的接货地点有杭城……”
窦远洋把自己掌握的信息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不忘提醒宋鹏飞,“按照我们的分析,鹏举商贸很有可能是在挖你们的渠道。”
宋鹏飞好不容易早睡一次,又被窦远洋的电话吵醒,接通电话的时候心里还有些不爽,等他听完窦远洋的话,心里的不爽瞬间消失不见,惺忪的眼神也变得冷峻起来。
“我知道了。”
没等窦远洋再次回话,宋鹏飞直接挂断了电话,快速翻身下床。
卧室隔壁的房间被宋鹏飞当做了书房,来到书房打开笔记本电脑,翻找到客户信息后,宋鹏飞拿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就在他按完电话号码准备点击拨出键的时候,手上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除了杭城,窦远洋说的另外几个地方都不止一个客户存在,而窦远洋又没有提供确切的客户信息。
思来想去,宋鹏飞重新打开通讯录,最终拨通了江省业务郑胜利的电话。
跟宋鹏飞猜想的一样,郑胜利果然还没有休息,电话很快接通。
“你明天去温市……”
在宋鹏飞看来一家一家打电话询问,不但不容易找到跟鹏举商贸合作的批发商,反倒会让其他没有异样心思的客户产生猜忌。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业务员亲自上门摸底,没有异心的客户就当维护客情关系了,如果真有人私自跟鹏举商贸合作,也算是一种暗示。
给郑胜利安排好工作之后快速挂断了电话,转而拨通了杭城王喜明的电话。
杭城的情况跟其他地方不同,九鼎商贸在杭城只有王喜明这一个客户,如果是他跟鹏举商贸合作,对九鼎商贸来讲就相当于丢失了一个市场。
电话响了十几声才被接通,刚刚接通就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嘈杂声。
“你好,哪位?”
王喜明没有宋鹏飞的联系方式,如果不是看到来电显示的城市是洛河,王喜明连接都不想接。
“我是九鼎商贸宋鹏飞,没有打扰王总休息吧?”
“哎呀,宋总你好,没有,没有。”
听到宋鹏飞三个字,王喜明微微一愣很快反应过来,赶紧换上笑脸。说话的时候,也是从KTV包厢里走出来,来到隔壁没人的包厢,“宋总有何指示?”
这是他第一次跟宋鹏飞通话,而且还是宋鹏飞主动打过来的,要说没事王喜明肯定是不信的。对宋鹏飞这个九鼎商贸主要负责人,王喜明的姿态摆的很低。
“王总,我听王泉说,你有做商贸公司的想法?”
王喜明心头一动,难道是上次喜宴后说的那些话奏效了?
脸上笑容不由浓郁了几分,又是连连点头道:“是有这种想法,主要还是因为九鼎商贸发展的越来越快,我们不想掉队嘛,哈哈。”
“王总客气了,你是九鼎商贸的老客户了,毫不夸张的说,没有你们这些老客户的支持九鼎商贸根本走不到今天。就算是你们想掉队,我们一定会死拉硬拽的把你们捆绑在公司。”
宋鹏飞先是恭维王喜明一句,没等王喜明接上话,口气急转而下,故作忧虑的说道:“王总,今天鹏举商贸往杭城送了一车货你知道吗?”
王喜明傍晚时跟几个朋友一起出来吃饭,吃完饭又来娱乐,连市场都没有去,哪里知道鹏举商贸送货的事情。听宋鹏飞这样说,心里顿时一咯噔,宋鹏飞是啥意思?
“听说,接货的人杭城很有名气,出货量也很大,王总认识这样的人吗?”
听到这句话,王喜明哪能不明白宋鹏飞半夜打电话过来的意思,赶紧否认道:“宋总,我这里可是一直用的咱们九鼎商贸的产品,仅凭报货计划就能看出来的呀。”
再次想起宋鹏飞刚才说的那句话,王喜明眼里浮现出一丝了然,脸色也跟着变得不那么好看了。
在杭城的猪副产品圈子里,出货量大的不光是自己,还有另外一个人呢,难道他跟鹏举商贸合作了?
“宋总,我知道是谁了……”
……
第二天早上,王泉来到公司刚从车里下来,就被宋鹏飞招手喊进办公室。等王泉进来,宋鹏飞刻意关上房门,这一动作让王泉有些疑惑,下意识的问道:“啥事儿?弄的这么神秘。”
“你知道臧克强吗?”
宋鹏飞微眯着眼看着王泉。
臧克强?
听起来有印象,但突然间又想不起是谁,王泉轻轻摇头,“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印象不深估计不认识,咋了?”
“杭城那边的,你好好想想是不是有这个人。”
听到杭城,王泉瞬间想起了这个人,恍然失笑道:“是有这个人,我刚入行的时候去杭城开发渠道,给王喜明和他都打过电话,当时这俩人都没搭理我。后来阴差阳错王喜明主动找上门寻求合作,跟王喜明合作之后就没再找过臧克强,怎么突然提起他了?”
宋鹏飞听完很明显松了一口气,随后把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跟王泉说了一遍。
王泉听后一惊,皱着眉头问道:“昨天夜里咋不跟我打电话。”
“你家有孩子,我不是怕打扰你们休息么。”
宋鹏飞简单解释一句,又把自己让郑胜利去那几个市场拜访客户的安排说了一遍。
王泉无奈说道:“被人挖客户的事情太常见了,防是肯定防不住的,遇到这种事情,除了拉锯战争抢客户,还能有什么好办法?”
说着,又是叹道:“最早合作的老客户我倒是不担心,那些后来加入的客户,有不少都是因为其他渠道供货量不行才选择咱们的。一旦遇到廉价的货源,估摸着很有可能选择跟鹏举商贸合作。眼下咱们只能等,等郑胜利摸清楚鹏举商贸的出货价,再做应对。”
自古以来挖客户的最有效手段就是价格优惠,鹏举商贸想要挖九鼎商贸的客户渠道,肯定会在价格上做文章,这一点王泉很明白。
宋鹏飞对王泉的说法不反驳,也不认同,淡淡问道:“如果真有客户选择跟鹏举商贸合作,你打算怎么对他们?”
王泉微微一怔,陷入深思。
……
杨瑞眼神犹豫的看着面前坐着的男人,内心无比纠结。
之前杨德军的那番话让他安心不少,本打算就这样坐山观虎斗,等最终胜利者出现之后再做计较,可他万万没想到鹏举商贸居然主动找上了自己。
“杨总,咱们都是年轻人,我就不拐弯抹角了。”
鹏举商贸的业务员冲着杨瑞笑着,脸上却是充满了自信,登门之前他已经打听过杨瑞,从杨瑞之前的举动来看,这是一个以利益为重的年轻老板。在九鼎商贸风头正劲的时候,杨瑞都能暗中搞小动作,更不要说现在这种情况了。
“唐人集团的产品质量不用我多说,相信杨总有过一定的了解。至于产品价格,多了我不敢讲,我只说一点,绝对比九鼎商贸更有优势。再加上现在的行情如此,完全可以说买到就是赚到。”
鹏举商贸的业务员嘴角上扬,眼神里闪烁着精光,最后说道:“等我们搞定中原的事情,供货量就会变得更大,我说句不好听的,到时候想要跟我们合作的客户只会越来越多。”
鹏举商贸业务员自信笃定的口吻让杨瑞更是摇摆不定,他很清楚,鹏举商贸的业务员不可能只找自己合作。即便自己真是他第一个拜访的客户,谁敢保证从自己这里出去之后他不联系其他批发商?
在中原抢九鼎商贸的承包权,现在又开始抢九鼎商贸的销售渠道,鹏举商贸明显是要迎难之上啊!
很明显是要在九鼎商贸最有优势的方面打败九鼎商贸,以此彰显他们的实力和决心!
犹豫了好大一会儿,杨瑞换上笑容问道:“说说具体价格和合作细节吧。”
听到这句话,鹏举商贸业务员不由一喜,赶紧掏出手机找出公司刚刚更改过的价格表。拉动椅子坐到杨瑞旁边,将手机里的价格展示给杨瑞。
杨瑞侧头看着手机屏幕,看了一会儿后,揉着脖子对鹏举商贸业务员说道:“这样看着太难受了,有没有打印出来的价格表?亦或者是你发到我手机上。”
鹏举商贸的业务员淡淡笑道:“杨总,这份价格表是针对愿意合作的客户指定的,暂时还不能对外公开,你多见谅一下。”
杨瑞斜眼看了业务员一眼,故作不满的哼了一声,“你刚才还说买到就是赚到,现在连价格都搞不明白,我怎么相信你?”
没等业务员说话,杨瑞又是嘀咕道:“我也说句不好听的,大公司出产的普通副产品质量最多也就算是一般,如果拿这种质量的产品跟九鼎商贸的产品比较,价格便宜实属正常,这算优势吗?”
业务员干笑一声,没有反驳杨瑞的说法,却是笑道:“咱们也有精品产品提供的。”
“你们的精品价格如果能比九鼎商贸便宜,我现在就能下订单,有吗?”杨瑞毫不退让的顶了一句,目光炯炯的看着鹏举商贸的业务员。
业务员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摇头笑道:“杨总,精品的销售量毕竟不大,咱们做批发的不就是靠出货量赚钱的嘛,普通货一样能给杨总创造很大的利润。”
说着,竟是主动把手机递给了杨瑞,示意他详细查看价格。
杨瑞没有谦虚推让,顺势接过手机,直接奔着销量比较大的几种产品价格翻找,仔细看了好一会儿,保证自己记下价格之后才把手机还给业务员。
“杨总。”
业务员接过手机,笑吟吟的看着杨瑞。
杨瑞沉吟一声,“你们也是送货上门吗?运费怎么算?”
“……”
详细了解过情况之后,杨瑞以需要考虑为由,让业务员下午再过来。等业务员的身影消失不见,杨瑞拿起桌上的电话,毫不犹豫的给杨德军打了过去。
杨瑞的表现让杨德军颇为意外,内心深处却是感到欣慰,记下杨瑞说的产品价格之后,杨德军真诚笑着,“我这就给王泉打电话,你先稳住鹏举商贸的业务员。”
“小瑞,你这次做的很好!”
多久没听到叔叔的夸赞了?
杨瑞已经记不清准确时间了,当即笑着回道:“我知道的。”
……
没有等到郑胜利的汇报信息,反而从杨德军这里得到了自己最关心的价格,王泉惊喜之余对杨德军说了很多好听话。
“不用谢我,鹏举商贸的业务员找上了杨瑞,价格是杨瑞套出来的。”杨德军没有半点抢功的心思,坦然说出事实后,又是叹道,“王泉,小瑞其实并不坏。”
这么算的话,杨瑞之前的小动作到底是好是坏?谁说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