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hu5精彩玄幻小說 秦時小說家 偶米粉-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劍道領域(第一更)相伴-rqn6r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大人!”
“……”
随同车马一并前来的秦国要人,亦是而动。
虽不多,此刻尽皆持刀剑护持在盖聂四周,其内不乏罗网中人,观四周杀戮之音,神容骤变,脚步未退。
他们此行是跟随盖聂大人前来的,如今陈胜已然被大人轻而易举擒拿,不想又遇到眼前这般事。
百多位农家弟子,合同两位农家堂主,配合地泽二十四,有所闻者,皆心中忐忑。
农家地泽二十四,两人便可成阵,人数越多,威能越大,从此刻四周阵法汇聚的强大气机上可以感知出来。
可……他们不能退后,盖聂大人有损。
他们决然不可能活下!
“你们守护好陈胜。”
对着随行的人摆摆手,盖聂低语而出。
心随意转,周身豁然间一股霸道的剑气迸出,手中渊虹瞬息而动,无限的锋芒扩散于天地之间。
一剑纵立于虚冥,一语低声的龙吟从剑体之内迸出,一道道云霞玄光在渊虹表面环绕,汇聚龙行!
“百步飞剑!”
“杀!”
鬼谷剑道中,能够有这般异象和威势的,结果不难猜,他倒是明智,直接放大招了。
呼啸间,田虎剑势已然压到,占据夏荣之位,配合此刻已然悄然而至的司徒万里,冬灭肃杀,乾坤一体,汇聚地泽威能。
前后袭杀!
“摄!”
长剑横空,剑招不显,体内玄功急剧运转,强大的真气荡漾,方圆数百里的区域陡然间化作一道别样的虚空。
于田虎、司徒万里二人的攻击不以为意,另一只空闲的手掌抬起,俊逸的神容上,一语出。
旋即……,那前一刻还被牢牢我在一位位农家弟子手中的刀剑之器,被一股别样的力量缠绕,进而脱手而出。
十方汇聚,沉浮于盖聂周身,心意运转,一柄柄刀剑自动冲向田虎与司徒万里,己身渊虹,仍为凝练大势。
剑体之上,那道凝练的剑道长龙嘶吼之音不绝,观其形体,亦是越发的凝实许多。
百步飞剑!
为鬼谷至高剑术!
是纵剑术的至高水准,可并不局限于纵剑术,自从天宗玄清子那里妙悟阴阳,纵剑术已然别有玄妙。
欲要破开眼前的农家封锁,欲要破开农家地泽二十四阵法,非有率先强力出手,趁着地泽二十四尚未完全浑圆一体的时候,将其击溃。
地泽阵法的威能虽大,并非不可破解。
叮!叮!叮!
旋风凭空而生,急剧成型,一道道四周的残枝落叶飞舞,被盖聂凭空摄来的一柄柄刀剑更是竭力拦阻田虎与司徒万里。
据闻!
玄关层次,悟虚而返,乃是将己身道理化入天地,自成别样领域,所处之地,玄关之下,不堪一击。
而今,自己虽未达到玄关层次,可那般玄妙道理却有参悟。
体内如江河一般的内力蓄积在这式百步飞剑中,以灵觉强行封镇百丈天地,将百步飞剑的万物剑意化入这处天地。
嗡!嗡!嗡!
渊虹陡然间脱离盖聂手掌的掌控,沉浮于虚空三丈之上,连通盖聂的灵觉本源,顷刻间,一道别样的伟力从虚冥深处迸出。
“化!”
抬手一招,从虚空之上的那柄渊虹之上,分化一柄凝练之剑,有着渊虹的形体,一剑挥下,直迎已经将所有拦阻刀剑尽皆击溃的田虎。
至于侧后方的司徒万里,直接悠然一掌击出,一道云霞玄光闪烁的白龙掌力压上去。
噗!
化入天地虚空,强行熔炼玄关剑域,一剑挥洒,威势始成,一道长约五丈有余的百步飞剑剑气,纵横间,碰触田虎的虎魄之剑。
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田虎手中的长剑直接被震飞,下一刻自动飞回盖聂手中,其人则是倒飞数十丈开外。
“虎魄!”
“的确适合你的剑道,可惜了。”
单手紧紧握住虎魄,体内真元涌出,笼罩住虎魄之剑上下,剑意加持其上,直接如海域之水冲刷砂石一般。
噗!噗!噗!
当其时,那依然被百步飞剑剑意重创的田虎,刚重重的落在学宫门前大地上,又陡然间脑袋疼痛万分,脏腑剧烈颤动。
灵觉仿佛被瞬间撕裂一般,神农心锤都来不及催动,已然逆乱本源,百脉沸腾,喉咙中,猩红顶起,大口的鲜血不住涌动。
叮!叮!叮!
盖聂动作未停,屈指一点,落在虎魄的剑体之上,一道道剑气从指尖迸出,呼啸的冲击着此刻已经没有别样之力护持的虎魄之剑。
远处,田虎的凄厉、嘶吼之音越发之响亮。
至于司徒万里,本想要将其重创,但……想了想,不予理会,况且此刻其人早已远远避开。
“落!”
十多个呼吸之后,虎魄之剑颤动的很是厉害,可并未达到盖聂的预期,眉目挑动,抬手间,又是一道百步飞剑的剑意从渊虹之上落下。
凝练成一道秋水寒芒,重重落在虎魄之剑上!
嗡!嗡!嗡!
当其时,虎魄之剑更为剧烈的颤动,其内生出的些许灵韵本能毁灭性的压力,极力抵挡。
“杀!”
“杀!”
“老子今天要是杀了你!”
田虎七窍流血,脏腑剧烈起伏,瘫躺在大地之上,精气神仿若十足,就那般洪亮的呼喊着。
“这……。”
“……”
然……于此刻困杀盖聂的百多位农家弟子来说,手中刀剑不存,一身实力已然有损。
更甚者,此刻能够清晰有感,只要己身有所动,便会大难加身。
“杀!”
念头刚起,便是一位农家弟子挥动掌法,凌空而起。
嗤!
渊虹掌控一切,直接一道霸道的剑气迸出,洞穿那人的眉心正中。
砰!
随即,尸身重重的落下来。
“这……。”
果然是有诈,果然是陷阱。
“我们一起出手。”
“肯定可以将其擒拿。”
有农家弟子提议。
彼此相视一眼,旋即,便是一连八位农家弟子从八方合围而上。
嗤!嗤!嗤!……
八道锐利的锋芒剑气落下,再次洞穿八人的眉心正中,如先前那人一般,重重的落在地上。
“不愧是盖聂先生!”
天明赞誉欢喜。
说起来,自己在咸阳宫的时候,还从未见过盖聂先生全力出手,只是平常教授自己一些剑道玄妙。
而今一观,盖聂先生的实力极强。
不愧为秦国首席剑术老师!
不愧是齐鲁剑圣!
这等手段……当之无愧,天明不觉得此刻谁能够拦阻盖聂先生,而盖聂先生,也无忧矣。
“十年之内,盖聂必然踏足玄关!”
残剑亦是轻叹,一语落。
拦阻于盖聂面前的玄关阻碍,已然不复存在,他能够参悟出些许玄关的玄妙,期时……只要化神圆满,整顿三元,玄关一念而入。
或许那个时间还会更短。
“先生,这些墨家弟子也来了,还有他们……,应该不会出手了吧。”
盖聂先生无碍,天明心安。
轻快的打量着四周,除却参战的农家弟子,和此刻紧闭学宫大门的儒家弟子之外,还有许多人的。
“我或许明白今日之事了。”
残剑双手背负深处,目视着盖聂手中的虎魄之剑,又闻远处的农家田虎,盖聂应该是想要毁掉田虎。
没有虎魄之剑,田虎一身的实力会削减三层以上。
闻天明之言,看了看稷下学宫。
看了看墨家。
看了看那些游侠。
看了看农家。
还有陈胜!
还有一些隐藏起来未出之人。
“今日之事?”
“却有些怪哉!”
天明与有同感,残剑大侠好端端的带着自己前来观战,不曾想,却是落得现在的局面。
其中定有缘由,可诸般事……错综复杂,天明一时间想不出来。
“儒家,是他们的目标,今日之后,无论儒家二当家颜岵是否愿意,他所在的一脉都卷入其中。”
“咸阳那里,可能会忽视伏念,但颜岵一脉定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杨宽文那里同样如此。”
“短短数年来,儒家八脉,已然被牵扯入当家两脉了。”
比较明显的一点,便是儒家了。
残剑可以肯定,接下来颜岵一脉不付出相当的代价,是绝对不可能从秦国咸阳的处理名单上划下的。
在辽东塞外,侥幸得了千年雪莲的杨宽文也是如此。
真不知道是有人故意设计,让儒家进入,还是一切都是天意!
果然天意,不消说。
若然有人为之,则其人手段……通玄。
“此外便是陈胜了。”
“他无缘无故,偏生选择在稷下学宫这里挑战盖聂,从先前田虎出手的霸道和狠辣来看,二人不相通。”
“可……多年的直觉告诉我,陈胜也是一颗相当重要的棋子,尽管他接下来被关入齐国噬牙狱那里。”
“未必不是有人故意如此。”
残剑又是一言,视线凝视在已经被关入马车之中的陈胜。
他或许知道一些什么,或许他什么都不知道。
“这……,他都要被关入噬牙狱了。”
“那里……有进无出,有人预谋那里?”
天明惊异,对于今日儒家被谋……,表示认同,可陈胜的话,他的身上,似是没有什么价值。
因为只有有价值的东西,才会被人惦记。
才会被人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