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rt0火熱都市异能 《灰塔的黎明》-第三百六十五章 贖命的條件熱推-5kuas

灰塔的黎明
小說推薦灰塔的黎明
尤尼的苏醒确实吸引了起司的注意力,他也确实对这个孩子颇为上心,毕竟学徒身上也算是流着他的血,于情于理他都没法冷漠下去。但事有缓急,法师不可能把眼下的事放到一边全心的照顾学徒,因此他在表示了最初的激动后就很快冷静下来,伸手在对方的额头抚摸了一下,重新让其安静下去。他倒不担心这样频繁的使用催眠的法术会对尤尼有什么影响,那具躯体里受影响的部分已经太多了,不差这一些。
“我的在场是不是让一个挺重要的场面变的有些尴尬?没关系,只要你放我离开,我立刻就消失,不影响你和你学徒之间的交流。”嘉洛娜调侃着说道,她没觉得刚才那一幕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在她看来,这不过是巫师又一场收买人心的表演,学徒?这身份和苦力也差不了多少。
法师转头看向她,眼神几次闪动,阴晴不定。他闭目沉思了片刻,再睁眼之后已经打定了主意,“你,可以走。但这条命,算你赎出来的。”
“那不知,我要付多少赎金才能买回来这条命呢?开个价吧,不过别太过分喽,要是我付不起,那也只好赖在这里。”经过这短暂的接触,不管她对起司的评价是伪善也好,是优柔寡断也好,女杀手都清楚的意识到这些人对自己没有太大的杀意,说话的语气也就有意无意的活泼起来。
“钱,我们暂时不需要。我想你支付的赎金,是你的能力。我希望你在我们离开这座城市前帮忙做三件事,你答应就可以安然无恙的走出这扇门。你如果觉得不能接受,那就少不得还要再协商。只是,我的时间和耐心都有限,如果迟迟不能达成协议,那我只能选择最一劳永逸的办法。请别怀疑我会不会那么做,你既然对巫师有这么大的恨意,就该知道人命对我来说,可以很不重要。”法师说着,重新提起笔,只是却没有去沾墨水。
“说说吧,如果有意思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暂时帮你做事。反正都是杀人,杀谁都是杀,我不挑食的。”猫女眨眨眼,用轻柔的语气说着恐怖的话。在她看来,法师的要求无外乎就是要她去处理名单上几个棘手的家伙,这对于嘉洛娜来说只是换了个雇主干活罢了,没什么好犹豫的。
“杀人?不,这张名单上的人谁死了都没什么所谓,剩下的人该来的还是会来。我想要交给你的任务,可比这个有趣多了。”起司轻轻打了个响指,房间中的一处抽屉随之打开。凯拉斯识趣的走过去,将里面的短刃连带着半截手臂拿出来,放到桌子上,“我们在周边的镇子上和这东西有过摩擦,昨晚在九环帮追杀我的时候,又有类似的玩意出现想要制造麻烦。我的判断是,制造了这些东西的人就在这座城市里,我需要你去把他揪出来。”
女杀手摆弄着那截断肢,她不具备相关的知识,当然无从做出详细的判断。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这点,他们也不是要让嘉洛娜自己来找出人偶的制造者,起司的要求其实可以被理解为,要猫女动用自己的关系,为人偶的来历提供线索,“这是第一个要求,我可以试试。应该有人能帮得上忙。”
“第二个要求,我希望你可以放弃对阿塔的想法。我知道你肯定认为口头上的承诺不具备任何效力,但我自有办法让人按他们说过的做。因此,如果你愿意接受的话,只需要同意即可。如果我的魔法没能限制住你,那你大可当其不存在。”起司说着举起手中的鹅毛笔,与魔鬼的交易并非徒劳无功,在和那些阴险的存在打交道让法师多少懂得了一些与魔法契约有关的知识。经过简单的模仿和试验,他的魔法契约还是具有一些效力的。
“如果你不在魔法上搞鬼的话,我愿意接受。反正这次已经输的彻底了,下次我就是再想来偷袭,估计也招募不到人手。你们把我的处境弄得很难做啊,等我出去后重新整顿那些懒鬼恐怕还要费一番工夫。所以,随便你了。”嘉洛娜耸肩说道,赏金是很诱人,但得不到就等同于不存在。
前两个条件,猫女答应的都很干脆,因为不论找人还是放弃任务,对她而言都是不痛不痒的事情,毫不夸张的说,这两个条件都几乎是废案。即便起司不用魔法作为约束,而是为她提供足够的报酬,她也能答应这两件事。现在只不过是用赎金抵消了任务的佣金,谈不上谁赚谁亏。
“第三个条件,我希望你能在这段时间里训练杰瑞。不求把他训练的多好,只要不再那么狼狈就行了。”这个条件,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包括鼠人自己在内,没人想到起司的最后一个要求竟然这么的,无关轻重。且不提杰瑞的力量能不能全部供法师驱使,光是训练这件事本身,投入和收入就很不可控,要知道最初将杰瑞引到刺客之道上的人可是喀鲁斯,那个虽然自称三流,言外之意却是除了天地和命运之外最强刺客的人。若说有什么是魔裔教不了杰瑞而嘉洛娜可以的,实在是屈指可数,在这件事上实在看不出起司的目的何在。
“先生,您还是再考虑一下。”就连鼠人本人也立刻开口劝阻道。只是出发点有所不同,在杰瑞看来,自己无法战胜嘉洛娜完全是生理上的劣势,他的体能,力量,器官敏锐度都逊色于猫女一筹,虽然仅仅是一筹,可每方面都有着这一丝的差距,结果就是令人绝望的。
“我考虑的很清楚。而我也不会要求你相信我,在你的身上有某种几乎快要突破却迟迟无法越过的契机,你要自己找到它,穿过它。”起司好像在打哑谜,但杰瑞隐隐意识到这句话中的契机指的到底是什么。气,那是鼠人渴望却就是无法得到掌握的东西。可突破气的契机会在猫女手上吗?杰瑞不知道,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