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9no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笔趣-第413章 好姐妹熱推-eu2go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魔法回廊。
塔莉萨曾经是苏拉玛上古神圣遗物研究协会的成员,她跟艾利桑德一同,在这个古老的魔法组织共事。
上古之战结束后,永恒之井爆炸导致艾泽拉斯大陆整体四分五裂,位于精灵文明核心区域的苏拉玛,也难逃被淹没的宿命。
然而奇怪的现象出现了,当初艾萨拉女王费劲所有力量,都没能挡住辛艾萨琳被海水淹没,可苏拉玛却做到了。
苏拉玛能够完整的从上古之战的浩劫中保存下来,一定涉及着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很有可能来源于暗夜井,但暗夜井这个称谓,苏拉玛的高阶魔导师都清楚,这是上层口中的托词。
饶是欧提勒斯是艾利桑德的首席传送机技师,在魔法回廊以及苏拉玛各处传送点工作几千年时间,她都没有窥探到暗夜井的秘密。
不过塔莉萨不一样,她来自于上古时代的神圣遗物研究协会,又是艾利桑德最信任的朋友和下属。当然,最重要的,她们二人联手谋划了暗夜井计划,保全了当初所有在苏拉玛生存的卡多雷精灵。
欧提勒斯之前多次询问过塔莉萨关于暗夜井深处的秘密,可塔莉萨从未正面解释过这个问题。她经常搪塞说道:暗夜井是个特殊的能量之泉,它的诞生只是一个偶然。
欧提勒斯自然不相信塔莉萨的这套说辞,但没有工作从暗夜井延伸,欧提勒斯也没有追问下去的必要。
然而在今天,塔莉萨再次展现出她对暗夜井的控制力。
面对暗夜井喷涌而出的强大能量流,塔莉萨都有方式化解,可见塔莉萨隐瞒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真相。
“只要我们能在这次汹涌澎湃的能量洪流中活下来,我可以将你送到苏拉玛之城的任何一个位置。”欧提勒斯说道。
在苏拉玛,欧提勒斯在各个街区,残月酒馆,港口乃至动物园等所有重要区域,都预制埋藏了传送道标。
虽然当初欧提勒斯戴罪逃脱,暮色卫队对这些传送道标进行了大面积摸排清除,但依然有近百个传送道标,留了下来,依然发散着微弱的能量。
塔莉萨微微颔首,示意欧提勒斯退到自己身后。
魔法回廊中的脉冲粒子成功,通过多个能量折射和传输装置,抵达暗夜井能量接口处的共鸣装置。
一分钟后,伴随着一阵轰鸣声响起,这条年久失修的通道正式被激活。
塔莉萨站在回廊中心,面朝汹涌而至的紫色洪流,身躯近乎被洗刷成了透明的灵魂形态。
“靠过来!”塔莉萨低喝一声。
欧提勒斯果断向塔莉萨靠拢,二人身形被能量改造成同样的形体。
“这是?”欧提勒斯没有任何痛感,他进入类似灵魂状态之后,甚至能听到暗夜井核心内部的震荡声音。
至此,欧提勒斯终于明白了暗夜井的来历。
原来这口蕴含着充盈奥能的深井,不是永恒之井的分支。
永恒之井已经炸了,暗夜井是人造的装置,而且其本源之力,并非来自地下,而是一件神器。
这也是为什么,上古时代卡多雷受永恒之井滋养,没有变成现在模样的最重要原因。
精灵的体质和形态,很容易受到能量的影响,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塔莉萨微微颔首,她明白,欧提勒斯也知道了真相。
当初苏拉玛在被海啸覆盖的绝望之际,是她和艾利桑德共同启动了这艾萨拉女王都不曾知晓的强大神器。
这名为创世之柱的神器,是艾利桑德费了诸多精力,在艾萨拉女王眼皮底下隐藏的神器。
艾利桑德自知女王陛下,已经不可救药的迷恋上了燃烧军团的力量,幻想军团可以降下力量和知识,帮助卡多雷完成再一次蜕变,成为更高维度,更加辉煌灿烂的文明。
但艾利桑德和塔莉萨作为中立派系的成员,很清楚燃烧军团的目的。
尤其是塔莉萨,她曾在法罗迪斯王子的领地,从一名身份特殊的精灵魔导师的眼睛中,看到了藏匿在深渊和虚空的烈火。
那团涌动的火焰,虽然是一个生物的具象化表现,但塔莉萨很清楚,那团火焰代表了什么——无尽的死亡和毁灭。
至此塔莉萨和艾利桑德为神圣遗物协会谋求后路,她们在战争爆发之前,提前来到了苏拉玛。
后来,天崩地裂,艾利桑德用尽所有力量,启动了创世之柱—阿曼苏尔之眼,推开了海水,保护了苏拉玛。
塔莉萨很敬畏自己这位姐妹的勇气和决心,她在一万年前不仅冒着背上背叛女王罪名的风险,还面临着被阿曼苏尔之眼吞噬身躯的威胁。
但即便如此,艾利桑德依然在塔莉萨的帮助下,挺了过来,保护了苏拉玛,也保护了卡多雷。
后来,艾利桑德当上大魔导师,实至名归,她是名副其实的苏拉玛王城的领袖。
暗夜井的能量喷涌到了回廊尽头,至此,欧提勒斯的传送空间被强行贯通。
塔莉萨看起来很虚弱,欧提勒斯将其搀扶起来,选择了距离暗夜之塔最近的道标,将她传送到地面。
后面还有一个更狠的在等着,欧提勒斯陪同塔莉萨,一同进入苏拉玛。
不过欧提勒斯的身体已经出现了变化,长时间不喝魔力酒,他的肌肤干涩,肌肉萎靡,看起来和其他夜之子,有点格格不入。
幸好,欧提勒斯当初还是一个舞会爱好者,他提前拿出泛着紫色奥术荧光的舞会假面,溜到了人群之中。
塔莉萨的身躯虽然被暗夜井能量同化了一次,但为了保护欧提勒斯,她依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塔莉萨身体很虚弱,她知道自己现在去找艾利桑德,大魔导师一定会发现她身体的异样。
艾利桑德曾经跟塔莉萨签下过承诺,为了避免暗夜井核心能量的诱惑,她们之中任何一人进入暗夜井,都必须要有另一个人陪同。
哎…事已至此,塔莉萨抱着最坏的打算,去找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
塔莉萨正准备进入暗夜之塔时,突然听到了构装体和暮色卫兵的喊叫声。
循着骚动声音爆发的来源,塔莉萨发现那是欧提勒斯刚刚去的方向。
“这是幻想!你在掩饰什么?”
塔莉萨无奈一笑,看来欧提勒斯时被发现了。
不过没关系,苏拉玛到处都是他留下的传送道标,这些普通卫兵想抓住他,无疑是天方夜谭。
除非,欧提勒斯脑子短路,像某些笨蛋一样在这里横冲直撞,那他肯定会被暮色卫兵抓起来,痛打一顿,送到回廊监狱,吃几百年牢饭。
“塔莉萨魔导师?你之前去哪儿了?”年轻漂亮的女奥术师瓦尔托伊看到塔莉萨,一脸惊喜。
塔莉萨是瓦尔托伊的第一任导师,在奥术师协会,她受到过很多照顾。
在塔莉萨姐姐的帮助下,瓦尔托伊成功进入了暗夜井的维护组织,算是从普通魔法学员,考上了苏拉玛的‘公务员’。
瓦尔托伊一直对塔莉萨很感激,塔莉萨被革职的这段时间,瓦尔托伊一直很担心塔莉萨的去向。
有些不明真相的奥术师以讹传讹,谣传塔莉萨魔导师跟艾利桑德大魔导师出现了不可消化的分歧,意图发起政变。大魔导师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和统治,暗中处决了塔莉萨。
“没去哪,我只是有点累了,正好借这段时间休假。”塔莉萨声音衰微,有气无力的解释道。
瓦尔托伊看到塔莉萨姐姐好好活着,不仅如此,还能光明正大的来到暗夜之塔,她心中的顾虑一扫而空。
“你生病了?塔莉萨导师。我这里有一点星光玫瑰制作的合剂,你拿去一些,可能对你的病有效果。”瓦尔托伊从包裹中取出几罐装满了紫色药剂的玻璃瓶,递给塔莉萨。
塔莉萨感激一笑,将合剂接了过来。
“大魔导师在么?”塔莉萨接着问道。
瓦尔托伊看了一眼传送法阵,发现还是封闭状态,点点头说道:“大魔导师一天没有外出,她就在暗夜塔顶。”
“帮忙把我送上去,我找大魔导师有事情要谈。”塔莉萨请求道。
瓦尔托伊抿了抿嘴唇,带着塔莉萨前往传送大厅。
“随我来吧,塔莉萨导师。”
传送厅不远,但二人要走一段距离,还是有搭话的时间。
“塔莉萨老师,我听说你跟大魔导师有分歧,这事是真的么?”
塔莉萨微微颔首,没有否认。
瓦尔托伊一脸失落,沮丧的说道:“你们可是超过一万年的朋友,即便有问题,不能好好说一下,一起解决么?”
“谢谢,瓦尔托伊,今天我正是来解决问题的。你说得对,一万年的友谊在这里,不管什么问题,彼此都能听进去。”塔莉萨进入传送厅,向着瓦尔托伊摆摆手。
瓦尔托伊启动传送法阵,将塔莉萨姐姐送到塔顶。
一阵炫光闪过,塔莉萨来到了暗夜塔顶。
塔顶的宫殿像往常一样,依然空落落的。
宽敞的神殿内部,暗夜井喷涌出来的能量,在透明的光柱中穿梭。
衣着贴身法袍,露着长腿和小腹的大魔导师正在望着暗夜井发呆。
今天她没有带上紫色头冠,一席紫色柔顺的长发,顺着肩膀,瀑布般甩下。
熟悉的能量迫近,艾利桑德惊喜不已,她激动的转身,看着自己的老朋友塔莉萨。
“我就知道你肯定回来的,不过,我不想再跟你争论,你最好告诉我,你想通了。”艾利桑德主动走到塔莉萨身旁,拉住了她的手,随手关上了宫殿大门。
“你…”艾利桑德感受到了塔莉萨体内的异样,不过她没有说出来,继续装作不知道。
塔莉萨温柔一笑:“我想通了。”
艾利桑德放下她作为领袖的威严,在这无人的宫殿,紧紧地将塔莉萨拥入怀中。
“太好了,我们一起寻找解决夜之子的方法,夏多雷存续了一万年,怎么可能会因为一点小挫折,而因此毁灭呢?”艾利桑德继续让步,试图拉回她曾经的挚友。
塔莉萨微微摇头,将艾利桑德缓缓推开:“艾利桑德,我之所以放下你我之间的隔阂,是因为苏拉玛将要面临更大的麻烦。我不会放弃寻找夏多雷的救赎之路,我们必须采取一些特定方式,逐渐摆脱对暗夜井的依赖。”
艾利桑德咬了咬嘴唇,偏过头去,面容渐渐阴沉。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是,我在回廊中遇到了一个强大的恶魔。”塔莉萨继续说道。
艾利桑德一脸愤怒,她咬着银牙,高耸的胸脯顶在了塔莉萨的胸口,将她逼到墙角。
“你怎么能单独进入回廊,而且调动暗夜井的能量。难道我们之间的关系,真就到了你死我说的地步了?你是不是想着抽离暗夜井的能量,强化自身,将我杀死,你来领导苏拉玛的夏多雷?”艾利桑德额头抵着塔莉萨的额头,呼吸急促,双手紧紧抓着塔莉萨的手腕。
塔莉萨身体虚弱,被强行压在墙角,呼吸紊乱,视线模糊。
“不,我怎么可能会对你出手。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像是…”
噗通,塔莉萨倒地不起,昏了过去。
艾利桑德摇摇头,无奈的将塔莉萨环抱起来,将她送到了寝室。
夜幕降临,塔莉萨醒来之时,已经是晚上九点。
艾利桑德一切照旧,观察着暗夜井的能量走向。
魔法回廊的高级顾问凡多斯,安排下属送来了汇报。
“我们应该提前摸清楚那个恶魔的动向,你还记得一名强大的人类法师,来过苏拉玛城内的废墟,将沉入海底的宫殿升到海面上么?”塔莉萨说起几百年前的历史。
艾利桑德面色骤变,严肃说道:“你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