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03ea都市异能小說 明王首輔 陳證道-第1319章 北靖王是信人看書-tx265

明王首輔
小說推薦明王首輔
第二天卯时三刻,天色才蒙蒙亮起,所有入围的学员都在讲武堂的校场内集合了,自然没有人敢迟到,也没人想迟到。
晨风凛烈寒彻肌骨,曦微的晨光下,七十八名棒小伙精神抖擞,腰杆挺得笔直,队伍整齐划一,跟刀切过的豆腐一般,非常标准的中国式军姿。
七十八名小伙,平均年龄不到二十,清一色鸳鸯战袄,制式腰刀挂在腰间,雄赳赳气昂昂,一个个目光坚定而热切,浑身上都散发着蓬勃的朝气。
徐晋今日也换上了一身戎装,头戴红缨紫金盔,身披烂银锁子甲,腰挎长剑,外加一把双管燧发枪,足踏步云战靴,端的是英气勃勃,飒爽英姿。神机营三虎将,王林儿、谢二剑、戚景通分立左左右,其后是宋大眼和赵大头等亲兵。
“启禀王爷,进入第二轮武试的七十八名学员都已经到齐了,请您训话。”谢一刀上前一步,啪的敬了个新式军礼,大声禀报道。
徐晋啪地还了个军礼,大步上前,目光如炬般扫过在场每一位学员,众学员无不神色激动,目光炙炙地盯着面前的偶像,这位就是战无不胜的北靖王,大明不败的战神,我朝唯一的异姓王,最神奇的是,人家还是科班出身的文官。
“参见北靖王爷!”学员们整齐划一行了个军礼,用尽全力吼叫,震耳欲聋。
徐晋点了点头,扬声道:“不错,中气很足,看来早餐都吃得很饱,吃饱就对了,因为接下的午饭,恐怕有人会吃不下。”
一众学员都不由心头微凛,狂热激动的心情也渐渐冷静下来,只听徐晋又朗声道:“你们能通过文试,说明你们的理论知识都学得很扎实,但是,光有理论知识还是不够的,作为一名合格的将领,还必须有强健的体魄、坚韧的意志、出色的武艺,这一场武试就是要检验你们的体魄、意志和武艺。
另外,本王在此先行声明,只取前十,也就是说,本王要的是你们中的精英,如果你是精英——那就证明给本王看。”
徐晋说完便转头对谢一刀道:“谢教头,开始吧!”
谢一刀点了点头,大步上前道:“第一行测试,二十里负重越野,四十分钟内完成算合格,超时淘汰。”说完取出一枚怀表啪的一声打开,喝道:“五分钟准备。”
话说自从西洋怀表传入大明以后,现在已经十分流行了,讲武堂更是完全普及了西洋人那套计时方法,把一天分成二十四小时,一小时六十分钟,一分钟六十秒,如此一来,平时训练计时就更加精确了。
且说谢一刀一声令下,七十八名学员便背负着三十公斤重的装备,争先恐后地奔跑起来,很快便跑得没了影,终点自然有负责计时的人在等着他们。
“谢教头,你们平时二十里负重跑的训练标准是多少?”戚景通禁不住问道。
谢一刀沉声道:“负重六十斤,五十分钟内完成算合格,这次把标准调到四十分钟,估计能淘汰掉一大半人。”
赵大头不由暗暗乍舌,低声道:“要是让老子来,老子恐怕也完成不了。”
果然不出谢一刀所料,约莫大半个时辰后,测试结果出来了,终点的考官飞马将测试成绩送到了徐晋手中。
徐晋接过一看,四十分钟内完成的只有三十二人,淘汰了四十六人之多,排在第一名的赫然正是李光启,用时三十七分钟四十六秒,第二名刘显,用时三十八钟五秒。
“咦,李光启……刘显,这不是昨天补试的那两个小子吗?”赵大头凑近瞟了一眼,不由暗暗嘀咕道。
宋大眼抱着双手,一副我早知的表情。
“负重六十斤,十公里越野能跑进三十九分钟内,非常不错了。”一向漫不经心的谢二剑也禁不住含首称许。
谢一刀点头道:“刘显和李光启确是这一届学员中体能最出色的两员,平时训练的最好纪录能进三十七分钟内。”
徐晋微笑道:“看来本王昨天让他们补试是对的,否则白白错失了两员小虎将。”
“大帅真是慧眼如灯啊,标下佩服!”赵大头那货拍马屁道,可惜用错了成语。
徐晋不由笑骂道:“一边去,本王还慧眼如牛呢!”
赵大头谄笑着退了开去。
徐晋说得不错,跑完这负重十公里越野,果真有人累得趴下吃不了午饭,不过还好,总算没有人晕倒,可见平日训练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休息了半天,下午便开始考核常规的骑射了,步弓、骑弓、步枪、骑枪等等,然后是综合格斗,直到黄昏时分才结束,最后选出了十名学员,李光启和刘显二人赫然在列。
“非常好,你们就是本帅需要的精英,恭喜诸位,从现在起,你们便是千户了,给你们三天时间打点行囊,三日后随本帅出征。”徐晋微笑着扫过脱颖而出的十名学员,又道:“你们是讲武堂走出来的第一批学员,但愿你们今后能尽忠报国,英勇善战,不畏牺牲,扬名沙场,为学弟们做好表率。”
李光启和刘显等十名学员激动地相视,啪的敬了个军礼,齐声呐喊出讲武堂的口号:“忠诚勇毅,敢打敢胜,不负使命,万胜!”
徐晋回了个军礼,命就地解散,各自回去准备,三日后随神机营开拨。
…………
避尘居,宁秀阁前的人工湖畔,各色寒梅依旧怒放着,永福和永淳二人,此刻正沿着环湖的白沙小道一边聊天,一边闲逛着,除了各自的贴身宫女,其他宫人都远远地跟在身后。
今日是正月十三,天气不错,阳光明媚的,所以永淳便跑出宫来找她姐姐永福玩了,还打算顺便住一晚,明日与姐姐一道入宫,陪母后过上元节。上元节是明朝最重要的节日,讲究一家人团团圆圆,永福公主亦颇为挂念母后,自然是要回宫去过的。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永福公主轻叹了声道:“上元佳节,本应人月两团圆的,北靖王却又要挂帅西征了,倒是难为他了。”
永淳公主挥了挥手中那支红梅,一蹦一蹦地道:“俞大猷吃了大败,西边军情紧急,满朝文武就徐晋这家伙最能打,皇兄不派他去派他去,再说了,徐晋拿那么多俸禄,天天在家躲懒,岂不是太便宜了他,就是要派他去打仗,要不咱们老朱家亏大发了。”
噗……
宫女抱琴和揽月不由失笑出声,连忙掩住小嘴。
永福公主白了永淳一眼道:“净胡说八道,北靖王俸禄高,那是人家这些年南征北战,拿命拼来的,以后休再说此等混账话,免得传出去凉了所有功臣之心。”
永淳公主吐了吐舌,嘻嘻笑道:“人家只是开个玩笑,姐姐就当真了,嘻嘻,徐晋这家伙命硬,再怎么危险都能逢凶化吉的,姐姐就不用担心他了,而且他战无不胜,事无不成,此行定能一举扫平西域,就跟扫平鞑靼一般容易。”
永福公主俏脸微红,嗔道:“谁担心他了!”
永淳公主耸了耸鼻子,暗腹诽姐姐的口是心非!
“啊!”
宫女抱琴忽然轻呼了一声,大家的目光不由朝她望去,前者顿时脸红红地道:“奴婢刚刚想到一件事,北靖王若领军西征,那公主的四时画像岂不没着落了?”
永福公主愕了一下,继而暗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行,徐晋此次西征,路途遥远,道阻且艰,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凯旋归来,四时画像自然也是遥遥无期,莫非这都是上天注定的?
永淳公主见姐姐的情绪忽然间变得无比低落,不由暗吐了吐舌头,唉,真是好事多磨啊,徐晋呀徐晋,你这家伙千万要平安归来才好,要不然永福姐姐这辈子真要出家当姑子了。
恰在此时,却见那总管太监夏仁贵脚步匆匆地走了过来,女官向采莲连忙迎上前问道:“夏总管,出了什么事?”
夏仁贵瞟了一眼远处永福和永淳公主的背影,笑道:“北靖王在前面求见永福居士,烦请向主事通报一声。”
女官愕了一下,北靖王徐晋不是快要领军西征了吗,怎么这个时候来拜访?
“夏总管稍等,奴婢这便禀报居士!”向采莲说着便快步向永福和永淳两人走去。
夏仁贵眼珠一转,站在原地静静等候,不着意地向旁边一名身材丰腴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后者也不着意地回了个眼神。
很明显,这名宫女已经被夏仁贵买通了,她叫玲儿。
且说向主事追上永福公主她们,笑吟吟地禀报道:“居士,北靖王来访!”
“啊!”宫女抱琴掩住嘴,再次轻呼出声,一脸的难以置信。
永福公主愕了愕,鲜红的小嘴儿微张成了“O”形,双眸渐渐放出异彩。永淳公主笑嘻嘻地道:“一说曹操曹操就到,还算他有点良心。”
永福公主脸上微热,嗔了妹妹一眼,故作自若地道:“北靖王是个信人,定是为画像的事而来的,请他进来吧。”
“是!”向主事答应了一声便转身走回夏总管跟前道:“居士说请北靖王进来谈!”
夏仁贵目光一闪,暗道就知如此,转身离开,盏茶的工夫便把徐晋领了进宁秀阁。
徐晋今日一身朴素的书生打扮,下巴的胡子剃光了,显得更加唇红齿白,俊雅不凡。
本来到了徐晋如今的年纪,绝大部份男子都开始束须了,但徐晋嫌束须麻烦,就把胡须刮得干干净净,一开始大家都不能理解,后来便习以为常了,甚至周围的人也开始模仿他,要知北靖王爷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这就个人魅力。
徐晋前脚刚迈进暖阁,便见两对妙目炙炙望来,定眼一看,始发现原来永淳公主也在,此刻正拿着一枝梅花大大咧咧地把玩着。
“徐晋见过永福居士,见过永淳公主!”徐晋站定抱拳施礼。
永淳跳起来福还一礼,笑嘻嘻地道:“永淳给北靖王爷还礼了。”
永福则站起来双手合拾稽首还礼:“永福见过北靖王爷。”
徐晋微笑点了点头,此时的永福公主似乎丰满了些,气色也比上次见面红润多了。
双方坐落后,自有宫女奉上茶水,永福公主正要说话,忽见夏仁贵还垂手而立,便道:“夏总管到前面照应去吧,这里不用你侍候着。”
夏仁贵只好退了出去,走之前又向那个叫玲儿的宫女暗使了一个眼色。
“听说北靖王爷很快就要挂帅西征了?”永福公主温声道。
徐晋点了点头道:“大军明日开拨!”
“那……王爷今日为何还有空来此?”永福公主奇道。
“因记起年前答应给居士画四时画像的事,如今怕是难以兑现了,故特来向居士说明一二。”徐晋歉然地道。
永福公主早料到是这样,不过明眸还是为之一黯,勉强笑道:“国事为重,王爷肩负重担,实在没必要为此事分神的,永福并非不知轻重之人,王爷放心好了。”
永福公主如此善解人意,徐晋反而更加过意不去了,犹豫了一下道:“今日本王倒是得空的,不如先给居士画一幅冬时画像的草图,回头仔细润色修改好再交给居士,至于其他三幅则要等本王西征归来再兑现了。”
永福公主眼前一亮,还没接话,旁边的永淳公主已经嚷着道:“那就最好了,来人,快备笔墨,哼哼,徐晋你听好了,要是把永福姐姐画丑了,本公主可不饶你。”
徐晋淡定地道:“以永福居士的姿容,要画得丑是很难的,永淳殿下就放心好了。”
永福公主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心里却满是喜悦,他夸我好看呢!
永淳公主刮了刮脸,笑嘻嘻地道:“原来堂堂北靖王爷竟是个马屁精,不过嘴巴真甜,待会画好了,本公主便赏你。”
徐晋呵呵一笑,打趣道:“一般赏赐本王可瞧不上眼,公主的赏赐要是拿不出手,还是不要献丑的好。”
永淳公主被咽得翻了娇俏的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