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vg3y精彩都市言情 重生浪潮之巔 ptt-第一千一一二章 死亡纔是宿命看書-hsxff

重生浪潮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浪潮之巔
“除了游行示威以外,叶利钦不是大后天要举行什么公投吗,正好我们一人一票把叶利钦这个混蛋给赶下台,同意提前进行总统大选!”
随着小个子的这声号召,数以万名的俄罗斯民众,如奔涌的潮水一般从双星大楼离开,然后紧接着又奔向了他们下一个该去的地方,克里姆林宫!
那里将是他们的战场!
他们要让叶利钦看到民众的愤怒,让叶利钦知道民众不可欺!不可辱!
他们要把属于他们的钱给夺回来!
他们要给自己的妻儿父母购买学习用品,玩具,衣服,营养品,为他们的家庭添置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他们要吃面包,要吃肉!
要为生病的亲人治病!
总而言之,他们要过上更好的生活!
而现在,既然叶利钦不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毁掉他们的希望,那他们也会将叶利钦从总统的宝座上推下去!
并且正如小个子所说的那样,现在是他们发出自己声音的最好机会,天赐良机,如果叶利钦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他们就一人一票将叶利钦赶下去,提前举行总统大选!
人群如潮水般的散去,一直隐藏在黑暗中的俄罗斯汽车联盟安保二部,十六班班长亨利悄然现身了,而他旁边的正是他的老搭档,安德里。
“人像已经画好了没有?”亨利看着黑压压一团,逐渐远去的人群,头也不回的说道。
安德里抖搂了一下手中厚厚的一叠素描纸,有些得意的说道:“早画好了,一共十五个人,一个不漏。”
亨利点了点头,但头点到了一半,他还是忍不住从安德里的手中把那一叠素描纸给拿过来,仔细查看了起来。
作为相处超过六年,并且一同从信号旗退役,并加入安保二部的老搭档,他对安德里自然是抱着无比的信任,但这次实在是事关重大,他不得不小心。
如果有人能看到亨利手中那一叠素描纸的话,就会发现第一张上画的人,竟然就是刚才那个跳到桌子上,扇动民众,将凭单的锅扣在叶利钦头上,并且引导民众举行游行示威的小个子。
而下面其他画像上的人,也是刚才在人群中上蹿下跳,跳的比较欢,给小个子帮腔,一唱一和说各种叶利钦坏话的人。
如果将这些人的话联系起来的话,就会发现民众们的情绪完全就在这些人的掌控之中,即便刚才人群中出现了那么一两个愿意为叶利钦说话的人,都被他们联起手来,七手八脚给摁了下去。
也正是因为这群人的相互配合,才使得民众能够这么快的认为,他们的损失需要叶利钦来负责,并且他们有能力,有力量来惩罚叶利钦!
如果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这群人其实是一伙的,而在这个时候,能这样有组织的抹黑叶利钦,引导民众的,自然就是鲁茨科伊那边的人了。
然而亨利和安德里这次的任务,就是过来盯着,看看有没有这样的人出现,以及将这些人的模样记录下来,然后做出相应的处理方式。
这些人最终的命运,大概率就是被丢到监狱里,然后等待俄罗斯法律的审判。
见亨利神情专注,一丝不苟的看着自己画的画像,安德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吐槽道:“头,这活我在局里的独立训练中心已经训练了五年,然后独自出任务又干了五年,您说您有什么不放心的,更别说他们的身上早就已经被我按了跟踪器。”
信号旗在苏维埃的历史并不长,成立于十二年前,但却是苏维埃秘密战线的一把神器!由克格勃C局,也就是秘密谍报局具体负责。
克格勃有两把从事特工活动的尖兵利剑,一个是闻名遐迩的阿尔法特种部队,另一个就是他们信号旗特种支队,二者的最大区别是阿尔法主要在国内从事反恐怖活动,而他们信号旗则在国外专门进行反颠覆和警戒苏维埃驻外目标。
作为克格勃最强横的兵刃,想要成为信号旗的成员,首先要从天顶和瀑布,这两个苏维埃最顶尖特种部队中脱颖而出才行。
并且年龄限制在22—27岁之间,一般为15—20个候选人之间才能选中一个,到35岁退役,前后只有10年服役时间,而且前5年主要用于训练。
不是他自己吹,他们信号旗队员全部都是超人,可谓个个骁勇善战,人人身怀绝技。
常规训练就要掌握,徒手格斗、射击训练、驾驶、地雷爆破、使用电台、小分队战术、侦察、空降、攀岩、游泳、医疗救援等等技术。
至于说特种训练,则完全按照某些国家的地形地貌和主要城镇,以及风土人情等进行设计,就连街名等也与那个国家一模一样。
并且还要求队员针对不同国家进行针对性训练。队员身临其境,好像真的到了该国,此时,队员被要求讲该国语言,还要讲地方土语,同时还要执行诸如到某处去送秘密情报等特殊任务等等。
所以说,确定目标人物,给目标人物画像,并且粘贴跟踪器,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见安德里这幅嘚瑟的模样,亨利没好气的白了其一眼,“这是关乎俄罗斯的未来,关乎俄罗斯一亿五千万民众,关乎擎天生死的大事,要是因为我们的失误,而导致出了差错,那你就是现在掏枪把自己给毙了也来不及了,你忘了你刚刚退役时的凄惨模样?要不是方总,要不是擎天,你现在一家妻儿老小能有现在的日子,恐怕早就饿死了。”
听了这话,安德里脸上的笑容顿时一紧,瞬间变得垂头丧气起来。
虽然这些他心里也知道,但是被亨利这么一强调,他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的刺了一刀一样。
按照信号旗的规矩,服役十年之后,是必须要退役的。
退役就退役,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作为苏维埃最精锐的特种部队,90%成员都是军官的存在,他们的退役后的生活还是有保障的。
更别说他们这十年是在为苏维埃出生入死,在苏维埃最危险的地方保卫着苏维埃,可谓是赫赫战功,几乎每个能坚持到退役的人,都能获得苏维埃功臣勋章,退役后的待遇自然不错。
但问题是,那个让他们誓死效忠,为之浴血奋战的苏维埃,已经不复存在了……
而且因为俄罗斯经济下滑,通货膨胀,货币贬值,他们那些刚开始还看着比较丰厚的退役金,如果放到现在的话,大概只能购买十袋面粉和二十斤肉。
毕竟一共才不到一万卢布,相当于现在的两美元。
而一万卢布在苏维埃时期,则相当于一个工人五到八年的工资收入了,更别说他们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补贴。
到了俄罗斯时期,虽然俄罗斯政府每个月都会给他们固定发一笔收入,但这笔收入只能说是杯水车薪,连他们自己的养活不了。
要是可以的话,那么俄罗斯的街头上也不会出现那么多,摆着摊位,出售自己勋章的苏维埃英雄们。
其中不乏拥有真正“苏维埃英雄”称号的获得者,也就是苏维埃英雄金星勋章的获得者们。
这是苏维埃最高的荣誉,在全球只有1.2万人获得过这个荣誉,其中有90%的获得者都是在苏德战争时期,并且所有的金星勋章都是由90%的纯金打造的。
安德里的家中除了父母和妻子之外,还有三个孩子,以及病重在床年迈的祖父母们,这两位老人都是苏维埃的功臣,保卫过莫斯科,占领过柏林的那种。
一大家子九口人,岂是他和妻子能够养活的,更别说他从信号旗退役之后,连工作的都找不到,只能依靠俄罗斯政府发放的那点薪金。
没办法,他在信号旗所学的那些东西,虽然能让他在敌国游刃有余,能让他在原始森林和沼泽地带生存,但无法让他在正常社会找一份可以养活家人的工作。
也就是他的老班长,亨利带他进入擎天之后,他一家的生活才得到了改善,最重要的是,他终于不在感觉自己是个废人了,他依旧是那个信号旗中最精锐的战士。
而且方辰所做的一切,让他有种他依旧在保卫苏维埃,守护这个民族的感觉。
紧了紧自己的风衣,摸了一下自己怀中的家伙事,亨利这次多了一丝丝的安全感,然后率先朝着自己的摩托车走去。
对于他这种在刀尖上跳舞的舞者来说,死亡是随时的事情,而他也早在十多年前就做好了为苏维埃牺牲的准备。
自从他们加入信号旗之后,他们就懂得了一个道理,他们盯着别人的同时,别人也有可能在盯着他们,他们在准备随时夺取他人的生命时,他们的生命也有可能被别人随时夺取。
又或者死亡才是他们的宿命。
然而就在亨利刚刚准备跨坐到摩托车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十分熟悉,若有若无的杀意。
紧接着,他毫不犹豫的使劲推了一把身下的摩托车,然后借着强大的反作用力,朝着一旁房屋的阴影里疾飞而去。
“嘭!”
只听两声几乎细不可闻的闷响,刚才还好好的摩托车瞬间爆炸起火,熊熊燃烧的火焰径直将摩托车给吞没了。
撞到了墙上,又赶紧翻滚了两圈,为自己寻找一个最好隐蔽地点的亨利看到这一幕,不由的心胆俱裂,瞳孔放大,对方就是想要他的命!
如果不是这么多年的战斗,形成了对危险的,下意识本能反应,他现在大概率已经死了。
即便躲过了第一枪,也躲不过针对摩托车油箱的第二枪。
而一抬头,只见安德里已经从怀中掏出了武器,对着对面的屋顶进行了点射,并且还一边向他打手势,问他伤到没有伤到。
“玛德!大意了!”
亨利狠狠的咒骂了一声,并且吐出一丝鲜血,也不知道是被爆炸的余波给震伤了,还是刚才因为撞到墙的原因,但根据他的经验和掌握的医疗技能来说,问题应该不大。
毫无疑问,屋顶上的人早就已经盯上了他和安德里,只是他俩自己不知道而已,甚至就连负责看护他俩安全的狙击手都没有发觉。
看来这两年退役之后,为擎天工作的日子实在是太轻松了,让他们损失了不少对战斗和危险的敏锐性。
“神经枪,神经枪,我是苍鹰,我是苍鹰,现在正在双星大楼,遭到敌方攻击,需要支援!”
冲着对讲机呼叫了两声,但对讲机中却没有传来任何回应,亨利的身躯不由颤抖了一下,眼睑中已然充满了泪水,并且瞬间脸颊缓缓流了下来。
神经枪,那个他曾经不知道多少次将后背交给其,为他断后不知道多少次的伙伴,大概已经死了。
如果神经枪没有死的话,绝不会这么长时间没有反应,更别说连对讲机都不回应了。
一定是神经枪露出了什么马脚破绽,被对方发现,然后对方先摸到了神经枪的岗哨,一击致命将神经枪杀掉之后,这才对他们发动的袭击。
如狮子一般般低吼了一声,亨利掏出手中武器,朝着对方的屋顶射击了起来,他现在心中只有两个信念。
那就是,活下去!为神经枪报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莫斯科大酒店。
方辰站在阳台上,远远看着已经合流,黑压压一片的人群。
索罗斯的手笔,不,这应该是鲁茨科伊的手笔了,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一些,就这短短几个小时,就几乎把所有莫斯科把凭单投入庞兹会的民众,发动了起来,浩浩荡荡的要找叶利钦要个说法!
而且根据情报,这人流中还有不少其实是没有把凭单投给庞兹会的,但也被鼓动了起来。
大概是唇寒齿亡吧,觉得再让叶利钦在台上待下去的话,他们的财富必然会被叶利钦所掠夺,他们的日子会变得越来越糟,最终变的一贫如洗,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病无药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