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7m1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最強區小隊-第三百九十七章 心照不宣的理由看書-99ru8

最強區小隊
小說推薦最強區小隊
也亏得这边参加联合调查的日军是小股的特种部队,所使用武器基本上是冲锋枪加王八盒子,射程相较于野战部队的三八步枪要大打折扣,有效射击距离从三八大盖的四百多米一下子短少了三百米,在这种追击战中,很难取得效果。
三鹞子一伙虽然占了点儿便宜,可也不敢就此停留,毕竟是人家那边的地盘,自家的人数也少得多,只存了一个念头:跑!跑回自己的部队,起码可以一战。
两拨人一追一逃,跑的都很迅速,眨眼间就奔出了镇子,来到了野外。
野外可就惊动的动静大了,毕竟这鲤鱼湾就算是王屋山的余脉延伸被黄河截断了,出了镇子那就是连片绵延的矮小山坡,山坡上满是松树、槐树、柏树、枫树等等林子,到处是可以掩藏兵力的。而此时的现状是,就在镇子外面的山坡里,至少埋伏着五支部队:
第一号当数远道而来的张思云中央军第一战区挺进第五旅,足足的一千二百号人,一个最能打的主力团,还加强了一个迫击炮连,此刻早一步骑马赶回来的一团长杨瞎子,领着潜伏在最西面的一个山沟里。他们人来的太多,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离着镇子也是最远。而跟随张思云进镇子的,只有一个连的弟兄,还都换了便装。
排第二的应该是陈龙一行,总兵力两个营外加一个警卫连。接应的第四团第一营,离得有点远,离着镇子足足有十五六里;往前十里,一个不起眼的小山坡上是特战营在潜伏着;胡首长的警卫连就更加靠前,就在镇子边上的一道坡沟里候着。看起来这三支部队几乎成了一条直线,将镇子和王屋山连了起来。
三鹞子这边来的也不少,他自己的一个营,外加赵雪球挺能打的那个警卫连都来了,离着镇子也近,最多也就三四里路的距离,跑步一个冲锋就能赶到。
此外,张小浪也留了三四百人在东面,他想着反正是在皇军的地盘上,况且自己手上还捏着西门联队长给开出的路条,应该不会有多大风险的。
最后一家,人数最少,只有一百出头点,正是八路军独立团石正财带来的人。他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跟丁发福这边购买一些粮食,数量也不算大,所以只派了一个连的兵力。当然这主要也是他们要穿越鬼子封锁沟的,人多了目标太大是不行的。
而正主儿小月娥这边的二百来人,已经全部进了镇子,他们依托着丁发福的守卫团,自然可以大摇大摆的横行。
枪声大作,惊动了各方部队,马上各部都抄起了家伙,进入备战的状态。
…………………
“人呢?都他娘的给老子死出来,打鬼子啦!”被人撵着屁股追的滋味不好受,三鹞子几个跑的气喘吁吁,离着老远就扯开了嗓门吼着,目标正是他们潜伏的那个山坡。
“啪啪啪,啪啪啪——,哒哒哒哒——”一瞧自己兄弟被人追着打成这个狼狈的熊样,他哥二鹞子马上带着人就扑了下去,那一通步枪机关枪火力全开,打得追兵就是一顿。
追兵已经增加到了七八十人,其中一大半汇集的是行动迅速的日军特战部队,足足来了三分之一个中队。不过,面对人家七八百人枪的火力,还是只能被压得一步步后退。
好在很快丁发福的一个营赶了上来,也没有细问情况,就第一时间开火阻止了三鹞子部队的进攻,毕竟都打到镇子口了,作为驻地守军不能放任不管!这一下也算是间接地帮助了这伙鬼子汉奸,让他们免于被围攻的命运。毕竟得势不饶人的三鹞子甚至都命令警卫连从侧翼包抄过去了!
丁发福这个营也没有造次反攻出来,他们早就得到了团长的授意:镇子周边来的全是客户家的人手,基本上驻军轻易是不出镇子的,避免双方造成误会。三鹞子这边自然也不敢再发起强攻,毕竟来此是接货的,打战是纯属意外,退回去等候新的命令才是上策。所以,很快两边的枪声渐渐稀落了下去。硝烟散去,镇子北面除了几十具尸体横陈,仿佛就根本没发生过战斗似的。
“纵队长,俺们要咋弄啊?”陈龙一行来的迟了点,赶到镇子北面的时候,人家丁发福的部队已经草草布设了一道防线,临时阻止人员的进出。卢克申是负责特战队联络的,此刻他有些头疼地望着陈龙问道。
“没的弄!”陈龙看着七八辆大车拖着尸体,拉着伤员狼狈退下来的一队黑衣人,主动带着身边的一行退到了街边上,装作看热闹的人群,“丁发福的队伍封了镇子,俺们总不能硬闯吧?真惹毛了人家,首长还怎么过河?!不过,这帮黑衣人行迹很可疑啊?你瞅全是配的冲锋枪。那个小月娥闹幺蛾子收古董,啥时候有这么精干的手下了?!”
“难道是鬼子的那支特种部队?他们也到这来了?”卢克申可是一直对交过手的鬼子特战队念念不忘,也可以说是心存忌惮,毕竟双方实力上不相上下,这样的对手很有挑战性呢!
“你带几个人跟上去瞧瞧,注意不要暴露了。”陈龙点上支香烟,权衡着下一步的行动。
…………………
“丁团长,看来你的防区很不太平啊!”小月娥强压着内心的怒气,直接跑到丁发福的团部质问道。她的人撤回来了,死了十四个,伤了十六个,超出了一成的伤亡了!
“嘿嘿,月娥小姐,饭吃得,酒喝得,你这话可不能乱说噢!”丁发福第一时间酒反驳了回来,“不是老哥俺说你,你们呀真是太不了解俺们这地儿的规矩了!”
“嗤,啥规矩呀?说出来俺也好好学学呀!”小月娥一声冷嗤笑,他倒要看看丁发福怎么推脱这个责任。
“呃——,丁团长这是怪俺们拖累了你们咯?!”小月娥愣怔了半晌,却不得不内心里招认一个事实,好像抢夺皇军财宝的三鹞子一伙还真是饥民成匪,听部下汇报打战的好像也是那一拨人,说的物件几乎就和皇军丢失的一致。
“拖累谈不上,俺只是觉得镇子上已经不太平了,担心月娥小姐的安全啊!”丁发福摆摆手,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俺们可是正规的皇协军,有枪有炮,还能怕了那些个土匪?不妨事的!”
“这些笨蛋,当时不把人扣下来,反倒弄出个这样的结果!”小月娥颇为气恼地嘀咕了一句,暗怪手下办事不力,转脸有些歉意地问道:“那以丁团长的意思,俺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嗯,既然打草惊了蛇,想再让人上钩是不可能的了!在俺这你就甭想再找到土匪的影子了!”丁发福摸着下巴颏替她分析道,“但你要是离开,俺也怕土匪会一路盯着下手!嘘,要不这么着吧,东西你都留下,俺帮你保管在军营里,等过段日子俺给你送过去。至于你们人么,俺派一个营的人马护送出去。土匪见不到你们带着东西,自然不会打主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