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2tyh优美言情小說 陽壽已欠費 愛下-第四百一十三章 大能的內心世界看書-3k7a8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
李闻盯着泰山君,幽幽的说:“你最好老实回答,免得受苦。”
泰山君一言不发。
李闻笑呵呵的模拟了一下羊叔的气息。
泰山君顿时打了个哆嗦,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羊叔,我错了。”
李闻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知道错了,就立刻改正吧。”
泰山君的脸色变幻了一会,忽然呵呵的笑了一声:“你的实力既然达到了这个地步,你也就有资格知道这一切了。其实告诉你也无妨。”
李闻点了点头。
泰山君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这些人有点窝囊。明明有很强大的实力,却像缩头乌龟一样,一直躲在这里?”
李闻很诚恳的点了点头。
泰山君呵呵一笑:“你倒是坦诚。”
他叹了口气,对李闻说:“其实能修炼到这个地步的,哪个不是狠角色?”
“谁不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如果不是万般无奈,没有人愿意龟缩在这里,受尽委屈。”
“那片云,实在太强大了。云背后的人,也太强大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知道那片云是从哪来的。更别提知道他背后的人了。”
“或许,有人在临死前知道了,但是他们都没有时间把消息传递出来。”
李闻听到这里,打断泰山君:“听你的意思,有人想要找到云背后的人?”
泰山君嗯了一声:“世上有这么多修行人,总有一两个不怕死的疯子。这不稀奇。”
“这些疯子从小就在训练自己,训练对那片云的承受能力。当他们认为训练的差不多了之后,就会主动靠近那片云,想要看看云是什么,想要看看云背后是什么。”
“他们无一例外全都死了。但是他们在临死的时候,都传回来了强烈的精神力,很显然,他们是有所发现。”
李闻好奇的问:“这精神力说什么?”
泰山君摇了摇头:“不知道。”
李闻:“……”
怎么不知道呢?
泰山君说:“这些精神力,在中途就被破坏了。被击散了。就像是一张纸,被撕成了无数份,你怎么知道纸上面写了什么?”
李闻说:“把纸拼起来不就行了?”
泰山君苦笑了一声:“你说的简单。你别忘了,我刚才说的是无数份。无数啊。永远拼不完。”
“更何况,精神力和纸还不一样。那些精神力碎成了无数份。很快就四散飘飞,被各种情绪污染了。就算勉强拼起来,原来的意思也已经失去了。”
李闻说:“那后来呢?”
泰山君脸上流露出敬佩的深色来:“后来,有一位大能甘愿牺牲自我。”
“他带了一样宝物,可以在精神力碎裂之后,勉强禁锢住几个呼吸。”
“然后,他就向那片云冲过去了。这几乎就是在自杀了。说的准确点,这就是在自杀。”
“毫无意外,他死了。他临死的时候,同样传递出来了强烈的精神力。而这精神力被宝物筋骨着。”
当天,有无数人在参悟这道精神力,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呼吸,但是我们也得到了大量的信息。
这信息给我们指明了一个方向,就是人间。
精神力存在的时间很短,依然有大量的信息丢失了。
我们东拼西凑,大概能察觉出来,人间有一种东西,可以抗衡那片云。
我们给这东西起名叫因果。
李闻干咳了一声:“是我理解的那个因果吗?”
泰山君嗯了一声:“就是你理解的那个因果。”
李闻哦了一声:“这因果,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泰山君说:“不知道。没人见过它,甚至它存不存在,都是一个问题。”
“我们到了人间之后,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我们努力的散魂,与天地化为一体。如果将来真的有巨大的变故,我们或许能活下来。”
“另一方面,我们用类似于树根的方式,一寸寸的扎进地下,寻找所谓的因果。”
“这两件事,我们一直在做,昼夜不息,就是为了活下去。可是直到现在,依然没有什么进展。”
“魂魄必须散到覆盖整个人见的程度,否则的话一点用都没有。可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成功。”
“或许有人成功了,但是他不肯说罢了。”
李闻说:“我见过有人在阴间散魂。不过有一小片魂魄无法散掉,我们叫这个为心脏。”
泰山君不屑的笑了笑:“那是假的,画虎类犬。留下一小块魂魄散不掉有个屁用?但时候还会被那片云发现。”
李闻哦了一声。
泰山君对李闻说:“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你可以把我放了吗?”
李闻说:“我有点担心你没说实话。”
泰山君皱了皱眉额头:“你想怎么样?”
李闻笑嘻嘻的说:“我想这样。”
随后,他的气息又变成了羊叔。
泰山君猝不及防,又脱口而出:“羊叔,我错了。”
喊了这一句之后,泰山君觉得很羞耻,有些恼火的看着李闻。
李闻却依然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然后幻化出来了一个开关,把开关拧到了最大。
泰山君看到这一幕,脑海之中就出现了一些恐怖的回忆。
随后,他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了。甚至他的身上还带着电火花。
几秒种后,泰山君晕过去了。
其实像泰山君这样的大能,是不会晕倒的。
只是……他吸收了太多的怨气。现在让他晕倒的,是体内的怨气而已。
李闻看到泰山君晕倒了,深吸了一口气,进入了他的内心世界。
做这件事的时候,李闻有点紧张,因为从来没有进过这样大能的内心世界。
万一出了什么差错,恐怕就要倒大霉了。
不过,李闻觉得这样的大能身上应该有很多秘密。
不挖掘出来,太危险了。
所以他冒死进来了。
李闻的魂魄只进来了一半。剩下的一半留在外面,时刻监视着泰山君,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李闻会立刻知道,到时候可以从容的逃出来。
很快,李闻的意识到了泰山君的内心世界。
他看见泰山君躺在一张病床上,正在瑟瑟发抖。
而病床旁边,站着一个穿白大褂的人,看身形正是羊叔。
羊叔正在慢慢的调高电流,并且一脸狞笑的看着泰山君。
泰山君的裤子已经湿了,真的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李闻摇了摇头,走出了病房。
他要看的不是这些。
结果李闻刚刚走出病房,就吓了一跳,恨不得立刻退回去。
病房外面,没有任何恐怖的东西。
或者说,病房外面什么都没有,是一片虚空。
李闻现在就站在这黑暗中,他立刻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孤独涌上心头。
李闻努力的观察四周,可是什么都看不到。
“真是怪了。这家伙脑袋里怎么什么都没有?难道他把内心世界格式化了?这玩意也能格式化?”
李闻不由得开始胡思乱想。
可是刚才和这人交谈的时候,他分明是能想起来往事的。
既然能想起来,那说明他的内心世界有东西啊,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是这样的。
李闻思索了一会,试探着向前面走。
很快,身后的病房消失不见了。
李闻觉得自己和周围的最后一点联系也中断了。
他行走在黑暗中,完全失去了方向,甚至上下都有颠倒了。
李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前进,因为周围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一点参照物都没有。
就在这时候,前面忽然出现了一道微光。
李闻大喜,连忙向那边飞奔过去了。
这时候。他发现这似乎是一个岛屿,一个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岛屿。
李闻松了口气。
看来大能的内心世界,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太大了。大到彼此之间相隔太远。
李闻忽然想到。这个大能应该是一路逃到人间来的。
他可能见到了很多东西,经历了很多坎坷,去过了很多世界。
他的经历反映到了他的内心世界上面。
所以……这大能的内心世界,看起来很像是宇宙。
李闻点了点头,感觉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他落到了岛屿上面。
岛屿上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男耕女织,其乐融融,有点像是桃花源记中的乐土。
李闻看了一会,没有感觉到什么,于是准备离开了。
他猜想这地方,可能是大能想象出来的。
大能一直在逃命,所以会十分向往这样的生活。
缺什么补什么,很正常。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岛屿就没什么价值了。
结果李闻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忽然天上的太阳不见了。
李闻抬头,看见天上出现了一片云。
是那片熟悉的云。
那片云开始榨取这里的生机。
岛上的人都一脸惊恐,他们还没有明白,为何身边的人,在几秒钟内就老了那么多。
很快,这个岛屿变成了不毛之地。
然而,那片云并没有消失。反而继续在周围徘徊。
很快,它开始继续榨取生机。
李闻惊讶的发现,这片云居然能从沙子和石头里面榨取出生机来。
这也太厉害了吧?
可惜,李闻惊讶了没有两秒钟,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岛上藏着一个人。
就是泰山君。
这时候的泰山君,还不够强大。他散魂也只能散到一个岛屿那么大。
而这样的魂魄,是无法骗过那片云的。
于是,泰山君被发现了。
随着生机被榨取出去,泰山君有点承受不住了。
他现身了。
现身之后,他扑通一声,跪倒在那片云跟前。然后开始五体投地的祭拜。
李闻看的目瞪口呆。
说好的反抗呢?说好的寻找因果呢?说好的散魂躲藏呢?
怎么这么快就跪了?
按道理说,那片云是没有感情的。
李闻也见过很多村民跪拜,但是他们依然被吸干了生机。
李闻原本以为,泰山君跪下来是自寻死路。
谁知道那片云居然停止了吸收生机。
李闻惊奇的发现,那片云落下来了。
李闻想要趁机研究一下这片云的成分,但是没有成功。
因为这片云并不是真实存在的,而是泰山君想象出来的,幻化出来的。
这片云传递出来的所有感觉,其实都是泰山君的感觉。
而现在,李闻什么也没有察觉到。
看来,当时泰山君收敛了心神,没敢去探查。
李闻有点无语。这人刚才说的那么热闹,还一脸敬佩的提起那些主动牺牲的大能。
言谈举止之间,有一种恨不能追随大能左右的样子。
没想到说的是一回事,做的事另一回事。
轮到泰山君的时候,居然怂成了这幅样子。
那片云落下来之后,彻底将泰山君包裹住了。
这时候,李闻感受到了里面的气息。
或者说,感受到了泰山君的记忆。
那片云,向他传递了一缕信息。让他来到人间,寻找因果。
李闻顿时吃了一惊。
这么说……泰山君刚才果然撒谎了?
他来人间,不是为了自己寻找因果,而是给那片云寻找因果?
可是因果究竟是什么?
李闻努力的去感应,但是什么也没感应到。看来当时那片云也是语焉不详,李闻甚至怀疑,那片云也不知道什么是因果。
泰山君,很痛快的答应了。
估计在他看来,保命最重要,给人当奴隶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闻看到这里,就退出了泰山君的内心世界。
回到现实中之后,李闻的心情有些抑郁。
以前他以为,人间可以躲过去。
可是现在她忽然明白了,原来那片云早就知道人间的存在,而且给这些大能交代了任务,然他们寻找因果。
也许因果找到的那一天,就是人间灭亡的那一天。
李闻现在有点怀疑,藏在名山中的大能,会不会都和泰山君一样,带着任务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