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dv4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銀龍的黑科技 愛下-第四百五十七章 不是我軍太無能 奈何敵軍有高達啊!鑒賞-ozt5o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考威尔自然圣殿外。
这两天以来,‘试炼战场’内生命之树被毁,他们弗族德鲁伊乃至龙眷骑士不断从被‘淘汰’而出的消息,不可避免的在考威尔境内传开。
整个正在备战的考威尔境内,不可避免的陷入了愁云惨淡的氛围中。
“没有后续消息了吗?”
祭司长已经不知是第几次这么问。
“自从最后一名族人被淘汰而出,我们就失去了获得内里消息的渠道…不过按照目前反馈的消息来看,李维斯大人应该是在试炼战场已经发现了什么端倪甚至是路斯坎于铁堡的秘密,否则也不会制定一个通过的欧司朗山脉直接绕过战场通往索尔哈恩的战略出来。”那名女性德鲁伊垂首道。
“希望如此吧。”
祭司长再次陷入沉思。
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一名年轻的女祭司快步走来禀告道:
“祭司长!有两位龙眷骑士声称刚刚得到重要消息,需要即刻面见您。”
祭司长沉着的颔首示意对方去请对方前来相见。
几分钟后,却是一脸郑重的赫伯特和塞纳瑞安联袂而来,身后还跟着有些魂不守舍的小圣武士兰德尔。
“可是李维斯冕下在试炼战场中有什么新的发现?”祭司长问。
赫伯特和塞纳瑞安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赫伯特沉声将领主需要转达的消息陈述出来:
“路斯坎可能正在试图通过试炼战场打开对当年正义之神留下的封印物!”
祭司长闻言神色平静,似乎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意外,甚至有些释然,她看了一眼神色茫然的小圣武士,问了一个人之常情的问题:
“那么李维斯冕下为什么不选择直接向正义之神祈求帮助呢?”
赫伯特深吸口气,说出一个终于令所有人毛骨悚然的可能:
“因为我们领主怀疑,这很可能是一个针对正义之神的阴谋。”
周遭所有弗族人无不闻之色变,祭司长缓缓闭上了眼睛,似乎这个可能对她来说同样具备很大的冲击。
但仔细自考一番,似乎的确存在这种的可能性。
一位神的封锁,又岂是凡物能够轻易破开的,那么这代表背后,很可能有其他神在幕后的推波助澜。
骤然牵扯到这种层面上的纷争,实在是让人很容易感到绝望。
如果真的是针对正义之神的阴谋,那么骤然向那位存在祈求介入,就很可能将事态推向一个谁也无法想象和掌控的地步。
良久,祭司长才问道:
“你们领主还有什么交代的吗?”
赫伯特道:“领主让我转告您,此事背后隐秘,他已经委托财富女神着手调查,一旦事态不可逆转的恶化,届时也会请求财富女神、魔法女神与护卫之神居中介入调停,所以试炼战场内部的事情,他会着手处理,月影岛之战关乎整个北地未来百年的经济贸易安全与繁荣昌盛,但凡还有一线希望,我们北地三城邦同盟,就绝不会轻易放弃放弃营救月影岛的危机,所以,还请诸位宽心,全力做好考威尔的防护工作便好。”
赫伯特的这番话语内信息量之大,同样的听的周遭一众弗族人面色精彩纷呈。
什么叫已经委托财富女神着手调查,委托一位神明办事和祈求一位神明倾诉夙愿那绝对是两种概念。
前者更像是平等合作的关系,后者则完全是单相思的舔狗,而大多数舔狗还往往是舔而不得。
而后面届时会请求财富女神、魔法女神与护卫之神居中介入调停同样不得了,即便是请求,这也代表着要与诸神关系极为熟稔才有可能办到。
以至于他们不由对那头银龙的来历和身后的强大背景浮想联翩,然后原本绝望麻木的心思又开始重新活络起来。
看着那一双双充满希冀的眼神,赫伯特心底都稍稍有些忐忑起来。
自家领主什么德行他还不知道吗,虽然的确是牛逼至极,远非常龙所能企及,但巨龙那嘴上跑蒸汽火车的习惯…唔…只能说在自家领主身上发展到了另一个巅峰。
这番空口大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怎么信。
不过他总不能当众掀开自家领主的大裤衩示众不是,赫伯特当即绷着脸面色严肃的环视众人道: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领主让我向您示警,路斯坎人,就快要打过来了,准备…战争吧。”
随着赫伯特的最后一句话落地,自然圣殿内,落针可闻。
对于一向奉行闭关锁国政策的月影岛而言,气势汹汹而来的路斯坎,依旧还是太强大了。
就像是验证了赫伯特的话语,还未等月影岛的众人有所回应,就有一名气喘吁吁的猎豹狂暴而来,在湿滑的石板上一个急停,然后口吐人言道:
“祭司长!考威尔二十里外,发现大股路斯坎军队袭来!”
祭司长当即起身,长舒口气环视忐忑的众人命令道:
“我们北地的盟军正在试炼战场中全力为我们解决月影岛的隐患,我们考威尔的德鲁伊,同样不能落后于人。
“传令下去,准备作战!”
“是!祭司长!”众人齐齐应和,重新恢复了镇定。
看到这一幕的赫伯特突然一阵明悟…然后想起了李维当初训诫他们的话语:
‘身为一名上级,一名战团长,面对任何困境的第一要务就是不能绝望!
‘相反的是,只要你还活着,你就必须永远给予他人希望,只有残存的希望,才能给予他们继续抗争下去的斗志。
‘这就是,你们肩上的职责所在!’
就在这时,祭司长也拔出腰间佩刀看着赫伯特道:
“请转告你们领主,只要我们考威尔还剩下一名活着的战士,就不会让路斯坎人踏入自然圣殿一步,这是我们弗族人的承诺。倘若我们月影岛真的能够度过此次的危机,不…不管结果如何,从今日起,我们月影岛都会是泽兰迪亚最坚定的盟友!至死方休。”
“一定。”
赫伯特却是笑着道:“不过,至少此刻,领主交给我们的任务,是帮助考威尔共同守卫这座城邦。”
“那么,我代表考威尔,感谢你们的协助。”祭司长有些不以为然道,不过依旧感激。
在她和在场的弗族人看来,仅仅两名来自北地的军官,并不能给考威尔的防卫工作带来多大的帮助。
但这份诚挚的心意,他们不得不承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就可以看到无数弗族战士、游侠和德鲁伊携带着装备匆匆忙忙的登上临时用橡树种子催生出的巨木防御层,面色肃穆而忐忑的等待着敌军的抵达。
与此同时,就可以看到城外荒原上,一只全副武装的路斯坎军队缓缓自地平线的树林中侵入所有人的视界,如同黑色的潮水,迎着天上的暴雨,推着各式早已借助砍伐林中古木临时建造的攻城器械缓缓漫来。
而这段时间,考威尔的守军除了就这么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他们除了弓箭,缺少足够强力的远程攻击手段。
路斯坎人正是利用这一点,直接在考威尔城外五里处停了下来,开始调试他们的攻城车和从船上拆下来的炼金火炮,颇有些有恃无恐的意思。
可就在所有人弗族人默默忍耐,准备被动迎接着预想中的打击来临时。
突然接连两道破风声自头顶上空响起,吓的不少年轻的弗族人一缩脑袋。
结果刚抬起头来,就愕然发现,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并不是来自城外,而是城内。
似乎就连路斯坎人都没想到会在开战前就遭遇来自弗族人的远程打击。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两块宛如陨石般巨石自那巨木城墙后飞射而出,掠过了长达五里的荒原,接连轰轰的两声砸在了他们正在调试的攻城云车上。
破碎的木制结构伴随着纷飞乱舞的人影砸进原本整齐的军队方阵中,激起千般人浪。
一时之间,恐慌与痛苦惨嚎声响彻于野。
那一刻,不仅是路斯坎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远程打击砸了个措手不及,就连城内的弗族人也是满脸迷惑。
似乎在疑惑他们月影岛上何时难道也研发出了这般犀利的远程投石器械不成?
砰,砰,砰,砰。
就在这时,一声声沉重的脚步声伴随着大地的颤动传入众人耳中。
终于有人没忍住回过头瞧去,然后就瞪大了眼睛,不可抑制的呻吟起来:
“这…这究竟是什么啊…”
就看到考威尔普遍低矮的建筑群中,突然缓缓走出了两名‘巨人’的身影。
其中红色那头似乎腰间被什么可怕的怪物咬伤了,因此只能将手臂架在另外一头相对敦实的银色巨人的肩膀上方能勉力行动。
就见这对相互搀扶而行的巨人,面色平静的透过巨木城墙看着城外的庞大军势,手中各自惦着一块从地面拾起的巨石,然后那宛如金属般熠熠生辉的手臂就猛地抡出,将手中的巨石如同普通鹅卵石似的投掷而出。
望着那从天而降飞射而来的巨石,看着自己脚下急速放大的死亡阴影,一些路斯坎士兵再也顾不得什么禁令,亡命的推搡着身旁的同僚,只为逃出那串死亡地带。
又是两声伴随着大地回音的颤鸣,就像是两块被熊孩子投入蚂蚁群的花岗岩,不少人当即连反抗都来不及,就被那自重极沉的巨石碾成了肉饼,很快就在绿色的荒野上晕染出朵朵血色的桃花。
也就是这时,他们也终于看到了那让他们还没开战就殒命百余记的罪魁祸首。
只是待真看到那比临时构件的巨木墙还高半截的两台钢铁魔像时,人不由傻了。
如果此时有穿越者在场,多半会联想到一句极其契合当前处境的台词:
不是我军太无能,奈何敌军有高达啊!!
这突如其来的插曲,让原本还对仅仅两名北地援军不以为然的弗族人顿时香到面目扭曲。
振奋到恨不得立刻在城墙上脱下裤子逆风尿三丈,以此嘲讽那些欺软怕硬的路斯坎人。
他们原以为路斯坎人在攻城前夕骤然受挫下,定会暂止攻势,等待攻城器具的修复与军势的重振才会卷土而来。
但路斯坎人接下来的疯狂,却是让所有人脸上刚浮现出的些许笑意僵在了脸上。
这群疯子,竟是在这样的境况下,依旧如同浪潮一般,顶着两台钢铁魔像的轰击,朝着考威尔拍击而来。
暴雨之下,最残酷的攻城战,开始了。
……
同一个时间尺度下,远在北地最北的千帆之都路斯坎城外。
也是凯尔本提出战略计划中的北线战场,一场别开生面的另类攻城战也在展开。
“这一仗…怎么打?”
远方已经全副武装戒备森严架满了炼金火炮的路斯坎城头,杰罗骑士长不由有些沉凝的问道。
理论上,泽兰迪亚已经承担了先锋军的角色,并破开了最为关键的峭崖岗,于情于理,他们银月联邦也该充当一下这样的角色。
否则一路躺赢的话,战后他们银月联邦不但势必没什么话语权也没底气分割更多的战争红利不说,以后银月人遇到他们泽兰迪亚人怕是心理上都得低人一头。
但他接连深吸几口气,都下不了这样的命令。
事实上无论是他,还是光耀女士,恐怕压根儿都没想到他们的北地联军能够在短短几日内就一路打到路斯坎面前来…
毕竟在凯尔本最早提出的方案里,他们明明只是向路斯坎进军威慑!
仅仅只是威慑!从而迫使阿克勒姆从月影岛回援。
所以他们银月联邦派来了最精锐的一半军队过来,但基本上都是骑兵,却没带什么工程器械…
谁特么能想到泽兰迪亚的这帮人这么莽,一路跟杀疯了似的,直接打成了攻城战啊!
“还是我来做先锋吧,我的大地雷音,足以破开路斯坎的城门!届时,你们直接从正门攻入就行。”
却是传奇女矮人扛着他们盾矮人的传奇宝具,一脸豪迈的拍着自己胸口自荐道。
“阿朵赫德!”
一旁的女祭司缇娜伽洛德当即花容色变试图劝阻道。
虽然阿朵赫德是传奇不错,但传奇也不是无敌的啊!
面对那样如雨般的攒射轰击,更别提还会有路斯坎的传奇在旁窥伺,届时阿朵赫德即便是如约完成了叩开城门的任务,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两说。
结果在一旁看了半天戏的菲舍却是笑呵呵道:
“不用争了,大可不必。我们泽兰迪亚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盟军拿精锐骑兵去攻城呢。
“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你们银月联邦的后人,怕不是要暗地诅咒死我。”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又疑惑难道他们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不成。
就听到这位红袍法师继续道:
“时代变了,我们泽兰迪亚为了这场北地必然爆发的战争,也早就有了成熟的战略,时间差不多了,他们也应该快到了。”
说着这位红袍法师抬头望天。
其他人也跟着疑惑的扬起脖颈。
可什么都没有啊。
“啾~”
他们突然听到了熟悉的鹰叫声。
紧跟着,他们就看到一片黑压压的狮鹫骑士正从南方的天际飞来。
就在这些狮鹫自他们头上掠过时,杰罗骑士长总觉得那些狮鹫的鹰爪下拽着的黑罐子有些熟悉…
紧接着不由大惊。
这不是菲舍那家伙从峭崖岗缴获的炼金炸药嘛!
卑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