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cd8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全世界在追殺我 txt-Chapter498 【詩歌與黑暗】熱推-4vky1

全世界在追殺我
小說推薦全世界在追殺我
“……众所周知,寂灭文明的信仰一直是最吸引人的部分,他们崇拜厄运,认为厄运可以带来最终的归宿,而这种奇特的崇拜现象,显性化的内容,就是我们面前的这尊石雕,虽然风化程度严重,依然可以看到这是一个没有五官,没有手也没有脚的人,在寂灭文明中,这被称之为先知者,它拥有绝对灵敏的感知,可以从任何一个角度率先感知厄运的到来,发生,经过,可以说是厄运的眷属。”
既然是博览会,自然会有讲解员,吴苍叶跟着雪梨还有珍妮,此刻正停留在一处面目全非的石雕面前,听着讲解。
珍妮是话最多的,不断在感叹不可思议,诡异等词语。
吴苍叶有些百无聊赖,他的主要注意力都在观察四周围的人了,可惜并没有发现莫比斯的踪迹。
他们又听了一会,发现时间差不多了,就准备集合了。
外面的东西,虽然也都是古物,但大多数都只是一些寂灭文明的生活用品,日常遗迹,最好的那些也就是先知者的雕像这种程度了。
真正核心的部分,还是藏在内馆的那些,比如说阿什拉耶的那些预言。
雪梨的社团里的人,都可以说是文化爱好者,除了个别女生不感兴趣,大部分都是兴致勃勃。
“外面的还是不够精彩啊。”集合后,有人抱怨了一句。
立马就有人附和,没办法,他们毕竟是看过阿什拉耶手书的人,哪怕看不懂,也是见过世面的了。
“真是期待内馆的东西啊,应该会有真正的阿什拉耶预言吧?”抱怨外面不够精彩的男生措手说道。
“是壁画吗?”有人接话。
“我们学校提供的是壁画吧,但我听说新月市提供的不是。”女生里有消息灵通的人说道。
“那会是什么?”
“好像是诗歌?”
“诗歌?”
“我也只是听说。”
“对了,你们听说了吗,马里斯教授真的失踪了,好像和寂灭文明有关,他失踪前好像精神状态很不稳定……”
“真的假的?”
一群人絮絮叨叨地讨论着。
吴苍叶还在做着观察。
“感觉你好像对这些没什么兴趣?”雪梨没有参与到那些讨论里,反而在观察吴苍叶。
“我只是更想看看真正的预言。”吴苍叶笑笑。
“你在骗人。”雪梨皱皱鼻子,却也没有再说下去。
过了一会,兰迪来了,他显得有些红光满面好像遇到了什么好事。
“兰迪,你好像中了什么大奖?”有人忍不住调侃。
“哦,我亲爱的比伯,比中大奖还棒,我获得了前往海夫尔大学进修的机会,刚刚我遇到了来自新月市的葛文教授,他看过我的论文,觉得我很不错,会推荐我去海夫尔。”兰迪没有避讳,直接说了原因。
“天哪,你是说海夫尔大学的葛文·皮艾罗教授吗?他不仅在历史学界是声名赫赫,在文学界也是大师级的人物,真的太羡慕你了。”有个女生惊呼。
而兰迪只是看着雪梨淡淡笑,好像是在说,瞧,我厉害吧。
“他好幼稚。”雪梨用口型无声吐槽。
吴苍叶耸耸肩膀表示同情。
终于,兰迪要带一行人前往内馆了。
内馆在一个站满了保安的通道之后。
兰迪拿出了自己的证件,然后又说了好一会才总算是让那些保安放行。
只是免不了又是一番安检。
也幸好吴苍叶身上带着的是一把水枪,并没有被金属检测仪检测出不对劲。
花了十几分钟,一行人才终于进入了内馆之中。
内馆的光线并不像想象中那么昏暗,相反的,灯光很亮,照的整个场地都很开阔。
在场地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堆的玻璃柜子,柜子里自然就是那些特殊的藏品。
阿什拉耶的预言。
吴苍叶略有些激动,同时他发现,他兜里的厄运之石,好像也有些激动,微微有些发烫。
只是吴苍叶没办法立刻靠过去,主要是会显得太突兀,以及,那边此时也围着不少人,都是一些从气质上看,就知道是学者的中老年人,都是在盯着橱柜里的内容,指指点点。
兰迪显得也很小心,带着一行人悄悄地走过去,还对着身后的人打手势,要他们小心谨慎,不要乱说乱动。
尤其是吴苍叶,他特地看了吴苍叶一眼。
吴苍叶无动于衷,只想他走快一点。
慢慢地靠近,吴苍叶终于是看清楚了橱柜里的东西。
那是一副新的壁画。
之所以说新,自然是和他之前得到的那副相比较。
在看到这副壁画的一瞬间,吴苍叶有些发懵。
因为,那壁画上画的内容,是雾。
很大的雾,在雾里,则是一个看不清楚的巨大虚影好像要笼罩整个画面。
雾,怎么又是雾?
他恍惚了一会,马上让自己冷静下来,雾也没什么不正常的,毕竟莫比斯的批注也说了,雾也是寂灭文明的一大特色。
然后他很快注意到,这副壁画,不是完整的,有着明显的断层,在断掉的地方,可以看到画的是一些尸体,应该说,是很多的尸体,这些尸体好像是……堆成了一座小山。
吴苍叶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那个梦。
他坐在尸山上,疯狂杀戮。
这……
“……如果从目前的情况来推测,十大预言如果真的存在,那么应该是以不同的形式呈现的,壁画是一种,诗歌,应该也是一种,只是这份诗歌手稿,从分析结果来看,并非是阿什拉耶的原稿……”
“字迹是近乎一样的。”
“可是稿纸显示,这份手稿,应该晚于阿什拉耶数百年。”
“阿什拉耶到底存在于哪个时期都不好定论……怎么可以说稿纸有问题?”
旁边的学者正在争论。
吴苍叶听了几句,心里暂时放下了刚刚的那些推想,看了过去。
就看到了所谓的诗歌原稿,一卷发黄的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稿纸。
文字依然看不懂,但是一旁有译文,第一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