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p3w精华都市小說 繼承兩萬億 俠想-第二千零八十六章 這般邀請讀書-1in3k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雅米是个年轻、漂亮又性感的美女,还是大族出身,气质高洁。如此尤物,又是抛媚眼,又是嗲声,少有男人能扛得住。
可惜,她还撩不动白小升。
这倒不是说白小升不够男人,而是白小升身边过往美女实在是太多了,未婚妻魏雪莲那更是超仙脱俗。
雅米的魅力,无疑,还不太够。
“雅米小姐想跟我多聊一会儿,那自然可以的。回头,我派人送你回去就是了。你要想住酒店,也随你高兴。”白小升淡淡一笑,风清云淡道。
雅米美眸秋波流转,楚楚动人,勾了白小升一眼,发觉白小升是真的岿然不动,不禁有几分寡然无味,暗骂了一声“木头!”
坐在副驾驶的林薇薇老不爽的重重咳嗽一声,似乎是在提醒雅米,“要自重”。
开车的雷迎也不知有意无意,按响了喇叭,提醒雅米这车上还有别人。
雅米瞥了眼前面的两人,换了副神情,再度回归雍容名媛之态,与白小升道,“那好——白小升先生,今天咱们就只谈事,不谈风月。”
白小升笑道,“可以,我个人还是很期待跟米卢特洛斯家族旗下企业进行正当合作的。”
雅米闻言一愣,有几分惊讶与不敢相信,“真的吗,此前,你不说保持中立……”
难不成,白小升竟然意外的改变了心意?
“我们中立是态度,对于正常合作为什么要拒绝呢。”白小升笑道。
雅米连连点头,顿时有几分喜形于色。
只要是合作,便是产生了联系,什么都好办了。
“同样,我们也不拒绝与弗克林家族的企业的正当合作。”白小升又补充一句。
雅米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回过味来,顿时有几分索然无趣。
白小升原来是这么打算的,还是不想只为米卢特洛斯家族站台。
“雅米小姐。”白小升正色道,“难道你真以为你们家族会与弗克林家族不死不休,永世无止吗。”
雅米听到这话,直接耸肩道,“那自然是不会。双方打起来,是为了对利益分割,怎么可能不死不休,我们又不是什么血海深仇。”
“所以,你们之间商战再猛烈,也终会有止歇的一日,而且无论输赢胜败,两个庞然大物都不会真正的出现败落灭亡,那我们这种中立者又何必搅入其中,搞得自己一身血雨腥风,乃至遍体鳞伤。”白小升一副推心置腹状,道,“你们双方斗来斗去,完全是拿金砖头互砸,不可能都用老底吧,正当生意就不做了?我们与你们做正当生意,你们不欢迎?”
白小升一番话,无疑让雅米有几些回不上嘴。
不过缓了缓,雅米方才道,“白小升先生,你刚才是想把我给绕进去啊。”
“我觉得你思考的不对,我们家族从始至终,都没想让你们第三方去冲锋陷阵,跑在前头。我们想要的,不过是你们在合作上选择我们,暂时拒绝他们。”
“你们下边企业所需要的一切,包括各方面的资源、产品、市场、技术我们都有,我们可以给你们最优惠的条件价码,这怎么看都是利好你们的,何乐而不为呢。”
“弗克林家族拿不到你们第三方的各种订单,他们的企业自然是活不下去,自己主动退场,还有比这更温和的驱逐方式吗……”
雅米一番言辞,头头是道。
“我们要拿到你所说的优惠,其实还需要一个条件吧。”白小升微笑发声道。
雅米也笑了,拇指食指掐出一个小小空隙,“只需要小小的一个条件,你们加入一个没有任何约束,由第三方成立的松散联盟,这有什么问题吗?”
“乍一看,没有问题。”
白小升笑道,“可问题在于,我并不想加入这个明显靠拢在米卢特洛斯家族身边,所谓的松散商业联盟。这有问题吗?咱们只谈合作,不谈入伙,可以吗?”
白小升真好似一块滚刀肉,油盐不进。
雅米闻言,顿时无语看着白小升,随后又有几分无奈地笑了起来。
“你看,咱们绕来绕去,又绕回了原点了,白小升先生。”雅米手一摊道。
“既然雅米小姐也知道,今天话题是绕不出去了,又何必非要执意再谈。也许过些天,咱们都能产生点不同想法呢。”白小升跟着一笑。
雅米却叹了口气,道,“过几天?白先生该不会是想,等弗克林家族的人找上门吧!”
“这我倒没想过,不过雅米小姐如此一提醒,那见一见,表明一下中立态度也无不可。”
白小升一副坦然之相。
雅米顿时无语的看着白小升,旋即冷笑道,“白小升先生你现在知道米卢特洛斯家族在北欧的生意,是由我全权负责,那你知道弗克林家族派来这边的是哪位吗?”
白小升略一沉吟,道,“听说,是一位南美籍的执行官。”
雅米闻言,轻笑一声道,“看来你这消息更替的不及时嘛。不过,也不奇怪。因为他们新来的负责人不喜欢接受采访,在媒体上一次也没有出现过。”
白小升表现出好奇之相,笑问道,“那不知弗克林家族现在在这边,执掌生意的是什么人?”
雅米卖个关子,就等白小升这么问。
白小升问了,雅米当即道,“大名鼎鼎的金融毒妇,娜迦莎!”
雅米提到这个名字,脸上都有几分咬牙切齿之相。
娜迦莎?
白小升听到这个名字,脑中一转,红莲便把所有信息检索出来。
金融毒妇,这四个字听起来真是又老练又毒辣,感觉像是个四五十岁的女人,但其实那个娜迦莎的年纪还不到三十岁,外界对其相貌描述那也是美艳动人。
最主要的是这个娜迦莎,同样是弗克林家族老族长的孙女,跟米卢特洛斯家族的雅米简直是对位的存在。
白小升忽然眼中光辉一闪。
红莲还搜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信息,那就是多年前雅米与娜迦莎共同就读于同一所贵族学院。
说白了,这俩人是同学……
那时候,米卢特洛斯家族与弗克林家族处于缓和期,双方尚且没有兵戎相见。
“有意思。”白小升不由得喃喃道。
雅米听到这话,还以为白小升是在说娜迦莎的外号有趣,顿时道,“那个娜迦莎在商界手段是出了名的毒辣狠厉,而且做事不留余地!”
这一点,也确实是外界对娜迦莎的评价。
白小升也搜到了同样信息,此刻听雅米一说,不由得点点头。
雅米见状又道,“白先生,你看,我从一开始就跟你客客气气,无比耐心地谈立场问题。但是换了那个女人,情况就不同了,那个女人可没有我这般的好脾气!在她眼里只有朋友或者敌人,没有中间选项!
你真的愿意尝试跟她去谈中立合作吗,我相信你一定会大失所望的。
如果你没有被她拒绝,那么就一定要小心了,她肯定是在谋划如何利用你。
还有就是,在生意场之外,她也是个狠毒的女人。
我跟你打个比方,与她谈过恋爱的人,分手后都会遭受报复,不是被丢进河里,就是被敲断腿。你看如此气量的女人,不觉得可怕吗?
再有就是,曾经有个商人也在她那里态度游移,结果被大晚上绑了去,第二天被赤条条扔到热闹的街道上,让媒体拍了个遍……”
雅米一番描述,真让人对那位金融毒妇印象深刻。
便是坐在前面的林薇薇,心里都有几分不舒服。
白小升微笑的看着雅米道,“看来雅米小姐对那位娜迦莎小姐很了解啊。”
雅米不动声色道,“以前打过交道,在她手里吃过亏,那女人极度不堪!白先生若是不信我说的,大可以去网上搜,关于她的恶劣之行,一搜一大堆!”
雅米说到此处,脸上颇有几分憎恶。
这一点,白小升也查到了。
确实,在网上关于娜迦莎的负面丑闻极多。
奇怪的是,弗克林家族居然坐视那种消息存于网络,而没有去清理。
要知道,那娜迦莎可是老族长孙女,家中地位也是极重,而且毕竟是个尚未婚嫁的女人,这影响终归不好。
雅米再度嫌恶地例数一番娜迦莎的恶行。
白小升却笑道,“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却更想见识一番呢。”
雅米顿时以“你还有这种趣味”的眼神,看向白小升。
“你可真是有意思啊,白先生,但是我保证你们之间的见面,不会愉快的,那可是一个喜欢不拘手段的人。对了,你身边就没有安保人员吗,诸如保镖什么的,我甚至很担心你的安全。”
白小升顿时一笑,向雷迎努努嘴,“介绍一下,他就是我的保镖,也是我的秘书、助理,还是我的朋友。”
雅米从背后打量雷迎两眼,口中道,“还真是个魁梧的人,不过就一个吗,那万一对方要是来了两个、三个、四个,你怎么办?”
雷迎面无表情,专注开车。
副驾驶林薇薇头也没回,露出一个嗤笑神情。
显然这位雅米小姐有点孤陋寡闻,也不知雷迎的厉害,漫说来四个,就是十四个也未必能够制住他。
再加上白小升,怕对方来四十个才能确保累趴下俩人。
白小升对雅米一笑,半开玩笑道,“我也很厉害的,会功夫。”
雅米打量白小升,呵呵笑起,“一位会功夫的大集团副董吗,有机会倒要见识见识。”
显然,雅米是半分都没当真。
说话的功夫,他们的车已经驶入酒店的停车场。
“来吧,雅米小姐,我请你喝杯咖啡,聊得差不多,再说你的去留问题。”待车停稳,白小升撂下一句,推门下车。
雅米、林薇薇、雷迎也相继下了车。
就在这时候,四周围忽然冒出来好几个人,一下靠近,把众人跟车围在了中央。
那些人除一人外,个个魁梧结实,穿着黑色的风衣,看上去非常有气场。
雅米眼见为首最特别那人,正是在自己宴客酒店门口闹事之人,眼眸中不觉流露一丝异样之色。
似笑,非笑。
不过旋即,雅米化作一副惊愕面相看向白小升,似乎全然不知这些是什么人。
实际上,围上来的人眼见雅米从白小升车里下来,也不由得一愣,甚至彼此短暂相视一眼,似乎他们也没想到雅米会在白小升车里。
白小升不动声色看着那些人。
林薇薇很吃惊,她吃惊的是,在如此高档酒店的停车场,居然还能遇到“坏人”。
而雷迎则神情寡淡,眼神睥睨。
在他眼里,来的这些人想制造什么威胁,那根本就不够看。
“您是不是振北集团副董白小升先生。”围上来的六人里,唯一一个文质彬彬的人,客客气气跟白小升道。
白小升面无表情点点头,“你们是什么人?”
说话之人,顿时笑容满溢,答非所问道,“白先生,我家主人想见您,派我们前来邀请。”
“这就是你们请人的方式,你们主人倒真是另类!”
白小升尚未发生,雅米已经开启嘲讽。
说话之人并没有去解释,只是跟白小升笑道,“我家主人没有恶意的,派我们过来只为了接您,人多了些,也显得隆重一些嘛。”
白小升不禁哑然失笑。
这场面与其说是隆重,不如说是威胁感更浓吧。
“如果我们不答应,你们是不是就要绑人了!”雅米怒道,“这是什么地方,容你们在这儿胡来!信不信我喊一嗓子,马上就过来一群保安抓你们!”
“绑人,绝无此意!”说话之人闻言,赶紧跟白小升道。
“你们知道白先生的身份,就该明白,像这种邀请他绝不会同意!这等同侮辱!你们那什么狗屁主人想求见,就自己亲自过来,白先生还要看心情决定见与不见!至于你们,不过是群走狗罢了,现在赶紧滚!”雅米喝道。
这番话,顿时让另外五个围上来的人脸色变得阴沉无比。
“白先生,您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不然我们回去也交不了差。不远,其实也就在这酒店里。”说话之人道。
“我们是不会去的!”雅米再度代白小升发声。
说话之人再也不能无视雅米这个“发言人”的存在,忍耐又客气道,“雅米小姐,我们并没有要邀请你,我家主人想见的就只有这位白先生!”
他连雅米都认识吗?白小升注意到这个细节,眼眸之中光辉微闪。
随后,说话之人又看向林薇薇、雷迎,口中客气道,“这两位,最好也请不要跟随。”
“你们这不就是绑-架吗!”雅米顿时大叫。
林薇薇、雷迎第一反应,自然也是不答应的。
正如雅米所言,这跟绑-架有何不同。
说话之人还要与白小升去解释一番,但这功夫,雅米忽然往外跑,边跑还边疾呼,“快来人啊,绑架!有人绑架!”
这喊声,势必会惊动许多人,到时候人多眼杂,再难解释。
自家主人要是知道,一个邀请搞成了这么大动静,那自己的职场生涯就彻底的凉凉了。
突发状况让说话之人脸色惶然一变,心中慌乱起来,赶忙挥手叫人。
“拦住她,别让她这么喊啊!”
如此时刻,也顾不得许多,先控制住人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