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zu玄幻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笔趣-323. 什麼族譜啊?讀書-0fil0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这是……
什么情况?
看着满是腐叶杂草的地面上,突然多了一滩肉泥,几乎所有修士皆是一脸的震撼。
【您有一名召唤者已死亡。】
【您当前的储备成就点为97300。】
【你的神魂投保已生效。】
【当前剩余特殊成就点为190。】
苏安然的脸色有些难看,狠狠的抽搐了几下。
那是心疼!
每一名被召唤过来的玩家,实际上只是他们的灵魂被召唤过来,虽说有苏安然的系统注入特殊的力量进行维持加护,但这也并不是绝对无忧的——或许精神比较坚韧、意志比较强大的,可以多死几次,但这种现象终究是比较罕见的。而如果死亡次数过多,导致这些玩家的灵魂受创,那就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遗症了。
苏安然是召唤这些玩家来帮忙的,但他毕竟不是什么魔鬼,不可能真的让这些玩家把自己的命都给搭上。
所以适当的防护,自然是很有必要的。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玩家每人每天只有十次复活机会。
当然,如果处于特殊情况下,需要让这些玩家拥有更多的复活机会,苏安然的天灾系统表示也不是不行。
只是……
要加钱。
而且这个加钱,消耗的还不是普通的成就点,而是特殊成就点。
这就让苏安然感到相当的无奈了。
可眼下在幽冥古战场这里,他想节省都不行。
所以考虑到这些玩家只要能够击杀那些怪物的话,他还是能够把这笔消耗给赚回来,于是狠狠心,他就给这些玩家都买上一份复活保险了,起码可以保证他们的复活次数全部都超过每天十次的限额。
但苏安然没想到的是,一旦解锁了复活限制后,这些玩家居然就真的不把死亡给当一回事了!
直接就是开局送一血了。
蓝皮猩猩一拳锤死一个人,瞬间就变得更加兴奋了。
哪怕此时另外几名玩家直接拉走小一半的怪物,这只蓝皮猩猩也丝毫不去理会,直接将目光落向了赵飞等人。
下一刻,蓝皮猩猩当即一个拍地,整个身子就猛然跃起,然后朝着赵飞等人飞了过来。
双方本来的距离就不算远,也就几十米而已,正常情况来说,一只大猩猩肯定是没那么大的跳跃能力,但在幽冥古战场谁知道这些怪物都受到什么变异?更何况,这只蓝皮猩猩的前身还是神武府的弟子,那毕竟也是三十六上宗之一的门派,还是以腿法、拳法而出名的武道宗门。
“我来!”几名修士面露悲愤之色,但却没有丝毫的退缩。
他们齐齐怒吼一声,然后就凌空跃起,朝着那只蓝皮猩猩飞踢过去。
苏安然注意到。
这几名修士的动作都有些奇怪,仿佛有一股气流盘旋在他们的身旁,看起来并不太像是纯正的武道一脉。但也正是因为这股气流的盘旋,才使得这几名修士哪怕身上有伤,但也没有被蓝皮猩猩给拍飞出去,反而是凌空那一踢居然硬生生的止住了蓝皮猩猩的飞跃而起的冲势,强行将它踢落回去。
而在这时,那名白石塔的儒家弟子,也抬手念诵了一篇诗文,有璀璨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
一时间,竟是震散了森林周围的阴霾。
但很快就又有数道金色的浩然正气升腾而起,然后与白石塔的那名儒家弟子的浩然正气相互融合,形成了一道更加璀璨的金色光柱,化作一柄戒尺,猛然打在了那只暴露狂武士的身上,顿时将它打得发出一阵怒嚎。
儒家弟子所修心法虽各有不同,但这种不同却并非体现在真气的性质上,而仅是一些细微之处的不同——玄界修士所修心法,按照各门各派的情况不同,这些心法所修炼出来的真气或暴烈、或炙热、或阴寒、或浑厚、或凝实、或锋锐等等不一而足,哪怕就算是苏安然和叶瑾萱、唐诗韵都是走的剑修路线,但三人所修炼出来的真气性质也是各有不同。
唐诗韵的真气,锐气十足,那几乎是每一丝真气都可以当作一柄飞剑来用。
叶瑾萱的真气,锐气或许不及唐诗韵,但她的真气却更“轻”一些,如此一来倒是显得飘渺灵动,极适用于无形剑气。
而到了苏安然的真气,却又是另一种情况:他的真气别说是像唐诗韵那般锐气十足,就连寻常剑修的那种锐气都要有所不足;灵动方面也同样相当逊色,甚至还不够厚实沉稳,看起来也并不是无形剑气和有形剑气的最佳适配——如苏安然这般的真气情况,其实并不适合走剑修之路。
但实际上,他的真气却拥有相当惊人的聚散性质。
这大概就是修炼《锻神录》所独有的属性了——聚散由心,中正平和。
所以苏安然研创出来的“核弹流”剑气,才会那么的可怕。
而儒家弟子的情况,倒是和苏安然的真气拥有很高的相似度——同样都是中正平和。
儒家弟子只修浩然正气。
而浩然正气,也就是天地正气。
而天地正气,在整个玄界也仅特指一类。
所以儒家弟子不管是出身于哪个门派流派,他们的真气都是可以结合到一起,而不用担心会因为性质上的冲突而影响到其他儒家弟子——各门各派的心法不同,也仅表现在修炼浩然正气的进度上前后有别,或者是能够凝聚的浩然正气多寡不同,又或者是汇聚浩然正气的速度快慢不一等。
但本质上,因为是同一类,所以只要聚拢到一起,自然也就可以将这些浩然正气全部汇聚到一起。
如同眼下那一把金光闪闪的戒尺。
差一点,就直接把那只暴露狂武士的脑袋给打碎了。
不过也正因为没有一把将它的脑袋拍碎,所以倒是让它变得相当的愤怒,双眸瞬间就变得赤红起来,然后扭头就朝着这群儒家弟子望了过来,下一刻便是地动山摇般的奔腾,显然是恨不得当场就这群书生给打死。
这大概就是仙侠版的秀才遇到兵了。
两只在玩家眼里是BOSS级别的大怪一出手,场面自然也就彻底混乱起来了。
不过刚才米线划拉一片剑气的扫荡,倒是成功的拉到了差不多二十只怪物的“仇恨”,此时这些玩家相互结成一个战阵,再辅以施南的阴阳术法进行强化配合,倒是勉强能够维持住阵线不至于瞬间溃败。
事实上,这些怪物除了那几只体格比较特殊的存在之外,其他怪物的实力普遍都只在本命境巅峰到凝魂境化相期之间。虽说畸变所产生的变化的确让这些怪物的实力都有不同的增幅强化,但相对的其实也是削弱了它们的一部分能力——例如那只蓝皮猩猩,神武府以腿法、拳法而著称,非常注重上下盘的平衡,在三十六上宗里算是相当难缠的对手。
可这只蓝皮猩猩,它畸变之后获得强化的,却是神武府一门用于激荡气血的秘术,当然这门秘术也略微有所改变:由原本只是刺激自身气血翻涌,以耗费自身生命力来瞬间提升自身的潜能,变成了能够引起其他修士的气血翻涌,直接破坏其他修士的五脏六腑。
你不能说这种畸变强化效果没用,至少刚才在对付赵飞等人的时候,效果的确相当不俗。
但也相对的,这只蓝皮猩猩已经完全忘记了自身的武学功法,以至于它变成了纯粹依靠本能战斗的怪物,所以才会被另外几名神武府的弟子凌空拦截住。若是刚才在半空中的那次交锋,这只蓝皮猩猩但凡还有一点理智智慧,还记得自身的武技功法,直接横空出手一招,就足以将那几名神武府给拍成肉碎。
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所以这只蓝皮猩猩被拦截住了,那只暴露狂武士也被吸引住了仇恨。
唯一剩下的,就是那只有四条腿、两条几乎堪比百年老树的巨大手臂。不过因为它的移动速度是最慢的,此时反倒才刚刚抵达战场,想要加入战场之中参与战斗的话,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行。
不管是赵飞等一众修士,还是施南等一群玩家,双方都非常默契的没有打算去招惹这只怪物,而是将它留到最后再做解决。
但赵飞心中还是有些怨气。
因为在他看来,如果不是这群命魂人偶贸然出手的话,他可以有更充足的时间进行安排。
龙虎山庄,虽说是以武入道,但同时也兼修兵将法,极擅战阵之道,是玄界比较少见的会修炼沙场战阵的宗门。传说其宗门的核心传承功法《六丁六甲十二神将召请天兵法》便是一门威能极为强大的兵煞道法,修到最高深之处时,一念便可以凝聚十万兵煞,甚至仅凭一己之力就足以和十九宗的任何一个宗门抗衡。
不过这也就只是个念想而已。
如今龙虎山庄里坐镇的两位太上长老尊者,一位大限将至,一位十二神将也不过才修成了六丁神将,距离所谓的大成境界还差得远呢——龙虎山庄的《六丁六甲十二神将召请天兵法》早已被拆分成好几门前置功法,只有按部就班的一步一步修炼上去后,最终才能组成这门号称拥有极强威能的兵煞道法。
但此时,赵飞就算再有什么怨气也没用,因为结果已经无法改变了。
只见赵飞在看到那两只比较难缠的大块头都被牵制住后,他当即就说道:“剩余的这些怪物由我们来对付,还请各位去帮那些命魂人偶一把!我们此次是否能够活着离开幽冥古战场,还得仰仗这些命魂人偶,所以绝不能让他们有任何闪失。”
“命魂人偶?”大多数修士皆是一脸茫然。
“没时间解释。”赵飞沉声说道,“等解决这些怪物后,我再和各位细说,现在还请大家齐心协力。”
“好。”
那些受伤的修士,对于施南等一众玩家直接出手打乱了团队节奏的事情自然是有所不满的。
但赵飞都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了,这些人自然也不会再说什么,反正最难缠的几只怪物都被人牵制住,而且赵飞等龙虎山庄的弟子也出手抗住了相当一部分的压力,他们这些人自然也就没有袖手旁观的念头。
只是,内心或多或少都对“命魂人偶”这个词感到略微有些不解。
“刷——”
恰在此时,一道白光茫然亮起,陈齐的身形再度出现。
在旁的一众修士顿时纷纷一惊,然后下意识的就望向了前方的那一滩肉泥。
赵飞的眉头也同样一挑。
哪怕他已经听苏安然提过这些命魂人偶的特殊性,而且之前也的确是见过咸鱼米饭的复活,但此时亲眼见到才刚被打成肉泥的陈齐又一次出现在自己等人的身旁时,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还好,我还以为又要重跑一趟。”陈齐看到自己复活的地点就在战场附近,顿时就松了口气。
他刚才的送一血行为,并不是什么鲁莽的行为,而是带着早就商量好的测试目的。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测试新的复活点在哪。
毕竟在场的这些玩家里,真正有能力可以从最开始的复活点横穿森林重新回归队伍的,也只有陈齐、余小霜、沈月白等三人而已,因此这个测试无限复活点的任务自然是落到他们三人的身上。如果复活点还是在之前的位置,那么他们接下来的战术就需要进行新的调整了,但倘若新复活的位置并不是在初始位置的话……
“我上了,懂王!”陈齐开口说道。
“告诉他们所有人,反正没有死亡惩罚,别怕死了,直接上!”施南抬手就给陈齐来了一套加攻加防的BUFF。
“为什么?”陈齐有些惊讶,因为这和最开始的计划不同,“这些怪物的仇恨范围相当大,一不小心就会乱套了啊。”
“NPC打算抢怪了,你们再不给力点,我们这个任务又要失败了。”
“卧槽!”陈齐双眼瞬间就红了,然后他头也不回的就朝着玩家群冲了过去,同时还直接嚷道:“B计划!B计划!懂王说不要留手啦,直接上!”
原本已经勉强维持住的玩家战阵顿时一愣。
“NPC要抢怪啊!”
陈齐健步如飞,眨眼间就已经冲到了怪群里,起手就是秘术,强行提升自身的战斗潜能,然后就是一个大威力的招式猛然轰出,直接打得三只怪物连连倒退。
下一刻,沈月白、余小霜、欧洲狗、米线、咸鱼米饭等人,也是红着眼睛就冲了上去,完全无视了这些怪物对自身造成的杀伤性,只求以最快的速度解决这些怪物。
此时此刻,这群玩家心中都极度憋屈。
妈蛋!
以往只听过玩家抢怪,怎么这破游戏却是NPC要来抢怪了!
这能忍?
叔叔能忍,我们不能啊!
战况瞬间就惨烈起来了。
而二十多只怪物,面对完全不顾自身伤亡的玩家的猛攻,气势竟然一时间反而被夺,以至于它们就算杀了好几个人,也依旧是一脸的懵逼:这尼玛到底谁才是怪物?
施南伸手拍了拍冷鸟,然后指了指前方战场。
冷鸟歪了一下头:?
“丢技能。”
“啊?”冷鸟吓了一跳,“我?丢技能?可是……”
“不用管,尽管丢。”
“你们不会骂我?”冷鸟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会。”施南温柔一笑,“你,冷鸟,大法师,随便丢。”
下一刻,冷鸟开始猖狂大笑。
火球、冰箭、利刃……十数个五行术法开始毫无顾忌的在天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然后落入到了……
玩家群体里。
轰鸣炸响声中,玩家的惨叫声响起。
但怪物的数量实在太多了,所以纵然有几名玩家不幸受到波及,怪物受到的伤害明显更大。
然后,又是数道白光亮起。
咸鱼米饭、米线、老孙等三人,红着眼睛复活了。
他们一句话也不说,哇呀哇呀的就又朝着怪群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