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ch8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ptt-第三百五十五章 : 欺騙展示-17pe5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
千仞雪看着曾易这笑得比哭还难看的脸,眼眸深处也闪过一抹诧异。
难道他不知道这件事情?
千仞雪有些难以理解,那个女人让她的弟子与七宝琉璃宗的曾易订下婚约这件事情,到现在,已经过了两年的时间了。
而曾易作为七宝琉璃宗的核心弟子,还是当事人之一,如此重要的事情,竟然会不知道?
他们为什么要瞒着曾易,不让他知道这件事情?难道他们另有计谋,在计算着曾易?
想到这,千仞雪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怒气,要是七宝琉璃宗真的在计算曾易的话,她绝对不会绕过七宝琉璃宗。
“是的,早在两年前,武魂殿就和七宝琉璃宗定下了婚约,而婚约者,就是你,还有武魂殿的圣女。”千仞雪说话的语气很淡,看着曾易的眼神,也有些复杂。
“是你?”
这措不及防的话,让千仞雪愣住了,那神秘的紫色面纱下,白皙如玉,吹弹可破的脸蛋上浮现了一抹红晕。
“不…不是,我不是武魂殿的圣女。”
千仞雪回答得很干脆,生怕被曾易给误会,但是内心中却又有一丝丝的期待。
如果自己是武魂殿的圣女,如果和他定下婚约的是自己……
这个想法,还有那画面在千仞雪的脑海中浮现,一时间,她的心跳不由加速,整个人的像是死机一样,脑袋有些晕乎乎的,止不住的胡思乱想起来。
而千仞雪的反应,曾易并没有去注意,在他听到千仞雪说这件事情两年前就定下了的时候,他整个人是懵的。
曾易记得,那时候的自己,应该还没有被剑斗罗尘心强行拜师,加入七宝琉璃宗之中。
也就是说,自己还不是七宝琉璃宗的人,就被他们给安排了。
难怪,为什么那个时候,剑斗罗会早到自己,如此热切的要收自己为弟子,哪怕不顾封号斗罗的尊严。
想想也是,虽说自己气质卓越,天赋一流,俊逸潇洒,但一位实力如此超强的封号斗罗,不顾绝世强者的威严,强行收自己为徒,怎么想也有些说不过去。
然后安排自己去史莱克学院,不然回七宝琉璃宗,就是怕自己知道这件事。
原来这一切早就安排好了。
“呵…呵呵……”
自嘲的低笑声响起,让胡思乱想的千仞雪回过了神,扭头看去,见身旁的曾易低着头,肩头在抽搐着,那可悲的笑声显得他是多么的可笑。
“曾易……”看着曾易这般模样,千仞雪眼眸中浮现了不忍之色,连她的内心也变得很不好受。
“呵呵…..”
“啊哈哈哈哈哈哈——!”
那低沉的笑声,逐渐变得大,响亮,甚至疯狂。
这疯狂的笑声,也把所以人的目光从天空上那几位封号斗罗的身上吸引了过来。
剑斗罗尘心,菊斗罗月关,鬼斗罗鬼魅,还有许多隐藏在暗处关注这里的人,都把目光看向那疯狂大笑的人影身上。
“是曾易!他这是怎么了?”暗处,弗兰德看到曾易,发现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脸上流露出了担忧之色。
“哈哈哈哈——”
曾易在狂笑,他仰着头,右手掌紧抓着自己的额头,口中发出止不住的疯狂笑声。
这笑声中,有着愤怒,有着自嘲,有着可悲,笑着笑着,笑得连眼泪都从眼角出来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虚假的啊!
虽说加入了七宝琉璃宗的时间很短,在宗门里也生活了半年的时间,也算是熟悉了七宝琉璃宗。
一直是孤独一人的曾易,有了一个非常爱护自己的师父,身为宗主的宁风致也对自己非常的要好,宁荣荣也是一个可以逗着玩的傻妞。在七宝琉璃宗里,也结实了一群性格非常有趣的朋友,自己也是宗门内令人尊敬的大师兄。
最让自己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小徒弟,言雀。
但在宗门里,也交到了要好的朋友,不会再孤零一人。
曾易一直以为,自己和弟子的归宿,就是七宝琉璃宗了。他也把七宝琉璃宗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家,是一个可以让自己一生守护的心灵之地。
但是,这一切都是谎言。
在听到千仞雪的话后,这些都如梦幻水泡一边,一戳就破。
被认为是好兄弟的人骗就算了,就连自己的师父都在骗自己,整个宗门都在骗自己。
不知不觉中,连未婚妻都给安排好了。
这种不能做主的命运,曾易真是忍受到极致了。
好端端的,被人带来一个陌生的世界,失去了拥有的一切。
在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世界,明明不想沾染上一丝的纠葛,但幕后中,早就有人安排好了这一切,让自己心安理得的认为这一切都是巧合,命运如此。
回过神来,发现已经挣不脱了。
自己就像是一个被人操控的提线木偶,即使知道,也没有力量去反抗。
这可真是操蛋的命运啊!
千仞雪看着疯狂的曾易,内心无比的复杂,只能傻站在他的身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天空上,菊斗罗月关看到这一幕,不禁感到诧异,但随后嘴角不由上扬,划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看着曾易这般姿态,月关轻笑起来,不禁扭头看向对面的尘心,眼眸中闪过一些嘲弄。
说实话,今晚的情况,让他有些意外,但是事情发生成这个状态,是他没有预料到的,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他喜欢这样。
尘心无言,看着下方的弟子,神色有些复杂。
看着曾易,尘心很是后悔,后悔为什么没有把那件事告诉他。
他承认,一开始,他们却是有算计,利用曾易的意思,但是在尘心亲眼见到曾易的剑道天赋之时,那一刻在他的内心中,只要一个想法,就是一定要收这个少年为徒,倾尽全力去培养他。
对于曾易的教导,虽然说也没有很多,但是只要曾易提出的问题,他绝对没有一点私藏。
可是,只要那件事,他没有做到最好。
说到底,他还是为宗门考虑了。
曾易的笑声逐渐变小,消失,他拿开了额头上的手掌,面颊上,也出现了一些血印,殷红的鲜血从伤痕上流出,从脸颊划过,低落。
眼球上布满了血丝,显得无比狰狞,但却少了许多神色,显得无神,空洞,
曾易抬着头看着天上的师父,尘心,开口,沙哑声音响起。
“师父,这是真的吗?”
面对曾易的质问,尘心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话题,显得无比的沉重。
良久,尘心幽幽一叹,道:“是的,他们说的没错。”
“呵…”
听到这个答案,曾易自嘲的低笑一声。
那一刻,千仞雪发现,曾易的眼眸变得黯淡无光,眼神变得空洞,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心气,犹如一具行尸走肉。
“走吧。”
曾易那空洞,有气无力的话语在千仞雪的耳边响起,这让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抉择了,看着曾易这个样子,她只感觉无比的心痛。
那般模样,就仿佛是被全世界给抛弃了一般,无助,悲伤,孤独。
见她没有反应,曾易像是机械的扭过头,抬了抬疲惫的眼皮,无力的说道:“怎么,不是要带我去武魂殿吗?”
千仞雪心情很难受,她无法接受曾易现在这个模样,虽然目的达到了,但让人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要是曾易能挣扎,反抗,都比他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更加好受。
千仞雪看着他,最后只能幽幽一叹。
“那走吧。”
就在两人转身要走的那一刻,一个人影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正是尘心。
尘心的速度很快,这让月关和鬼魅两个九十五级的封号斗罗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现尘心消失在自己眼前时,两人都吓了一跳。
看到剑斗罗挡在身前,千仞雪无比的警惕,而她带来的蛇矛斗罗和刺豚斗罗,都挡在了她的身前,提防着剑斗罗尘心。
尘心并没有理会这两个斗罗,目光看着最里面的那人,自己的弟子,曾易。
“这件事情为师没有告诉你,确实我为师的问题,但是,你要相信,无论发生了什么,为师一定会站在你这边,我永远是你的师父!”
“跟为师回去吧。”
说出这句话时,尘心已经做出抉择。
即使反悔了这个婚约有如何?他现在已经是九十七级的封号斗罗,只要九十九级极限斗罗不出,他无惧任何人,即使有九十九级的极限斗罗出来,他有着七宝琉璃塔的辅助,也自信能与之一战!
所以,反了这个婚约又如何,或许,他们七宝琉璃宗现在还不是武魂殿的对手,但武魂殿要拿下他们七宝琉璃宗,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如何抉择,相信那位教皇心里自然有数。
他,剑斗罗尘心,无惧一战!
七宝琉璃宗亦是如此。
尘心眸光期待的等待着弟子的回答,但那一句话,却让他的眸光神色黯淡下来。
“无所谓了,七宝琉璃宗,还是武魂殿,对我来说都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