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pjv火熱都市小说 漫遊在影視世界 不是馬里奧-第五百九十五章 懟樑正賢閲讀-nw3yh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放在主世界中,很难找到从亚洲出发去欧洲的游轮,一般说的欧洲豪华游轮游都是做飞机到欧洲海港,然后搭乘游轮,才能体验那种睡一觉就到了另一个国家的感觉。
当然,毕竟是影视剧世界,对于经历过《叶问》、《普罗米修斯》世界的林跃来讲,平行空间一切皆有可能。
看着王漫妮上了船,他回到自己位于游艇会的套房,打开冰桶里的香槟,往旁边的杯子里倒了半杯,端着它走到阳台,看着远方低翔的海鸥喝了一口酒。
记得上次坐游轮出行,还是在《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世界里,那时他在阳台上和阿阳通电话聊关于开拓新业务的事,三个女人就在屋里斗地主,郑微牌技最好,当他打完电话进屋,阮莞和朱小北脸上已经贴满纸条。
用阮莞的话讲,坐游轮要的就是那种与世隔绝,抛开红尘琐事的感觉,像你这种上了船还想着工作的人,纯粹是浪费钱。
有趣的是,以前用来疼爱的女人,这次成了要怼的目标,用一句糙话来形容的话,这算不算拔X无情?但是认真地想一想,王漫妮这个女人确实该怼,因为她从来没有动过要和另一半共同奋斗,努力在上海安家的想法,她追求的要么是一个人的精致,要么是钻石王老五,对她无微不至,体贴包容如张志、姜辰,在她眼里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看他们的目光里有不加掩饰的审视与划清界限。
喝完杯子里的酒,林跃回到船舱睡了一觉,入夜时分才从床上爬起来,冲了个澡后离开客房,往上层甲板的露天酒吧走去,
与此同时,精心打扮一番期待艳遇降临的王漫妮坐在了酒吧吧台的高脚登上,接过侍应生递过来的酒水单随便扫了几眼,点了一杯加冰拉弗格。
侍应生去倒酒,王漫妮拿出手机给自己拍了张照片发到朋友圈。
哒,哒,哒~
伴随皮鞋踩踏地板的声音,一个穿黑西装白色九分裤,蓄着小胡子的男人走到她身边的座位坐下。
“麻烦来杯山崎十二年,酒水一比一,谢谢。”
王漫妮给朋友发了一条语音信息,拿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刺鼻的泥煤味与拉弗格特有的灰尘味充塞口腔,辣得不行。
“第一次喝威士忌,日本的酒好入口些呀,我请你喝一杯。”
“麻烦你,给她来一杯,算到我账上。”
“你知道你点的那种威士忌,在哪个国家最受欢迎啊。”
“……”
喝完梁正贤请的第三杯酒,王漫妮稍微放松了戒心,这时她察觉一个人坐到了与她间隔一个座位的地方。
当那人冲侍应生说出一杯柠檬水的时候,感觉声音有些熟悉,于是转头看去。
不只声音熟悉,那张脸更熟悉,可不就是前些天消遣了她快两个小时的年轻人,也是钟晓芹的小叔子,记得叫陈旭。
“是你!你怎么在这儿?”
林跃看了她一眼:“我怎么在这儿?你能来,我不能来吗?”
王漫妮顿时语塞,心想怎么哪儿都能碰到这个阴魂不散的讨厌鬼。
旁边梁正贤看到她的表情有些复杂:“怎么?你认识他呀?”
王漫妮含糊不清地道:“算是我的……一位客户吧。”
梁正贤眼见服务生递给林跃一杯柠檬水,用他发音极不标准的中文说道:“来酒吧怎么就要一杯水呢,我请你喝一杯呀。”
林跃想也没想就一口应下来:“好呀。”
“你要喝什么?”
“听说日本威士忌好入口,那就来杯余市10年吧。”
侍应生面露深意看了他一眼,转身去酒架上取酒,而梁正贤的脸色有点难看。
一般人或许拎不清这里面的道道,他很明白。
威士忌发源于苏格兰,这是一般人都知道的常识,日本人接触威士忌在19世纪中叶,到了20世纪初,才有一位日本人前往英国学习酿造威士忌的技术,这个人学成回国后与另一位日本人成立了第一家威士忌蒸馏厂——山崎蒸馏所。
然而在后面的岁月里,两个日本人在酿酒理念上产生了分歧,前者认为应该坚持苏格兰传统工艺,后者认为应该生产附和日本人口味的威士忌,于是二人分道扬镳。
前者离开山崎蒸馏所,创办了自己的品牌——一甲,林跃点的余市就是该威士忌品牌下的一个系列。
后者继续经营山崎蒸馏所,并发展成了大名鼎鼎的三得利公司,拥有山崎、响、白州等威士忌品牌。
他说日本威士忌好入口,扭头对方就点了一杯秉承苏格兰传统工艺酿造的威士忌,再结合两个品牌创始人的分歧,这是在以非常内涵的方式打他脸。
而且还有一点,别看余市10年的年份比山崎12年低,但是价格还在其上,这暗合了两个人的年龄差。
这个年轻人……厉害的很。
王漫妮注意到梁正贤的眼神有些不对劲:“怎么了?”
“没什么。”
看到侍应生把杯子放到林跃面前,他举起酒杯很绅士地道:“梁正贤,干杯。”
“陈旭。”
林跃举杯示意,一口喝完杯子里的酒,说声“谢谢招待”,起身离开酒吧,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梁正贤很不理解,完全没有想到他这么干脆,舍下王漫妮扭头就走,还以为他会跟自己较量一番,争夺眼前美人呢。
林跃当然不会告诉梁正贤自己来酒吧可不是为了王漫妮,是为他,现在刷完钱和技能点,并且铺好了后续怼他们俩的路,还赖在这里干什么?
从渣男手里拯救王漫妮?
别开玩笑了。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里他确实喜欢她,可是《三十而已》里这个女人的人生观跟他八字不合。
月薪一万五租七千的房子,就为了一个阳台;YSL、迪奥、汤姆福德码得整整齐齐放在储物柜里;扬言三十岁要追求品质,所以买打折后还要三千多的鞋子;拿到公司奖励的游轮船票后花一万八千块升级到游艇会套房……她根本没有想过要存钱,收入都花在她认为的精致生活上了。
而这个年龄段,同等收入的正经男人在干什么呢?
为了能攒够首付的钱跟人合租、拼车、加班、充电、不敢旅游不敢生病不敢辞职不敢买奢侈品,忍气吞声苟且度日,心里想的是到了三十而立的年纪,没结婚的要为结婚做准备,结了婚的面对的是生娃、教育、养老,总之怎么省钱都不够用。
关键是尽情败家的王漫妮自认为见过世面,便看不起门当户对的男性,转移视线到更加优质的男人身上,一边幻想他们对自己一见钟情不离不弃,一边又端着架子,把脚踏实地的老实人当成备胎,哪天玩够了,或者嫁入豪门的梦破碎了,可以随时找老实人来接盘。
偏偏王漫妮自我感觉良好,心地善良,光明磊落,做事有底线,认为追求更加美好的东西是她的权力。
是,挥霍无度和钓金龟婿都是她的权力。
但是能赚大钱的人又不是傻子,相反都很聪明,放着单纯有爱可以投影自己价值观的年轻女孩儿或者能对自身事业带来助力的富家女官二代不爱,去娶一个情感经历可以编成故事会的大龄剩女?
这部电视剧的剧名,对女人来说,三十……而已;王漫妮这样的女人,对富豪来说,玩玩……而已。
“这个人……很奇怪。”梁正贤望着林跃的背影说道。
“这人很讨厌的,不仅在工作中刁难我,还跟我的好朋友说让她离我远一点。”
“那,你不妨离他远一点,有句话叫眼不见心不烦啊。”
“我也想啊,谁知道又在一艘船上碰到了,我可真倒霉。”
“遇见我也倒霉吗?”
“……”
翌日傍晚,王漫妮上岸归来,放好东西准备去赴梁正贤的约会,正赶上林跃开门出来,两人的房间一个在走廊左边,一个在走廊右边,靠得很近。
“有没有搞错,怎么我走到哪儿你跟到哪儿?”
林跃没有搭理她,径直往外面走。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这样很没礼貌知不知道?”
林跃顿住脚步,回头看着她:“你就是用这种语气,礼貌而友善地跟别人打招呼?还有,我上船比你早,而且一开始买的就是游艇会的船票,我跟着你?别自作多情了好么?”
王漫妮顿时哑火,不知道该怎么反讥。
林跃扭头走了。
这时梁正贤从里面走过来:“怎么了?”
她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梁正贤说道:“不要生气,我有办法帮你报仇。”
PS:两章连发,今儿晚上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