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dt5i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征途 ptt-第五百三十四章 反常的胡青玄分享-indys

征途
小說推薦征途
暂时放下夜神殿的事情,天佑回到洞府下方的洞天福地之中。果然,妖梦和孙悟空这俩穷怕了的可怜孩子都坐在里面闭目修行着,就连天佑下来他们也没有睁眼看一眼。
天佑转头看见月影也在,便问了一句:“他俩修行多久了?”
“你走后妖梦就一直在这里没有离开过,孙悟空在嬴颖来了之后便一直在外面,刚刚才回来。”
天佑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妖梦和孙悟空的情况不同,二妖如今的表现虽然各自不同,却都是最让天佑满意的选择。
妖梦的身份不能公开,所以天佑比较担心的是她四处乱跑。相比之下在这洞天福地中待着才是最稳妥的选择,否则就该天佑担心了。至于说孙悟空,他是有正式编制的,所以非但不能玩消失,有人来访的时候还必须要在场,不然人数对不上就要编其他的谎话来圆谎,到时候一旦出了纰漏反而更麻烦。如今这两妖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天佑心里也就放心不少。
说实话,虽然表面上看是孙悟空这个家伙一直不太服气,总是和他顶嘴什么的,但其实天佑更担心的反而是妖梦。哪怕使用了月影的建议控制了妖梦的妖丹,天佑依然对她不是很信任。毕竟是实力堪比本门大佬的超强存在,天佑心里没底才是正常的,否则岂不是成了没心没肺之人?
今日没打算跟着修行,天佑确认了一下大家的状态都还不错就自己回到了房间,但他不是去休息的,而是还有事情要做。
明日天佑需要先去找振远上仙请假,然后就是必修要向无锋剑圣或者天妃详细报告一下之前那只魔物的事情。这个事情不能耽搁,必须要尽快搞定,而为了不出什么意外,天佑决定提前把要点写出来弄个提纲,免得明天忘记了什么重要信息。
趴在那张其实并不太常用的桌案上一边回忆一边书写,天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纸上,而后,忽然感觉房中亮堂了不少。抬头去看,只见到一身白衣的胡青玄举着一只灯盏正在点亮烛台上的其它蜡烛。
“怎么没下去修行?”
“看主人一直没下来,就想着上来看看。”胡青玄点完蜡烛将手中烛台放到了天佑面前的桌案上,然后微微一福,“主人可还有什么需要?若是疲累,青玄也略懂一些推拿按摩之法,可为主人缓解一二。”
天佑原本是打算继续写提纲的,但听到胡青玄的话后却是愣了一下,抬头看向胡青玄的脸。都说挑灯看美人,果然,这烛火之下,胡青玄又显示出了另一番的美,与那日在夷洲岛的楼顶月色下又是一番不同的美艳。然而,天佑关注的却不是胡青玄的美,而是她的心。
“你在担心什么?”
天佑的话把胡青玄弄懵了,但她只是惊讶了一下,然后便忽然摇了摇头,只是眼中忽然升起的氤氲之气让天佑感觉一种没来由的心疼。说实话,天佑对胡青玄是没有男女之情的,不是胡青玄不够漂亮,而是天佑从一开始就掐断了这种思想。他又不是禽兽,不节能见着好看的就上。但要说不会动心,那显然是谎话。毕竟狐妖的魅惑能力能被编成那么多段子传的人尽皆知,也不可能都是空穴来风。
但,天佑是有理智的人,不是下半身动物。他知道欲望一旦放纵,再想收住缰绳就难了。
胡青玄是很美,天佑也知道自己会被吸引,所以他从一开始就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类似于心理暗示的设定。在他心里,胡青玄是他的伙伴,是可以一起战斗的战友,是利益相关的共同体,而不是一个可以被予取予求的奴隶或者花瓶。
这种心里暗示,就像是正常人不会对自家的女性亲眷产生非分之想一样,不是这些女性会被自己的身体排斥,而是从一开始多数人就自己就给自己加了思想封印,告诉自己这是亲眷,不能染指,自然思想上就不那么容易跑偏了。
天佑目前对胡青玄的观感大概就是如此,所以他不是不会欣赏胡青玄的美,却基本不会对她有什么其他想法。哪怕这道思想封印很薄弱,但其实人就是这么奇怪,有那么一道窗户纸,就能轻易的拦住心中的洪水猛兽。但一旦捅破了……
“主人是怎么看青玄的?还当青玄是妖性难驯的妖物?”
“我怎么可能那样看你?你跟着我也有不短时间了,我是什么人你看不清楚吗?”
“可主人你为何从不……从不……”
“从不什么?”
胡青玄脸上泛起一丝红润,眼中似有星光闪烁。她搅着手指,咬着红唇,似是难以启齿,但突然,似乎下了很大决心,她忽然还是坚定的开口问道:“那主人为何从不临幸青玄?”
糟糕,是窗户纸被捅破的感觉!
天佑目瞪口呆的看着胡青玄愣了好半天,然后才问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疑问?我尊重你难道不对吗?”
“可是……”稍微迟疑了一下,胡青玄还是决定把话彻底说开。反正已经开了头,不如说清楚。“可是师傅说,狐妖一族过的很苦,但凡是被抓住成为妖宠的,都会成为主人的奴宠,更有甚者会变成炉鼎,每日苦修,只为帮助主人增进修为。”
“你们狐妖还有这功能?”
“主人!”胡青玄羞怒的唤了天佑一声,那声音酥的天佑感觉半边身子都软掉了。这丫头刚刚绝对启动媚术了。
“行行行,我不打岔了。”扛不住的天佑只能投降。
胡青玄白了天佑一眼才继续道:“虽然我本也不愿沦为炉鼎,但跟随主人时日越久,便越觉得这样不对劲。主人待我妖族亲善,这个我当然是高兴的,只是就算主人不会强迫我,可对我毫无反应,这却是让我觉得很是奇怪。心中有此想法之后,每日观察,便愈加觉得主人是嫌弃我这妖身,看不上我而已。哪怕我每日自我安慰,却越来越无法控制心中所思,我……”
“我明白了。”
天佑是真的明白了。
胡青玄的反应其实也很好理解。
狐妖化形之后天生就极为美艳,加上魅惑术兼狐妖本就不忌采阳补阴之类的修行方法,自然而然,就容易吸引男子注意。至于修士……当然不会被他们占了便宜,却会反其道而行,反过来拿狐妖当成炉鼎使用。这种事情在神洲大陆并不被认为是邪道,反而很多修士都很喜欢这种方法,就好像古代的才子们就喜欢去花街柳巷厮混一样,这是时尚,这是风流,不去反而显得你落伍。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胡青玄对天佑的戒心逐渐消失,反而有了亲近的想法。日久生情这种事情智慧生物大多都会有,加上狐妖一族本身的种族特性,就是容易有那方面的需求。但是天佑却偏偏跟个苦行僧似的,对她毫无反应,搞得胡青玄开始疑神疑鬼,觉得是不是自己有啥问题,导致没有吸引力了。
平时看胡青玄挺睿智的样子,天佑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也有犯二的时候。为了这种事情居然越想越往坑里掉,最后生生搞成了心魔,都快魔怔了。
“你啊你!”天佑的双眼闪耀着苍蓝色的荧光,一边感叹一边从桌案后面站了起来。他绕过桌案,走到胡青玄身边,然后一把把她抱起来放在了桌上。抬头看了眼胡青玄都快滴出水来的眼眸,轻声道:“下次再有这种情况不要害羞,早点告诉我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