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5mv6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三國騎砍 中更-第七百九十二章 大公無私分享-rrcu7

三國騎砍
小說推薦三國騎砍
大将军府,议事大厅。
同样一副沙盘就立在大厅正中,比起田信的那副沙盘,这里的沙盘东起海岸西至河西走廊,南北两端分界模糊并无详细标注。
沙盘有差异,就连战略议定方式也不同。
田信独自推导选择在河东包饺子……这是今后的优先目标,而非唯一目标。
关羽这里,则是幕僚、亲近呈送局势见解,由关羽一人审视、衡量。
不论哪一种方式,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保密,连身边人都保密。
关羽这里群策群力,可大将军府里的掾属态度分裂,进献的策对也有明确的立场。
有追随关羽支持朝廷的,也有反对的。
哪怕一些人没有发出反对意见,只要现在不积极为朝廷出谋划策,就可以归类于心向北府、态度敷衍。
毫无疑问,关平、赵累当年汉口一战输的太惨,以至于荆州、益州、湘州的人力、物力明明可以借助水运迅速统合起来,还能极大降低虚耗。
可目前荆湘一带最强的水运力量是北府船帮,这支船帮源于随徐祚反戈的江东水师,曾经在黄权手里改编为隶属左军的湘江水师,与当时的前军麾下的汉江水师齐平,是当时两支主力水师之一。
在先帝率军出益州的过程中,湘江水师协助运输兵力、物资,许多兵员、船只就合并到水师都督赵累麾下,以方便在东征时指挥。
湘江水师也就名存实亡了,索性徐祚带着两三千水军跟着田信去打徐晃。
这两三千水军在府兵制度试行期间,就重操旧业做起了职业的船帮,先负责南阳与麦城之间的转运,后来业务扩展、规模渐大。
但始终以货运为主,并无战舰。
汉口惨败后,汉军水师全军覆没,又因江东请降,长江流域暂时不需要战舰。
许多造船工匠调拨到青徐,去这里建造战舰,以遏制魏军的黄河水师,为以后平定河北做准备。
因此,江东周围并无汉军水师力量;而北府船帮许多大船改造一下,勉强能做战舰使用。
这种改装战舰欺负其他走舸、舢板小船是很轻松的事情,就是欺负江都附近……长江流域汉军没有战舰。
也就导致益州、荆州、湘州、江东空有人力、物力,却很难有效统合、组织起来。
甚至目前的朝廷不能有太过激进的举动,否则北府船帮摇身一变成了敌对方水军,会封锁江都周围的航运。
所以大将军府内掾属们的意见大致是一样的……今年不适合动手。
审视这些建议,关羽恨的牙痒痒,恨不得把孙权狠狠揍一顿。
还有满宠,先在樊城坏光复汉室的大事;后来又一把火烧光吴军在巢湖的军资储备……如果没有这把火,为了跟吴军对抗,荆州肯定会重建水师;而吴军投降后,己方也能收缴大量的舟船。
就因满宠那一把火,烧光了吴军战舰,己方也没必要再修建劳民伤财的大型战舰。
现在好了,水运受制于人,做什么都束手束脚。
如今的南阳,是五年以来最为虚弱的南阳。
府兵先后迁移,却留下大量的铠甲、军械;若一举占据南阳,这些都是朝廷的。
若不能迅速平定南阳,以府兵的组织力,和对普通百姓的吸引力,田纪能在一个月内补齐铠甲所需的兵员。之后每过一个月,这批新兵的素质都会有一个阶段的提升。
等关中派遣更多的军吏到南阳后,前后小半年时间,这批新兵将成为正规的府兵。
四万左右的披甲府兵,分两万人守在邓城,朝廷怎么可能啃得动?
乱世即将结束,人心思定绝非什么小事。
魏国那边的士兵不想打了,汉军士兵肯定不乐意与北府爆发内战,他们才不在乎谁当皇帝。
士兵们想要的是太平,富足的生活,再怎么打,也轮不到他们做县令长、郡守、公卿、皇帝。
所以当田纪一心防守时,在邓城摆上两万府兵,朝廷任何一支部队都不愿意主动去打……不,南中兵跟寻常汉军不同,南中兵作战的欲望。可南中兵目前只有不到三万,再征集、编训也来不及了。
可不占据邓城,那己方就无法通过南阳。
邓城在淯水口上游,大军从南阳北上,哪怕物资从江都起运,也要借助淯水水运。
还有宛城,在淯水上游;不拔掉邓城、宛城,汉军就别想安全的借助淯水运输物资。
若不能水运物资,那得花费多少人力来转运物资?
北府诸将,谁都有被朝廷策反、招纳的可能性,唯独田纪这里是不可能。
无法策反,短时间内又无法利索攻拔邓城、宛城……难道汉军主力要换一条路走?
走当年武阳关那条张辽增援吴军的路?
这样同样很消耗人力、物力,同样是死结。
关羽抬手抚须,见手心多了大概七八根胡须,不由长叹:“唉诶,奉先,孝先究竟会如何做?”
一侧同样研读公文的裴俊放下手里的建议公文,想了想说:“陈公喜好修筑,不论水利沟渠还是乡邑墙垒、屋舍、道路、桥梁。自入关中已有两载,久有修筑新城之意。臣听闻图纸规划早已完善,却迟迟不动工,就因有碍军民休养。”
裴俊提笔在草纸上书写公文内容的提炼核心,继续说:“至今年夏,陈公才集结人力于长乐坡南修筑第一坊。公上也知,陈公本性务实不好虚名,自入关中以来家中女色五指可数,开启上林苑非为营造宫室,而是为农业、牧业育种。”
见关羽始终耐着心在听,裴俊顿了顿,也说核心:“陈公非是圣人,不好私财非是不爱财,是视天下为掌中物。这才处处怜惜人力、物力,对种种建设水利道路,及各项强国利民之举,陈公皆大力推行。盖因如此,不分亲疏。”
裴俊说着轻叹:“陈公眼中不分公私,行事也是如此。如此鲜明的立场,谁人能说服陈公放弃?”
关羽也只是长叹,一时无言。
谁能说田信不贪?谁又能说田信贪?
本有一套完整的套马、训马计划,偏偏让郤揖掀了衣服。
压下这些烦心事儿,关羽将面前看完的公文一股脑推到裴俊面前,说:“天下变数在河洛之地,观天下变动临阵择机,翼德远不如我。着仓曹计算粮秣,我亲率前军、中军至颍川,最少需要粮秣几何。另,发文豫州,请庞士衡凑集粮秣,以供前、中二军过冬。”
裴俊迟疑……庞林会帮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