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w0y都市小說 無雙庶子 ptt-第一百四十八章 雙管齊下推薦-4jlim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宁州军进了京城之后,势如破竹,短短一天时间,到了天色快黑下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打到了仁义坊!
仁义坊已经不是京城的西城的,距离皇城也就隔着五六个坊而已,只要再往北三个坊,就能碰到明德坊柳树坊,再往北就是永乐坊了。
也就是说,宁州军只用了一天时间,便打下了半个京城。
这样华丽的战果,自然要付出应该付的代价。
短短一天时间,宁州军的伤亡已经超过两万人,这两万人之中最少有一大半是西南宁州军的老兵,而不是那些半路征募新兵。
更为惨烈的是,宁州军火器营的伤亡,也超过一千人,那些熟练的投掷兵以及火铳兵都损失惨重!
宁州军主力部队,已经伤亡过半,那些半路征募才几个月的新兵,用来壮声势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想要让他们出死力,很有难度了。
身为宁州军主将的李朔,此时人在宣平坊附近指挥作战,这位宁州将军此时已经有些红了眼睛,正要指挥新兵替补上去,同样覆甲的李信,骑马赶了过来。
李信并不是一个人,他身边还跟着一个身材高大,但是用黑布蒙着脸的老者。
见到李信开了,李朔连忙迎了上去,开口道:“见过大将军。”
李信皱眉看了他一眼,开口问道:“你还要再打多久?”
李朔咬牙道:“大将军,修仁坊已经被我军拿了下来,再过两个时辰,就可以逼近明德坊柳树坊,甚至于永乐坊……”
李信曾经在京城里生活过许多年,京城八十一坊的地图地形,他都十分了解,因此西南军的将领自然也十分了解。
“然后呢?”
李信面无表情:“你最多打到柳树坊,便无以为继了,而禁军现在,把重伤的也算进去,最多也就损失了五六万人,他们在京城里少说还有十几万兵力,你打到柳树坊之后,再想退出去,可能么?”
“你想把宁州军,全部送在京城里?”
李朔脸色涨红,缓缓吐出一口气:“末将……不敢!”
“你太贪功了。”
李信面无表情:“我们先前就定过计划,打到宣平坊就差不多可以了,但是一直到修仁坊,你还想继续打下去……”
他闷哼了一声:“传我将令,现在宁州军立刻改换阵型,从西门陆续退出京城!”
李朔沉默了许久,然后半跪在地上,对着李信躬身道:“末将遵命!”
李信走到他面前,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这是你犯的第一个大错,我不会偏袒你。”
李朔跪在地上,咬牙道:“是……末将失职。”
“末将,这就去安排撤退。”
说罢,他狼狈从地上爬了起来,开始大声呼喝将令。
宁州军的传令兵,也敲响了军中的钲器,金石之声顿时大作,整个宁州军开始从进攻转向收缩防御。
站在李信身后的高大老者,见到这一幕之后,声音沙哑,语气颇为感慨。
“从前听说李兄弟你豢养的西南军,为兄还不相信,觉得你人在京城,最多是与西南军合作,如何能遥控千里之外的军队,现在看来,这“豢养”二字,却是一点也没有说错。”
这人,自然就是被李信从西门带进京城的侯敬德了。
李信微微摇头,回头看向侯敬德,哑然道:“无非用一些利益而已,天下熙攘,皆为利往,普天之下的事情,概莫能外。”
说到这里,李信对着身后招了招手,大概四五十个汉子走了过来,这些汉子都是穿着黑衣黑甲,很像是羽林卫的服色,但是又没有羽林卫的白虎标志。
这是李信暗部之中,司职战斗的人。
这些人穿着黑衣黑甲,但是手上都捧着一套青色的禁军衣甲,李信把其中一套衣甲递在侯敬德手里,然后沉声道:“老兄,现在京城之中大乱,你们换上禁军的服色,混乱之中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这些都是我身边的精干之人,他们会顺利把你送到禁军左营的所在地。”
侯敬德接过这套熟悉的禁军衣裳,微微苦笑:“没想到我这个禁军将军,还要用乔装才能混进禁军之中。”
李信微微一笑:“非常时刻,老兄你体谅一些。”
说完这句话,李信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他沉声问道:“老兄,你需要多久时间,才能联系到应该联系的那些人?”
侯敬德抬头看了看天色,然后低头默默盘算了片刻,开口道:“我需要一天时间。”
“明日入夜,禁军左营至少会有三个折冲府不会有所动作。”
他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我现在还不清楚左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如果顺利的话,整个禁军左营,明天晚上都不会有所动作。”
“至少一个时辰不会有任何动作。”
“很好。”
李信面色严肃:“明日晚间,就看老兄你的了。”
侯敬德面色复杂的点了点头,苦笑道:“今日之事,一如当年的壬辰宫变,只是宫里的那个人,从当年的废太子,便成了魏王殿下的儿子。”
李信伸手拍了侯敬德的后背,缓缓开口:“老哥哥,今日我们的本钱,可比当年壬辰宫变的时候,要大的多了。”
当年的壬辰宫变,整个魏王府集团,也就只有一个羽林卫以及叶家的一千多部曲而已,之所以能成功,运气最少占了一半的成份。
而如今的李信,坐拥十几万大军,战力比起二十万京畿禁军,也差不到哪里去。
侯敬德没有再多说什么,他扯下自己身上的黑衣裳,换上了禁军的衣裳,李信身后的暗部,也跟着换上了禁军的衣裳,很快,一小队禁军就出现在了李信面前。
侯敬德对着李信抱了抱拳,便带着这四十多个人,消失在了夜色里。
侯敬德在禁军左营待了十几年,只要让他重新回到京城里,他自然有办法联系到左营的那些将领,至于如何联系,就不是李信应该操心的事情了。
侯敬德等人走了之后,李信拍了拍手,一个暗部的统领出现在李信面前,躬身低头:“见过大将军。”
“想法子给赵奕传信,让他通知贺菘,明日晚间酉时动手。”
这个暗部的统领立刻低头:“属下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