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0fqr熱門言情小說 港樂時代 ptt-第423章 敗露分享-yy0pm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时间下午四点,谈话也接近尾声。
卢东杰沉吟了一会儿,“关于这次改版,你先起草方案给我,下次开会大家讨论一下。”
汤中光合上了记事本,笑着站了起来,“好的,我尽快把计划方案做出来给卢生你过目。”
他转身走的时候,也暗暗松了口气,他一直怕这位新东主独断专横,肆意妄为。
但经过两人一番比较坦诚的谈话,他也慢慢打消原先的担忧。
自己虽然没有全盘接受他的想法,但也不得不为他的头脑和思路感到惊讶和佩服。
这个年轻的东主能够取得现在的成就,绝非是一般人的能力和手段。
且看他腹中有才华,做事有魄力、但又留有余地。
如果他敢倚老卖老,相信这位东主会毫不手软地把他扫出报社大门。
汤中光离开社长室后,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烟草味道。
卢东杰悠悠然地靠坐在椅子上,手指轻轻扣着台面,眼睛不时闪烁着光。
他不指望一次会谈就能把汤中光说服,然后毫无保留地支持他,这有点天真了。
汤中光这个总编辑暂时是不能动的,自己还是有很多方面需要他出面来处理的。
天天日报还保留有很深的韦氏影响力,无论是供应体系、发行渠道,还是广告客户。
他根基未稳,尚要依靠汤中光从中牵桥搭线,慢慢去淡化这些因素。
况且汤中光作为天天日报的不二忠臣,除非他愿意主动离去,否则不好动他。
就算要动他,如果不给个体面的方式,难免不会被说人走茶凉,让下面的人寒心。
现在正是人心浮动的时候,他还要这位重臣来镇住下面的蠢蠢欲动员工。
报社现在还处在的过渡期,汤中光这个关键人物,牵一发而动全身。
因此,一动不如一静。
只有等他稳住眼前的这一阵局面,待他熟悉整个报馆的运作方式,真正掌控天天日报。
至于他的去与留,还是有待观察。
卢东杰咂咂嘴,整个下午说过不停,现在一阵口干舌燥的感觉,
钟小妹轻轻推门进来,“社长,茶来了….咦,他走了呀。”
她整个人的表情变得活泼起来,也不装淑女了,一阵风似的坐下来。
卢东杰不禁笑了起来,“你这个秘书怎么一点都不像呀。”
钟小妹侧侧头,装个鬼脸,“人家是你的女朋友呀,又不是真的秘书。”
卢东杰一阵上下打量她,这个一半青涩,一半,像个誘人的水果一般。
钟小妹一阵抢白他,“做什么,你还想我给你斟茶递水呀。”
卢东杰忽然坏笑了起来,一把她搂过,轻轻放在大腿上。
钟小妹两只小手推着,凶霸霸地瞪他,“警告你呀,你别乱来呀。”
只不过她这色厉内荏的样子,反而让人觉得更加俏丽可爱。
卢东杰无视警告,轻轻搂着她,慢慢俯下身来,吻上了她淡淡粉红的双唇。
钟小妹根本抗拒不来这样的霸道和温柔,双手不自觉地围住了他的腰。
一阵微风吹进来,把百叶帘吹拂摇曳,连同把台面的一本杂志也吹动了起来。
页数“哗哗”地翻动起来,制造一点意外的杂音,但也干扰到两人深情投入的交流。
风停下,一切恢复了如常。
卢东杰此时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认真翻看着那本人事报告,不时用红笔圈了一下。
钟小妹静静地趴在他肩膀上,还淘气地往他耳朵吹气,骚扰着他的工作。
“笃笃….”此时门被敲响。
钟小妹像一只惊弓之鸟,慌失地离开他他怀里,下意识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她回过神来,又觉得自己有点此地无银了,只好气鼓鼓地瞪他一眼。
卢东杰笑了一笑,清清喉咙对外面喊道:“进来。”
朱倩玉捧着文件走进来,表情明显迟疑了一下,“卢生,你要的资料我收集好了。”
卢东杰手上捧着茶杯,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好,放在那里就可以了。”
朱倩玉放下文件,按捺住好奇的心,“那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卢东杰忽然想起了“对了,今晚天文台悬挂8号风球,通知员工可以提前下班。”
朱倩玉立刻答道:“好的。”
她转身出去的时候,心里忍不住暗暗嘀咕起来。
虽然老板面色如常,但为何钟小妹霞飞双颊,也不知道两人究竟做过了什么。
而且她观察到钟小妹的衬衣上有些凌乱,无端端怎么会有这么明显的皱痕?
她的手不经意地触摸到心口的位置,忽然明白了过来。
她忍不住暗暗啐了一口,脸上却也不禁微微红了起来。
卢东杰站了起来,朝钟小妹招招手,“走吧,我先送你回家,今晚没事不要出街。”
钟小妹抬起头,娇媚地微眯着眼睛,“好呀,不过你明天要来接我上班。”
这么小的要求,自然要应允。
在卢东杰冒着风雨赶回家的路上,卢家的一家其他三口都提前回来。
卢爸坐在客厅悠闲地喝茶看报纸,卢妈在厨房忙活着今晚的大餐。
卢小妹坐在餐厅,单手撑着下巴,无聊地等待着。
她突发奇想地问:“大哥买了一家报社,以后是不是会被人叫做报纸佬呀?”
卢爸转过头,没好气地纠正她,“是报社东主,社长,小孩子别乱说,惹人笑。”
卢小妹冲他努努嘴,“老豆,那你说说「报纸佬」是什么意思呀?”
卢爸脸色顿时尴尬地一黑,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卢妈端着菜出来上桌,啼笑皆非,“街上派报纸的人,就叫报纸佬。”
卢小妹看着两人脸上有古怪,肯定没那么简单,等大哥回来再问问他。
“水务署长陶嘉表示,近来虽有几场骤雨,但水塘储量不足,本港市民仍然要接受二级制水。”
电视机中传来新闻报告员毫无感情的声音,让已经饱受几个月制水之苦的市民,又是一场空欢喜。
卢妈即刻不忿起来,“听说半山区就没制水,凭什么就让我们平民百姓受苦。”
卢爸好笑看她一眼,“你有本事也可以在半山区买楼,那就可以高人一等了。”
卢妈反过来白了他一眼,带着几分洋洋得意,“哼,我是买不起,但我儿子买得起呀。”
卢爸悻悻然地赌气地说:“你以为你儿子开银行的,这又买,那又买,迟早破产都有份。”
卢小妹忽然鬼使神差地插了一句,“大哥在九龙塘还有一栋别墅呢。”
“哪里?”
卢爸和卢妈同时讶异地望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