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xwpx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造化大仙 ptt-第73章.錢幣看書-dbhhk

造化大仙
小說推薦造化大仙
明廷这边,经过了江南西路的变乱,终于平静了下来,当明廷对江南西路的处置传来的时候,南国肃然。
而此时,王文统已经孤身一人,到了金陵,他想先看看这武陵府众人入了金陵这座古都,会干些什么?是只知享受还是励精图治?是以法家之术绳锯天下还是以儒家之徳教化众生?
传说他们是一家道家门派出身,传承玄天上帝的法统,那么他们对妖魔,对佛儒的态度如何?
带着这些疑问,王文统从燕子矶上了岸,进入了金陵。
明廷并未封闭长江,甚至还鼓励南北交流,甚至还很鼓励,毕竟人口才是这个乱世最大的财富,明廷现在处处缺人,而不是像在武陵府一样人口过剩。
当王文统背着一个行囊进入金陵城时,并未遇到什么阻碍,甚至连城门口也只是登记了姓名、来处、目的,听说他从北方逃难来此,甚至都没要他的路引,就让他进城了。
守门的兵丁看他穿的寒酸,还告诉他,如果没办法生活,可以去城南的流民营,那里会给他吃的、穿的、住的,让他有一处安身立命的地方。
听闻此话,王文统已经对这明廷有了个大致的印象,至少开国之初就能抚恤孤寡,收拢民心应该没问题,而且凭他们大败金帐军的本事,至少立国安稳是没问题的。
他接着往城内行去,想先去明廷中央附近看看,看看他们是否在大兴土木。
金陵自杨吴以来,一直未再为国都,但是这两百年来,商贸日益繁盛,文化逐渐繁荣,十里秦淮成为南国最令人向往的所在,繁盛之处,不亚于临安,现在改回杭州的宋廷国都。
王文统一进城,就发现整个金陵就是一个大工地,在大拆大建,路面来两端被掘开,无数人在路旁的一条深沟中在抬着一块块厚重的石板贴在那深沟的四周,仿佛在建渠。
然后前端,铺贴完成后,这些沟渠又重新被封闭起来,形成一条条暗沟。
王文统看得奇怪,这城市中要挖这么深的沟渠干什么,又不需要灌溉,而旁边,有许多闲汉站在一边观看。
王文统走过去,对着一位读书人模样的中年人一礼,问道:“这位先生请了,我初来乍到,这些人在干什么?怎么大家都看着?”
那位中年人也回了一礼,回道:“老丈客气了,他们这是挖掘什么排水渠,日后城中所有雨水、脏水等,都只能倒入这水渠中,不能乱倒,也不能倒一些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下去,更不能私自倒入秦淮河,说是什么净化环境。”
“原来如此,那这些做工的都是官府征用的民夫?”
“不是,武陵府,啊,不是了,现在是金陵府了,他们财大气粗,雇佣的是逃灾来的农户,找不着活的苦力,甚至老弱妇孺都要,每天根据干的活不同,给的钱财也不一样,干重活的,一天十个大钱,干小活的,一天五个大钱,还有吃食,没有住的地方,还提供大通铺。”
“啧啧,这一天要花的钱,海了去了,也不知道他们哪里弄来这许多钱?”
“哈哈,钱秀才,你还真是人如其名,就关心钱了,你不知道官府前段时间攻上了龙虎山,将那作乱的天师府满门抄斩了了吗?他们千年积累,我听说,运钱的船都压得翻了几艘在鄱阳湖。”
“可是也经不住他们这流水一般的花出去啊,你看,整个金陵到处都在动工,修皇宫大内,街道裁弯取直,修水渠,甚至还要给那些泥腿子在城外修村庄。”
“我听说,他们在其他地方也是如此,将一个个村庄搬迁,合并到一起,免费为他们修房子,这不是送钱给那些泥腿子吗?这每日花的钱不是如流水一般,金山银山也禁不住这样花销啊。”
“呦,钱秀才,你这是真当自己是官府的财相了,你这一样考了几十年都只是个秀才,考不上举人的,现在的官府老爷会要你这么一个铜臭满身的家伙。”
这时,旁边有人看不惯这个人了,怪里怪气说起了话。
钱秀才当时脸就涨红了,愤愤道:“钱赋为国家之本,怎么就是铜臭了,那些表面不谈铜臭的家伙一个个家财万贯,不过是些表里不一的蛀虫罢了。”
“你这家伙又诽谤老爷们了,这一科指定考不上。”
那位刚才出声的家伙更加辛辣地讽刺起来。
“你……”钱秀才指着前方,哆嗦着说不出话来,半天才憋出一句:“官府已经出了谕令,本次科考以术数、律令、实务为主,兼考财赋、天文等,我怎么可能考不上。”
“呵呵,我听说老爷们已经给府衙上书,要求考试需加上圣人之学,罢黜异端邪说。你这个钱串子,还是考不上。”
那边那个指责的家伙更加确定的说,引得周围围观的闲汉更加兴奋起来。
这钱秀才被羞辱的掩面而走,累得想找他打听情况的王文统不得不跑着追上他。
直追了几百米,远离那群闲汉了,那钱秀才才停下脚步,问道:“你跟着我是为何?”
“秀才公请了,我这初来乍到,想在金陵城中安顿下来,所以请秀才公为我介绍情况,我看刚才那伙人都是尖酸刻薄之辈,不可信,所以想请秀才公为我解惑。”
“罢了,既然如此,你先到我家去吧,我与老丈讲讲这金陵城。”
于是,钱秀才带着王文统穿街过巷,一会就到了一个幽静的小院中了。
钱秀才将他迎进门,叫道:“浑家,整两个酒菜,今天有客来访。”
稍待片刻,两人就着一点小菜吃了起来,只是钱秀才的妻子看到王文统的样子奇怪,这像是走亲戚的,不像是朋友吧?
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丈夫一直在这金陵读书人圈子中受到排挤,尽管他家因为丈夫理财能力不错,吃穿不愁,可是对于自己不能一展所长,总是愁眉叹气。
酒菜上来,两人边吃边聊,虽然两人的年龄有点差距,但是王文统本来就精通苏秦张仪鬼谷之学,对人心探查入微,三两句话就将这位陌生的王夫子引为多年好友。
据他所言,这次明廷突然崛起,击退蒙兀人,吞并南方,让各方都吃了一惊,但是奇怪的是,一些赵宋皇族却对此没有丝毫表示,只是更加低调了而已,据一些小道消息,是赵宋皇族已经与明廷达成了默契。
至于具体什么默契,谁与谁达成的,就一概不知了,反正金陵这段时间的小道消息多的很,比如明廷之主,那位明王是个惧内的,就只有一位夫人,一个儿子,也没打算开枝散叶什么的。
谈了半天,又说到这科考的事来了,上次谕令上说三年后科考,科考内容没有孔孟圣人之学后,引起了轩然大波,一些读书人又惧又忧。
惧自然是害怕蒙兀人再度南来,他们已经打破一次襄樊了,很难不让人想到再一次占领襄樊或者川蜀,而且他们是不科考的。
忧的是明廷竟然不是考孔孟之学,而是以法家、杂家之学为主,以实务为主,这是自从隋朝开科举之来未有之事,自然让一些读书人大大不满。
这金陵城中的一些士绅乡老很是不满,他们联名上书,要求明廷将考试内容改回来,杂学最多作为特科考试,不能作为正式内容。
金陵城中都说,有这些士绅耆老上书,明廷一定会改弦更张,对大多数读书人来说,这是他们唯一的期望,否则三四十的人去重新学什么术数、天文,明显不可能,最多强行记一点刑律内容。
而这位钱秀才则不同,他自小就喜欢术数、财赋之学,一直痴迷钻研于此,甚至凭借这个,为家里挣下了一份家业。
可也正因为如此,那些清贵的读书人都说他铜臭沾身,处处贬损他,就是去应试,这个坏名声也让他屡试不第。
这次,明廷发出的谕令,可谓让他天降鸿福,他自信凭自己的本事,一定能考上。但也正因为如此,让他处处被针对。
特别是近来,他听说那些乡绅耆老上书之后,更担心明廷改变谕令。
王文统却对此嗤之以鼻,但凡开国之主,莫不是刚愎、坚忍之辈,如果几个乡绅上书就能改变朝廷的第一道诏令,信不信以后这种事会越来越多,因此,不说明廷认不认为自己错了,就是知道错了,第一届也不会改。
王文统不着痕迹地安慰了他几句,又提起在金陵城所见的处处的工地。
据钱秀才所言,这金陵处处都在招工,在建大内,建学校,挖沟渠,拓宽道路等等,按他估计,每天恐怕共有三四万人在劳作。
在结合钱秀才说的大工每日给钱10文,小工5文,再加上吃住,恐怕金陵这,明廷每天就玩花出去上千两银子。
如果算上城外兴建村庄的,修桥补路的,还有更远处的各项工程,这明廷怕不是每天光这一项都要花出去上万两银子。
这还不提其他方面的支出,这么一算,明廷每年支出恐怕要达到上亿贯钱或者数亿两白银。
这可吓坏了王文统,要知道,神州自古却贵重金属,金银铜都缺,汉唐承平时期,都出现了铜比钱贵,甚至百姓收钱融化铸铜器的事情。
明廷这可不是直接征徭役,或者以谷、绢等物代替钱币流通,而是每一个人都支付的铜钱,每日耗费的铜钱就不知凡己。
对这种事,他也问了钱秀才,钱秀才拿出几枚钱币,排在桌上给他看,介绍道:“明廷回收旧币,发行新币,新币主要有金银铜三种。”
“铜钱两种,一种小钱,重半两,一种大钱,重一两,都是方孔铜钱。”
王文统仔细拿起这两枚铜钱看了起来,一枚是传统的五铢钱的样式,正面刻的“大明通宝”,反面刻的“铜半两”、“大明工部元新一年制”。
另一枚除了反面刻的一两,其他字样一致的,只是钱币厚一点,大一点而已。
王文统问道:“这元新一年,是明廷的年号?取一元复始,万象更新之意?”
“不错,他们发布布告说要重开新天,复致太平,所以新年号取得这样一个。”
钱秀才又拿起这两枚铜钱,道:“明廷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这钱币光滑无比,而且坚不可摧,也不怕寻常人拿去熔铸或者剪小。”
“哦”,王文统仔细看了起来,确实如此,光滑无比,又在石桌上使劲磨了起来,确实难以磨动。
这下,王文统更不解了起来,有如此神异的冶炼方法,铸造兵器、农具不好,直接用来铸钱?
这个问题,钱秀才也不清楚,只是嘟囔道:“明廷远航到了天竺,或许找到了铜矿或者其他金属也说不定,不过他们也太大手大脚了,钱像水一样流了出去啊。”
王文统看他已经有点微醺,略微答了两句,又拿起银钱看了起来,有三种规格,一钱、五钱、一两,都是完整的银币,只是大小不同,字样换成了银一钱、五钱、一两之外,其它都是一样。
这银币,整体看起来就是一块浑圆的银饼,表面同样光滑无比,难以磨下粉末。
最后是金钱,黄金所铸,只有一种,就是一两的金币。
这些金银铜币,放在桌子上闪闪发光,王文统看着叹了口气,知道这个新立的宋廷,至少在银钱上是无比充足的。
这时,他又想到一事,问道:“钱公子,这些钱币既不能磨损,别人不害怕是明廷用其它金属冒充的吗?”
“不怕,他们在每个县城都设立了解库,他们称之为银行,用以兑换钱币,只要你拿着这些钱币去兑换,只收千分之一的火耗就可以兑换铜锭、银锭和金锭,这是纯度极高的金银。”
“一开始发行这些钱币的时候,也有些人不信,天天跑去兑换,将这些银钱兑换成了银锭,但是后来就没人做这种亏本的事了,毕竟每次都要千分之一的火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