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溯源仙蹟討論-第七百零四章 花兒爲什麼那樣紅讀書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游乐场恐怖故事这本书很厚,源尘只是随便翻了几页,便敲定了这些小东西。
为了争得使用者的同意,源尘非常懂事的在荒废的设施前喊了呼喊了三遍。
三遍已经够多了,毕竟设施也很多,一本书呢。
“有人吗?”
“没人是吧。”
“东西不要了对吧。”
源尘最后把目光盯上了游乐场本身,直接搬走的话,岂不是真成了饕餮过境。
男婴睡醒,看到这个游乐场,有点迷糊的看向少年道:“老爹,你这是为我买了个游乐场?”
少年低头看了看男婴,然后抬头看了眼已经废弃的游乐场,然后眯着眼睛笑道:“狗蛋,爹把给你买来的游乐场打包回去好吗?”
源初本能感觉有点不妙,但是有说不上来,只能揉着眼睛道:“好吧。”
“既然如此,那这游乐场就是我们的了。”
少年随手一挥,整个游乐场都消失了。
穿越未来遇到总裁
“爹啊,这里是什么地方?”
源尘看了眼手里的厚书,淡然开口:“被诅咒的游乐场,不过现在改姓源了。儿子,这是你的了,开心不。”
源初怒吼:“坑儿啊。”
被诅咒的游乐场,可是极为可怕的一种讯号。
在成为朽木白哉的日子里
源初第一世的记忆碎片中有过那段被诅咒讯号的记忆。
据说那个时代都被诅咒了。
那个时代的救世主亲自终结了那个时代。
那个时代的万族都无怨无悔,死得其所。
因为他们也不想活性诅咒流传下去,危害后世。
被诅咒的时代被终结后,活性诅咒从此失活。
源尘狠狠打了源初的脑袋瓜子,气呼呼道:“里面好…被诅咒的东西都被我收起来了,因果也被我截流了,剩下的送你玩还不乐意?既然你这么抵触,那算了。”
男婴急忙摇头道:“爹,送出去的东西怎么能收回去呢。”
说话间,源尘已经回到空间与古墓的连接口。
“爹,你不会还要把地皮一起挖走吧。”
源初感觉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自己爹真的能干出来。
“你爹是那种人吗?”源尘在自家儿子脑袋瓜上敲了一记,一本正经道:“这个空间都会被诅咒了,你爹又不是捡垃圾的,怎么会全部收了?”
源尘随意一掌下去,整个空间都泯灭了。
时间回到源尘收起游乐场的前一刻。
两个鬼鬼祟祟的纸扎人藏进了地下一个小空间中。
“甲三,为啥我们不躲在游乐场中,非要躲在这里。”
背后写着甲三的纸扎人很是无奈道:“丙三,你知道乙三是怎么死的吗?”
丙三不解道:“不是被火烧死的吗?”
甲三举着纸扎的脑袋,差一点他纸扎的脖子就被丙三的话给闪下来了。
“甲三,你怎么了?脑袋不舒服吗?需不需要帮忙。”
甲三急忙制止道:“你不要碰我,真不知道主人到底用什么纸叠的你。”
“厕纸。”丙三非常自豪的吼出了主人千叮咛万嘱咐不让说的话。
说出后,丙三还加了一句:“诶呀,主人不让说的,他说听到的都要杀掉。”
甲三面不改色道:“丙三你刚刚说了什么,我怎么没听到,该死的外来者,搬动游乐场用了太大的声音了,让我没听到你在说啥。”
丙三疑惑道:“声音不大啊,你真没听到?”
宠妻上位,坏坏总裁慢点爱 夜语凡
甲三保证:“没听到,丙三,你以为转移话题就能取消主人对你的惩罚吗?
我告诉你啊,我们放在这里是为了更好的躲避主人敌人的搜索,只要我们不进入古墓范围,就可以完成任务直接回到主人身边复命。”
丙三点头道:“是这么回事,甲三,都听你的。”
甲三松了口气,总算把这大傻子给糊弄过去了。
可下一瞬间,甲三没了,化作一点玄末能量即将消散。
丙三却还保持纸的形状,甲三的玄末能量被他直接吞噬。
一道玄黄之光将丙三守护起来,抵挡住了源尘的随意一击。
“什么东西?”源尘本想就此离开,封住这个入口就完了,可是忽然察觉到一丝抵挡之力,源尘立刻反手一抓,一个纸团就落入源尘的手里了。
男婴看了眼源尘手里的纸团,然后又看了眼老爹,终于还是嘴贱胜过理智,开口问道:“老爹,你抓别人的厕纸干嘛。”
源尘禁锢厕纸,淡笑道:“在对付敌人方面,我从来都是无下限的。”
与所有世界体系对应的,是无体系的无纪世界。
无纪世界。
没有规则,没有时间。
这里就好像是被造物主遗弃的地方,充斥着玄末能量。
但是,这里依然以强者为尊。
与具备体系的世界不同,这里的王只有一位,也只能有一位。
王坐在万族骸骨堆砌起来的白骨王座上,喝着鲜红的万族血。
他就像是很多大反派一样,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主宰一切的感觉,掌控一切的感觉。
大反派,不就是应该这样吗?
这才是王,这才是幸福啊。
万族都是他的奴隶,整个无纪世界都是他一个人的。
不存在未来出现什么主角来解决他的戏码,也不存在相爱之人反叛的无聊话本。
在无纪世界,没有过去未来,只有现在。
当他踏着骨,踩着血,成王之刻,无纪世界便完完全全属于他一个人。
“吾主天地永存,辉煌永不落幕!”
听着吹捧的话语,感受着身下白骨座椅的舒适,他知道,只要他想,这一刻便能永恒。
可就在他享受这一切的时候,忽然感觉白骨座椅好像有些不平,紧接着,他冷汗都冒出来了。
身体在白骨座椅上不安的扭动。
突然某一瞬间,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身下传出,他竟然忍不住闷哼出声。
白骨之下,万族使者都是惊恐的看着白骨座椅上的那个男人。
究竟是何等的痛苦,才能让他能哼出声!
“哼!何等宵小,竟敢使阴招,可干当面一战!”
他忍着身下的不适,睁开双眼看向某处。
在古墓内,朝着‘厕纸’疯狂下咒的源尘也抬起了头,好不遮掩的对视了回去。
少年一边对着悬浮的纸下咒,一边回应对头。
遥远的暴怒声传来,吹得源尘脑壳疼。
“源尘,你够了没有!”
源尘继续下咒,各种恶毒的咒语从少年口中吐出,以源尘的速度,一秒便有一百种咒语作用在纸张上。
源尘行动证明了,这件事情没玩。
“源尘,这是你逼我的,本不想搭理你,可你一次次的挑拨我的底线,等着!我一定要弄死你!”
没有理会这个家伙,源尘决定给这家伙来个大的。
看好了!
献丑了!
无纪王呼吸开始粗重,刚刚他竟然看懂了源尘的眼神。
这家伙想要做什么!
“源尘,你不要乱来啊,你知道你在用什么对我下咒吗?那是我用剩下的厕纸,你不嫌脏吗?
源尘,你要知道你是不可能通过这种办法真正伤害到我的,我们都是不死的,你又何必……啊啊啊啊——”
一直悬浮在源尘面前的‘厕纸’忽然炸了,一种不可描述的兴奋在源尘心头弥漫。
总算扳回一局了啊。
让你老小子拿真实世界的那次对战跟我交易,让你瞧不起我,让你自大,让你狗眼看人低。
无纪世界了不起吗?
无体系很好吗?
你是唯一的王格外牛吗?
看我不把你给烧糊了!
“啊啊啊——源尘——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无纪王双眼赤红,无尽火焰沸腾,遮蔽了他的身影。
比所有体系世界加起来都要大的无纪世界,此刻,唯一的王发怒了。
火山喷发,岩浆冲霄,白昼化作黑夜,群星坠落。
日月暗淡,无人敢发一言。
良久,无纪王才冷静道:“本王闭关三日,待我出关之日,全力进攻体系世界。”
此话不需要建议,此话便是真理。
谁也不知道无纪王为何闭关,唯有源尘知道。
源初看了眼烧成灰的‘厕纸’,又看了眼正在哈哈大笑的老爹,忽然有点蒙。
“老爹,诅咒那个人很开心吗?”
源尘忍着笑道:“那还用说,你等会儿,我笑的肚子疼,需要缓缓,哎呀,眼泪都笑出来了。”
源初终究太弱,没有感应到无纪王,也没有听到无纪王的话。
可他通过源尘的眼神,感受到了应该是有人进入了古墓入口,与自己老爹对话。
见源初一脸好奇心,源尘平静道:“现在还不是你该知道的,估计再过三年这家伙就该与我一战了,这个时间刚刚好,我也正需要一战来证明一下自己呢。
总是被人压一头的感觉是真的不好啊,当年我明明还没睡醒,这家伙就来挑衅,在睡梦中,我棋差一招,就弱对方一筹了?这一次,我可不会那么轻敌了。”
源初小声道:“老爹,总感觉你在吹牛。”
当年肯定不是这样,不然老爹现在不可能这么开心。
那不是爱情 巫毒娃娃
如果仅仅是输了一局,那打回来就是了,可老爹似乎再没跟对方打过。
源尘当然不知道儿子在想什么,若是知道了,定然要让这小子知道花儿为啥开的那么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