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從殺豬開始修仙 起點-第三百章 平原大戰,黑手現身展示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阴云垂地,黑雾迷空。
即便早已听说过黑潮的大名,即便知道神朝将要面对的敌人是什么,但眼见此情此景,许多人眼中还是升起了无边恐惧。
这便是黑潮吗…
大地隆隆震动,在响彻天地的疯狂嘶吼声中,不少人浑身发抖,忍不住退后了一步。
锵!
阵地上响起一声龙吟般的剑鸣,叶飞持剑上前一步,朗声笑道:“诸位,这些蠢货落入圈套而不自知,你们怕个球,今日叶某一步不退!”
几名妖族战队队长哈哈笑着上前一步,“你这厮就是爱出风头,扬名之日,难不成我们会退?”
“不如,看谁杀的多?”
楚桓微笑着上前一步,伸手一挥,顿时数道符箓燃着绿火在身边盘旋。
曼珠迪雅微微一笑,捏动法诀,瞬间召唤出了护法猿神将的虚影,凌秋水则持剑护在身边。
每个战队队长都是人中龙凤,说笑间就化解了阵地上的恐惧阴霾。
后方元黄看得有趣,
“教主弄得这排行榜有点儿意思,这些小家伙,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蛤蟆大尊笑道:“不过现在却是要看我们的,咱们什么时候出动?”
元黄死死盯着前方,黑衣大袖一挥,眼中冒起血光冷笑道:“不急,等教主信号。”

另一边,张奎无声无息漂浮在上空黑雾中,看着脚下无边的黑潮大军,心知今日怕是要手段齐出。
就目前局势,对方有七名怪异君王,神朝拥有五艘星舟,再加上两名护法神将,应该能打个平手,自己加入便可稳操胜券。
让他忌惮的,还是中央那操控魔旗的家伙。
魔旗这东西,就像那些星空邪神的祭坛,以某种奇妙方式连接着仙王开辟的天地,畸变后越加邪异,张奎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能控制。
必须先干掉这家伙…
张奎心神微动,心中已有了注意,立刻暗中通知元黄。
高山之巅矿城内,元黄微微点头,随后看向天阁众妖,沉声道:“诸位,教主有令,五艘星舟出击。”
说着,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动静大点儿,将那七个怪异君王勾出来。”
众妖立刻心领神会。
轰!
六十几道通天彻地的影子从矿城轰然而起,仿佛诸神临世,恐怖的气机顿时弥漫整个山头,甚至与黑潮形成了对抗。
若是在过去,如此多的大乘境发威,足以改天换地,让人心生绝望。
但现在,在这危机四伏的阴间,面对恐怖的黑潮,却让矿城阵地上的神朝修士感到心安。
嗡!
紧接着,五艘星舟以龙骨神舟为头飞出矿城。
异世之女神争霸
刚到平原之上,五艘星舟就齐齐点燃黄金镇魂塔,太阳真火熊熊燃烧,神火领域连成一片,所过之处,瞬间燃起一片火海。
阵地上的修士士兵们张大嘴看着这一切,他们虽然知道星舟是神朝重器,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其神威。
“神朝…无敌!”
忽有一名士兵满脸通红,激动狂热地挥舞起了拳头。
“神朝无敌!”
阵地之上,顿时响起山呼海啸般的呼喊,每一个人都极度兴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神庭钟也铛铛直响,太始巨大法相金身缓缓走出,面色威严捏动法诀,声音响彻天地,“煌煌神威,护我神道,护法神将,现身!”
天地间一片金光,两座山脉般庞大的身躯顿时轰然落下,山石崩塌,整片大地都在震颤。
曼珠迪雅眼若星辰,看着前方嘴唇微动,或许是因为过去的原因,她对神尸异常敬畏,因此刻苦钻研驱神术。
若是有一日,自己能单独召唤出护法神将本体,该是何等感觉。
超级至尊奶爸
而另一边的叶飞和其他战队队长,则目不转睛盯着龙骨神舟,他们对这东西最为向往。
总之,底蕴连番现身,神朝一方顿时士气大振。
神火临世,万物皆焚。
神火领域连成一片的威力,甚至超乎了元黄他们的想象,无论空中还是地下,几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靠近。
以几艘星舟的速度,瞬间就在黑潮前方绕了一圈,身后留下一片火焰隔带。
刚一接触,星舟就展现出不凡威力,黄金镇魂塔更是像极了怪异克星。
吼!
震天的狂啸声响起。
处在黑潮中心的七尊怪异君王尽管被人控制,还是愤怒地失去理智,不管不顾向几艘星舟冲来。
仿佛巨兽的怪异君王大步在黑潮中行走,沿途踩碎无数怪异,却如泥浆般诡异地融合进了他们的身躯。
嗡!
黑潮中心硕大三角战旗猛然气息搅动狂风,黑白色领域瞬间扩散,却只重新控制住了两尊怪异君王。
而那只浑身触手飞行的巨大立方体,更是带着恐怖气息,率先一步飞到了黑潮前方。
元黄早有准备,一声令下,龙骨神舟龙头处,瞬间龙气疯狂翻卷。
昂!
一声雄浑的龙吟声响起,金色龙魂鳞爪飞扬飞射而出,眨眼间便将那怪异君王穿了个大洞。
轰!轰!轰!
其他星舟也早已蓄能完毕,他们将神火炮换到了威力最大的两仪真火,几十道耀眼银色光线喷射而出,竟然将那怪异君王打得只剩下了一半残片。
但即便如此,这立方体触手的怪异君王也没死,惨叫着掉入黑潮中,开始大量吞噬阴间怪异。
元黄等人与这种东西作战许久,当然知道其特点。
黑潮就相当于移动的血库,若不能第一时间消灭,这些怪异君王简直是打不死的存在。
然而还没等他们动手,其他几尊怪异君王便山摇地动冲了过来,有的黑火满天,有的满身眼睛喷射黑光,打在星舟防护罩上轰隆作响,船身不断颤动。
而与此同时,两尊体型更为高大的护法猿神将和藤神将也冲了过来,一个怒吼着挥动巨拳,一个浑身藤蔓飞卷。
天地间数尊巨兽疯狂搏斗,山摇地动,气浪烟尘翻滚,仿佛重新回到了天地未开的上古蛮荒时代。
两尊护法神将虽然数量不占优,但却有五艘龙骨神舟上下穿梭支援,炮火隆隆,竟然打得不相上下。
而此时阵地上的修士们也顾不上惊骇远处大战,因为不少怪异已经穿过战场,开始顺着高山向上蔓延。
“杀!”
喊杀声直冲云霄,各种怨铜制作的法器箭雨飞射,三十多名天阁大乘更是掌控天地元气,裹着一个个房间大小的怨铜锯齿轮来回绞杀。
战局瞬间进入白热化。
而在庞大黑潮上空,张奎依然隐去身形,无声无息。
刚才他瞧得分明,虽然不太好使,但这黑白魔旗确实可以控制怪异君王。
妖孽帝君别乱来
他们的力量,存在某种共通性…
这个发现,让张奎心中杀意更加强烈,但现在却不是最好出手时机。
想到这儿,张奎暗中运用推演术,眼中金光闪烁,战场形势尽在于心,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上次他们救援矿城时,这家伙没有出手,显然是对自己心怀忌惮。
而如今却敢来攻,并将怪异君王放在身边,必是有所防备。
可惜,这家伙算漏了许多…
张奎微微抬头,看向了平原上空神光四射的神庭钟。
铛!
悠扬钟声响彻战场。
太始虚影跨步而出,面色威严,缓缓抬起了右手。
汹涌澎湃的神力不断凝聚,无数神朝人族、妖族的祈祷声瞬间响彻四方。
一道数百米长的紫金色符箓虚影缓缓凝聚,即便在这阴间,杀气也瞬间笼罩了整个平原。
镇邪诛魔符!
符箓,召神劾鬼、镇魔降妖,而使命之。
阳世的术法在阴间威力明显减弱,神术也略受影响,不过当威力到达这种地步时,已能忽略那些不利因素。
吼!
几尊怪异君王见势不妙想要后撤,两尊护法神将却趁势发威,将几只巨兽死死缠住。
巨大符箓忽然消失,再出现,已烙在了一名八爪巨兽一样的怪异身上,随后千米上空黑雾疯狂旋转,狂风呼啸间,竟然出现了无数血色雷霆,轰隆隆疯狂落下。
“神术!”
魔旗主人显然没预料到这一点,声音惊诧中带着一丝犹豫,随后硕大魔旗招展,身旁仅剩的两名怪异君王冲了上去。
就是现在!
张奎眼中煞气一闪,当即捏动法诀,两眼银色火焰不断燃烧。
曝日术,两仪真火为核心,使用登抄术加强,再用搬运术直接远程施放。
对于这种不知来历的老怪物,张奎毫不留情,直接下狠手。
嗡嗡嗡…
与太阳真火曝日术不同,黑潮中突然一点银芒不断闪烁,仿佛在积攒力量。
“混蛋!”
魔旗主人气急败坏中带着一丝恐惧,黑白领域猛然爆发,却又突然收缩成了碗装,里面似乎一切都被凝固定格成了黑白胶片。
轰!
曝日术终于爆发,战场所有人眼中先是一片刺目白光,随后是无尽黑暗,两者交替出现,似光阴交替,似日月轮转,诡异而又恐怖。
“那…那是什么?”
有人捂着眼睛颤声道,只觉耳边不断有狂风呼啸,沙子打在脸上生疼。
很快,异象消失。
人们缓缓睁开了眼睛。
只见一个直径上千米的太极虚影缓缓消失,而黑潮中央数十里地内,所有怪异都保持古怪的静止。
呼~
微风吹过,那些雕塑般的怪异,就像被吹散的尘沙散落消失,无边的黑潮中央,瞬间空出好大一片。
不仅如此,一名走的慢的怪异君王也受到波及,大半身子消散,只剩下一个脑袋轰然坠落,痛苦嘶嚎着开始吞噬其他怪异。
张奎此时已经显出身形,缓缓从天空落下。
“是教主!是教主!”
当即有人疯狂欢呼。
神朝一方顿时士气高涨。
“我的个乖乖…”
吞天号上,蛤蟆大尊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教主术法,怕是已经通玄。”
轰!
一个庞大的身影缓缓倒下,却是那个被符箓烙印的怪异君王彻底成为焦炭,轰然碎裂。
战场形势陡然改变。
“诸位道友,杀!”
元黄当即一声怒吼,龙骨神舟飞速盘旋,冲向了另一名怪异君王,其他星舟紧跟其后,再次炮火连天。
而张奎,则沉脸缓缓落下,黑潮中心已成一片白沙之地,而那面“都天,乾”字战旗虽然已经破烂不堪,但还是勉强维持着一小片黑白领域。
中央黑雾猛然散开,伴着哗啦啦的甲片声,一个三米多高的身影闪烁不定飘了出来。
这是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依稀能看到坚毅的青色面庞,半截身子如阴间怪异般扭曲,一具古老的青铜甲早已斑驳不堪…
周围无数阴间怪异嘶吼着涌入空地,张奎视而不见,一声冷哼。
“仙孽…竟然还保留着意识,你是何人?”
对方的状态他一眼就认了出来,仙孽是真仙死前一股怨气诞生,像这样强大还有意识的,真是异数。
“哈哈哈…”
这个古怪仙孽冷笑了几声,随后看了看周围怪异,眼中的厌恶之情毫不掩饰,一甩战旗,眼睛死死盯着张奎。
“要打便打,吾的名字,你不配知道。”
哼!
张奎杀机四溢,一声冷哼,“无非是无极仙朝余孽而已,祸乱天地,死球!”
说着,剑指一凝,万千紫煞剑光顿时如潮水般向着对方汹涌而去。
“紫极光?”
这仙孽挥舞大旗,诡异黑白领域将剑光一一消磨,同时冷笑道:“紫府真君若还活着,怕是会笑掉大牙。”
“原来这叫紫极光…”
张奎呵呵一笑,“谢啦。”
说着,额头“长生眼”猛然睁开,寂灭黑光喷射而出,同时一声大吼,“那这个呢!”
轰!
一声巨响,这仙孽用破烂的魔旗挡住了黑光,却惊讶地发现,仅剩的黑白领域竟然再被寂灭黑光吞噬,“不可能,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与此同时,无边的怪异黑潮也涌了上来,无名仙孽苦苦坚持,本想趁乱破局,却见张奎一抖身子,上千个分身跳了出来。
“杀杀杀!”
“哇呀呀呀…”
无数分身各自施展紫煞剑光,将黑潮硬生生挡在了外面,而远处,几名怪异君王也被拖住,无法救援。
张奎额头“长生眼”中,寂灭黑光不断吞噬对方残留领域,同时阔步向前怒喝道:
“你们这帮狗屁仙人王八蛋,留下天地一片混乱,说,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名仙孽眼中闪过一丝怒色,却闭着嘴沉默不语,忽然甩起大旗身形一闪。
一丝古怪的力量闪过,对方竟然彻底消失不见。
網 遊 之 金剛 不 壞
张奎一愣,连忙通幽术四处打量,却根本找不到对方踪迹。
刚才那种感觉…
有种玄之又玄,难以描述气息,混合黑白领域才让对方逃脱。
“仙法!”
张奎悚然一惊,原来那才是真正无色天力量使用方法,不过对方只剩一丝玄奥气息而已,怕是专为自己准备。
还好,一开始就下狠手废了魔旗,要不真可能被对方下黑手。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为何又偏偏来找自己麻烦?
“哼,你有仙法,我亦有妙术…”
张奎哼了一声,挥手捕捉残余气息,捏动法诀用出了取月术。
阴间自然也有月光,只不过残血瘆人,模模糊糊出现了一片景象:
这是一片茫茫荒漠中的庞大废墟,有高耸石像执剑而立,有层层叠叠黑石殿堂,一个鬼魅般的影子穿梭其中。
张奎眼睛微眯,取出三头六臂神像,古仙朝神灵残魂福生顿时裹着黄烟飘出,一脸讨好拱手道:“参见上仙。”
“这家伙是谁,那里又是什么地方?”张奎沉声问道。
福生一看,顿时眼中闪过一丝复杂,“那是天元星阴兵营,他叫常空,无极仙朝天元星星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