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d95精华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 愛下-0615 駕崩-0swfg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
十天一晃而过……
红了眼的袁家人正疯狂进攻,断鸡求存的叶云辰也正式宣布复出,率领叶家军全力反攻,各路兵马全面接战,而永吉帝的圣旨已经变成了废纸,出了金陵城没有一个人听命。
“……”
上朝大殿之中一片压抑,忠于袁家的文武早已离开了金陵城,如今在朝的只有叶赵两方的官员,永吉帝彻底成了摆设,上朝也不讨论政事了,全都默默等着最新军情。
“啊~”
永吉帝靠在龙椅上打了个哈欠,双方官员也都是昏昏欲睡,龙台侧面拉起了一块珠帘,皇后和永宁全都挺着个大肚子,坐在帘后吃着水果,罗檀和秋宁站在她俩身后。
“报!五百里加急……”
一名驿卒猛地冲进了大殿,一群人瞬间振奋了精神,各个都像赌徒一般眼神凌厉,战场上瞬息万变,不但牵扯着整个吉国的国运,更是关乎到他们的身家性命。
“奏报!”
永吉帝直起身来招了招手,驿卒抱拳喊道:“启奏陛下!郑一剑率军占领荣马县,其中一万江北天狼军,八百顺国防疫兵,征集了民夫修建防疫工事,防止尸毒泄露!”
“哦?”
永吉帝惊疑道:“为何在荣马县防疫,那样一个鸟不下蛋的小地方,莫非出了什么差池不成?”
“回禀陛下!半月前赵王与无上皇在荣马对决,赌注就是尸毒粉……”
驿卒说道:“无上皇被赵王砍下了一条左臂,重伤后丢下毒粉逃走,当时装有毒粉的瓷瓶已经破损,赵王担心毒粉在半道上遗漏,故命人包围荣马县,以防不测!”
“哈~难怪不动明王是个独臂人,原来膀子让赵王给卸了……”
吏部尚书嘲讽道:“你们给本官听好了,叶云辰本名赵四海,只是一介武夫而已,他自封了一个无上皇,朝堂非但不会承认,还要追究他冒充先帝的罪责,最轻也是满门抄斩!”
一名大臣挥袖不屑道:“你说这话有用吗,有本事当他面去说,在这里逞什么口舌之快?”
“我说此话可是为了陛下好……”
吏部尚书拱手说道:“朝堂若是承认赵四海是无上皇,你们让陛下如何自处啊,他若带兵回来重新登基,陛下这皇位让还是不让,只要皇上一天不认,他就永远都是一介草民!”
“行了!”
永吉帝不耐烦的挥手道:“你少在这搬弄是非,赵四海是谁朕心里清楚,驿卒你继续说,还有没有军务要奏报?”
“回陛下!袁家军已攻占溪沙县,眼下正在修整当中……”
驿卒抱拳说道:“乌族人派出了三万民兵,正从西面与汉王夹攻虎烈军,目前战事胶着,还有一支十万人的江湖军团,正前往毕东县相助赵四海,迎战袁若成的大军!”
“江湖军团?还十万人……”
满朝文武纷纷色变,连秋宁和罗檀都震惊的对视了一眼,唯有永吉帝有些激动的问道:“当真?十万江湖高手还是寻常乡勇?”
“回陛下!”
驿卒大声说道:“赵四海成为了第一任江湖盟主,各大门派高手尽出,每支队伍皆有各自掌门人率领,袁家军停在溪沙县不前,正是被江湖军团所慑,恐其力量远超普通军团!”
“哈哈哈……”
永吉帝爽朗的大笑道:“真是仗义每多屠狗辈,江湖尽是好儿郎啊,我大吉江湖有如此多的勇义之士,还愁大事不成吗?”
“赵四海真是阴险,居然藏了这么一支奇兵……”
赵家的官员们纷纷咒骂,大吉历史上从未出现过江湖军团,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战斗力如何,而袁老二突然暂停攻势,自然是担心这支江湖军团,全都是以一当十的高手。
“驿卒!”
永吉帝笑眯眯的问道:“顺国赵王仍在江北么,他有何动作没有啊?”
“仍在江北!但是……”
驿卒有些迟疑的说道:“袁若成已将十万天狼军,全权交给赵王爷统帅,五天前赵王亲率十万天狼军北上,一去无影踪,有锦衣卫说他……可能去阻截北嵬军去了!”
“你说什么,赵王没有固守姑苏城吗……”
秋宁猛地掀开珠帘走了出来,永宁同样震惊的站了起来。
“赵王在川右插了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
驿臣苦思冥想道:“西北望,守四方,左牵狼,右擎龙,亲射虎,看叶郎,裹尸还,又何妨?呃~锦衣卫便由此判断,赵王怕是出动出击了!”
“赵云轩真乃一代名将也,以卵击石还有心情吟诗作对……”
永吉帝阴阳怪气的冷笑道:“北嵬军二十多万人马,算上正在南下勤王的部族骑兵,整整四十万大军在等着他,若是他十万人马就能打赢,朕这皇上不当也罢,让给他去做好了!”
“这这这……”
吏部尚书吃惊道:“姑苏城进可攻、退可守,加上十万天狼军,姑苏城可说是固若金汤,王爷为何要主动出击啊?”
“年轻人!总喜欢出奇招、险招……”
永吉帝轻蔑的说道:“他在关外打了一场大胜仗,便以为他所向披靡了,殊不知那只是一支三流杂牌军,而北嵬军多是强兵悍将,战力犹在边军之上,朕看他是要摔个大跟头喽!”
“驿卒!江南道有消息没有……”
一名大臣连忙询问,驿卒答道:“回禀大人!护国军仍在修建防疫工事,江南士族以皇后娘娘的张家为首,昨日对外宣布,不站队,不打仗,生产耕作,报效朝堂!”
“好好好!”
永吉帝很满意的看向了皇后,笑道:“皇后!国丈大人不愧是三朝元老,饱读圣贤书啊,国难当前清醒明断,当得起一句国之栋梁,不像某些小人只会趋炎附势,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陛下谬赞了!”
皇后不苟言笑的微微颔首,谁知话没落音,一名龙禁卫副统领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急赤白脸的大喊道:“大事不好了,顺国皇帝驾、驾崩了,五日前在边关尸变了!”
“什么?”
满朝文武齐声惊呼,永吉帝也猛然起立,永宁更是顾不上体面,一把掀开珠帘冲了出来,急声问道:“你快把话给我说清楚,究竟是谁尸变了,我皇爷爷到底怎么了?”
“太子妃!您的皇爷爷驾崩了……”
副统领焦急万分的拍着大腿,永宁双眼一翻差点晕了过去,幸亏被罗檀一把抱住,太子也吓的惊呼了一声,赶紧冲过去把她抱回椅子上。
“你快把话说清楚……”
永吉帝急眼般的叫嚷道:“顺尧帝究竟是遇刺还是尸变,他到底是如何驾崩的?”
“皇上!您的死士……”
对方面色铁青的说道:“赵王查到了锦衣暗卫的身份,竟是一名顺国的边关副将,他得知身份败露之后,竟然狗急跳墙,悄悄在皇帝行宫里投毒,整个行宫无一幸免!”
“噗通~”
永吉帝一屁股摔回了龙椅上,满脸煞白的问道:“你们有没有告诉顺国,此事与朕无关啊,那死士效忠的乃是先帝,朕也不知他是何人,更没有给他下过任何命令!”
“皇上!您可能是无辜的,但暗卫归叶云辰统属……”
副统领狞声说道:“此事乃是七日前发生,顺国已经昭告天下,监国公主即刻登基继位,宣誓要为他们的先帝报仇,”
“什么?”
永宁又触电般跑了出来,震惊道:“我姑姑登基了吗,她、她成女皇了吗,难道没有人反对吗?”
“太子妃!有没有人反对卑职不知……”
副统领拱手说道:“顺国十七公主已成千古第一女帝,而她颁布的第一道圣旨便是为先帝复仇,禁军统领金无命,亲率百万边军出关,昨日就应该攻打我国边关了!”
永吉帝连忙喊道:“兵部尚书!边军现有多少士卒,快加派援军啊!”
“陛下!先帝在位时抽调了十五万襄北军,前去震慑蛮族各部……”
兵部尚书无奈道:“这十五万襄北军远水不解近渴,边关如今只剩下二十五万兵力,还让十万袁家军卡着喉咙,除非袁家军愿助一臂之力,否则他们就是一支孤军!”
“皇上!顺国可不止百万兵力……”
副统领又说道:“顺国前太子和端亲王,亲率五十万海军出海,据说会绕到出海口登陆江南,还打出了秋毫无犯的旗号,点名只杀伪皇叶云辰报仇,绝不侵犯百姓一分一毫,取下叶云辰人头便走!”
“他娘的!老子就知道,赵云轩绝不会在江南道白费力气……”
永吉帝面目狰狞的骂道:“狗杂种在江南经营了这么久,居然是想让顺国兵登陆,打从一开始他就没安好心,来这就是为了进犯我大吉疆土,朕与窃国狗贼誓不两立!”
“……”
一群文武通通傻了眼,他们以为这只是一场内战,全然忘了赵官仁背后还有个大顺国,更没想到他早就准备好了,一下就把顺国给拖进来了,而且是如此的名正言顺。
“皇上!我劝您还是与叶云辰割席吧……”
秋宁拱手说道:“袁家老一辈让他杀了个精光,袁家小辈已经不管什么江山不江山了,我看他们非但不会共同御敌,搞不好还会夹攻边军,开门把顺国大军放进来!”
“不可能!他们再糊涂也不会干这种事,吉国江山也是他们家的……”
永吉帝说这话的时候根本没底气,况且顺国人虽然喜欢吹牛皮,动不动就是什么百万大军,但人家现在是以倾国之力出兵,掐掉一半水分还剩七十多万的兵力。
“皇上!共同御敌就代表着停战,可您觉得双方会停战吗……”
秋宁冷笑道:“不停战这仗就得打下去,叶云辰出了一支江湖奇兵,袁家人不拼命难道等死吗,至少他们跟赵王关系很好,说不定还会让他们坐江山,或者划江而治呢!”
“陛下!”
吏部尚书说道:“为今之计只有砍下伪皇的狗头,顺国才会消气,届时您与袁家和好如初,共同抵御外敌,恢复到从前一样不好么,至少您还是皇上,吉国也还是吉国啊!”
“皇上!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啊……”
不少大臣纷纷上前进言,永吉帝的脸色阴沉似水,望着地面久久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