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mss精华都市异能 抗戰韓瘋子 txt-822 水淨化部隊展示-so4fb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火车到站之后,果然是有人接机的,让韩烽有些意外的是,居然是宫下正奇亲自来了。
“前辈,麻烦您亲自来接我。”韩烽表示感谢。
“说这些客气话做什么?我是绫子的舅舅,我想要不了多久咱们也就成一家人了,到时候你可也得改口喊我舅舅了,哈哈哈。”再次见到韩烽,宫下正奇表现出一位长辈该有的热情,“怎么样,一路上可还算顺利?离别的时候绫子那丫头没有哭鼻子吧?”
韩烽有些憨厚地挠了挠头,“前辈说笑了。”
哈哈哈——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这么急着赶着过来,看来也是想早点去工作,年轻人有上进心是极好的,走吧,我带你去制药厂。”
宫下正奇雇了一辆马车,两人坐在马车上,宫下正奇随意地向韩烽介绍了一些哈尔滨特别行政市周围的风景,哪里有什么好吃的,美丽的,好玩的地方。
这里的路修得极为平稳,人坐在马车上居然感受不到多少颠簸。
韩烽以一位晚辈受教的姿态与宫下正奇交流,自是惹得宫下正奇越发满意。
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了地方,原来是在哈尔滨的以南郊区附近,一眼望过去,大部分地方荒无人烟。
“前辈,制药厂原来是在哈尔滨市的郊区附近吗?”韩烽问道。
“是的。”
“为什么建在这么偏僻的地方?”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有一点我要交代你一下,小次郎,到了这个地方,尽量多做,少看,少问。”
“嗨。”
“走吧,还有一里多路呢,路上有很多关卡,你不用说话,由我来解释就行。”
“嗨。”韩烽应了声,心底却生出疑惑,制药厂而已,居然还会在路上设置许多关卡,到底是什么制药厂,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哈尔滨市。
郊区。
韩烽努力地在脑海中搜索着记忆,他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这很关键,甚至已经让他的心底负起一层沉甸甸的感觉。
宫下正奇带着韩烽上路,一路上过去,先是路途七转八折不说,果然有许多哨卡。
宫下正奇大概是这里的熟人了,哨卡的哨兵们对他没有格外的提防,而是第一时间将所有的警惕都放在了韩烽的身上。
直到宫下正奇和他们解释了几声,又掏出自己的貌似是工作证的什么东西,哨兵们这才放了人。
连续过了三处哨卡之后,韩烽试探着问道:“前辈,这里的制药厂管得这么严的吗?”
“是有些严格,但不是管我们制药厂的……算了,这些就不和你解释了,具体的其实我也不太清楚,那些地方我也从来不被允许接近,你只需要记住,到了制药厂之后就在制药厂工作,哪里也不要乱跑,听从药厂里的前辈的指导工作就是了。”
“嗨。”
两人随意地说了些话,路上保持沉默,又过了两道哨卡之后,总算是远远地看到了制药厂的轮廓。
小路仍旧弯弯曲曲,前面的是一座建筑,后面隔开一段距离的也是一座建筑,听宫下正奇的意思,最前面的建筑就是制药厂,“制药厂”几个大字也的确在厂门前写着。
宫下正奇准备领着韩烽继续向着制药厂的方向前行的时候,韩烽稍稍驻足。
“小次郎,怎么了?”宫下正奇疑惑。
“关东军防疫给水总部?”到了岔路口时已经离得不算太远,韩烽隐约地将那制药厂后面建筑上挂着的几个大字读了出来。
而读完这一行字的韩烽,心底立刻沉进了谷底,他想起来了,终于想起来这是什么鬼地方。
一个地狱般的地方。
日军侵略者的累累罪行在这里罄竹难书。
宫下正奇的脸色复杂了些,“不要对那里好奇了,那里好像是关东军的一处水净化部队,据说是石井四郎将军发明出了一套战场净水装置,就建在那里,成了一处大厂房,起一些防疫和给水净水的作用。
给水场的员工们外出的时候是必须得通过咱们制药厂的。
这里的规定,陌生人是不允许随意搭话的,这个你可要记住了,必须遵循。
另外这制药厂是有一整套生产工艺流程的,从生产部,质检部,财务部,物料部,设备部,再到研发部门等,工作岗位是很多的。
不过小次郎你刚来这里工作,更高的职位需要丰富的经验,我也不好帮你申请,所以先给你申请了一个生产间监督员的工作,这个工作是很清闲的,不需要什么基础,只要可以监督保证生产间员工的正常工作就可以了。
又不会过度劳苦,你也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在生产间好好的观察学习生产间的一些工作。
你要记住,在这里工作有些东西我们不一定要精通,要会,但至少要了解,才有助于今后的晋升。
我们快走吧,我和生产间的主任已经打过招呼了,我再带你和他见上一面。”
“嗨。”韩烽应声,心底却感慨,绫子这位舅舅对自己还真是挺上心的,同时越发地肯定了这制药厂后面的那座巨大的建筑究竟是做什么的。
弄一座制药厂在前面挡着,再挂个防疫给水的牌子,不过就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
韩烽打定了主意,既然来了,就不能袖手旁观。
很快到了地方,宫下正奇口中的那位生产间主任是个又矮又胖的中年人,宫下正奇介绍道:“这位是生产间主任北原松下,小次郎,以后你有什么不懂的事情就请教松下主任吧!
松下,这位年轻人就是我和你说过的小次郎,以后可得麻烦你了。”
“前辈,初次见面,请您多多关照。”韩烽向北原松下见礼。
这又矮又胖的北原松下明显是个世故圆滑的老手,韩烽看得出来,他对于宫下正奇是很尊重的,即使是面对自己这个年轻的后辈,也总是以笑脸相迎。
宫下正奇将韩烽引荐给北原松下之后,可能是忙于自己研究室的工作,又交代了韩烽几句,便急匆匆的去了制药厂的更深处。
韩烽目送宫下正奇离去,等待着北原松下给自己安排生产间的任务,带自己熟悉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