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7mm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仙聲奪人討論-第864章 奉陪看書-thwfz

仙聲奪人
小說推薦仙聲奪人
正在艰难抵抗徐徐推进的容国大军的东晋军团,突然收到消息说是国内混乱,女帝急急召唤大将军回朝勤王。
眼看容军即将破城,将士们拼死不退,浴血奋战,你身为君王突然来了这么一招,顿时就让将士们泄气了。
为首大将军迟意看了看双方悬殊的战力,再对比下自家君王逐渐不靠谱的性格和对方君王一如既往凶残的形象,犹豫了下,开城投降了。
他决不能让自己的兵跟着白白死去。
大将军的投降,让容军夺城的速度更快了。
就在大将军投敌的那一刻,东晋皇城。
隐隐一道带着怒意的龙吟声在冥冥中响起,极具压迫力,仿佛那就是整个东晋。
王朝气运发怒。
高坐九重阁的东晋女帝抬头看向虚空伤痕斑斑的气运金龙,眸子里的阴云散去,一直浮躁的心终于沉静了下来。
端坐椅子上,司马姮君回忆着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闭了闭眼,一股冷意自她身上升起,带着无上的威压和掌控一切的强势:“五色所迷,终究是#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晋国……”
随着最后一个字的落下,她身上的威压散去,带着末路的悲哀和无奈。
五色迷惑了她的心智,让她身在局中看不透,也猜不透更多,更是让她心浮气躁。
换句话说,这五色是劫气所带来的。
仙朝征战不休,累积下来的大劫劫气连她都无法逃过,只能一步步走向末路。
煦帝如何能够躲过去?
可能是知道了自己结局无法挽回,司马姮君心中罕见的平静了下来,甚至有闲心去想煦帝的事情。
“陛下,叛军在攻击皇城。”
“陛下,李中尉反了。”
“林大学士反了。”
“陈指挥使反了。”
“江太傅反了。”
“……”
听着侍卫的高呼声一直没有反应的司马姮君目光一厉,江太傅反了?
她虽然怀疑过江锦太傅,但那人一直张扬高调,弱点也很明显,就是他的妻子。
且他教导太子并无不正常的地方,她让人暗中查探了一下,发现没什么问题便将他放在了可信任的名单中。
她信任他,才将他放在了储君身边。
谁知,这是送羊入虎口。
然而到了如今她都不明白,江锦的背叛到底是因为东晋没有了前途还是因为他是他国的暗子。
或者干脆就是煦帝派来的。
从这日起,东晋女帝坐在龙椅上没有挪动半分。
哪怕从外界传来的都是坏消息,然而对她来说也没差了。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东晋的江山,亡的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快。
反叛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这其中不仅有其他势力搅混水,主要是煦帝在东晋的暗子实在是太多了。
她还以为煦帝在东晋安插的暗子只有一两个呢,毕竟赵、江二国最为突出的暗子便是那三位将军,简直是旦夕之间颠覆了。
这就给了其他势力一个印象,煦帝安插的人手定然只是那么一两个。
然而有这么一个印象本就是错误。
谁家安插暗子就那么几个人,也不想想就那么几个人没个照应谁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呢。
赵、江二国已经亡国了,当初究竟是怎么回事除了煦帝外谁都说不清楚。
仔细想想,那二国亡国的速度,东晋女帝眼里闪过一丝悲哀。
她东晋可比那二国的亡国速度快多了。
“母皇。”太子神色苍白的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贾诗琪总管。
司马姮君见到这二人,脸色一沉,皱眉问道:“朕不是让人送你们离开了吗?”
太子摇摇头,红着眼睛说:“儿臣与母皇同进退,共存亡。”
贾诗琪抿嘴一笑,看到这个神色清明的君王,便知道陛下依旧是曾经那个睿智英明的女帝。
她笑容有些内敛的说:“就让臣为陛下再尽忠一次吧。”
女帝眼里隐隐有水色闪过,她哑声道:“好孩子。”
贾诗琪算是她看着长大的,也是她最信任的人。
到了如今这地步,有这两个孩子陪着,哪怕赴死她也是高兴的。
“陛下,沉郡失陷。”
“紫瑶郡失陷。”
“万安郡失陷。”
“乔郡失陷。”
“陛下,眠龙郡失陷。”
短短两个月,一个个坏消息接踵而来,眠龙郡又是皇城外第一郡,连它都失陷了,想必敌军很快便会到皇城吧。
这时,外界的喊杀声已经传了进来。
皇城坚守了两个月,终于坚持不住了。
就在这时,整齐有序的脚步声从远处渐远渐近,随即虚空有雷霆轰鸣。
冷冰冰不含任何情绪的声音传来:“传陛下旨意,反抗者杀无赦。”
天空突然风起云涌,层层叠叠的黑云在天空激荡下压。
轰隆。
雷霆落下,大雨倾至。
容国大军,到了。
这时东晋女帝才意识到,围攻了皇城两个月都没有破城的叛军,是容国的人。
他们不是没有能力破城,而是在等待主力军到来。
女帝嗤笑一声,眼尾带着一丝红痕,显得凌厉非常:“煦帝,你可真够绝的,竟然连我东晋百姓都不放过。”
无数道雷霆在虚空上闪现,随着女帝的声音出口自,轰鸣声阵阵作响。
女帝终于怒了。
到头来,她还是爱着她的子民。
亡国不怕,成王败寇罢了。
可杀她晋民,绝不容许。
东晋亡国已成定局,她拼死也要为子民们战出一条出路。
“煦帝,你我一战。”东晋女帝朝着南方看去,神色狠戾决绝。
乾京,还在希微宫装模作样打坐的容娴睁开了眼。
与同舟一战后,在众多势力眼里,他们应该是两败俱伤。
其实不然,容娴与同舟的伤看似严重,实际上并无大碍。
木灵珠围着她治疗个几天也就没事了。
如今还安分的待在皇宫里,不过是糊弄他人罢了。
容娴神色郑重了起来,眼底隐隐有些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无法察觉。
“奉陪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