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abzx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二十二章 一步高招熱推-schi1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们两个人沉默地喝着茶,大家都不说话,好一会儿,我沉不住气问道:“一会儿喝点吧?”
班长嗯了一声道:“行!喝点白的吧!”
我推开门,和外面的一个服务员喊道:“过半个小时上菜吧,拿一瓶‘水井坊’进来!”
然后进来关上门,看了看班长问道:“‘水井坊’可以吧?”
班长笑了笑说道:“也就只要在你这儿能喝到这么好的酒了,还毫无顾忌!”
我哦了一声道:“这话听着不对劲儿啊?喜欢的话,我拿几瓶给你就是了,放心我收你钱,不过就是成本价,我们批发进货便宜的很!”
班长呵呵地笑了笑道:“还是免了吧,现在查得严,没事都能给你说成有事,我来你这儿喝酒,都算违反纪律的!”
我切了一声道:“这违反个屁的纪律啊?领导就不能有朋友,就不能有兄弟姐妹了,吃个饭,还怕人举报不成?”
班长哎了一声道:“要是之前,咱们没啥瓜葛呢,也就没事了,不过,现在嘛……还真难说!”
我不解地问道:“咱们能有什么瓜葛啊?你主管的又不是经济,再说了,我可从没在你这儿走过后门啊,没违反过原则吧?”
班长突然发问道:“今天你不是把安全小组给气走了,跑我这儿投诉你了,说你不配合他们调查,还态度极其恶劣,气焰极度嚣张,你也别否认,以你的脾气,我知道你干得出来这事儿,别和我说没有啊!”
我没否认,点了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儿,可安全小组本来就是个笑话,凭什么要来我们公司调查啊?我们这算什么重大安全生产事故啊?不会是你组织的吧?那咱们可得说道,说道了!”
班长点了点头说道:“这事是我牵的头,也是我主张的,有什么问题吗?”
我不满地说道:“问题大了去了!你就说你是凭什么,组织安全小组到我们公司调查吧?《劳动法》《安全生产条例》我可是都懂得,你可别蒙我,我就没看到哪条,是因为我们摔伤了一个工人,就得对我们公司全方位的调查的?你知不知道,耽误了我们多少生产进度?新进的设备,刚刚升温,就给我们关了,这耗了多少的电啊?还有啊,让我们工作人员上班时间,挨个的排队接受调查,不用做事啊?又不是政治审查,也不是抓嫌疑犯,干什么啊?觉得我们民企好欺负是吧?”
我是越说越气,班长不动声色地喝着茶,听我抱怨完,说道:“那你就没想过,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以我和你的关系,你觉得我会害你?”
我愣了一下,马上说道:“那肯定不会!不过,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班长笑着说道:“你猜这安全小组里,有几个是我的人?”
我想了想回答道:“张院长估计是你的人,那个什么监管部门的就是个傻X,肯定不是,至于其他人吗?公检法,还有工会的,基本都不表态,我看不出来!可你不组织调查,不就行了,何必要这么麻烦呢!?”
班长摇着头道:“你想错了,恰恰相反,监管部门的那个人才是我的人!其他人,都是正常安排!”
这下我是真不懂了,看了看班长道:“你这就没意思了!故意为难我啊?”
班长还是笑着说道:“就是故意为难你的!你公司现在内忧外患的,几个不利消息就把你们的股价,打得抬不起头来,你就不想想办法吗?这次事故有人借题发挥,你们也没法反击,就算是当事人出来澄清了,人家都会认为是被你们买通,又或者是威逼的!总之,说什么都没人信了!”
我嗯了一声说道:“是这么回事儿,那你也不能火上浇油啊!”
班长高深莫测地说道:“我就是要火上浇油!只有这样,才会物极必反!”
我思考了一下,突然明白了什么,说道:“你是故意让人为难我们,就是让这安全小组错漏百出,这样就适得其反了,舆论一出来,大众就会觉得这事情,未必是媒体上说得那样,我们就成了弱者,反倒会被同情了!”
班长竖起大拇指道:“聪明,一点就透!这样才是借题的真正方法!”
菜上来了,班长停了嘴,我让服务员先出去,我自己开酒,给班长倒上一杯,和他碰了一下,感激地说道:“大恩不言谢!这步棋高啊!”
班长一饮而尽道:“事情到这份儿上了,进展还算顺利,但你也别太过分,他们怎么要求你就怎么做,后果越严重越好,这样才能体现出你们的委屈啊!你这一下子就把他们赶走了,要是他们受了气,真不去了,你还真不好解释,本来大众就怀疑你们的制度有问题,你还不让查,这不显得你们心里很有鬼了!就让他们查,提出的条件越苛刻越好,尽量满足他们,直到你们真的忍受不了了,才一次性爆发。今天就算我找你谈完话了,明天他们还会去,而且你得低三下四起来,我教训你了,你肯定得乖乖听话不是?”
我笑了笑道:“有道理!我懂了!可我还有个疑问,不知当问不当问?”
班长笑了笑说道:“问吧!”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啊?不是说咱们的关系不到位,只是你不该轻易打这张牌啊?这事,我还是有办法解决的,不到万不得已,真不该这么帮我啊!”
班长指了指我道:“你啊!我不是帮你,是在帮咱们的民营企业,保护咱们市的龙头企业,是保障咱们市的几万个就业机会!是保证咱们市的财政收入!我们会一如既往地保护你们的!”
我哦了一声,问道:“我们?指的是你和谁啊?”
班长讳莫如深地说道:“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你只要知道,有人在保护你的企业就行了!”
我嘿嘿地笑着说道:“终于让我们这些做实业的企业家,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温暖!”
班长撇了撇嘴说道:“你这就是争着眼睛说瞎话了,这些年市里面,省里没少给你开绿灯,给你政策吧?光帮你解决户口问题,就是给你开了先例吧?你说你哪一个厂房建设,市府不是给你最优惠的政策啊,你们的电路是不是都是独立变压器,双回路高压电线。停水停电,什么时候轮到过你们?就连你们的员工宿舍,从建厂都现在都没停过电吧?还有环保,你也知道你们的厂房位于市中心地带,三废肯定是超标的,是不是我们次次都是只让你们整改,什么时候罚过你们?你们门前的货车,交警队什么时候抓过你们的车,全市的货车9点后都不让进市区了,只有你们的运输车,从来都是畅通无阻。要说下去,真是罄竹难书啊!你就满足吧,换了哪个企业都有这样的优惠政策啊!”
说得我哑口无言,这些情况我是都很清楚,下面有一点点问题,只要上到我这里,我就第一时间找市里帮我们解决,基本上都能满足我的要求。不满足,我还会时不时的撒泼耍赖,威胁着要把总部搬走,想想自己还真的有点过分!
于是,笑嘻嘻地说道:“明白,明白,多谢领导都我们企业的关照!今后,一定积极配合市里面的工作,叫做什么就做什么!”
班长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后说道:“不过,你们也很争气,国内百强企业,上市后年均收益率年年前十,纳税也是一分钱不含糊,市里的一些捐赠活动,也是随叫随到,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这些我们也是看在眼里的,所以啊,咱们相互扶持也是应该的!”
我嗯了一声道:“你说得这些,没一件是我同意的,都没经过我这里,以我这么小家子气,要是知道了,未必同意呢!”
班长不置可否地说道:“没你授权,他们谁敢这么做啊?你放心大胆地去做,万事有我们在背后撑着你的!我们只有一个条件!”
我好奇地问道:“看吧,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短!什么条件?”
班长很坚定地说道:“你的企业可以姓董,也可以姓陈,但决不允许姓外。我不管你有什么困难,决不允许有一丝的外国血液。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我拍着胸脯说道:“这个你放心!我比你爱国!”
饭吃的很愉快,酒也喝得很爽快,因为我心里的结解开了。
临走时,班长又语重心长地和我说道:“还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
我一个立正,差点敬了个礼说道:“首长请指示!”
班长拍了我一下,认真地说道:“你要注意你发展的重心,未来的发展方向。不是不允许你开展其他产业,只是千万别拿国家给你的优惠政策,下发给你们实业经济体的贷款,你们又来倒卖房产,又或者是其他投机的生意。资本运作是可以的,但主业不能放松!”
我一下子想起了东莞的地,急忙解释道:“我的原意是在那边建个分厂,可那里是农耕地,土地用途变更后,是只能是商业用地,不允许我建厂房啊,没办法,才想到做些商铺,学校什么的,也算是为咱们广东省尽一点绵薄之力,添砖加瓦而已,都是副业,都是副业,放心,放心!”
班长笑了笑道:“我是放心的,不过有人可能会不放心,你要有心理准备,可能会给你派一个党高官过来,指导你工作!”
这下我可不高兴了,说道:“给我派个指导员啊?外行领导内行,这不就是无形中增加了内耗吗?是不是要逐步夺权啊?”
班长哎了一声说道:“怎么可能,你手上攥着多少股份,你自己不清楚啊?指导工作,就是监督你而已。只要不太出圈子,他也就是个摆设。不过,别得罪他,养着他就是了!”
我哎了一声道:“无端端多了个爷,搁谁谁乐意啊?什么时候下来?”
班长没回答我,而是说道:“安全小组的事,你要小心点处理,别过犹不及啊!我要说得就这么多了,酒真不错,下次还喝这个,我走了,今天咱们见面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以后有事,我会找你!”
我做了个OK的手势道:“有事没事,我都不会找你的,喝酒总可以吧?”
班长嗯了一声道:“同学聚会肯定是可以的,你自己想吧!”
第二天一大早,安全小组有信誓旦旦地杀回来了,感觉拿到了尚方宝剑一样,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调查,同样的,被点到名字的人,去排队接受调查。
老黄太太过来征求我的意见,是不是该继续不给他们面子,我摇着头道:“听他们的安排,他们嘴大咱们惹不住啊!”
老黄太太虽有不解,不明白我今天的态度,为什么和昨天截然相反,但她也不好问太多,就出去安排了。
接近下班时间,我也被传了过去。
这次的气势可比上次更加的嚣张,我进去的时候,就剩下老黄太太,袁志远了。
袁志远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一问三不知,这是要抗拒从严啊!
看我进来,袁志远这才算松了一口气,问我道:“陈总,我这可都墨迹一天了,我可真的不少事没做呢,这么下去,可真耽误生产和销量了!”
那个监管人员对着我,就是挑衅道:“陈总,今天不忙了?随传随到了啊?”
我哼了一声,刚想反驳他,可一想到班长的话,就觉得他很可爱,就点了点头说道:“不忙,不忙,再忙也该接受调查的!有什么要问我的,只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