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飛越泡沫時代-776. 交換鑰匙熱推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没有让你知道,就上门来了。”中森明菜看着对面的岩桥慎一。
他慢条斯理嚼着食物。洗完了澡,整个人宽松舒展,心情愉快。听着中森明菜的话,回了一句,“还是知道的。”
“你知道?”她瞪起眼睛。
这副反应,岩桥慎一看在眼里,觉得未免夸张。他也没多想,解释道,“之前你不是说过,还会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悄悄上门吓我一跳吗?”
有一就有二。年上姐姐刚拿到他家里钥匙的时候,来之前都是先打个电话说一声,自从上次偷袭大成功,这次再悄悄上门,就顺腿多了。
“……”中森明菜有点无语。
顿了顿,嘟囔一句,“原来说的是这个。”
“什么?”岩桥慎一没听清楚。
中森明菜以为他在问“这个”是什么,支起胳膊肘儿,看着他,“我给你打了电话和传呼。”
但是电话打不通,传呼也迟迟没人回,这个急性子按捺不住,等不到回复,就自己悄悄跑上门。刚才,岩桥慎一说他知道,还以为这家伙是故意装傻。
虽然不是故意装傻,但却是故意说怪话逗她。
“原来是这么回事。”岩桥慎一一琢磨,串起来了。
怪不得刚才反应那么大。
中森明菜瞧着他的反应,后知后觉自己刚才跟他说的不是一件事。一回过神来,开始为自己的急性子感到不好意思。男朋友什么都不知道,结果,自己先忍不住跑上门来了。
真够厚脸皮的。她在心里悄悄这么想自己。
一边想着,抬起眼皮,看看岩桥慎一,也说不好是在掩饰因为这份急切的暴露而产生的不好意思,还是打算把脸皮厚到底,冲岩桥慎一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萌混过关还行。
鬼岛夺宝 信周
中森明菜自己在这里有的没的一顿乱想,岩桥慎一把她的神态都给看在眼里,觉得有意思。
“不吃了吗?”中森明菜回过神来,熟练运用起倒打一耙的技能。
岩桥慎一放下筷子,“饱饱的了。”
她“哦”了一声,站起来,要收拾餐桌。岩桥慎一叫住她,“什么都让你做了。”跟个照顾晚归丈夫的太太似的。
中森明菜一下把脸凑到他跟前,“不可以吗?”
她眨巴眨巴眼睛,理直气壮。
岩桥慎一也跟着眨了眨眼睛,“也让我帮忙,一起收拾吧。”
中森明菜笑眯眯,“那就拜托了~”这语气,仿佛不是在岩桥慎一家里,而是在她家里。
两个人一块儿把盘子撤下去,桌子也擦干净。收拾完以后,又泡了茶。这才算开始享受今天这有点久违的见面。
“我想见你,就自己过来了。”中森明菜和他说。
这阵子,岩桥慎一忙着处理THE BLUE HEARTS的事,两个人一直没机会见面。中森明菜工作之余,也知道企划专辑的广告正在电视里播出。
作为参加了企划的人,企划的制作人又是岩桥慎一,中森明菜心里期待着专辑发行,期待大众对这次企划的反响,以及对她在企划当中的表现的反响。
当然,期待着专辑发行,也就难免想念制作了专辑的岩桥慎一。
但十月八日一过,岩桥慎一的名字忽然成为话题焦点。
当初,企划专辑刚公布的时候,岩桥慎一在业界有意的吹捧下,短暂、小范围的聚集了一波话题度。当然,业界吹捧他,真正的目的还是替企划专辑贴金,不出三天,重点就又回到了企划本身。
但是,中森明菜在报纸上看到岩桥慎一,心里比谁都高兴。
可这一次不一样,这次聚焦到岩桥慎一这里的话题度和关注度都高得不可思议,且不再是业界为了给企划专辑贴金的有意造势,而是一种自发的追捧。
到这时,中森明菜才知道,岩桥慎一帮助了一支陷入困境的乐队。
她平时不会跟岩桥慎一聊他的工作,只是知道他是唱片公司的社长桑,捧红了好几个歌手,以及在录音室里像个恶棍一样……但当知道了这件事以后,中森明菜的第一反应是:这是岩桥慎一会做、也是他能做得到的事。
只要认定了的事,明知有麻烦也不怕麻烦,选择把手伸过去。
一直以来,在中森明菜心里的岩桥慎一,就是这样的形象。这样的他,会对陷入困境的乐队伸以援手,再正常不过。
因而,当她知道了这件事,也毫不犹豫站在岩桥慎一那边,支持他的做法。
尽管,岩桥慎一那样的人,大概用不到她的支持……
两个人各忙各的,中森明菜见不着岩桥慎一,却每天都能看到或是听到岩桥慎一的名字。不仅业界对他一片赞赏,今晚跟母亲通电话,才知道连邻居家的大婶看了电视以后都喜欢他。
“你知道吗?上了年纪的太太们现在可喜欢你了。”中森明菜像在跟他宣布什么了不起的发现似的,和他说。
岩桥慎一反问了句,“是吗?”
“没错,就是这样!”中森明菜摁着他的膝盖,凑到他跟前,一本正经盯着他的脸,语气严肃认真,“我早就知道,慎一你很讨上了年纪的太太的喜欢。”
之前,去趟大阪,不就带回来那么多的干货,多到吃都吃不完了。
“是这样吗?”
中森明菜“嗯、嗯”点头,“就是这样。”
“那这么说的话,”岩桥慎一问,“千惠子桑对我的印象也还不错了?”
“这个嘛~”她卖关子。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等她的下文。
中森明菜不高兴他转移话题,故意跟他对着干,“说不好哦,毕竟慎一你才只见过母亲一次而已。”
岩桥慎一把她的装模作样看在眼里,“那下次再去一趟。”
“你还要去?”中森明菜看着他。
岩桥慎一点点头,“还想吃炸汉堡。行吗?”
魔心仙途 残梦痕
中森明菜忍俊不禁,“这么嘴馋。”
岩桥慎一拿住摁在他膝盖上的那只手,“我喜欢千惠子桑的厨艺。”
中森明菜“哼~”了一声,踢掉拖鞋,腿蜷上来,挨着他,“是吗?”
“可喜欢了。”岩桥慎一和她说,“吃过一次,就知道你的厨艺得到了千惠子桑的真传。”
中森明菜抿了下嘴唇,想笑又忍住,手一抬,啪叽打他一下,“真滑头。”
换个相公好过年 慕君倾
岩桥慎一又按住打他的那只手,攥在手里。
“你真的还想再去见母亲吗?”中森明菜问。
岩桥慎一回答,“想去。”
她眯起眼睛,“要是去的次数多了,说不定会遇到家里其他的人哦。”
“我会向其他人问好的。”他说。
中森明菜钻进他怀里,“其他人大概不像母亲那样……”
岩桥慎一摸摸她的头,逗她开心,“见势不妙,我们就快跑。”
“快跑的程度倒是还不至于。”中森明菜哧哧笑。一边笑,一边说,“不过,最近这阵子你要是过去,说不定还会被邻居家的大婶给认出来。”
“有那么夸张吗?”
中森明菜认真点头,“母亲和我说,邻居的大婶跟她打听,我知不知道你的事。”她藏不住话,当时忍住了,过后总一个不留神全都倒干净。
岩桥慎一听着她的描述,再一次深深体会到朝日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为什么想请他上《彻子的部屋》,果真是收视密码。
中森明菜说够了,叹口气,“早就说过,上了年纪的太太们可喜欢你了。不止呢,事务所的经理也夸你,去录节目,还听到有艺人议论你……”
“这下,你可是大受欢迎,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觉得‘岩桥桑真帅气!’呢。”中森明菜喋喋不休,又发挥起声优技能,装模作样的说那句“岩桥桑真帅气”。
岩桥慎一叫她这副幼稚的模样给逗笑了。
中森明菜自己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好笑,但话已经说了,只好装傻。过了一会儿,听到岩桥慎一问她,“那你呢?”
“觉得你又坏又狡猾。”中森明菜跟他对着干。
岩桥慎一故作严肃,“你这么想我吗?”
“嗯……”她含混其辞,“有一点点。”
“是吗?”
“本来嘛,你偶尔就是会坏心眼。”中森明菜振振有词。一边说,一边自己还傻乎乎强调,“不过,只有一点点而已。”
“其他的地方是都很好……”她鼓起腮帮子。
就是因为很好,所以才会在节目里露了面以后,这么受欢迎。
“我呢,可为你高兴了。”她像在自言自语,“现在见到你,把想说的话说给你听……”中森明菜不能把自己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说给他听。
她打住,扬起脸,看着岩桥慎一。
“嗯?”岩桥慎一伸手摸摸她的头。
两个人的目光碰到一块儿,她冲岩桥慎一撒娇,“想做。”
“什么?”岩桥慎一眨眨眼。
她心里知道这家伙在使坏,不过,这次倒是难得沉住气,没掀棋盘,勾住他的脖子,把撒娇进行到底,软声细语,催促他,“你快抱一抱我。”
“你难道不想吗?”她楚楚可怜。
怎么可能不想啊。就算知道她是在装可怜、不,就是因为知道她在故意装可怜,杀伤力才更强。
……
“我把公寓的钥匙也带来了哦。”中森明菜忽然说。
岩桥慎一正迷迷糊糊,随口应了一声。
中森明菜往他那边靠靠,凑到他脸前,“你也收下我公寓的钥匙吧。”
岩桥慎一睁开眼睛,瞧见这张近在眼前的脸,伸手捧住,亲了亲她的嘴唇。中森明菜没忘记正事,“你不要吗?”
“嗯?”
他含混其辞,中森明菜撅起嘴,不高兴了。
岩桥慎一胳膊一伸,又把她抱进怀里,故意逗她玩,“我又不能替你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饭菜也全部都做好以后,再悄悄回家去。”
“你怎么这么小气!”中森明菜好气又好笑。
岩桥慎一也笑,继续逗她玩,“不过,说不定也学你,悄悄埋伏在你的卧室里,等着吓你一跳。”
她哧哧笑,“我才不会被你吓到呢。”一副尽管放马过来的样子。
看这样子,不像是把家里的备用钥匙送给他,像是强买强卖、不准不收。
“真的?”岩桥慎一问。
中森明菜“嗯、嗯”点头,“随便你好了。”倒是够大方,“就算你悄悄过来,把我家里弄得一团糟以后,再大摇大摆的离开也无所谓。”
“快饶了我吧。”岩桥慎一苦笑。
回到家发现家里一团糟,第一反应绝对是报警吧……
中森明菜的豪言放完,自己也知道行不通,跟他撒娇,“钥匙,你要不要?”
“那我就收下吧。”岩桥慎一说。
他一答应,中森明菜高兴了,不管不顾的,从他怀里挣出来,跳下床,光着脚丫跑出去。这敏捷身姿,岩桥慎一恍惚一瞬,产生错觉,她是从自己怀里飞出去的。
她去得快回来的快,又跳上床,把钥匙在他眼前晃了晃,“给你了哦。”
岩桥慎一收下钥匙,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放进去。
中森明菜趴在他身边,瞧着他把钥匙收下,高高兴兴,拉住他的胳膊,钻进他怀里,“那就说好了。”
“什么说好了?”岩桥慎一有点迷糊。
她笑眯眯,“下次你也悄悄埋伏在我的卧室里啊。”
岩桥慎一无语。
这个怎么可能“说好了”啊。
不过,这个说了傻话的中森明菜,却先已经自己接受了这番说辞,煞有介事的点点头,钻进被窝里,“我要睡了~”
这个桃浦斯达,耍赖和自说自话的本领也不差。
……
胡闹归胡闹,对收下中森明菜公寓的钥匙这件事,岩桥慎一多少感到心情复杂。
原先把他公寓的钥匙交给中森明菜时,是这个桃浦斯达说要过来替他整理房间。当时给钥匙的时候,岩桥慎一给的顺手。
可是现在,收下了她公寓的钥匙,忽然之间,感觉有什么地方变了。再去想她手里拿着的那把他公寓的钥匙,就觉得意义也跟着不同了。
他不能去替中森明菜整理房间、做好饭菜。也就是说,什么目的也没有,什么也不能为她做,却收到了她公寓的钥匙。
这样一来,中森明菜把钥匙交给他,只有一个理由。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