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9b9z超棒的玄幻小說 貞觀憨婿-第233章爲難的王氏閲讀-42iu0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233章
韦浩去看望洪公公,发现洪公公一人吃饭,有点不爽!
“你小子,算了,过几年吧,过几年,我就在长安城买一处房子,到时候你有空啊,就过来看看师傅!”洪公公笑着对着韦浩说道,对于韦浩他还是很了解的,知道他是一个有孝心的人。
“嗯,对了,师傅,你可还有家人,如果有家人,我去给你找去!”韦浩看着洪公公问了起来。
“没了,全部都死了,就剩下老夫一人了,老夫当初也是被陛下给救的,索性就跟了陛下。”洪公公苦笑了一下说道。
“哦,师傅你放心,以后有我一口吃的,就断然少不了你那口,反正我吃啥你就吃啥!”韦浩站在那里,看着洪公公说道。
“嗯,好,行了,你也回去吧,今天还要去拜访呢,不用在老夫这里耽搁时间!”洪公公对着韦浩说道。
“行,师傅你喜欢吃,下次我再给你送点过来!”韦浩看着洪公公说道。
“好!”洪公公也是点了点头。很快,韦浩就走了,找到了在等着自己的娘亲。
“看到你师傅了?他可有家人?”韦浩扶着王氏,王氏就问着韦浩。
“没有呢,就他一个人,娘,我想等他出宫了,就让他在府上住,反正我的新府邸很大,也不差他一个人!”韦浩看着王氏说了起来。
“当然可以,他是你师傅,传授你武艺,那是保命的东西!”王氏点了点头说道。
“行,到时候就接他住在我们府上!”韦浩马上点头说道,回到了自己家里,韦浩就是提着礼物去李靖府上了,皇宫那边去过了,现在需要去另外一个岳父家,没办法,两个岳父就是忙啊。
到了李靖的府上,李靖亲自过来接韦浩。
“我两个舅哥就去拜访了?”韦浩笑着问了起来。
“没有呢,这会在书房里面抄着东西!”李靖脸部肌肉不自主的收缩了一下,开口说道,
“大过年的还要读书啊?这也太用功了吧?”韦浩很震惊的看着李靖问道。
“嗯,不用功他就去画舫了,这两个兔崽子!”李靖此刻咬着牙说道,
韦浩此刻在明白了,敢情不是去用功读书啊,而是被罚了。
“这,岳父,我瞎说的,你可不要当真啊!”韦浩感觉麻烦了,那两个舅哥还不恨死自己,今天可是大年头一天啊,他们两个居然被罚去抄书了,那他们还会放过自己。
“不管他们,走,到客厅去!”李靖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等韦浩到了客厅这边,发现还有人来了,是一些将军,韦浩也不认识他们。
“见过诸位将军!”韦浩进去后,马上恭敬的说道。
“老夫的女婿,韦浩!”李靖也是笑着介绍了起来。
“啊,你是韦浩韦爵爷啊,真俊啊,将军,这个女婿可以!”那些将军一听,全部笑了起来。
“这些都是我的老部下,当年跟着我南征北战的,现在到我府上来坐坐!”李靖笑着开始给韦浩介绍了起来,接着一个一个给韦浩介绍名字,
韦浩也是非常恭敬行后辈之礼,那些将军看到韦浩这样也是非常的满意。
韦浩坐在这里聊了一会,李靖就对着韦浩说道,“你去后院看看,你岳母那边正在给你准备午饭,还有思媛她们也在后面!”
“好,诸位叔叔,侄儿先告辞了!”韦浩站起来,对着他们拱手说道。
“嗯,去吧!”那些将军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等韦浩走了,一个将军对着李靖笑着说道:“将军,这个女婿好,这个女婿可是有本事的,去年长安城可都是他的事情,年纪轻轻,靠自己的本事,晋升郡公,而且还有钱,听说他家良田几万亩,现钱十几万贯!”
“嗯,就是性格很冲动,很容易打架,这孩子,老夫都在犹豫要不要教他兵法,担心他在战场上面,因为冲动,犯下大错误,诶!”李靖坐在那里,既高兴,又叹气,
自己家两个儿子是废掉了,他们压根就不想学,自己逼他们,他们还学不进去,本来想要让思媛找一个好一点的女婿,到时候教他兵法,
女婿倒是很好的,但是李靖却不知道要不要教他兵法,韦浩的性格太冲动了,所以,他也在犹豫!
“将军,不能吧,一个靠自己本事晋升到郡公的呢,可不是简单的人,我们现在还是的伯爵呢,那是跟着你打了半辈子的仗,才换来这个爵位,韦浩居然有这样的才能,我估计,他也不是一个真正冲动的人!大小事情还是能够分的清楚的!”一个将军坐在那里,对着李靖说道,
李靖听到了,愣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说道:“也是,老夫改天问问他,看看他愿不愿意学!”
而此刻的韦浩,也是在后面找到了红拂女还有李思媛,另外就是两个嫂嫂。
“快,到这边来坐着,你岳父今天估计有不少来拜访,都是一些将军,天天就是大大杀杀的!”红拂女笑着招待着韦浩说道。
“嗯,那个,两个舅哥在那个书房,我去解释一下,真是误会了!”韦浩苦笑的对着红拂女说道。
“无妨,他们也该罚,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孟浪!”红拂女不在乎的说道,李思媛在后面偷笑了起来。
“哼,家里有这么多小妾,还去画舫,真是的!”大嫂也是非常不满的说道。
“好了,大过年的,就不要管他们,老爷会收拾他们的。”红拂女笑着说着,接着就是到了后院的客厅这边坐着,李思媛坐在韦浩身边。
“诶,等会带我去你找哥哥,要不然麻烦大了,以后他们肯定会坑我的!”韦浩小声的对着李思媛说道。
“嗯!”李思媛忍着笑点了点头。
“诶,我是真不知道啊,我以为就是听听曲,看看跳舞的地方,那里知道是风月场所啊!”韦浩叹气的摸着自己的脑袋说道。
“无妨的,我大哥他们承认了,去了,去了不少次,要不然爹也不会罚他们,今天还是好的,要不然,他们两个还要挨揍。”李思媛非常小声的说道。
“还好,还好!”韦浩此刻心有余悸的说道。
很快,韦浩和李思媛两个人就找了一个借口出去了,到了前院的书房,看到了他们兄弟两个在抄书。
“大舅哥,二舅哥!”韦浩一脸灿烂的笑容,看着他们喊道。
“滚!”李德謇一看是韦浩,气不打一出来,一大早,自己还在迷糊当中,被李靖训斥一顿,后面才知道,是韦浩说的,当做很多大臣的面说的,自己兄弟两个倒霉啊,怎么摊上了这么个妹夫。
“嘿嘿,那个,误会,真是误会,我真不知道是风月场所的!”韦浩马上解释说道。
“滚,你没去过?”李德奖也对着韦浩喊道。
“没,我真没有去过!”韦浩肯定的点了点头。
“你,出去,出去,不要耽误我们两个抄书,一本书啊,要了命了!”李德奖很无奈的看着韦浩,遇到一个真没有去过的,那有什么办法。
“大哥,二哥,喝水,妹妹给你们磨墨!”李思媛此刻笑着端着两杯水过去,接着开始给他们磨墨。
“妹妹啊,这小子很坏啊,你以后要小心啊,焉坏焉坏的!”李德奖对着李思媛说道。
“二舅哥,我是真不知道,我还说了太子殿下也是经常去呢!”韦浩站在那里,解释说道。他们两个就吃惊的看着韦浩。
“那,那太子殿下就没有收拾你?”李德謇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他敢,他要是收拾我,我找母后去,他怕!”韦浩马上得意的说道。
“滚远点!”李德謇一听,这小子简直就是来气自己的,不坑其他人,专门坑舅哥的。
“嘿嘿。给你们道歉啊,下次你们去我付钱,我请客还不行吗?”韦浩马上对着他们拱手说道。
“不许去!”李思媛马上黑着脸看着他们三个。
“对,不带你去,没事,不带他!”李德謇马上笑着看着李思媛说道,接着对着韦浩使了一个眼色,韦浩马上就懂了,这个事情在这里不方便说,
韦浩坐在那里,看着他们抄了一会,就出去了,陪着李思媛在他家小院走了一会,就到了后院这边用膳,
不得不说,国公家的府邸真大,就和一个大公园差不多。
饭后,韦浩在李靖府上坐了一会,就前往李道宗府上,要给他去拜年,接着就是李孝恭等人,一直到晚上,才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第二天,韦浩刚刚练完武后,还去睡一个回笼觉。
“小弟,小弟!”接着,外面就传来了大姐的喊声。
“嗯,大姐,我在这里!”韦浩马上从客厅的软塌上坐起来,开口喊道。
“接着就看到了客厅的大门被推开了,接着冲进来两个小孩,
“舅舅!”
“哎呦,来,过来!”韦浩一看是崔玉香,崔玉荣,是自己的两个外甥和外甥女。
“还在睡觉啊?爹说你可能在睡觉,我就过来看看!”韦春娇笑着走了进来的,对着韦浩说道。
“嘿嘿,这不是没事吗?难得偷闲下来,姐夫呢?”韦浩笑着看着韦春娇说道。
“在前院那边陪着爹呢,对了,娘亲明天要去外阿祖家,你去不去?”韦春娇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啊,没听说啊!”韦浩一听,愣了一下,没听王氏说过啊。
“一年都没有去了,娘亲说要去,爹也去,估计是不会带你去了,你要看家!”韦春娇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的外公家距离长安城大哥40多里地的一个小镇上,寻常的时间,王氏也不会回去,不过每年还是会回去一次。
“哦,那就不去了,出去了也麻烦,要带那么多亲兵过去。”韦浩点了点头说道,郡公出长安城,那是一定要带上足够的亲兵的。
“不去也行,估计到时候舅舅的几个孩子,可能会到这里来,娘亲说的,说是他们想要到长安城来谋生,娘亲一直没答应,毕竟娘亲也安排不了,估计到时候,还是要投靠我们家,
弟弟啊,你那几个表哥可不是善茬,游手好闲,把外阿祖家的钱都霍霍的差不多了,听说现在外阿祖家,都没有多少田地了,之前我记得有五六百亩,现在估计连五六十亩都没有了,家里的事情他们几个不管,就是在外面玩!”韦春娇对着韦浩说道。
“啊,还有这样的事情?”韦浩一听,吃惊的看着韦春娇说道。
“嗯,他们一直写信给娘亲,娘亲不敢给你说,想要让他们两个到长安城来发展,娘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就不敢让他们来,这次娘亲回去,估计肯定是避免不了的!”韦春娇对着韦浩说道。
“那就带过来啊,我来治治他们!”韦浩一听,笑了一下说道。
“你可不要瞎揽着这个事情,你忘记了,小时候我们去外阿祖家,外阿祖压根就不喜欢我们两个,就是喜欢他那两个宝贝孙子,说我们是外姓人,回家吃去!每年爹都会送很多东西给外爷,但是我们就是没有吃!”韦春娇非常不爽的坐在那里说道,韦浩听到了,没说话!
“他们要是来了,估计爹都会意见的,你瞧着吧!”韦春娇坐在那里,继续说道。
“算了,不管他们,二姐他们也要回来了,到时候咱们一家子就真的团聚了!”韦浩马上岔开话题,可不能继续说了。
“嗯,还是沾弟弟的光,现在你姐夫在那边,也没有人敢轻视他,对了,你说的那个学堂,还需要多久啊?”韦春娇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差不多需要两个月,这个事情是我经办,放心吧,如果等不了,可以让姐夫去其他的地方教教书也行。”韦浩看着韦春娇说道。
“那就算了,到时候要换地方,对于人家东家来说,也不好。那就让他等一下吧!”韦春娇接着开口说道,
第二天早上,王氏和韦富荣就前往外爷家,韦浩没去,家里这几天都会有宾客过来,自己需要招待客人。
王氏抵达自己娘家的时候,那是隆重的不行,诰命夫人,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见到的,更何况是还是这么高的诰命夫人,
王氏的父亲叫王福根,两个兄弟分别叫王振厚和王振德,他们得知了自己的姐姐回来了,也是高兴的不行,之前他们就知道,自己的姐姐家发达了,自己外甥都已经是公爵了,现在看到了王氏如此大阵仗的回来,更加感觉脸上有光,家里也是热情的的接待着。
中午,在王家吃完午饭后,韦富荣就去小憩一会,而王福根则是拉着王氏在客厅这边聊着,王氏的四个侄儿也是在这里陪着。
“玉娇啊,浩儿今天怎么没来啊?”王福根看着王氏问了起来。
“爹,他那里有时间啊,家里现在每天都有客人来,浩儿作为郡公,那些人都是过来拜访他的,年前的时候,就是忙的不行,现在好不容易休息几天,女儿考虑了一下,就没有让他来了!”王氏笑着对着王福根说道,王氏全名王玉娇。
“嗯,浩儿出息了,你看着,你这四个侄儿,你是不是帮衬一下,看看他们能不能去长安谋个差事?”王福根马上看着王氏问了起来,
王氏听到了这个,也是为难,王福根和自己写信说过几次了,自己没答应,现在又提。
“爹,哪能这么好安排啊,你也知道,浩儿还没有加冠,还没有权力的,再说了,他们四个,也没有读多少书,我们带回京城去,也不好安排啊!”王氏为难的看着的父亲说道。
“姐,你就帮帮他们,现在整个镇子的人,都知道姐姐你可是诰命夫人,他们都说,那四个小子,他们以后肯定是前程似锦,姐,就就帮帮他们,让他们也在长安发展,谋个一官半职的也行。
姐,我可是知道啊,浩儿的媳妇可是当朝嫡长公主殿下,你们和皇帝陛下可是亲家,安排几个人还不是轻松?”王氏的大弟弟王振厚马上对着王氏说道。
“不是,哪有那么简单啊,爹,事情可没有那么简单。”王氏着急了,这是逼着自己要带他们走啊。
“玉娇啊,现在都传,韦富荣家良田几万亩,儿子是郡公,家里现钱十几万贯钱,你作为王家的主母,还安排不了几个侄儿?侄儿有出息了,你脸上不也有光不是?”王福根也是看着王氏劝了起来,
而王氏心里可不这么想,如果几个侄儿是正经人,自己肯定会帮的,自己也会给浩儿开口的,自己开口,浩儿不可能不答应,但是这几个侄儿,是一个比一个混蛋,自己带回京城去,不是给自己儿子添乱吗?
自己儿子可是郡公,闹了笑话,到时候多难堪,再说了,有说有光,自己有儿子就行了,关键是他们太混蛋了,不是自己不帮啊,帮了就是祸害啊。
“玉娇啊,那可是你的亲侄儿,在这里,他们能有什么出息?你这个姑姑在长安城,都是诰命夫人了,连侄儿都帮不了,传出去,闹笑话的!”王福根继续对着王玉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