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djn7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高齡巨星 txt-第673章:最後時刻!(求月票,求訂閱!)推薦-e6au3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
演播厅之外风云激荡,但是演播厅之内,却丝毫没有收到影响。
作为这一场风暴的引发者,此时的李世信已经重新换好服装,登上了舞台。
《霸王别姬》第二十四幕,在戏里戏外的风云涌动之中,开始了;
没有从一而终的霸王,让蝶衣彻底的伤了心。
他走了,离开了这座生活了小半辈子的四九城。
他来时,被母亲拉着穿越熙熙攘攘的长街,塞进了戏园子做了几年的学徒,给师哥当了二十年的虞姬。
他走时,只拿着一个小包,孑然一身的路过颐和园盛放的荷花。
他又回来了。
再回来的时候,已是人到中年。
可人到中年的蝶衣依然是蝶衣,即便是满身风霜带上了黑框眼镜,也依然掩盖不住眸子里的风韵。
再次回到京城,他第一个到访的便是小楼家。
大雨滂沱的段家,此时正在进行这一番彻头彻尾的大扫除。
扫除的内容不是灰尘,而是四旧。
蝶衣撑着雨伞,在小楼家的门前止住了脚步——他看到了屋子里面的火光,听到了大雨掩盖之下小楼和菊仙正在说话。
“还有什么东西可烧?”
屋子里,菊仙将一个剪纸脸谱扔进了火盆。
小楼踟蹰着,从墙上摘下了当初蝶衣用身体为他从袁四爷那换来的宝剑。
他捧着宝剑看着火盆,迟迟没有撒手。
“你还想留着它啊?交了吧!”
菊仙催促了一声,小楼依然没有撒手。
“随你,那就藏起来,藏严实喽!”
小楼点了点头,从床上捧起了一套红色的嫁衣。看到那让自己从一个妓女变成了一个妻子的行头,菊仙一怔。
她默默的接过,当着小楼的面穿上了。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菊仙幸福的笑了,她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了两只讲究极了的玉杯,又拎起了一瓶极不讲究的玻璃瓶二锅头。
“干嘛?怎么想起喝酒来了?”
“想喝一口,反正这俩玉杯也沾了四旧,留不住了,不如再用一回。”
蝶衣在窗外看着。
屋里的两人满了两杯酒,干了。菊仙又倒,两人又干。菊仙再倒,这一回没有干杯,她将劣酒一饮而尽,顺手把杯子摔了个粉碎。
小楼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气将酒饮下,也狠狠的将杯子摔在了地上!
两个身影,头挨头靠在了一起。
“小楼,我怕。我梦见我站在一个高台上,四外都是白云,我想往下跳,往下跳。”
听着妻子带着哭音的诉说,小楼将头靠的更近了一些,他安慰着菊仙:“你跳啊,我就在那呢。”
“你不在那儿,你不在那儿!小楼,你不会不要我了吧?小楼。”
发了疯似的,菊仙章鱼一般保住了小楼。
两个身影紧紧相拥,似乎都想将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
看到这一幕,窗外的蝶衣转身,他重新回到了大雨之中走出了院子。
已经中年的蝶衣,走进了当年的戏园子。他站在堆满了药箱的池座里,他走到对面包厢停下,抚摸着那些他熟识的东西,他微微的笑了。
他的头上,是残破不堪的戏院屋顶。
随着第二十四幕结束,特别是看到小楼和菊仙破四旧的景象,直播间内知道这一段历史的网友们,炸了!
“不要,不要,不要……剧情肯定不会是我想象的那样!那样的话,太残忍了!”
“蝶衣,快走!不要回来,这一次的浪潮,不是你以前遭的那些难能比的!你之前遭遇的哪些是人心坏了,这一次是人心疯了啊!”
“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回来?蝶衣,快离开这个地方,我他妈求求你,蝶衣,快走啊!”
然而就在一群沙雕网友为了蝶衣而抓狂之时,第二十四幕结束时暗下去的舞台,突然被打成了高亮!
嘭。
随着一盏探灯打亮,坐在一只孤零零的椅子上的小楼,遮住了眼睛。
他的腿上,放着的是那把本应该被销毁,却被他留下的宝剑。
很显然,他没按照菊仙的嘱咐把剑藏瓷实,被人搜出来了。
“这把剑哪儿来的?”
一个没有感情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是程蝶衣送给我的。”
“送给你几次?”
“两次。”
“第二次是什么时候?”
“快解放的时候。”
“在哪儿?”
“在……戏园子大街。”
“当时,你说什么话没有?”
“当时挺乱的,我记不得了。”
“你再想想。”
“没有什么呀?”
“再好好想想。”
“没有,想不起来。”
“你说过要对新中国怎么怎么样的话没有?”
“没有!绝对没有!”
面对那毫无感情的审问,小楼惊慌了,他狠狠的摇着头:“没有!绝对没有,要有的话杀了我也不冤!”
“要是有人证明你说过呢?”
“谁?!”
小楼更加的慌乱,他歇斯底里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又马上坐下,“王八蛋,让他出来我当面对质!”
戏园子经理那爷,就抱着一块砖头,从后台处弯着腰走了出来。
“老那?”
看到那爷,小楼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老那,我说什么了我?”
那爷不敢对视小楼的目光,他哈了哈腰:“要不然我给你提个醒——还敢惹人家伤兵不敢了?你说新中国来了,你也照打不误。”
那爷低着头,完成了对小楼的指控。
“没有!没有!我没说,我当时的意思是说……不!我什么也没说!”
在小楼的慌乱之中,那爷将手中的青砖放在了小楼的面前。
与此同时,那个毫无感情的声音的主人,走到了探照灯的光之中。
那是带着袖标的小谷子。
“段小楼,你不是从小就拍砖吗?来,拍给我看看。”
面对小谷子猫抓老鼠般的戏弄,小楼顺着小谷子的目光,看了看脚下的青砖。
他拿起了砖头,大喝了一声,冲着自己的额头拍了下去。
和小石头为师傅解围的时候不一样,那砖没碎,鲜血顺着小楼的额头潺潺流下。
看着狼狈的小楼,小谷子笑着站到了他的身前。
“段小楼,你是霸王吗?”
“不,不是。”
“你不一直都是霸王吗?”
“那都是戏,不是真的!”
“段小楼,旧社会你去过青楼吗?”
“去过。”
“你不觉的可耻吗?”
“觉得可耻。”
“你娶孙菊仙时,她是什么身份?”
“娼妓。”
“好,段小楼。你要好好揭发程蝶衣。你也可以不揭发,袁世卿的下场你是看到过的,你自己决定吧。”
随着段小楼在小谷子的逼迫下紧闭着双眼垂下头去,直播间的弹幕,炸了!
“卧槽尼玛!小谷子,当初蝶衣就应该让你在那冻死!”
“气死偶了,气死偶啦!这个白眼狼,这条毒蛇,这个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畜生!这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恶心的人?!”
“曹尼玛小谷子,不对,曹尼玛谷明坤!这样的人,要不活活剐了他,对不起天地大道,对不起道德良心!”
“信爷和谷明坤之间的恩怨,怕就是接下来的情节。看完这一幕,我明白了。”
“看到小谷子把小楼祸害成这样,气得我特么下楼去找邻居家的藏獒干了一架!如果信爷当初遭受过这样的遭遇和陷害,那谷明坤凭什么活到现在?凭什么享了几十年的荣誉,凭什么厚颜无耻的办这个话剧奖,恬不知耻的为自己留身后名?!”
与此同时。
“混账!混账!”
看着手机上,《霸王别姬》的剧情,正带着人匆匆往茶豆直播大楼赶来的谷强强狠狠的锤了车的扶手箱。
“哥!这老头演的不全是真的,对吧?事情过去那么久,他又没有证据,这样的泼脏水,对爷爷造不成什么损害对吧?”
“屁!”
看着手机中谷莉莉黄蓉失色的脸,谷强强的额头青筋暴起。
“无所谓有几分真,人言可畏。他这一盆脏水泼下来,非议就会把爷爷,把咱们谷家给毁了!”
“快!再开快点!”
谷强强一把将手机挂掉,狠狠的提了提前面司机的座椅靠背。
然后,他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刘处吗?现在有个事情,需要你帮一下。”
“啊,谷总啊!嘿呦,咱们两个还说什么帮忙不帮忙的啊。有事儿您说,能力范围内我这不含糊!”
听到那面话说的敞亮,谷强强眉宇略微舒缓了一些。
“茶豆直播大楼的电,你帮我停了。不用停太久,只要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就可以!”
“哎呦!这事儿可不好办。人家茶豆是网络科技公司,最怕的就是断电。上个月刚在我们这申请又多加了一条备用线路。人家两条备用电,我要都给人停了,这……这也说不过去啊。”
“再说了,昨天华旗赵董刚和区政府的领导到我这边来,当着媒体的面代表华旗集团和茶豆公司给送了锦旗和慰问品,肯定我们区下辖包括网络,供电,供水等保障性单位对科技企业作出的耕耘贡献。这新闻刚发出去,我给人断电……这说不过去呀。”
“艹!”
听到那面的一口回绝,谷强强一把挂断了手机。
“赵瑾芝……茶豆……”
呼的一下,谷强强什么都连起来了。
“好手段,真他妈好手段啊!”
“谷总,怎么办?”
听到一旁下属的询问,谷强强狠狠的咬了咬后槽牙。
“凉拌,到了地方之后,什么都不用说,直接给我往里冲!那个直播,必须给我停掉!”
一番吩咐下去,谷强强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赶紧拿起了手机拨给了自己的妹妹。
“莉莉,你现在在哪儿?”
“我就被拦在了直播厅门前,赵瑾芝守在这里,我进不去!”
“爷爷呢?”
“在综艺厅,有护士陪着他。”
“既然进不去,就别再跟那儿戳着了!快回去,把爷爷带走!他在那儿,万一被媒体抓拍到,事情就不好办了!”
“哦。好,好!”
综艺厅内。
看着嘴唇发紫,面色潮红的谷明坤,护士已经吓的花容失色。
见过太多的绝症患者,她一眼就看出来此时谷明坤的状态,明明就是吹灯拔蜡前的回光返照!
“谷老,为带你回医院!”
她搀着谷明坤的胳膊,站了起来。
那成想,那明明苟延残喘的老人,却爆发出了一股巨力将她一把推开!
“医院…救不了我。他能……他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