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mox精彩都市小说 劍宗旁門 愛下-第二百八十二章 玄素的殺業相伴-a59oy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有人想要占我剑宗之地?”
那车厢中传来了一个冷艳的声音,随后根本不给那五个只是被放倒的青冥道弟子反应的机会,五支冰刺就从地面陡然升起,直接将那五人给串上了天!
两个剑宗三代弟子噤若寒蝉,这种暴躁的姿态,肯定是自家宗门的大前辈啊……
这时车厢内又传来了玄素的声音:“苏礼,我们往安阳城绕一下道吧……此等宵小,一日不除我于心难安。”
“好吧,反正也不会耽误太久。”苏礼点点头,然后对那两人说:“你们先回山吧,好好积淀一番,或许结丹也近在眼前了。”
两名弟子连道不敢,他们自己知道距离结丹还远得很呢,所以在告辞了之后就匆匆返回宗门……那位全身玄冰的大前辈身边太冷了,而且也好可怕啊。
苏礼随后对车厢内的椿说道:“不好意思,希望你不会介意。”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本就是应有之义,妾身省得的。”椿却是对此出人意料地接受度颇高。
所以苏礼发现自己真是被她这温柔随和的表象给欺骗了,她虽然性子柔和,但实际上恩怨分明得很,也直白得很!
想想也是,毕竟是当初与夏神打得天崩地裂一身业力的狠角色……
苏礼在心中稍稍修改了一下椿的形象,然后就让暴烝驾车转向,往安阳城而去。
……
数年未来,安阳城似乎并没有太大变化,依然是那般巍峨而平静。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苏礼在六年前被阻拦在安阳城外没能入城,六年后的今天居然又重演了这一幕……
因为苏礼认出了这城门口的守将居然还是上次那一人,而那人也认出了苏礼……
“来者止步!”守将立刻阻止了苏礼道。
“这次,我有任何违规之处吗?”他问。
“秦王新规,任何方外之人必须经受严格审查方可入内。”
“我剑宗也不例外吗?”苏礼问。
“剑宗也不例外!”那守将说道。
“我希望这并不是秦王慎重考虑之后的结果。”苏礼叹息一声……未曾想,剑宗在这西秦的‘自留地’也是要丢失了吗?
“这是大王与国师共同商议之后的结果,不会有任何错处的。”守将倒是没有隐瞒,苏礼想问什么他就答什么。大约也是知道自己的斤两,所以有问必答只求拖延时间罢了。
“国师?先王可是说过西秦国师之位永远为我剑宗而预设。”马车中,玄素冰冷中压抑着愤怒的声音悄然传来。
“那位是?”守将有些发抖。
“宗门前辈。”苏礼简单地回应了一句。
守将立刻有些发抖……他不知苏礼深浅还能正常交谈,因为他觉得苏礼这么年轻就算再天才也厉害不到哪里去。
但是剑宗的前辈么……听说都很暴躁凶残啊。
他连忙答道:“大王是在一年前拜蜀中青冥道的掌教真君为国师的,听说也是为了方便蜀中攻略,为国开疆拓土。”
“西秦的朝政贫道不管,然我剑宗归鞘宫可还在?”玄素冷然追问。
守将立刻冷汗直流,支支吾吾一句话也说不出。
而随着他的表情,这安阳城的天候就出现了一些十分恐怖的变化……
气温骤降而寒风呼啸,朵朵阴云仿若无中生有一般出现,随后竟然是在这初秋余热的时节天降冰雹……
这天地元气的波动着实是有些太大了,而这源头却是毫无疑问地都来自于苏礼背后的车厢。
玄素怒了,而且还是那种明明愤怒已极却偏偏又死死压抑的感觉。
苏礼心中有玄素的执念在,所以他能够感受到她在愤怒之余竟然还有一种淡淡的哀伤之意?
玄素冰雕一般的身躯从马车内走了出来,然后一步步地走进了城门。
那守将想要阻拦的,但是被玄素一眼望去却是只觉得灵魂都要冻结,双脚像是被冰封了一般凉得毫无知觉。
这才对嘛,区区一介凡人竟然敢阻拦洞冥真君?!
哪怕人道昌盛可敌元婴,那起码也是要十万大军共聚一心而后凝练军气才行……至于此时?
开玩笑,玄素没有一个眼神将之神魂俱灭就已经是足够收敛了。
于是她以这一尊白玉冰美人的姿态在一千多年后再次徜徉于安阳街道……
苏礼本来想要引路,因为他觉得玄素应该不认识路吧。
却没想到她走在前面很是娴熟地就找到了前往归鞘宫的方向,然后反倒是心绪平静了下来。
她说:“一千年没来了,这里比以前要繁华了许多啊。看来千年前那场大战的影响已经消除,真好。”
“咦?”苏礼惊异了一下。
暴烝微微思索,随后为自家少爷解惑:“玄素前辈说的,应当是千年前的西域胡人大举东侵一事。”
“马韩有史料记载,千年前极西之地忽有大军翻越无垠瀚海征服了西域,而后驱赶西域胡人进军东洲列国。”
“西秦为列国最西,便是首当其冲面临西胡攻击……那西胡联军,怕是有百万人之众!”
“那时列国人人自危,只觉得西秦已然不保,安阳城陷落几成必然。”
“可未曾想一夜之间西胡联军尽灭!而西秦则也由此将触手伸向了西域之地,算是得到了一番巨大实惠。”
苏礼听在耳中,再看向前方一派平和地徜徉于街道上的玄素,他心中猛然触动……这位大前辈,听说在此之前可是被冰封了千年之久啊!
当初她为何会有如此深重之杀业而不得不冰封宗内已经无人得知,可如果再匹配上这西秦千年前的灾劫……
错愕之后苏礼又浅浅一笑不再多做评论,因为每个人都有心中的坚持,玄素当年如何也都只是当年了。
看起来剑宗历代都和西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呢,玄素如此,他与姬正之间亦师亦友不也是如此?
且行且看吧,也不知再千年之后这西秦之地是否会留下他的传说呢?
他出神地想着,全然没有将周围越聚越多的人放在心上……
天候的异常还有城门的变故总归是引起了许多注意,于是安阳城守军出动,王城宿卫也来了,当然还有一些不明不白的修士……
顷刻间,这安阳城中就是风起云涌。而风暴的中心,则是那个旁若无人般行走在安阳城街道上的冰雕美人。
她完全没在意边上的那些人,只是静静地感触着、回忆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