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ptt-第六百一十九章 不如一起跳舞熱推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银龙的黑科技
得出这个匪夷所思的答案后,许多原本让李维有些始终闹不太明白的疑惑之处,终于让他察觉出了一些端倪。
比如关于这片银龙母神塔玛拉神域的‘沉寂’,他原本是根据希尔维出现在大陆上的年月和她的年龄,而去逆推出浮空山脉失陷的大概时间,是在两三百年前…
可如此惊世骇俗的大事件,他却从未在任何资料中提及过,甚至就连身为北地守护之龙的银翼也知之不详,就仿佛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如今这么看来,这完全是‘谬误’的。
因为这个结论,是建立在时间之河有序从上游流淌而下这个前提之下的。
塔玛拉神域…很可能早在非常久远的时光前,甚至是在艾欧存在的那个古老年代,就已经…永坠虚空了啊…
而又天知道希尔维这头恰巧在那个关键时间点破壳而出的倒霉蛋,在被甩出这片混乱的时空漩涡后,究竟‘弄丢’了多少时间。
额…‘倒霉蛋’似乎还得加上他李某龙一个…
只不过他们降临在主物质位面的时间,相差了上百年时间。
不过相比起那段失去的久远时光,这‘点’误差,已经算是微不足道了。
这一刻李维忽然开始有些同情那素未蒙面的希尔维小姐了…
神醫 高手 在 都市
按照银龙的年龄来算,相当于她出生后外出游历了一圈,回到家后,就发现已然是沧海桑田,物是龙非了。
看着眼前满脸凝重的银龙,赞纳德也开始意识事情的严重性。
只不过直到这一刻,他依旧只以为这片有些诡异的‘龙墓’所谓的时间混乱,不过是时间流速比外界快了一些罢了。
想到这里,赞纳德更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只不过他明显看得出,对方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于是出言问道:
“你又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维却是讪然一笑,淡漠的扫了这名吉斯洋基人,幽幽的回答道:
“因为…这里…本就是我的‘家’啊。”
赞纳德闻言顿时本能的后退做警戒状,同时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凉意自后脊慢慢爬上后脑勺。
那种感觉大概就像是普通人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进了一片凋敝的坟场,好不容易路遇一个看上去挺正常的老奶奶准备向对方问路,结果老奶奶一脸慈祥的回答自己就住在那坟场一样…
真是见亡灵了!
只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家伙先前明明告知过他,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实际上已经过去了一年多。
所以自己先前的判断并没有错,这头银龙明明跟自己一样来自外界才对!
‘啊…这里真是个令人不舒服的地方,呆久了怕是理智都会迟早消失殆尽,必须得尽快离开才行!’
赞纳德如此想着,然后问道:
“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李维理所当然道:“当然是继续深入探索这个鬼地方了,最好是能够弄明白这里时间混乱的缘由,并能够解决掉它。”
这名吉斯洋基人闻言当即眼皮止不住的乱跳,终于忍不住质疑道:
“什么?还要继续深入?深入这个满地太古巨龙尸骸的鬼地方?你疯了吗?”
与此同时他似乎也搞明白了,眼前这头龙怕是跟自己完全不一样。
他是在不自知的情况下陷入的,而对方…竟是自己主动进来的!
难道这里有埋藏着什么了不得的宝藏?
呸!这里本就是失落的银龙巢穴,能没宝藏吗?
可问题是这里明显异常危险的厉害,哪怕是有至高神器,那也得有命拿啊!
他赞纳德如今已经是手握吉斯银剑、掌控一只吉斯洋基人族群的首领,只要能够安然出去,于星界找回那群灵吸怪的尸体并割下它们那丑陋而扭曲的头颅,然后回到图纳拉特之城,将那些灵吸怪的头颅敬献给巫妖女王瓦拉基斯陛下!
那么他赞纳德,就会毫无疑问的成为所有吉斯洋基人眼中的英雄和神圣复仇者!
瓦拉基斯七世已经在位超过千年了…可是身为巫妖的她已然注定无法通过子嗣来延续她那尊贵的王室血脉。
只要他维持着自己于吉斯洋基人中无人能媲美的声望,若是届时瓦拉基斯陛下不幸遇难,那么他赞纳德就最有可能成为继承那把能够号令红龙族群的埃菲洛蒙权杖和腐败王冠的人选!
他明明已经拿到了通往至高的门票!为什么还要去为那些不确定的东西而去冒那足以致命的风险?
一定要阻止这头愚蠢而贪婪的银龙!
可是李维的下一句话就如同一口寒冰吐息糊了在这名急于勇退的吉斯洋基人脸上:
“不然呢?赌你的运气是回到百万年前去做你们吉斯洋基人的先祖,还是被甩到世界终焉的虚空去跟传说中的那群原初灵吸怪作伴?
“你敢赌吗?嗯?”
赞纳德的面庞骤然僵住,想要反驳的话却是终究说不出口。
是的,正如这头银龙所说的那样…
他不敢去赌这个可能性!
诞生于此地的对方,无疑比自己更加了解这片诡异的鬼地方。
不用回到百万年前,也不用去往世界终焉,时间但凡偏差的稍微多那么一些,他已经为此努力拼搏了几个世纪的一切,都将付诸东流!
那是他绝对无法接受的结果!
于是开始改变态度道:“可那些怪…异变银龙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极其危险,在我苏醒的这段时间里,我还见过体型比你都大的!它们的感知很敏锐,我们根本就没可能深入进去。”
“嗯?比我还大?”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李维当即眼神一亮,然后搓了搓爪子用变形术给自己套了个光影效果,让自己变得又瘦又丑又难看,问道:
“那我现在的样子,跟你先前看到的大块头相差大吗?”
“你居然还能够正常施法?”
发现这个秘密的赞纳德当即又惊又喜,可紧接着他又有些担忧道:
“样子倒是不算太突兀了,但它们身上似乎有种独特的混乱气息…”
他质疑的话才刚说道一半,就发现对方的身上竟是渐渐浮现出一丝直面虚空的感觉,甚至就连原本湛蓝中带着金丝的眼瞳都变得幽暗起来…
以至于让他有种再次面对先前那种大型怪物的错觉…
“你是怎么办到的?”
李维怎么可能告诉他实话:
“一点上不得台面的小把戏,现在的问题是,你要不要一起?”
赞纳德当然明白对方这是准备将他也‘变形’成那些怪物的模样然后一起混进去,可对方为什么要这么问?
“有什么问题吗?”赞纳德当即意识到不妙。
李维幽幽道:“你可能得为此付出一些代价,它…会逐渐侵蚀你,所以,我们的时间不算多。”
“那就来吧。”赞纳德一咬牙道。
为了满载荣誉而归,为了寻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这点代价也就不算什么了。
“可能会有点…难受。”李维好心的提醒道。
然后将一根爪子缓缓抵在他的脑门上。
赞纳德当即觉得自己被巨龙给轻视了,嗤笑道:
“你觉得我们纵横星界的吉斯洋基人会害怕这种感知上一点点…”
他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那根冰凉的爪子就触碰在了他的额头上。
那一刹那,无比可怕的冷意仿佛顺着他的额头冻结了他的身体,寒冷的冰屑没过了他的眼角膜,向他的身体渐渐蔓延。
透过那层幽紫色的坚冰,他仿佛看到了一切毁灭终焉后的静寂…
他看到了崩坏凋敝又被无限扭曲拉长的图纳拉特之城,原本辉煌的石壁此刻却黯淡斑驳的边角都开始渗透出充满恶意的撰文,所有的断壁、街道和雕饰都开始呈现出无法理喻的角度,让他深陷其中,却又目眩神迷…
眼前的一切,都仿佛都是对其智慧理性以及三维世界的无情蔑视与碾压,让他甚至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还在原地站着,又或是早已卑微恐惧的匍匐在斑驳冰冷的地板上,感知与理性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
赞纳德无助而绝望的仰起脑袋,呆滞的目光终于看到了那位于王座上的存在。
可原本美丽绝伦让他深深沉迷的瓦拉基斯陛下,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一具已经发黑了的千年古尸。
而在她的脚下,是成千上万仿佛被抽干了血液与骨头族人扭曲交叠于一起的枯槁山峦。
绿宝石般的火焰突然于女王那空洞的眼眶中燃烧而起。
于是原本冰冷孤寂的他仿佛也被这目光为之点燃!
就像是一只干瘪而又扭曲的蜡烛…
开始燃烧…
开始融化…
美人 心计
突如其来又深入骨髓痛苦终于让这名刚刚夸下海口的吉斯洋基人竭斯底里的嘶吼起来:
“不!!!!!”
于是眼前的幻象开始崩塌,女王那干枯扭曲而又疯狂的面庞突然变成了一张居高临下带着一丝愕然的龙脸。
与此同时,身侧成百上千带着敌意的目光齐齐聚焦在他的身上!
对危险的感知终于让理智险些丧失的吉斯洋基人骤然清醒过来,他本能的扭过脑袋,眼角的余光就看到那些正在屠杀兽人们的银色蜥蜴齐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朝着他望来。
就仿佛整个世界都被摁下了暂停键。
‘完了!!!
‘被发现了!’赞纳德绝望而又羞愧的想到。
自己才刚夸下海口,就竟然仅仅因为一点混乱的幻觉就暴露了他们的存在。
抛下那头同样神秘而危险的银龙不顾一切的逃跑?
不!那样断无生机,于是他将目光重新落向了那头银龙!
那是他唯一生存下去的希望!
结果就愕然看到那头银龙像是彻底疯狂了一样,高举着双爪,宛如狂风中的野草一样扭动摇曳,一边狂乱的嘶吼着,一边…
跳起舞来?
然后如同失去理性的野兽般蹦跳着扑出了隧道,一口叼住一名岩壁上面露绝望的兽人。
完全不顾对方徒劳挣扎时奋力戳入他的鼻孔里剑刃,疯狂的甩动着脑袋将其朝着岩壁上来回砸动着,只是转瞬间就血肉模糊没了声息。
已经看呆了的赞纳德忽然想起来…
对方先前飞扑出去时…似乎对自己使了个眼色?
眼看着那群银色怪物依旧‘疑惑’的盯着自己,恍然大悟的吉斯洋基人这才注意到自己此刻俨然已经变成了和它们无异的‘银龙’,于是赶紧学着李维先前疯狂的模样仰天发出一声似是而非的嘶吼:
“吼咯咯咯咯!”
一边跳着不协调的舞步,然后朝着另一名仿佛看到了‘真相’满脸憋屈的兽人扑去,将其几口咬死。
为了‘逼真’,他甚至强忍着恶心吞了几口从倒霉兽人身上撕下的腥臭碎肉…
不过很快的,神经高度紧张的赞纳德终于察觉到那些银色怪物的目光从他们身上挪开了…专心于他们自己的狩猎中。
只是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
那些看上去仿佛没什么智慧可言的银色怪物先前看他们的眼神,分明就像是在看两个病入膏肓的‘神经病’…
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原来那些怪物看似残忍的屠杀,有时碰到失去抵抗力的…竟是会选择将其活着拖入那些幽深的隧道中?
难道…自己干的太粗鲁了?
不过危机的解除,好歹让他松了口气。
当看到那头银龙叼着那血肉模糊的猎物飞向‘大深渊’对面的隧道,赞纳德也赶紧如同小弟般尾随跟上。
结果刚进隧道口,就看到那头名叫提比利乌斯的银龙在不停的吐口水,并抱怨道:
“呸呸呸!卧槽,这些兽人身上的味道真特么恶心,我怀疑这帮家伙是不是就完全没有洗澡的概念,咦…这是…兽神格乌什的神徽?
“难道…他们其实兽神神国里的那些祈并者?
“对啊…我早该想到的。”
李维终于想起被自己那一口幽能吐息轰碎的兽人神国了…
可这些碎片和兽人又怎么进入浮空山脉了?还有这名吉斯洋基人也是…
赞纳德却是完全不在乎这群恶心的兽人来自哪,他只关心一个问题,于是盯着李维的眼睛,竟是带着一丝恳求问道:
“你…先前到底对我做了些什么?”
“只是一点混乱能量的注入,让我们的变形术显得更加‘真实’一些。
李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问:
“等等,到底发生了什么?”
赞纳德将自己所看到幻象的部分吐露了出来,即便知道那是幻觉,可他依旧觉得那幻象是如此的真实…就仿佛真的发生过一样。
李维闻言,微微眯起眼睛,喃喃自语道:
“难道…是这样吗?”
然后他看向神情依旧有些恍惚彷徨的吉斯洋基人,有些怜悯道:
“也许…你刚才看到了未来…”
‘的一种可能。’
李维于心中补充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