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3fw超棒的都市异能 牧龍師笔趣-第376章 繡花枕頭-e19li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
韩绾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她神情有些冰冷的注视着学员曾良。
同时,韩绾也注意到了孙憧那几乎不加掩饰的喜悦。
“孙院监,不过是一次公开考验,至于这样痛下杀手吗?”韩绾不满的说道。
“您也看到了,这不过是战斗过程中无法避免的,毕竟暴血鲨龙若不啃咬,那英山龙未必就失去战斗力,甚至有可能反击,对暴血鲨龙造成致命伤害。”孙憧早已经准备好了说辞。
“这件事,我会告知大教谕,希望孙院监到时候面对大教谕时,也用这种口吻与诡辩说服大教谕。”韩绾冷哼一声,对孙憧产生了几分厌恶。
孙憧充耳不闻。
其实只杀死一头龙,已经是善待了。
孙憧就是要让段常青彻底绝望。
……
段常青扶着费嵩下了场。
主龙宠的死亡,导致费嵩直接痛昏了过去,灵魂造成的创伤可是远比肉体的损害来得痛苦。
到了场下,歇息了许久,费嵩才慢慢的睁开眼睛。
与一开始相比,他那股子傲气已经荡然无存,那双眼睛都好像被夺取了神采,变得有些呆木。
段常青想安慰他,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此刻内心同样愤怒。
若孙憧将所有的仇恨向着自己本人宣泄过来,段常青绝不会有半点怨怒,偏偏孙憧目标是这些无辜的学生!
这无法容忍!!
“我不会放过孙憧这畜生的,但这个学生曾良,就拜托你了,祝明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向慈祥温和的段常青也表现出了一股子戾气!
佛有三分怒,何况是血肉之躯的人。
段常青不止一次向孙憧解释过,自己并非是故意争抢名额,也并非不屑一顾,仅仅是因为坠入了虚无漩涡,到了离川之地,却找寻不到归来之路。
可在孙憧的心里,却早已经埋下了这个仇恨的种子,甚至在几十年后长成了参天大树。
原本,段常青还觉得,站在对方的角度来看,确实会积怨,自己能够理解……
但现在来看,无论自己是否卷入到漩涡中,孙憧当初对自己的嫉妒与怨恨都不会减少!
他内心已经扭曲了。
这样的人,也不值得自己再对他礼让!
“鼻毛一般的小事,风暴一般的杀怨,人渣自有人渣的病态,对付这种人,我祝明朗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的!”祝明朗说道。
走上了大斗场,祝明朗目光注视着曾良。
关于孙憧与段常青的恩怨,那天祝明朗已经听段岚详细的说过了。
无非是妒忌。
既生瑜何生亮。
别人不屑一顾的,却是你梦寐以求的。
一旦一时占据了人生高位,便无休止的报复,一雪前耻!
看到曾良那轻浮得意的嘴脸,祝明朗突然间发现,孙憧和曾良两个人的德性还真是宛若父子。
记得在沙滩上练习时,仅仅因为陆芳主动与自己攀谈,便使得这曾良恼羞成怒……
心胸狭窄到了有病的程度!
“还以为你这种小角色会吓得两腿发软不敢上场。”曾良依旧带着那副轻浮自傲的表情,而那双眼睛却透着几分难以掩饰的厌恶。
他非常厌恶祝明朗。
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陆芳要去主动示好,是因为他确实长相出众,英俊不凡,还是因为那头幼年血统不纯的圣龙。
不管是哪个原因,他就极其不喜欢这样的人。
绣花枕头。
等自己一脚将他踩入到肮脏的血泊泥土之中,无论是他英俊的模样,还是持有杂种圣龙,都会变得可笑可悲!
“暴血鲨龙、黄沙龙,这就是你所谓的真正实力吗?”祝明朗开口问道。
“你若是怕了,现在就给我磕个头,我可以对你手下留情的,毕竟你同伴下场你也看到了。”曾良突然笑了起来,提出一个自己觉得很合理的要求。
“以你这种德性,其实更适合重新投胎,重新学一学怎么做人。只可惜啊,我和你这种因为一点小事就对他人无比残暴的渣渣不同,我学了礼教,学了仁德,我与你不同,所以以牙还牙即可。”祝明朗开口说道。
“哼,你在和我说教吗?一会我屠了你的龙,我看一看你还能不能和我说教!”曾良冷冷的说道。
“对了,你更偏爱哪条龙,暴血鲨龙,还是黄沙龙?”祝明朗问道。
曾良皱起了眉头。
怎么与这家伙说话,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他到底有没有认知到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不过,曾良还是下意识的瞥了一眼黄沙龙。
自然是黄沙龙,才是符合自己这样尊贵牧龙师的身份。
“黄沙龙,我懂了。”祝明朗从曾良的微表情捕捉到了这个信息。
说完这句话,祝明朗慢慢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手掌心处有强烈的青色光辉在绽放,耀眼夺目,蒙上了特殊彩光的艳阳。
光辉交织,一头青龙从这炽芒中出现,它拥有一对宽阔而优美的翅膀,和四条色彩丰富的尾巴。
更为尊傲的是,从龙冠处到颈部,有如同袈裟一般的凤须,这些凤须飞舞飘扬,神圣至极,与全身上下覆盖着的那青鸾之羽相互辉映,更是散发出一股超凡脱俗的气息!!
此龙一出,大斗场看台上无数学子们都发出了惊叹之声。
圣龙之辉,不需要刻意去施展,便自然的流淌在青圣龙每一寸羽鳞上,这样的龙,即便还只是在成长期,已经不怒而威,已经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力!
“是那头青圣龙……竟然成长期了!”陆芳惊讶无比的说道。
最初的时候,陆芳也觉得祝明朗的幼龙应该是血统不纯的圣龙。
毕竟圣龙这种物种是比较稀有的,也只有那些已经享有盛名的尊贵牧龙师才有那个资本饲养幼年圣龙。
可血统是否纯净,每提升一个阶段,体现得就越明显。
对方这幼年圣龙到了成长期,岂止是保留了纯种圣龙的特征属性,甚至感觉还有一种更高贵的血脉,使得它气息比普通的圣龙还更强势!!
“杂龙就是杂龙,真正的圣龙,又怎会有颈须,原来不仅仅是你看上去是绣花枕头,龙也如此!”曾良完全的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