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bt1小說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ptt-第三百六十二章 若爲長生青春故……鑒賞-zkhlz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小說推薦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轰隆!
土墙和木屋被魁梧巨大的黑色身影所推倒。
一个接着一个狰狞恐怖的妖兵,从地下不断冒了出来。
宁西城的城墙高不过两三丈,多为黄土砖石所制,昔年龙虎气尚在时,城内有龙虎气大阵拱卫,禁绝术法,不论是妖魔鬼魅都无法侵袭靠近。
整个瀚海妖魔国度里,唯有那些混血的妖蛮或者投靠妖魔的人族,方才能够靠近发起攻击。
而对于宁西军来说,寻常的妖蛮,不过是体魄强健一些,在精通战阵配合的宁西军面前,远远不是对手。
这数十年来数次偷袭,都徒劳无功。
如今龙虎气已散,妖魔入侵再无阻隔,宁西城的城墙宛如薄翼一般。
轰隆轰隆接二连三的城墙倒塌声音不断响起。
一头体型在十多丈长的巨大蜈蚣,百足乱颤,从地下一跃而出,巨大狰狞的体型,撞得宁西城的土墙四下崩裂。
须臾间,在这头体型庞大的蜈蚣之后,又有一条七八丈长,身体足足有熟人合抱粗细的四脚蛇,吐着分叉的舌头钻了出来。
宁西城土墙连连崩裂,在几头体型硕大的妖魔之后,大量的妖兵和妖蛮,从地面之下宛如泉水一般汩汩冒了出来。
骨棒、木棍、大刀、巨斧,各种不一而足的武器,雄壮如熊虎的身躯,狰狞怪异似狼虫一般的面容,源源不断地朝着宁西城涌入。
这座城池自兴建以来,与瀚海妖魔国度不知相争过多少次,对于很多妖兵妖将和混血的妖蛮来说,还是第一次如此靠近宁西城。
望着火光滔天,四处胡乱的城内动静,一头头妖魔双目嗜血,獠牙狰狞。
十多丈的大蜈蚣在突入宁西城之后,摇身一变,化作了一头身高丈许,头部长着双钳口器,全身笼着暗红色铠甲的妖将,手中握着一把三尖两刃刀,大手一挥,顿时密密层层的妖兵妖蛮,咆哮嘶吼着朝着城内勉强组织起阵型的宁西军扑了过去。
那体型巨大的四脚蛇在城内掀翻了几处箭楼和土木的建筑后,身体节节变小,同样化作了一个体型颀长,头颅如蛇的妖将,从另一个角度发起攻击。
“结阵!结阵——”
宁西城内,偌大的军营校场里,一声声仿佛扯破了嗓子的吼声不断响起。
换做以往,宁西城内外不论是城墙,还是城内都有老卒巡逻警戒,在城外更有哨探查探周遭的环境,城中甚至还有几件无需动用龙虎气就可以监察周遭动静的法器。
然而。
今夜的一番的大乱,使得不少老卒都分心旁顾,甚至有些人自觉被莫名的情绪所感染,已丢下了以往的职司,跟着闹哄哄的人群,试图想要找大帅哥舒要一个交代说法。
还有一些暗中的哨探,则被那些偷摸潜入到身边的妖魔给解决,就算有些人放出信号,但以方才城内的动静,要么无人注意到,要么被人注意到也下意识的忽略。
当号角之声呜咽,不论方才哄闹成了何种情况的宁西军,在此刻都飞快地组织了起来。
在尉迟将军从身体中跳出一头妖狼时,许多围在周遭的宁西军老卒就已经清醒了过来,意识到了这是妖魔的诡计。
而后,突然在身边一些方才叫喊得最凶的士卒,接二连三的展露出了妖魔之身,短暂间造成了不少的混乱。
妖魔身躯强横,不少还懂些神通术法,若是普通人几乎难以对付。
可宁西军之中,大量的老卒与妖魔厮杀了一辈子,经验丰富,一个个武道上的成就又都不俗。
方才混乱,那是因为涉及自身,又受到了莫名的蛊惑,以至于理智短暂丧失,但常年枕戈达旦的厮杀本能依旧,一见着妖魔出现,冲向自家袍泽兄弟,宁西军中的老卒几乎本能的就开始三五配合着进行围杀。
宁西军之中的老卒都是百战余生,更兼之配合默契,通结阵战法,若是一般的妖蛮,一对一遇上,老卒们几乎难以抵挡。
但三对三,五对五,宁西军和这些妖蛮就能够勉强打平,一旦超过十人、二十人,同样数量下的妖蛮已不是宁西军的对手。
至于说真正的妖族之中的妖兵,三五个宁西军也能够应付的了。
实力强横一些,有如廖腾和方朝虎这些武艺精湛,勇猛非凡的老卒在,更是一对一遇上一些妖兵也丝毫不逊色。
放眼大周境内,这支宁西军虽全员尽老,但可谓当之无愧的第一强军。
四十年面对妖魔厮杀之中存活下来的老卒,每一个武艺,经验,都达到了绝顶,若非年老气弱,体能不在巅峰,宁西军的战力还要再高出数筹。
这也是宁西军之中无数老卒敢于放言,入中原平定天下,拥立哥舒登临帝王的底气所在。
此外。
当呜咽的号角之声响彻全城。
短暂陷入到某种狂热情绪之中的宁西军,仿佛一下从睡梦之中惊醒了一般。
顾不得思考为何今夜自身的表现会如此奇怪,操起兵器,结阵以待。老卒里如廖腾和方朝虎这些,更是最快速度地涌到了最前方,构筑起阵型前列,以抗击妖魔。
这都是数十年来日夜操练和沙场厮杀的本能反应,平日如好妇,战之似猛虎。
一刀在手,袍泽左右,一个个干瘦、老迈,垂垂老矣的身躯,登时迸发出了无穷的力量。
在众多飞快组织阵型的宁西军前方,大帅哥舒一身单衣,手持长刀,须发凌乱,站在一众老卒身前。
面对打破城墙涌入的妖兵妖蛮,身形屹立如山如岳。
“哈哈哈……哥舒,今日便是我瀚海妖国破你宁西城之日!”
蜈蚣妖将从众多妖兵妖蛮之中杀出,丑陋狰狞的面容尽显戾气,暗红色甲胄覆盖的手臂上提着一把足足有一人高的大刀,沉重的刀身拖曳在地面上发出了呛啷啷的清鸣。
“哥舒!”
又是一声尖利的嗓音响起,方才那四脚蛇所化的妖将扭动着颀长的身躯,到了正快速组织的宁西军阵前。
妖异的竖瞳望着单刀伫立的老帅哥舒,声音不高不低,继续说道:“我家大王怜你和一干老卒,驻守边陲数十载,若你肯归顺我瀚海妖国,大王将赐下灵药,让尔等重返青春。
大周已亡,你若能入我瀚海妖国,不论长生富贵、人间美女、妖族佳丽,应有尽有。尔等宁西军皆乃人间英雄,理当诞下子嗣,传承英名。”
“重返青春,人间美女,妖族佳丽……”
这四脚蛇妖将话音落下,不但正在整顿军阵的宁西军之中,有些人呼吸微微粗重了几分,就是妖兵妖蛮当中,不少人眼眶都红了。
与宁西军而言,功名富贵,其实多半算不得什么,钱财身外物,权势富贵如云烟。
可若是能够重获青春,这等诱惑哪怕只是听上一听,对于一个日渐年迈,常因各种伤痛产生的老卒而言,那种吸引力不言自明。
至于其他人族妖族的美人,勾动起了不少妖蛮妖兵的心思,但对于众多老卒们来说,不过是可回返青春年少之后所考虑的家族子嗣之类的事情。
“妖言惑众。”
一声仿佛金铁的声音在那四脚蛇妖将说完后响起。
不少方才微微有些分神的宁西军老卒,立时清醒了过来。
换做一般的招揽,对于这些心性如铁的老人,根本难以动摇,唯有这青春二字,对于许多人却有着无穷的魔力。
老帅哥舒目光灼灼地盯着那不断朝着宁西城涌入的妖兵妖蛮,从眼前这两名妖将的话里,他已是听出了瀚海妖国的招揽之意。
只是他的神色凛然,丝毫不为所动。
直刀在摇曳的火光下,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寒芒。
哥舒望着众多妖魔涌入,蓦然当先冲杀了出去,手中的直刀,刀光如虹,斩破虚空。
“只有战死的哥舒,绝无跪下为奴为婢的哥舒。”
风中。
苍老的声音回荡而起。
……
“啊!!!”
军营的一处大帐内,一声怒吼仿佛困兽咆哮。
躺在床榻之上的一条须发斑白的大汉,黑堂堂的面孔纠结在一起,全身肌肉鼓胀,发出震天怒吼。
大汉双目如铜铃,死死地瞪着不远处在黑暗之中神色安然的丑陋老者。
“颜吴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啊!!”
宛如狮虎激怒的咆哮声不断响起。
床榻上,躺着的须发斑白的黑大汉,正是此前率领宁西军搅乱了一滩浑水的尉迟。
只是那人是假,躺在床榻上的为真。
尉迟目光死死地盯在窗前不远处的老者,双目迸发出里倾三江盖五湖都难以洗干净的恨意。
“你为军中司马,如何敢投靠妖魔,如何敢啊啊!!!”
“颜吴忠,你愧对哥舒大帅,愧对你死去的兄长,愧对我宁西军!!!”
“狗才,猪狗不如的东西,你怎么能受投入妖魔麾下,啊——”
撕心裂肺的咆哮一阵又一阵,躺在床榻上的尉迟全身并无任何绳索捆绑,可偏生无法动弹。
他那具一叫便应、有无穷无尽气力的强横身躯,此时是如此的绵软无力,仿佛完全不属于他,任他如何挣扎,鼓劲,可偏生半分力气也无。
就是呼喊叫骂了这一阵,都渐渐感受到一股强大至极的疲惫,仿佛,仿佛整个人正在被一点一滴地抽去了精气神。
“尉迟啊!”
面容丑陋的老人缓缓走到躺着的尉迟身边,动作温吞,声音迟缓,透着一股深深的暮气,沙哑的声音响起。
“我老了!老得快走不动了。”
“在这宁西城快四十年了,如今老来一身伤病,谁人怜我谁人管呢”
“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什么功名富贵、权势美人,什么天下苍生、青史留名,什么家人兄弟,子女儿孙,呵呵……”
面容丑陋的老人佝偻着身躯,一句一句,慢慢说道,“若为长生,若为青春,都可抛,都可抛啊……”
“啊啊——”
躺在床榻上的尉迟厉声嘶吼,仿佛被无形捆缚住的身躯,在这一刻似乎微微颤抖了起来。
“颜吴忠,你这条老狗,你为这些便可出卖大帅,出卖我宁西军众兄弟呐!!”
铁塔似的身躯之中,突然有某种无形的断裂之声响起。
继而,火热的气息铺面袭来。
滚滚的气血骤然激荡。
尉迟鼻孔、眼睛、耳朵、嘴巴,七窍流出了炽热的鲜血。
黑色的皮肤上渗透出了点点滴滴红色的血珠,宛如暴汗涌出。
一生数十年的武道绝顶修为,在这怒不可遏的瞬间,突然爆发。
轰隆!
床榻四分五裂。
全身仿佛血水之中捞出来一般的黑汉,头发尽数变得血红,双目变得血红,嘴角、牙龈,不断冒出鲜血。
那血,滚烫、炽热,似地下岩浆。
“你……”
面容丑陋干瘦的老人神色蓦然失色,暗紫色的干裂嘴唇颤抖着,眼中露出了惊恐无比的表情,陡然声音拔到了最高,“尉迟!!你……你不要命了!!!我……我,我,我这般做,全然是为了我们兄弟啊!!”
“呸!”
一股血痰吐在地上。
全身赤红一片的尉迟仿佛魔神一般,怒意滔天,“颜吴忠,你也配做我兄弟。哈哈哈……老子是顶天立地的大好男儿,一生斩杀妖邪不知凡几,如何能朝妖魔低头?”
“啊——”
尉迟再次怒嚎一声,魁梧的身躯里血液流动仿佛江河奔涌,激荡不息。
“尉迟!!”
面容愁容的老者再次高喊了一声,“你这般……你这般会死的啊!”
他控制尉迟的手段,乃是得自瀚海妖国的一种无形无质的毒素,能够让人短暂的筋骨酥软,气血沉凝,再难施展武艺。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尉迟性情刚烈至此,竟然凭借体内的气血,强行将气血鼓荡起来。
武道高手,精气如龙,气血似虎,炽烈阳刚到了极致,寻常鬼魅若是靠近,都会被其血气灼伤。
然而,这般压榨身体潜能,骤然爆发,便宛如将体内的气血一齐掏空,等到气血耗尽,便是尉迟的死期。
“生亦何欢,死亦何哀……”
尉迟放声大笑,猛然间身上的血珠飞溅,目光再次落在了那干瘦丑陋的老者身上,“颜吴忠,给某死来!”
呼——
拳劲似海潮,汹涌澎湃朝着那干瘦丑陋的老人扑去。
老人脚步连连后退,猛然一个折身,撞破了房间大门。
看似年迈迟暮的身躯,在这一刻却展现出了一种诡异的速度,朝着外间混乱的战场掠去。
轰隆!
木屋跟着碎裂。
宛如魔神临凡的尉迟紧随其后,一跃而出:“颜吴忠,你这条老狗往哪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