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jvq6精华言情小說 靈器復甦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出人意料推薦-ybkf6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此时穆弘的神情极为苍白,他看上去整个人很憔悴,站在原地浑身颤抖着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珈苛南神情阴冷,他把一把刀横在了戎节的脖子上,冷喝道:“穆弘,我现在也懒得跟你废话了,你犯了死罪,株连九族,你选一个,你死,或者你儿子死!”
“爹,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戎节很配合地哭诉着,但他的眼底明显闪过一道耻辱的神色,显然叫一个现代人“爹”让他很憋屈。
只不过为了让穆弘自杀,成为一具更好的道鞘,他只能配合着。
穆弘嘴唇颤抖着问道:“株连九族?九州从来都没有这种律法,我做错了什么,我妻子莫名死去,现在又杀我儿子,一定要把我逼上绝路吗?”
“我不想说第二次,你儿子的命,或者你的命,你选一个!”
珈苛南不耐烦地把刀一提,穆义的脖子上已经出现了一道血痕。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戎节瘫倒在地上叫道。
他的演技很拙劣,但珈苛南显然和他交待过了,踢了他一脚,让他转过去,不让他面对穆弘,省得露陷。
“你们就这么想要我的命吗?”
穆弘心底感到深深的绝望,他长叹了一声,看着倒在地上的儿子,眼里十分自责。
那到底是自己的孩子啊!
当父亲的,哪里会愿意看着自己的孩子出事?
“你背叛九州,欺上瞒下,大逆不道,必须自裁谢罪。”珈苛南喝道。
“背叛九州……”
穆弘握紧了拳头,他拥有化窍后期的修为,原本就是九州的最高层管理者,怎么可能会做出背叛九州的事情来?
可是从那天贺文询问他们意见之后,他说出了不同的见解开始,一切就全变样了。
穆弘这些天像奴隶一样,被那些天行者呼来喝去,还不能离开天行者的视线,没想到自己来到这里后,第一件事居然是被迫自杀!
他握紧了拳头,闭上了眼睛。
“我没罪,要杀要剐随便你,但我不会畏罪自杀。”
穆弘竟然没有要自裁的举动!
“你连自己儿子的性命都不管了吗?”珈苛南皱起眉头。
戎节在地上实在装不下去了,他怒气冲冲地爬起来,朝着穆弘喝道:“臭老头,你儿子对你好歹很孝顺,关键时刻,你居然都不肯为他献身!”
“你个傻子!”
珈苛南看见脑子迟钝的戎节竟然从地上爬起来,差点没踢他一脚,好好的演戏都不会配合。
可是穆弘睁开了眼睛,盯着戎节,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可以替我儿子去死,但你不是我儿子,我儿子从来都不会像你这样。”
珈苛南皱起眉头:“你连自己儿子都不认了吗?”
戎节煞气冲天地说道:“臭老头,本来还想让你自杀死得痛快,现在不需要那些顾忌了,直接杀了你了事!”
他已经等不了了,反正强行杀了对方,也能够得到对方的身体,他又不是永生境的神那样挑剔,道鞘原主人不主动放弃身体也无关紧要,顶多就是少了一点契合度。
然而就在这时,他们脚下的阵法忽然迅速地涌动了起来,将他们两个给包裹住!
“嗯?”
珈苛南和戎节都是微微一愣,看向石台这边,穆弘还没有自杀,不明白为何阵法就启动了。
可是阵法上面的阵纹已经快速地涌入到珈苛南和戎节体内。
他们两个有些疑惑,但没有抗拒这股阵纹。
按照他们的认知,这修道场的阵法本来就是用来帮助他们与道鞘更好地融合在一起,就算让阵纹融入到他们体内,也无关紧要。
珈苛南和戎节两人没有戒备,任凭那股阵纹入体。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辰风的血已经顺着阵纹朝着他们身体而去。身为特殊的灵器,他们在面对辰风血液的时候,毫无抵抗的能力。
砰!砰!
两人没有任何反应,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这……”
穆弘听到动静,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儿子和威胁他的人都倒在地上,惊了一下。
可是他没有去扶自己的儿子,目光四处搜索了一下,很快落在了从石台上缓缓走出来的辰风身上。
“小萝卜,是你!”
穆弘惊呼出声!
辰风微微皱眉:“你见过我?”
穆弘激动地说道:“显龙山!显龙山寻找龙脉的时候,我见过你!”
北海祖,在显龙山的时候,带头去寻找龙脉,当时去了不少人,东祖易清河,天祖单靖安,以及北海祖穆弘,都见过辰风。
只是这一段历史已经被修改了,或者说根本不存在,穆弘怎么会记得?
辰风意识到了什么,道:“你被什么时间相关的灵器反噬了?”
易清河记得那段记忆,是因为他被“触目如故”给反噬了,成为拥有时间能力的人,所以他记得那段历史。
这样看来穆弘也极有可能是这样的人。
但穆弘却摇了摇头:“我不是被什么灵器反噬了,”
穆弘说到这里,忽然警惕起来。
他后退了两步,说道:“我必须确定你是小萝卜才行。”
“我来到了这里,还不能证明吗?”辰风问道。
“信物,我需要一件信物!”穆弘急切地说道。
“你需要什么信物?”辰风问道。
“御天尺,那把御天尺绝对做不了假,我认得它的气息。”穆弘说道。
辰风沉默了片刻,随手一挥,御天尺出现在了手中。
“你指这个?”
御天尺散发着一黑一白两道醇和的气息。
穆弘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触碰了一下御天尺,随后惊了一下。
“是您……果然是您……”
穆弘变得无比激动。
他忽然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
扑通!
穆弘跪在了辰风面前,双手撑在地上:“属下穆弘,见过少祖大人!”
“这……”
易清河和单靖安两人在一旁都愣住了。
穆弘这一跪,谁也没有料到。
就连辰风也十分意外。
“你这是何意?”
辰风冷静地看着跪在自己前面的穆弘。
他与九州人的关系并不和谐,九州一直千方百计地来抓他。
穆弘曾经在九州,是除了炎道人和重道人之外,最高的领导者了。
这样一位人物跪在辰风面前,他是没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