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dtfw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笔趣-第234章跟我比敗家?看書-j2rm0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234章
王氏很为难,这样的事情,她不敢答应,不敢让那些侄儿去祸害自己的儿子,自己儿子可是给自己争了大脸,大年初一,自己前往皇宫给皇上皇后拜年,进入到偏殿后,自己都是坐在长孙皇后身边的,
长孙皇后说,因为自己可是她的亲家,当然需要重视的,而且宫里面的韦贵妃,也是和自己姑嫂相称,那些国公夫人对自己也是恭维有加,这些是怎么来的,王氏是非常清楚,没有自己儿子,这些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爹,你说的那些,我知道,晚几年行不行,浩儿现在还没有加冠,手上也没有什么权力的,根本就安排不了,另外,这几年,也让侄儿们多看看书,之前我家浩儿都不怎么看书,现在呢,每天都会看一会书,说是不读书不行,爹,不是女儿不帮啊,是实在是帮不到的!”王氏很为难的对着王福根说道,心里还是拒绝的。
“哼!”王福根很生气,他没有想到,自己都这么说了,她还是拒绝了。
“爹,你也体谅一下女儿的难处,你说没钱了,女儿和金宝也商量了,年前就派人送了200贯钱过来,可是,安排人,我们怎么安排啊?还有,我就不明白了,为何家里之前有六七百亩土地,现在就是剩下这么一些了?”王氏盯着王福根问了起来。
“诶,就是你那个侄儿不懂事,跟错了人,喜欢去赌,不过现在可没有去赌了!”王福根马上对着王氏说道,还不忘记去给几个孙儿说话。
“赌?”王氏装着第一次知道的样子,盯着那几个侄儿问了起来。
“姑姑,是我们被骗了,真的,现在我们不去了!”王氏的大侄儿王齐马上解释说道啊。
“是啊,姑姑,我们不喜欢赌的,都是被人拉过去的!”二侄儿王仁也是笑着说着。
“你们要是做生意赔了,姑姑就不说什么了,但是你们居然是赌没的,谁给你们的胆子,还被人拉着去的,被人拉着去,你们几个都去了?”王氏非常恼火的盯着他们说道,
接着就看着自己的两个弟弟,两个弟弟是老实人,她知道,家里当家做主的事情,都是婆娘说了算了,他们两个屁都不敢放一个,而自己的两个弟媳,那是一个比一个强势,一个比一个更加溺爱孩子,现在好了,成了这个样子,现在还让自己去帮他们,自己敢帮吗?自己宁愿每年省点钱出来,给他们,就养着他们,也不敢帮啊。
“玉娇啊,算爹求你了,带他们走吧,给他们找到一条谋生的道路就行,不满你说,家里就是剩下不到20亩地了,一大家子,怎么活啊?如果不是你送钱回来,咱们家,现在估计这栋宅子都保不住了。”王福根马上对着王氏说道,
王氏听到了,是又急又气。
“王老爷子,该还钱了,我们可是知道你闺女回来啊,再不还钱,我们可就冲进来了啊!”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几个人的喊话声,
而王齐他们脸色都变了,王氏此刻的脸色也是沉了下来,王福根则是坐在那里摸着自己的眼泪,难受啊,自己祖传几代的产业,就被那四个孙儿几年就给败完了,以前自己在这个镇上,那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现在已经成了整个小镇的笑话了。
“不许进去,敢靠近诰命夫人,杀无赦!”外面,韦富荣带过来的亲兵,也是拦住了那些人。
“哟,我们可不是找诰命夫人啊,我们找王齐他们兄弟几个,找王福根,他可是答应了,年后就给我们钱的,现在他们家的诰命夫人回来了,还不还钱,等到什么时候去?”外面一个年轻人,大声的喊着,此刻王齐他们不敢看王氏。
这个时候,韦富荣也被吵醒了,就到了客厅这边。
“怎么了?”韦富荣开口问了起来。
王氏都气的不想说话,想着自己儿子那个时候虽然混蛋,但是可从来不去那种地方的,最多就是打架,打架的原因也是因为那些人嘲笑自己儿子是憨子,自己儿子气不过,才打的,因为打架确实是赔了不少钱,但是,可真没有自己那四个侄儿混蛋啊。
“还钱,还钱!”接着外面就传来了异口同声的喊声了。
“还钱,欠了多少钱,年前不是送了200贯钱过来吗?”韦富荣听到了,愣了一下,200贯钱可不少啊,够一个十口之家吃上几十年的,就那么半个月的事情,居然没了。
“岳父,到底怎么回事啊?”韦富荣根本就不知道王家的事情,王氏也没敢告诉他,怕韦富荣生气,那200贯钱还是说家里遇到急事了和韦富荣说,韦富荣一听说岳父家遇到了急事了,差200贯钱,那肯定帮啊。
“金宝啊,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人家家里出一个败家子都扛不住,咱家可是出了四个啊,四个!哎呦,老夫时候,是没有任何面目去见地下的祖宗了!”王福根马上哭着喊了起来,王氏的娘亲也是坐在旁边劝着王福根。
“四个败家子了,你们四个干嘛了?”韦富荣他们四个问了起来,他们四个不敢说话。韦富荣无奈的看着他们,接着看着王福根问:“岳父,欠了多少?”
“诶丢人啊!”王福根此刻低着头,摇头叹息的说道。
“多少?”韦富荣就盯着王氏的两个弟弟问道。
“六,六百多贯钱!”王振厚低头说道。
“败家玩意,比我家浩儿还败家,我家浩儿也没有把家产败光啊!”韦富荣此刻气的牙痒痒的,这叫什么事情啊。
“他们给我儿提鞋都不配,什么玩意,年前送了200贯钱给你们,现在还欠600多贯,你们去死去,走,老爷,回家,不救了,没用的玩意,都是废物,你们两个也是废物!”王氏此刻火大了,六百多贯钱啊,这个可不是小钱啊,
现在韦家虽然有钱,但是半年以前自己家要拿出这么多现钱出来,都难,这几个败家子就给赌完了。
“姐,你可要救救我们啊,如果不救的话,这个家就完了,这些宅子可就要被收走了,到时候丢的也是你的脸啊!”王振厚马上看着王氏说道。
“我可不会感觉丢脸,我的脸你们也丢不到,更加争不到,没用的东西!”王氏此刻非常火大的说道,本来想要回来看看爹娘,一年也就回来一次,现在好了,给自己惹这么大的麻烦。
韦富荣此刻也是很发愁,救倒是没有问题,但是这个是一个无底洞啊,喜欢赌的人,你是救不了的。
“老爷,走吧,趁着天色还早,我们回长安去,不用管他们死活,爹,娘你们两个也跟我们走,这个家,散了就散了!”王氏看着自己的父母说道。
“玉娇啊,你可不能不管他们啊,他们可是你的亲弟弟,亲侄儿啊!”王福根此刻也是着急的看着王氏说道,
韦富荣其实是很生气的,但是顾及到了自己夫人的面子,不好发作,就这样,还抓着这个女儿不放,就知道顾及自己的儿子。
“我没有这样的亲弟弟,没有这样的亲侄儿,什么玩意啊,几代的积累,就被他们几个给败光了,你好依着他们,依吧,到时候不要那天走了,连一块埋你的地都买不起!”王氏的态度也是很横的,
在韦家,韦富荣都怕的人,可不会忍气吞声。
“玉娇啊,你就帮帮他们,把这个事情给弄好了,带着他们去长安!让他们远离这个地方,好好做人!”王福根求着王氏说道。
“长安?长安更好玩,这里算什么啊,长安才玩的大呢,就咱家这么的钱,不够他们一天挥霍的,我可不想到时候那些人,到我家来问钱,我平阳郡公府,丢不起这个人,我就当没有这门亲戚了,
我哪天死了,也不用你们来,我有我儿子就行了,什么玩意啊?啊?废物,都是废物了,气死我了,来人啊,收拾东西,回家!”王氏此刻气不过啊,心里就当没有这么亲戚了,
自己以前不是对他们不行,也不是不孝敬自己的父母,哪次回来,不是大包小包的,哪次不给他们钱,去年还一下拿回来200贯钱,现在居然还要换自己拿出600多贯钱出来,还要带着四个败家子去长安,到时候不是祸害自己的儿子吗?谁祸害自己儿子的不行,就是韦富荣都不行,凭什么给他们祸害?
“金宝啊,你就帮帮忙!”王福根看着韦富荣开口说道,韦富荣其实在这里,也是不怎么说话的,就是每年过来看看,对于那些小舅子,韦富荣其实是瞧不上的,没出息,窝囊废,但是自己不能说。
“来人啊,回去,领700贯钱过来,岳父,钱我可以给你,人我就不带了,以后呢,也不要来麻烦我,你放心,岳父,每年我会送20贯钱过来给你们二老花,足够你们开销了,
其他的,恕女婿做不到,他们几个人,老夫是不会带到长安去,我也是为了他们考虑,按照我儿的性格,他会直接拿刀剁了他们的,送到长安去,你们就是让他们四个去送命!今天这个事情,浩儿要是知道了,你们四个,不断腿,算你们有本事!”韦富荣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
“老爷,咱家的钱可是我儿的,凭什么给他们啊?要是真有正经的急事,我会同意给,现在,不行,让他们死去!”王氏哭着喊道,她是真的寒心了,家里出了四个败家子,谁扛的住?
“好了,就这一次,这一次老夫做主了,来人,去外面说,欠的钱,这次我们给了,下次,可和我们没关系了!”韦富荣对着门口自己的家丁说道,家丁马上就出去了。
“谢谢姑父,谢谢姑父!”王齐他们听到了维护让如此说,马上笑着感谢说道。
“滚远点,什么玩意!”韦富荣非常厌恶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背着手就走了,王氏也是出去了,
很快,韦富荣就坐着马车回去了,这边会有人送钱过来。
“爹,你不是说大姐好吗?现在好吗?瞧见没,还是不肯帮我们家,也不知道给你的那些孙子安排一下,就这样还好啊,还什么诰命夫人,当什么自己儿子是郡公?回来干嘛,回来显摆的吗?”等韦富荣他们走了以后,王振厚的夫人就开始对着王福根冷嘲热讽了。
“你,你给我闭嘴,老夫当初是怎么寻摸到这门亲事的,家门不幸啊!”王福根此刻也是气的不行,都已经帮成这样了,还说没有帮,这是人话吗?
“娘,人家有钱,瞧不起我们不是很正常的吗?都说姑姑家,田产几万亩,现钱十几万贯钱,儿子还是当朝郡公,人家就是小气,根本就不会帮我们的!”王齐此刻坐在那里,非常不屑的说着,
王振厚两兄弟现在根本就不敢说话,王福根气的啊,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想着这个家,是完了,自己还不如早点走了算了,省的在这里丢人现眼。
到了晚上城门关闭之前,韦富荣他们回到了长安。
“就回来了?”韦浩得知他们回来了,有点吃惊,韦浩想着,他们怎么也会在那边住一个晚上,家里还带了这么多丫鬟和家丁过去,就是过去服侍的,现在怎么还回来了?韦浩说着就前往客厅那边,刚刚到了客厅,就看到了自己的娘亲在那里抹眼泪抽泣,韦富荣就是坐在一旁不说话。
“卧槽,娘,谁欺负你了,玛德,谁还敢欺负我娘啊!”韦浩一看,火气就上来,大过年的,娘亲居然被人欺负的哭了。
“瞎咋呼啥?坐下!”韦富荣抬头看了一眼韦浩,呵斥说道。
“爹,你,你,你和我娘吵架了,因为啥啊?”韦浩此刻马上小心的看着韦富荣,如果是夫妻吵架,那自己可管不了,最多就是劝一下,管多了搞不好还要挨揍。
“我们吵什么架,我们多少你都没有吵过架,哎,别提了,你外阿祖家,出了四个败家子,四个啊,我的天,当初你一个我都头疼,现在他们家是四个!”韦富荣比划着是四根手指,对着韦浩说道。
“爹,你说话就说话,你拿我来比干嘛?再说了,我没败家好不好,我是被人算计了,你不知道啊?”韦浩郁闷的看着韦富荣说道,没事把自己拉进来干嘛?接着看着韦富荣问道:“我的那些表哥们,怎么败家了?”
“赌钱,不怕死的玩意,你外阿祖家,本来是有六七百亩的良田的,现在就是剩下20亩,而且,就今天,镇上的人知道你娘亲回去了,就过来问钱,还欠了600多贯钱,年前的时候,就送了200贯钱过去,现在也没有了,你说,诶!”韦富荣坐在那里,叹气的说道。
“我去,真的假的?还有这样的事情的?”韦浩听到了,震惊的不行。
“不管管他们,烂泥扶不上墙,你可不许管他们,管了他们,就是一个无底洞,他们到时候还能害了你!”王氏此刻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关键是,你那两个舅母啊,太强势了,那两个舅舅,在家里都没有说话的份,造成了那几个孩子,都是管不住,造孽啊,岳父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诶!”韦富荣也是坐在那里唉声叹气的说道。
“没事,交给我,我来,还敢跟我比败家,我还收拾不了他们!”韦浩看到王氏坐在那里默默流泪,马上对着她说道。
“你少去招惹他,我告诉你啊,这样的人,就是要离他们远点,我就管我爹娘,其他的,我管不了,我也没有那么多钱去填这样的窟窿,不像话!”王氏马上警告韦浩说道,
韦浩听到了也是苦笑着。
韦富荣坐在那里,也不知道怎么办,一下来是个败家子,谁家也扛不住啊,而且韦富荣也担心,到时候他们四个借着韦浩的名声,到处借钱,那就要命了。
“没事的啊,你看我怎么收拾他们,命,我不要他们的,缺胳膊断腿,我还是能够做到的,娘,这样没事吧?”韦浩笑着看着王氏说道。
“没死就成,这样的人,还不如死了算了!”王氏还是恶狠狠的说道。
“行,我明天去一趟吧,去收拾他们去,我听说他们想要到长安来,那也行,我也需要这样的人!”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你还需要这样的人,你要干嘛?”王氏不懂的看着韦浩。
“没事,先不跟你说,你也不要操心了!”韦浩劝着王氏说道,坐了一会,韦浩就回去了,心里想到,还敢跟自己比败家,自己还收拾不了他们?
韦浩刚刚到了自己的小院,韦富荣就过来了。
“爹,你不累啊?”韦浩看着韦富荣问了起来。
“嗯。有些话,你娘在,我不方便说,其实,这样的人你就该远离他们,就当没有这门亲戚了!”韦富荣叹气的坐下来,对着韦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