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hhd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要做超級警察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七章:鎮壓鑒賞-frkf7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子,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话事人的脸上挂着一丝尴尬:“按照你这么来说,我们还能被别人骗了?”
“不不不,我可没有这么说,我也没有说过是骗子。”
钟天正摆了摆手,语气随意:“这一年的租金他们肯定是会给你们的,但是一年租期一到,如果这个时候他已经一家独大了,我敢保证肯定会压死你们的租金。”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竞争手段而已,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至于你们信不信我无所谓,信不信跟我都没有什么利害关系。”
“好了,我要说的话就到此结束了。”
“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肯定还以为我在瞎说胡说,大家自行参考吧。”
说到这里,钟天正扭头看向了李大富,给他递了一个眼神,意思就说该分析我已经给你分析过了,至于怎么来破这个局,你还是自己多思考思考吧。
李大富也是个老商人了,钟天正一提到租期的时候他就想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所以制衡的手段早已经有了个腹稿,随即他压了压手掌,示意众人安静下来。
“钟天正刚才说的,我也就不去多解读什么了,说实在的,确实是看大家自己的理解能力了,信就信了,不信到时候你也就信了。”
李大富承上启下的说了一句,然后说出自己的打算:“今天这个事情呢也算是给我一个警醒,既然有人要恶意竞争那我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能做的也只有自我完善一下了。”
“后续我会在现有的基础上,把这个租地的租金再稍微往上提一提,至于提多少我需要等团队算过了以后才能告诉大家。”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肯定给不到对方这么高的价钱,租金翻倍,压根就没有钱赚的。”
农村的这个土地租赁,不会说你在商场里租门面一样,房租是这种阶梯式增长的模式:刚开始不是很高,然后每个月或者每年租金这么阶梯式的上涨。
毕竟。
这是农村。
“另外一个,我可以保证的就是,咱们的合同还是一样三年一签,每年都会有一个小幅度的增长,不会说像他们这样搞个一年然后就来套路大家。”
“我李大富平时做人做事大家都知道的,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就不多说什么的,自己自行去估量一下,实在是不想跟我合作的那么咱们也就好聚好散。”
李大富言笑晏晏的看着大家,环顾扫视了众人一圈以后,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收敛了不少,语气也严肃了起来:“但是我有句话就放在这里了,这次不跟我李大富合作了,选择去跟对方合作,那么以后你的地我就再也不要了。”
“别等着后面租金到期人家把价格压的比我还低,到时候又来找我,那我丑话说到前面,不好意思,我不接,到那个时候可就别怪我大富做的绝情。”
李大富这个人的心思也是绝对的可以,在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恩威并施,隐射含义深远。
“我不需要大家跟我同甘共苦,但是最基本的就是要有最基本的头脑,明知道这是针对我的一个事情,眼里还只有利益,那么我也就恕不接待了。”
“好了,我说完了,大家回去再商量一下吧。”
说到这里,李大富拍了拍手掌,示意散会,众人陆陆续续起身然后离开,小声的交头接耳。
不多时。
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他们三人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李诗诗从座位上跳了起来,颇为赞许的点着头:“不错不错,不愧是我李诗诗带出来的司机,这个思路实在是活跃,给你点个赞。”
“呵呵,这你也能蹭一下。”
李大富笑着摇了摇头,视线落在钟天正的身上,眼神中充满赞许:“不过阿正,这一次可多亏了你啊,刚才一下子我真的就没有想到这个点子上你知道吧。”
“以李总的思维,肯定也能想到这个问题点的,只是时间问题。”
钟天正矜持的摇了摇头,点上一根香烟:“接下来就看李总你怎么处理了,我觉得,今天这件事对你来说未必就是坏事,如果你能破局,无疑能把村民和你捆绑的更加牢靠。”
“对。”
李大富点了点头,他自然是明白这中间的道道,又跟钟天正客套了几句然后拿着手包出去了,估计是去处理这个事情去了。
“那咱们走吧?”
钟天正指了指屋外:“这里也没人了,咱们也回去吧?”
“嗯,也行。”
李诗诗把沃尔沃的车钥匙抛给了钟天正:“你开车,那台车就先停在这里吧。”
没多久。
回县城的国道上。
李诗诗坐在副驾驶,时不时的拿起手机发送着信息,歪头看着钟天正:“你说,今天这个收地的事情,是谁在背后捣鼓的?”
“张财宝指导闸哥那班子人吧。”
钟天正一针见血的分析到:“张财宝跟你爸是竞争对手,早有传闻说他想进军你爸的领域,而闸哥这伙人同样也想转正,所以双方一拍即合,闸哥就是他的枪。”
“正解!”
李诗诗竖起了大拇指夸奖了一句:“说的完全没错,我爸已经把这件事调查清楚了,就跟你说的一样一样的。”
“那就对了。”
钟天正点了点头,心里也不由感慨。
李大富到底是这个身份这个地位啊,这才过去半个小时不到就已经把事情给梳理清楚了,那么接下来他的反击手段很快也能出来。
对方能把生意做这么大,不是没有理由的。
李诗诗大眼睛眨呀眨的,长长的睫毛跟着扇动:“其实哈,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猜测到这么多东西的?明明你这些天一直在给我开车啊,我都没猜到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脑子。”
钟天正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多看多想多听,那么你就能发现中间的端倪了。”
“嗯。”
李诗诗沉吟着点了点头,忽然转头看向钟天正,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那么我问你,你真的是警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