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xh2i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的細胞監獄》-第一千七十七章 使徒閲讀-vv2z7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
神性,也分高低强弱。
一些低阶生命,例如初生体的异魔或刚刚破种的骑士。
或许因体内血脉,或许因命运赋予的装备或是血统,能展现出少许的神性。
例如曾以圣剑斩杀伯爵的女骑士,也或是早期的韩东,因接壤「不死祭祀-伊莫顿」的手臂,能够施展带有埃及神性的死亡魔法。
但这些都只是很粗浅的神性,在圣城通常被称之为「神话级接触」。
终命骑士团在洞悉到韩东身上存在死亡属性的「神话级接触」时,也是很强烈地向韩东表达邀请的意愿。
因为有接触作为基底,将为后续的【开门】提供强而有力的支撑。
事先没有神话级接触的骑士,往往很难突破。
前期这种细微的神性显现被称作为‘接触’。
当个体触及【真理之门】,将洞悉真理,其本身也将具备真正意义上的神性,即可做到‘运用’。
无论是神性的质与量,疑惑是个体运用的数量度相较于‘接触’都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当前。
韩东以死者之镰斩下圣阶脑袋的过程,已远超‘接触’层面。
虽说韩东还没有接触真理之门,但展露出来的神性却完全达标。
吱吱吱~白线绷直而拉拽的声音
白线重新载着脑袋,快速接回脖颈。
这位圣阶生命的态度完全改变,甚至还将杀意收敛了起来。
首先做出一个很有礼貌鞠躬的姿态。
颅骨间的白线以均匀频率摩擦着,发出一种让人听上去很舒适的声音:
“果然,能来到【交界区】都不简单。
我也是因为不错的气运,抽中试验签才能来到这里。
我来到边界区仅有一个目的,找到从你们世界里降下的漩涡神迹,竞争者都是我的敌人……实在抱歉,一开始把你当作是普通的‘漩涡转变者’。
现在开始,我会将你当作‘同阶’来看待。
我叫鲁.莱特因姆,是一位裁缝师。”
说罢。
独臂人以手指叩开手提箱表面的密码锁。
箱体表面的「圣印」亮起,散发出一阵阵与伦敦城截然不同的白色光泽。
一股股不弱于韩东左臂的神性正不断从箱体间溢出。
咔……箱体开启时。
韩东本以为会有无数白线从内部溢出。
谁知道,从箱体里散落而出的东西却蕴含着一股异常邪恶的气息。
哗啦哗啦~
就如同屠宰场的运货车卸货的情形,一块块似乎被漂白处理过的白肉,从箱体内疯狂泄出。
白肉的总体积要远大于箱体的体积。
每块白肉的表面,都印着与箱体表面相同的「圣印」,类同于被盖上合格标记的猪肉。
数量之多,近乎将独臂人前后五米的通道地面都给铺满。
这时。
独臂人脑袋里的白线几乎全部溢出,通过穿针引线的方式,快速连接所有散落的白肉。
一只体格巨大,仅有上半身构造的白肉巨人漂浮于此人身后,就好像一位‘替身使者’。
白肉巨人的头部以「十字架」的形式向内凹陷,散发着一种能驱散并压制异魔的圣阶特性。
“所有死在我求道路上的死者,都会将我的「圣恩白线」连接在一起……成为我的【使徒】。你或许能成为很重要的一部分。
而你携带的漩涡特性,将助我顺利得到降临于你们世界的漩涡神迹。”
话语结束。
白肉使徒在线条的控制下,以极快的速度飞向韩东。
「死者之墙」
亡者姿态下。
韩东抬手间便召唤出大量的冥土尸体,以黑色沙晶为介质,构筑出一道散发着浓郁死气的墙体,将面前的通道死死封住。
啪!
白肉使徒并未撞向墙体,而是如同胶质那般,贴上沙墙。
这让韩东的面色不太好看。
不过一秒钟。
【死者之墙】的背面,开始有一根根线条溢出。
同时在线条端头发生着超快速的细胞增殖,白色的肉质肿块正在快速形成。
显然。
这东西白线为介质,先让线条穿过沙墙,再将贴在正面的白肉转移到背面……从而越过沙墙。
看似很复杂的过程,却只花费了三秒钟就完成。
重新构建而出的使徒,一巴掌落向韩东的脑袋。
手掌间全是一根根如同针刺般的白线,既然能穿透沙墙,自然也能刺穿韩东的身体。
一旦被「圣恩白线」入侵肉体,既能能韩东体内增殖白肉,甚至还能让韩东的肉质发生转变,这就是这位裁缝师.鲁的特性。
“伯爵,准备助我!”
“尼古拉斯,这东西对异魔有很强的压制性……就算是我构造出来的血犬也不一定挡得住。”
“这里并不需要血犬,只需要你帮我「出剑」。
我需要验证一个东西,说不定能弄清楚圣剑的来源。”
眼看白色手掌即将落下。
韩东竟在这一时刻解除亡者姿态,阿努比斯的神性也收回到体内。
“解除神性?”
这样的举动,就连裁缝师.鲁也感到疑惑……不过,他本身还是很欣慰的,能节约一些时间也是好事。
他却没有察觉一股真正的死亡气息正在逼近。
……
开眼!
魔眼100%全开,甚至有一些触须在眼眶间浮动。
韩东全神贯注于魔眼的观测,圣剑的事情全部交给伯爵来做。
魔眼需要锁定两个点。
第一、白肉使徒,手臂区域的关键连线区。
第二、裁缝师.鲁的身体结构。
嘀嗒……
一滴圣血由掌心滴落,接触地面时瞬间形成一柄小型血剑,笔直插入地面。
韩东并未学过剑术,在对于圣剑的使用上还需要求助于伯爵。
【意识同步率-100%】
-血液由眼眶间溢出,形成一道「锥形护目」。
-鲜红的笑容以撕裂的方式呈现出来。
斩!
圣剑尚未形成前,就已经做出持剑的姿态,双臂向上挥动。
这一过程中,圣剑以极快的速度构建成型。
唰!顺利斩入使徒的肉体。
大量白线被斩断,一块块没有白线支撑的肉质快速落下。
「虚空蟾步」
裁缝师正惊讶于使徒被伤时。
虚空光影在他面前闪过,圣剑已由正面刺入其身体,穿透一颗满是白线钻进钻出的心脏……
“圣剑!你的体内怎么会流淌着圣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