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第132章 上下其手分享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而且自从琳琅阁暂时歇业后连吃都吃不痛快,因为别处没有鲜香麻辣的复合口感。
“不行你就继续给师父干活儿啊,我估计她到矿场会有大动作,可她不能久留,少不得弄个心腹在那儿看着。”
封天建提议。
据他对师父的了解,如果没有大动作,她绝不会亲自走一趟。
郑光眼前一亮:“等回头见着师父,你们一定帮我美言几句,我这人不爱财不逐利,连成亲生子的念头都没有,再可靠不过。”
他天资一般,又是二房次孙,不用顶门立户,矿场上的活儿正适合他。
林祁啧啧两声:“你的事情好说,先对付他。”
来的是裴志河,他大摇大摆走过来:“敢不敢再赌一场?输了的钻裆!”
今天他特意花重金找来两位相玉高手,一定能一血上次之辱。
“呦,之前不是说我们不要脸的吗?您丢脸可比我们丢得彻底,怎么还招摇过市?是比我们还不要脸吗?”郑光讽刺道。
冷酷王爷俏皮妃 豆花火锅
“不敢吗?”裴志河用起了激将法。
“主要是钻裆太不文明,大庭广众之下掀衣服也不雅观。”
“我怕你弄脏我的裤子!”
“人家执意作死,成全一个呗,不过不用钻别人,就钻同伙的裆,一来一回就扯平了,不算太丢脸。”
林祁等人答应迎战,师父说过他们的眼光还需磨练,但已将将迈入上乘水平,遇事不必退缩,只需小心稳重即可,输了也不打紧,她不会冷眼看徒弟让人欺负。
裴志河的脸黑如锅底:“话别说得太满,规则还和上次一样,赶紧挑吧。”
这次他不敢再轻敌,在和两位高手仔细商议后,他选定了一块品相极好的石料。
可依然不敌林祁等人。
纨绔少爷们再次体会到了扬眉吐气的感觉,果然是越强大越快乐,师父诚不欺人。
“我们都加油,争取早日体会到师父的快乐。”林祁握起拳头。
上了谁的末班车
然而你们的师父并不快乐,甚至有点怀疑人生。
陆云深有分寸,连续几晚都硬扛着不做太深入的事情,但没耽误他又亲又抱,每次都弄得她全身发软。
只管放火不管灭,很缺德的好伐?
苏宝儿抚了抚额头,心里很后悔没早点给陆云深解毒。
不就是有外伤的时候痛感会更剧烈吗?她干嘛心疼这憨货呢?
不然也能和正常夫妻一样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
突然陆云深幽怨地说道:“你嫌弃我?”
她居然擦了他留下的口水印痕!
苏宝儿一愣,随即为自己辩解:“我头疼。”
“当我傻?”
陆云深傲娇地转过头,像极了闹性子的小姑娘。
不会哄人的苏宝儿有点麻爪,但自家男人只能自己哄。
她硬着头车凑过去,主动亲了陆云深一下:“真没嫌弃你,你又不是第一次亲我。”
陆云深撇撇嘴,谁知道她以有没有偷偷擦。
“那你怎么才信我?”
“怎么都可以?”陆云深转头问道。
苏宝儿见他态度软化,忙不迭地同意:“能让你消气就行。”
陆云深将苏宝儿压在身下,开始了新一轮的亲吻,手还大胆地摸向了腰带,他保证什么都不做,只看看。
可看了一眼后,事情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混蛋!”
苏宝儿刚骂出两个字就被上下作乱的手弄得脑子一片混沌。
陆云深点点头,他也觉得自己混蛋,可停下来更混蛋。
一番折腾,羞得月亮都躲进了云层。
陆云深将床收拾好,又打来水给苏宝儿擦洗。
苏宝儿很想多洗几遍手,但想到擦口水付出的代价,她默默打消了这个想法,不然某人肯定会借题发挥把她吃干抹净。
“睡吧。”
陆云深把苏宝儿往怀里搂了搂,满足地闭上眼睛。
这是成亲至今第一个能安睡的夜晚。
苏宝儿在他肩膀上轻咬一口,却不想某人已经打起了轻鼾。
算了,他晚上睡不好,白天还要在她家人面前刷好感度,着实辛苦,这笔账先记着。
等他下次再有想法,一定好好刁难他,最好急得他上蹿下跳,抓耳挠腮。
次日天才蒙蒙亮,陆云深起床穿衣,新婚休沐过去,他该上朝了。
苏宝儿听到动静也坐起身。
“还早,你再睡会儿,我过了晌午就回来陪你。”陆云深柔声说道。
礼部向来清闲,就算升任侍郎也没什么忙的。
“我今天要去后宫请安,别再去迟了。”苏宝儿坐起身。
有些规矩她得守,因为不想让别人说她的娘家地位不高,还没家风教养。
用过早膳,陆云深和苏宝儿一同坐着马车去往宫里,进宫后一个去了上朝的太和殿,一个去往仁寿宫。
半道上,苏宝儿遇到了安宜长公主。
她福了福身子:“见过姑母。”
长公主有意刁难,并未让她起身,而是质问道:“琳琅阁即将重开的消息在坊间传得沸沸扬扬,可是真的?”
“是。”
苏宝儿大大方方地承认,还顺便站好了。
长公主咬牙道:“你阳奉阴违,可有把本宫放在眼里?”
“房契地契已经给您了,就连您府上下人把饰品扣着我也半句话没说,阳奉阴违从何说起?”苏宝儿一脸无辜。
说到这个长公主心口都疼。
琳琅阁因为当众熔金使销售量大涨,等她买下琳琅阁时库存所剩无几,可外人不知道,她只能背下占侄媳便宜的名声,反是琳琅阁名声更甚。
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苏宝儿精心谋算的。
旺她聪明一世,却在阴沟里翻了船。
长公主轻嗤一声:“那今日就让你看看本宫的手段。”
“长公主身份尊崇,侄媳自知不敌,不过我知你心里有一处苦闷,难以排解。”
“本宫事事顺畅,日进斗金,夫妻和美,有何苦闷?”长公主立即否认。
苏宝儿淡淡地说道:“您的心病是无子。”
长公主先是诧异,她一直都声称不喜欢孩子,这些年从不曾给谁家孩子好脸,此事连皇兄都不知道,才见过两次的苏宝儿怎么会窥见她的心思?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