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txzd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趙氏虎子 ptt-第459章:主僕相認(二)閲讀-yrc2v

趙氏虎子
小說推薦趙氏虎子
“……当年我与二公子分别,将追兵引向南边……”
看着面前的篝火,张季的眼中闪过几丝追忆之色。
“并非我邀功,当时真的很绝望,心中唯一的念头便是希望……至少二公子你与静女能逃过那一劫。……那时我一路向南逃,待逃至沙河时,气力已经不支,仅抱着最后一丝求生的希望,跳入了沙河……”
他长长吐了口气,紧接着又说道:“天见可怜,苍天总算是给我留了一条命。等我重新恢复知觉时,我这才发现我趴在叶县一带的河滩上,死命抓着一把芦苇……我当时曾尝试返回鲁阳,至相约之处,与二公子汇合,然而当时大雪已将道路封堵,等我到了北侧的应山时,却不见二公子……”
“难道是在我们离开之后?”静女一脸惊诧地捂住了嘴。
赵虞点了点头,神色复杂地说道:“应该是在我们离开之后了……”
他忍不住感慨,倘若当时他与静女在山中再坚持几日,或许就能遇到张季。
有这样一位忠诚的家卫在旁,无论他接下来谋取黑虎寨,亦或是走其他的路子,相信都要轻松许多。
当然他也明白,就当时他与静女的恶劣处境,除非明确得知张季可以活着回来,否则,哪怕再经历一次,他也不敢投上所有的希望。
“后来呢?”他问道。
“后来……”张季苦笑一声,摇头说道:“等我到了相约的山上时,山上到处都是积雪,我无法判断二公子是否曾经到过,于是我返回鲁阳……本来想去郑乡,找郑罗等人汇合,没想到等我到了郑乡,郑乡一带却到处是梁城军……”
“应该是梁城军卒在搜捕郑罗等人。”赵虞想了想说道。
“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张季点了点头,旋即好似想到了什么,问道:“这些年,二公子可曾遇到过郑罗?”
赵虞摇了摇头,说道:“我听丁鲁说过,我家遭难后,郑罗就带着几名家卫离开了郑乡,自那以后,就再无郑罗等人的音讯。”
见赵虞的语气中有几分担忧之色,张季连忙宽慰道:“二公子请放心,连我都能活下来,郑罗一定还活着……”
“唔。”
赵虞点了点头,旋即,他突兀地问道:“张季,当时你有碰到马成与曹安么?”
张季沉默了片刻,摇头说道:“当时我并未碰到马成,虽然我很想说他肯定不会有事,但……”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当日马成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主动开口要留下断后。
张季自己就被那群追兵追击过,他想不出马成有什么机会能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逃过一劫。
至于曹安……
张季变相岔开话题道:“曹安当时与二公子走散了?”
“不。”
赵虞摇了摇头说道:“在马成与你离开后,还是有追兵赶上来,当时曹安换上了我当时的衣物,引开那些追兵……”
张季愣了愣,带着几分落寞的笑声说道:“想不到那小子,竟也有护主的勇气。……过去是我小瞧他了。”
说完这话,他亦不知该说什么了,而赵虞与静女,亦陷入了沉默。
感受到了气氛的变化,方才还在大口嚼着烤肉的牛横,动作忽然一顿。
他看看赵虞,又看看静女,改以轻声、缓慢地咀嚼,赶紧将嘴里的食物咽下。
就在这时,张季突兀地岔开了话题:“二公子,恕我愚笨,竟忘了最重要的事……”
说着,他脸上堆起几分笑容,笑着说道:“……大公子还活着!”
平心而论,对于自己的兄长还健在这件事,赵虞早就猜到了几分,不过即便如此,此刻从张季口中得到了证实,他依旧感到十分高兴——哪怕他很清楚张季是有意想揭过了马成、曹安二人的事。
“真的么?”他配合地露出了欣喜之色。
“千真万确。”
张季点点头说道:“大公子、公羊先生、阿竹、楚骁,都逃了出来……”
“竹姐姐?”
静女一脸惊喜地说道:“竹姐姐也安然无恙?太好了、太好了……”
她欣喜着抱住了赵虞的手臂。
赵虞轻轻拍了拍静女,旋即问张季道:“我兄长与公羊先生他们,不知当日是如何逃生的?”
“亦是在走投无路下跳入沙河逃亡。”
张季感慨地说道:“由于那时间在冰寒的的河水里泡久了,公羊先生因此落下了病根,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尤其是江东湿暖,先生时常感觉浑身刺痛,手脚无礼,虽然请来了医师,亦不能根治,只说需要长期调理……”
“湿寒入体,这个确实需要长期调理,短时间难以根除。”
赵虞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忽然问道:“前几日在舟船上,你说你是江东义师的使者?”
“是的。”张季点点头,毫无保留地说道:“赵璋与公羊先生命我前来视察荆楚、长沙、江夏几支义师,看看他们是否有能力牵制晋国,为我江东争取时间。”
“公羊先生也在江东义师?”
“先生可是江东义师的军师参将呢,若没有先生出谋划策、运筹帷幄,如何能击败韩晫?”
赵虞这才知道,原来是那位公羊先生击败了‘陈门五虎’之一的韩晫,而并非江东义师的渠帅赵璋。
回想起昔日那位公羊先生迂腐顽固的模样,他表情古怪地问道:“公羊先生知道自己身在叛军么?”
张季顿时会意,轻笑着说道:“先生言,他受乡侯厚待多年,如今该是他回报这份恩情了。”
“……”
赵虞点点头,暗自唏嘘不已。
而就在这时,就听张季压低声音说道:“事实上,赵璋起兵反晋,正是公羊先生劝说的。”
“哦?”赵虞脸上露出几许惊讶之色。
见此,张季便详细地解释道:“先说下邳赵氏吧。……二公子或许不知,赵璋出身下邳赵氏,乃我鲁阳赵氏之分支,今家主赵祯,乃乡侯的二伯、两位公子的伯祖父。这位老大人膝下有二子,长子赵璋,即如今江东义师渠帅;次子赵瑜,如今为江东副帅。……当日乡侯府蒙难后,大公子与公羊先生一行人带着族谱投奔下邳赵氏,将始末缘由告知赵老爷子,赵老爷子又惊又怒。……期间赵老爷子与公羊先生有过一番商议,具体商议的什么,我并不知。……我之所以投奔江东,就是听说江东有一户赵氏人家杀县令叛乱,心疑或许是我鲁阳赵氏的旁支,这才前去打探,没想到果真就碰到了大公子与公羊先生等人。”
“原来如此。”
赵虞点点头,问道:“公羊先生欲借下邳赵氏之力为我赵氏报仇?”
“那倒不是。”张季摇了摇头,带着几许莫名的骄傲说道:“下邳赵氏在下邳虽也是大户,但相比我乡侯府还是不如的,只不过大公子尚年幼,公羊先生认为大公子眼前应当以学业、本领为重,不应过多参与复仇之事……故而先生推举赵璋为帅。”
顿了顿,他又说道:“事实上,下邳赵氏这次起事,我鲁阳赵氏这边功不可没,且不说公羊先生为其出谋划策,就连粮草,亦是周家提供的……二公子可还记得,您当初托你大舅父周韫在徐州等地购置粮食几十万石,原本要用于王尚德的军市通商,此番江东起事时,用的便是这批粮草。……眼下,大舅爷就负责为义师储备粮草之事。”
『怪不得……我就说那赵璋一个下邳县尉,短短几年征募数万军卒席卷江东,期间还要与韩晫交战,他哪来的粮草……原来是有周家相助。』
恍然之余,赵虞忍不住问道:“外祖与外祖母亦在江东么?二老身体可好?”
张季苦笑着点了点头。
见他这幅表情,赵虞亦立刻就醒悟过来——女儿、女婿突然死于非命,其中一个外孙生死不知,不用问也知道二老的心情。
“待时机合适,我会前往江东看望二老……”
说着,赵虞话锋一转,又问道:“今年江东有什么打算?不,公羊先生有什么打算?”
张季闻言看了看左右,旋即小声说道:“公羊先生决定于今年前后攻陷济阴、济南、泰山、山东,继而北以泰山、济水为屏障,西以济宁、南北湖、彭城为屏障,厉兵秣马、休养生息。期间,北御晋国,西取豫州,待晋国力衰,再思渡河北进……”
『好家伙,这是要取代晋国啊。』
赵虞万万也没有想到,那位公羊先生为他鲁阳赵氏报仇的做法居然是如此的激进。
他失笑道:“公羊先生要助我赵氏取代晋国么?”
他不得不承认,在这件事上,还是那位公羊先生看得透彻。
『……那么,我要不要推波助澜一番呢?』
手指轻扣着膝盖,赵虞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