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qmez寓意深刻小說 《道長去哪了》-第三十七章 伴君如伴虎看書-lj8t0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在一干人的注视下,顾佐缓缓点头:“有理。”
有理?屠夫、成山虎、原道长和刘玄机等人都很诧异,他们可是知道顾佐想法的,莫非现在想明白了?
顾佑明显松了口气,微笑道:“能识大体,便是好的。”
刘玄机忙问:“不知报效多少合适?还是三成么?”
顾佑摇头:“若是去年,三成已然足够,可形势变了,要想说服鲜于节度化干戈为玉帛,三成哪里够?至少六成,有这个数,我便好去向鲜于节度求情……”
成山虎冷冷问:“化干戈为玉帛?节度府打算向南吴州用兵?”
顾佑微笑:“用不用兵,要看长史的态度,但看在同族的情分上,我可透露一二。来之前路过益州,见益州校场上人喧马嘶,旌旗漫天,李、何两位将军,正在日夜操练兵马啊。总之诸位莫要自误!”
刘玄机嘴角发苦:“六成实在太多了,二十七万贯,怎么拿得出来?这还不包括黑山诏,单黑山诏那边就是五十四万贯!能不能减减?”
顾佑鼻孔里冷哼道:“六成已是减免了,否则让尔等全部交出来,你又能如何?再若不交,大军到时,一切立为齑粉!”
成山虎正要发飙,被顾佐伸手制止,顾佐起身道:“请至客房歇息,此事容我等即刻着手准备。”
顾佑神清气爽的离开了长史书房,剩下几个人都围在顾佐身边,等他下令。
成山虎率先问道:“是在饭食中下毒,还是今夜放火?”
刘玄机白了他一眼:“老成,你不要胡闹好不好?”
成山虎鄙夷道:“你先把金丹升上来再说!”
刘玄机道:“这跟修为有什么关系?”
赵香炉道:“行了你们,够了!听馆主怎么说!”
书房中顿时沉寂下来,所有人都盯着顾佐,沉寂了片刻,顾佐缓缓道:“不是有很多人不想跟剑南节度硬顶么?人心不齐,不好办啊。既然人家放了台阶过来,那咱们就试着看看,这道台阶,好不好爬。”
原道长皱眉:“真要报效?这么多钱……”
顾佐拦住他道:“我也知道咱们拿不出那么多钱来,但既然有这个机会,干脆就让所有道友们都知道,看大家怎么说。”
原道长追问:“馆主的意思是?”
顾佐笑了笑:“羊毛出在羊身上,兽灾发生的三年,咱们没有从任何一家宗门、任何一间商铺、任何一位道友头上收取过任何一文税钱,所以长史府没钱。既然很多人希望咱们低头,那咱么就低头,把钱收上来,报效给节度府。”
众人面面相觑,原道长问:“怎么收?宗门按二十贯、修士按两贯?这么收可不够啊。”
顾佐道:“加上今年的两赋和罚金,咱们这边承担的四十五万贯,分下去,按人头收,全部修士承担。另外,知会钟子瑜,把节度府的意思转告他们,让他们准备缴纳八十七万贯,他们怎么收,我不管。他钟子瑜不是说过好几次,想要缓和与节度府的关系么?这就是个缓和的好机会。”
原道长倒吸一口冷气:“入籍南吴州的修士一万一千人、入籍通海诏的是三千二百人,落在每个人的头上,要交三十贯……”
顾佐道:“这件事按步骤来,首先,知会应急委员会,交由应急委员会讨论。其次,提出方案,由应急委员会审议后,公之于众。最后,所有在籍修士,人手一票,投票决定是否通过此方案。这件事交给刘玄机,让刘玄机出面做,由他来提案。”
刘玄机顿时惊了:“馆主,我可办不了啊。”
顾佐道:“我相信你一定能办得妥妥当当的。”
议事之后,原道长和刘玄机并肩出来,原道长看着刘玄机如丧考妣的模样,很是不解:“你就不能硬一点么?兄弟我觉得你哪儿都好,就是这一点不好,骨头软!”
刘玄机懒得跟他说,摇着头回了自家房中,正好贾贵来访,见面之后也问:“刘兄这是怎么了?如此垂头丧气?”
面对自家在南吴州最好的朋友,刘玄机也不隐瞒,沮丧道:“馆主不信任我了。”
贾贵道:“不会吧?听说今日节度府来人,馆主召见,你不也陪同了么?你看我做事任劳任怨,也没这份信重啊,别说我,赵香炉那个婆娘也同样不得入内……你不会是今日说错话了吧?”
刘玄机摇头,神思不属了半天,忽道:“贾兄,若是我有不测,还请贾兄代为照看会稽郡的家小……”
贾贵失笑:“你怕是想多了吧?何至于此!顾馆主那人咱们都是了解的,不是心黑手辣之辈,最是顾念旧情。”
刘玄机叹道:“伴君如伴虎啊贾兄。”
贾贵不耐烦了:“到底怎么回事?”
刘玄机便将今日的事情讲述一遍,贾贵更疑惑了:“这不是对你的信重吗?你怎么就东拉西扯起来,又是什么生啊死啊的?”
刘玄机道:“你不明白啊,此事必引发南吴州所有修士之怒,到时候馆主就要借我之头平息众怒,以收南吴州人心。史书上这种事还少么?”
贾贵也被吓住了,但依旧道:“不会的,馆主不是那种人……”又出主意道:“不如我去寻老成,给他使个激将法,把节度府来人杀了?”
刘玄机苦笑:“怎么可能?到时候你和成山虎那厮都跑不了……呵呵……杀人……杀人?”干笑了几声,忽道:“你老兄先回,我琢磨琢磨。”
当夜,刘玄机前去拜访顾佑,向他道:“顾参军,我南吴州盼参军大驾如盼救星啊,其实我家馆主骨子里还是深恨鲜于节度的,若不趁热打铁,恐生反复。”
顾佑问:“如何趁热打铁?”
刘玄机道:“其实南吴州并非一言堂,我们这里,但凡大事,都要由应急统筹委员会讨论通过,委员会的各位委员,才是南吴州真正的决策之人。过上两日,向节度府报效……是是是,向天子报效一事,要在委员会议事上决议,这才是关键。”
顾佑再问:“那我应当如何?”
刘玄机道:“我想了个办法,已经和委员会主席,就是主持议事者——我们这里称主席屠长老……放心,屠长老是心向朝廷的。我已经劝动屠长老,到时请顾参军登台,讲明其中的利害攸关……”
顾佑眼前一亮:“好主意!委员会有多少人?”
刘玄机道:“委员二十余人,还会邀请一些非委员代表列席,当有五十余人,都是我南吴州杰出之辈。”
顾佑一拍桌案,赞道:“也罢,就让我会一会南吴群英,效仿先贤,舌战群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