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f17精华小說 秦時小說家 愛下-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其人趙佗(求票票)鑒賞-88kvu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这……便是六合军阵!”
“妙!”
“果然大妙!”
“再有半个时辰不到,后方主力便可到达了,楚军十万精锐在此拦截我等,定然攻打城父、寝县受阻。”
“我等只消将眼前腾龙军团剿灭,便可反攻楚军,配合老将军之力,歼灭项燕大军。”
远处的军阵运转,厮杀之音冲天而起,此刻……腾龙军团的四万中军也入军阵之中。
由着六合军阵的陡然杀伐,楚军先锋两翼五六万军,起码损伤近半,李信甚为欢悦。
登临云车,看着正有条不紊调遣兵马的赵佗,给予赞赏。
军阵之用!
自己也会使用不少军阵,但都是略微简单的军阵,像眼前这种阴阳顺逆、五行表里的阵势,便是不会。
实在是有些难了。
但……使用军阵,并非成为名将的必备,武安君白起行军打仗便是鲜少使用复杂军阵,可百战百胜。
“李将军!”
“那楚军不识六合军阵妙用。”
“中军这般强力出动,不仅不会破开军阵,反而会在冲击之中,己身阵势分散,那就是我等困杀之机。”
“只要六军不散,便可形神合一,互为攻守。”
“欲要破开此阵,非有数倍以上的大军!”
赵佗亦是面上微微欢喜,不愧是秦军百战铁血之师,如臂挥使,六合军阵的玄妙逐步发挥出来。
只要六军不散,则六合军阵之力便可始终保持在六万,而楚军分散,以强击弱,何有不胜之妙?
军阵之妙!
更多之时,在两者兵力悬殊的时候使用,或有奇招,然若是两者兵力差距过大,则军阵也是无用。
亦或者遇上上将军王翦那般的行军,赵佗觉得……上将军便不会轻易这般行军,只会稳打稳扎的将自己击退,而后大军横推。
“此次伐楚,赵佗……你堪为大功。”
李信颔首。
眼前军阵解了自己眼前之危,不仅将腾龙军团十万精锐困在这里,还可以剿灭一二。
甚至于接下来还有机会将其歼灭。
实在是意外之喜。
嗡……。
嗡……。
云车之上,李信正与赵佗不住言语着什么,于此六合军阵的玄妙,赵佗倒也没有隐瞒什么。
将其精妙所在诠释而出。
军阵之用,不在于表,而在于里。
乃是于军阵运行的过程中,给予快速变阵,发挥出军阵的最大威能,那才是军阵妙用。
“嗯?”
“楚军主将终于警觉了。”
“正在召集被分化的楚军,强力汇聚一处。”
“李将军!”
“此刻……正合杀敌!”
悠扬的牛角之音升腾,赵佗二人的目光看将过去,手持千里镜,清晰看到此刻军阵中楚军的动静。
随着楚军的不住伤亡,欲要前来击破六合军阵的四万楚军中军也陷入军阵之中。
苍茫之音起,整个被六合军阵团团围困的楚军,顷刻间,尽皆向着一个点冲去……,算他们明智。
但明智的背后……是代价。
赵佗没有放弃这个机会,挥动手中的黑色旌旗,再一次麾下,六万精锐主力虽然也是有损。
但相较之有损伤的楚军,完全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令达!
六合军阵运转,将那些欲要强力冲破军阵封锁的楚军快速截杀,目光所至,虽猩红铁血。
却是战场常态。
“龙将军!”
“我军损失惨重,再有一炷香的时间……,李信后方的主力便可赶至,期时……,我等更危矣!”
短短一个时辰,十万精锐腾龙军团,损伤四万有余,轻伤不计其数,目下仍旧在继续。
而秦军之力,损伤不过万人上下,乃是大多数楚军以命换命的。
腾龙军团虽精锐,可李信所带领的二十万大军也是秦国东出攻灭诸国的精锐之师。
战力上,仍旧很强!
腾龙军团损耗在这里,损耗在对方的别样军阵中,乃是不妥。
一位身披红色甲衣的军将,沐浴鲜血,快步近前,左右六万先锋损失最大,已经过半了。
中军强力出击,也没有取得既定战果,反而也逐步陷入秦军军阵。
“云车之上之谁?”
龙烨此刻的面上已然是彻底难看至极。
长剑遥指,看向极远处的秦军后方云车,那里……火把映照,旌旗飘动,正是上面的那人指挥军阵的。
“其人赵佗,为秦军偏将!”
“声名不显!”
那军将快速一言。
对于秦将赵佗,并不熟悉,更多的消息也不清楚。
“传令……,各部强力冲破秦军军阵封锁,汇聚一处,且战且退……,这个时候……大司马那边应该也要传来消息了。”
此次十万精锐楚军拦阻李信主力,未有功成,还有相当大的损伤,龙烨心神沉重。
辜负大司马教导久矣。
将目光从远处云车之上收回!
赵佗!
自己记住他了。
当即,再次下令,欲要破开面前的军阵,非有更多兵力,可自己手中并没有那般战力。
只有聚兵一处,以为防守,尽可能的减少损失。
念及刚才军司马给自己禀报的损伤,心中更是伤痛。
腾龙军团初次迎战秦军主力,优势之下,不仅没有取胜,还有这般损伤,实在是无颜面相见大司马。
……
“李将军!”
“我等五万轻甲兵先至,后方近四万重甲兵与器械箭簇等随后便至!”
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的时间到了。
云车之下,李信一脸欢喜的看着面前军将,又看着后方的主力,满怀欢喜,实在是天助自己。
“哈哈哈,你等来的正好,正可全力出击,歼灭滕龙军团十万军。”
单手遥指前方此刻已经汇聚一处的楚军,历经六合军阵的分化、围杀,十万腾龙军团主力已经不足六万,损伤近一半。
秦军也损伤超过一万五。
可李信觉得很值!
因为接下来……那些楚军没机会了。
“喏!”
那军将大喜,虽然赶路劳累些许,但是同军功相比,些许的劳累又能够算得了什么。
当即应下,转身传令。
下一刻。
率先赶至的五万军,汇同李信手中剩余的精锐铁骑,直冲此刻士气大衰的楚军,当此时,虚空中,朦胧的一丝曙色也逐渐明显起来。
近十万大军迎上此刻兵力损耗颇多的楚军腾龙军团。
天地间,杀声连绵无边无尽,彼此交错一处,黑色洪流滚滚而出,楚军的红色火焰逐渐被吞噬。
未几,后方的近四万兵又至。
主力压上,全军向着城父那里推进。
不知道蒙武老将军现在如何。
至于腾龙军团,此刻已经且战且退,损耗早已过五万。
“李将军!”
“那些楚军……好像并不后退了。”
天色初明,大军压上,李信在侧掌控全局。
一路追杀楚国腾龙军团,临近城父之城,旁侧一位军将陡然出言,目光所至,那些前一刻还在后退的楚军,正阵列开来,整肃开来。
“不好……,李将军!”
“快看那处……,蒙武老将军的旌旗,是蒙武老将军!”
当其时,随侧的又一位军将低吼,单手遥指,目光所至,在楚军侧后方一处,一支秦军正在极力突围。
旌旗飘动,黑甲裹身,甚为明显。
“这……,难道城父城破?”
“怎会……,以老将军守城之力,坚守一日一夜都不成问题。”
李信闻声,连忙持千里镜看将过去,观那支秦军,观旌旗之图,瞬间大惊,口中惊疑不绝。
自己留给城父、寝县、平舆之地的兵力足有近五万,所为便是守御,以防楚军后方突袭。
现今……蒙武老将军的旌旗出现在城父之外的楚军之中。
结果只有一个。
“救援老将军!”
李信当即下令。
大军开赴,向着楚军之中蒙武所在的方位冲去,铁骑冲击,器械箭簇齐备,强力而动。
又是历经半个时辰的强战。
天色已然大明。
楚军封锁破开,李信主力同蒙武之力汇聚。
“项燕二十多万主力攻打城父,且有城中百家间人存在,城墙一隅失守,被楚军攻占。”
“我军兵少,力弱,只有突围,幸好遇到李将军!”
蒙武身披苍云甲,浑身上下血水、汗水汇聚一处,快马行至李信跟前,拱手一礼,说道刚才之事。
若非李信将军快速赶至。
自己真要危矣了。
虽如此……,这里乃是项燕主力所在,加上腾龙军团,足足超过二十五万的兵力。
而且,现在还不知道寝县、平舆那里如何。
虽不知,然……从城父的遭遇来看,蒙武心中直接一沉。
“项燕主力在此,合当一战灭之!”
李信看向此刻已然汇聚一处的项燕主力大军,腾龙军团也融入其内了,从城父而出,环绕大军推进。
南下伐楚,好不容易碰到项燕主力,这一次……他们没有那么容易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