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tahl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線上看-第628章 殺女之仇 不共戴天推薦-jni8u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任寿等人自是恨极了云天顶!
是以此次得了玄机消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玄机不愿出手,但玄机出不出手,与他们皆无关系……
他们只是要这云天顶死,仅此而已!
为灭魔道,各宗底蕴尽出。
除化神修士因天地环境不便外出之外,峨眉炼真修士出动两名炼真修士,玄音阁炼真修士出动两人,驭兽宗三大兽宗尽皆出动,门下凝实洞虚境弟子更是多不胜数,只为覆灭魔道!
正元宗弟子最少,但精锐最多,直接来了三名炼真大修士,底蕴之深,让人惊叹。
“唉,想不到这些人这么暴躁。”
蜀山之上。
玄机拍了拍手掌上的泥土,满脸唏嘘的看着山下升腾而起的汹涌灵气真元,长叹道:“这么大的阵仗……因为这童龙师兄之事,想来各宗对我蜀山本就心头颇有些芥蒂,如今战事就发生在蜀山山脚下,若是我还不出手的话,恐怕还真会被人误会与魔道勾结。”
他沉吟了一阵。
感叹道:“还是让童龙师兄跟着下去凑一下热闹吧,师弟啊师弟,要怪也只能怪你做人失败,搞什么不患寡而患不均的这一套,我如果不出手,委实说不过去啊……这事儿,师兄我也是无奈,真不是故意欺负你来着。”
说罢,他转身安排去了。
片刻之后。
蜀山之上。
五老峰众弟子,在童龙的带领之下,齐齐向着蜀山之下冲杀而去,为首的童龙更是须发皆张,长啸道:“云天顶,可敢与我一战?!”
只片刻之间。
众魔道弟子竟被包围的严严实实。
“主人!”
五梅面色凝重的叫了一声,这阵势,整体实力之强,已丝毫不逊色于当初营救各宗宗主之时了。
但当时他们提前做好了布置,进可攻,退可守,可如今被羁留在这蜀山山脚之下,仓促迎战……稍不小心的话,恐怕便是团灭的局面。
“浅雪,放心,爹爹定会护你周全!”
云天顶脸色如铁,冷冷道:“我就知道,这玄机不会让我们就这么轻巧的离开。”
他长啸道:“杀出去!”
“杀!”
无数剑光凝结,自下而上,如银河倒卷,直朝着天空中那奔袭而来的正道众宗门弟子冲杀而去!
云天顶之前便心知自己女儿受了重伤,多耽搁一刻便多耽搁救治的时间,因此,为修复木叶,这次魔道众弟子虽然并未全至,但却也来了至少三分之一……而正道众宗门却几乎精锐尽出,双方实力差距极大。
只是魔道众人众志成城,或者说他们似乎全无死亡恐惧,杀一个不亏,拼两个有赚……纵然实力差距极大,但当双方短兵相接之时,一时间,竟是个势均力敌之景。
自蜀道附近。
混乱的真元爆发,席卷八方。
正魔大战,以这种任谁都想不到的方式在蜀山山脚之下展开。
当数量多到了一定的地步,所谓修士之间的战争,与凡尘之间军队的厮杀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区别,除了战场不再局限于地面之上。
天空中,到处都是修士飞剑法宝互相追逐的景象。
法术绚烂的光彩,足可让任何人的目光为之闪盲。
正道魔道,本就互不相容,更别提已有先恨在前……玄音阁的流亭仙子更是激进,哪怕伤势未曾康复,她竟仍驾驭法宝,冲杀在最前线,只是心知自己不可能是那云天顶的对手,她才强忍着,只是拿那些魔道弟子们来泄恨。
所过之处,无一全尸。
至于云天顶,自有各宗的炼真高手对付他。
整整三日的时间。
厮杀震天,血流漂杵。
待得厮杀声落幕之时,山脚下,尸横遍野,正道弟子魔道中人,死伤加起来怕是不逊千人。
正道自是大胜而归。
重创魔道高手无数……只可惜,走失了贼首。
没办法,云天顶的实力实在是太强,纵然众炼真修士联手,奈何却终究杀不得他。
尤其是在他爆发了一股让流亭仙子熟悉无比的力量之后,这力量已经明显凌驾于炼真修士之上,猝不及防之下,众炼真修士反而直接被他斩杀数人。
而他则趁机逃遁开去。
为这事。
流亭第一时间气势汹汹的找上蜀山玄机,质问他为什么不亲自出手帮助,他若出手,说不定能将云天顶永远留在山下。
玄机则感叹唏嘘,“没办法啊,我一元峰峰主薛师弟炼制出了化神丹来,刚巧够我蜀山炼真修士人手一颗,经此一役,我等深知蜀山实力仍不足以应对魔道之乱,所以我便让他们尽都服用丹药,以增强自身实力,童龙师兄因为伤势未愈,所以未曾服用丹药,这才可以出战,至于我的话……这种时候,我自当镇守蜀山,委实抽不开身。”
于是乎。
本来来质问的流亭仙子酸的眼睛几乎都红了。
化神丹呐。
那可是能让炼真修士大幅度提升实力的丹药,但凡炼真修士,就没有不渴求此丹的,只是听玄机口气,蜀山炼真修士人手一颗……得……自己也不必自欺欺人去讨要了。
她满是酸涩羡艳的下山去了。
而玄机心头却是笃定的很……出手?确有极小的机率能将云天顶永远留在这里,但以他的实力,这机率不足十分之一。
但只要自己不出手。
有了把柄在手,云天顶的实力再强,在解决断魂禁的禁制之前,他绝不敢再轻易招惹蜀山……就算他真有稀奇古怪的手段解决那断魂禁,起码也要几年的时间,他已经争取了最关键的成长时间。
只要方正成长起来。
只要唤灵花能成功……云天顶,何须我亲自出手?!
当年你欠清儿的,欠秀儿的,自会有人替她们向你讨要,不需要我越俎代庖。
…………………………………………
阴风狱,与阳灵谷一般,俱都是魔道的隐秘驻地,阳灵谷如今已失,他们所能逗留的地方,也就只有这阴风狱了。
这一战。
前去的魔道弟子丧失殆尽,几十年的积蓄,一朝丧失超过三分之一!
更连麾下七魔将也惨死五人,可说损失惨重。
云天顶没想到玄机下手竟如此快,不过两人的交易也仅限于交付云浅雪和不再伤害方正,仔细想想,还是自己犯了常识性的错误,误以为他不会出手。
云天顶就是想要骂娘也没办法。
但眼下,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反而是……
云浅雪伤势严重,云天顶纵然再如何倾力相护,奈何对手太过厉害,她在激烈的战斗中再度受到波及,玉魑已经服侍她睡下了。
但若是一个不当,她恐怕再醒不过来。
云天顶则和五梅在正厅里商议这个问题。
云天顶皱眉问道:“浅雪的伤势怎么样了?”
五梅低低咳了几声,吐出一口带着碎肉的鲜血。
之前一战,他受伤不浅,要知道,流亭恨他入骨,几乎是死死咬着他不松……五梅本就不擅正面对敌,险些便要死在她与另外两名炼真修士的手中。
也就是之前云浅雪在那里布下的残阵并未彻底毁去,残余的灵气被他利用。
这才算是借伤绝阵的迷惑性逃出生天。
但眼下云天顶急需他的意见……他自是不敢休息,恭敬道:“我刚刚已经检查了小姐的伤势。”
说着,他脸露迟疑神色。
云天顶道:“说,不必隐瞒。”
“小姐本源法宝被毁,浑身筋脉尽都粉碎!”
五梅神色凝重,似是不敢说,却不得不鼓起勇气说道:“修为尽废,骨骼尽毁,这般严重的伤势,若非是九脉峰灵脉给她持续不断的输送灵气,她恐怕早已经死了……但现在就算是九脉峰的灵脉,也只能延续她的生机,只能让她活着,但这种活,可能还不如死了痛快。”
“治不了吗?”
“她现在就是一个筛子,灵气进入便很快透出,残余的生机虽可维持性命,但也仅此而已了,就算万年前大乘修士复苏,恐怕也救不了她了,人力有时而穷,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云天顶冷冷道:“所以浅雪再也不能修炼了?”
“是,连下床都是问题了。”
五梅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过,若是我们,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
“化神玉!”
五梅鼓起勇气说道:“您之前想要那仙玄之体,不就是因为仙玄之体体内自有无限灵气,可维持消耗……但事实上,小姐体内也有九脉峰灵脉,九脉峰灵脉虽非无穷无尽,与仙玄之体无法比拟,但维持她一人消耗数百年不成问题,这与仙玄之体其实也没多大区别,而若是将她与化神玉融为一体,到时断魂禁自然也就不复存在了。”
“那是因为浅雪的魂魄将彻底不复存在,断魂禁自然再无效果!”
云天顶怒道:“五梅,提这建议,你放肆!!!”
五梅道:“属下也只是提出唯一的办法而已,我也知道,要您亲手将自己亲生女儿的意识洗去,将她变成傀儡,这痛苦不下凌迟,但您为小姐付出这么多,不都是为了在小姐身上寻找夫人的影子以满足思念之情么?”
他认真道:“小姐相貌自幼便酷肖夫人,属下当年亲眼见证您与夫人喜结连理,更看到您这些年来勒令小姐必须穿夫人的衣服,梳夫人的妆容,但夫人实力高深,冷如寒雪,自有一番冷冽气度,小姐有修为在身,倒有几分夫人风采,您看到她也可一睹相思之情,但如今的小姐却已成废人,须得终身缠绵病榻,已不再是您期望的小姐了,倒不如将其当作化神玉的宿体,到时她恢复修为,失去神智,定然会更像夫人的,而且……”
他看着云天顶那冷冽的神色,有些迟疑的说道:“而且您若成功,到时将再无破绽,加上化神修为的小姐之助,玄机自然也就不再是您的对手了。”
“闭嘴!”
云天顶长长的叹了口气,躺在了座椅上。
他狠狠的瞪着五梅,眼底浮现杀机。
只是良久之后……
杀机却慢慢散去。
长久的沉默之后。
他叹道:“让我想想,你下去,让我一个人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