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7up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笔趣-第三百四十四章 雪中貓影相伴-ccuoj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易春行走在这片荒芜的大地之上。
他能够从周边萧瑟的风声中,听到某些已然故去的事情。
有英雄的悲歌,亦有魔头的猖狂。
但那,已经是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故事了……
这与易春所设想的境况,显然不同。
他本以为,那会是某种以事件作为联系的限定场景。
但似乎,他有些想岔了……
事件固然是存在的,但他似乎并非触发这个事件的主角。
“综网提示:该区域时空幻象事件尚未触发,请等待相关人物。”
易春静静地聆听着风中的声音。
自然之力宛如一头孜孜不倦的黄铜龙,向着易春不断讲述着周边乃至更为遥远的区域所发生的一切。
他看到了两个正在风雪中搀扶着蹒跚前行的身影……
此时,化身为橘猫形态的易春颇为促狭地摇了摇尾巴。
易春当然认得,那一男一女两人中有一个便是自己那憨蠢的师弟。
易春对于轮回、前世之类,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认可感。
他认为当一个生命由生到死,心跳逐渐停止之后,那便意味着一个个体的彻底消亡。
而即便以这个灵魂作为一个全新生命的延续,那也是另外一个个体的事情了。
对于“我”,尤其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我”而言,唯有能够把握的当前才是唯一、且值得肯定的。
只是,姻缘天定、三世纠缠的戏码,总是为人们喜闻乐见。
也许,有些灵魂就是如此。
他们相互残缺,唯有拥抱搀扶,才能得以完整。
遗憾的是,就目前来说,易春觉得自己挺完整的……
所以,就所谓的“钦定”而言,他并不持太过肯定的态度。
只是,看起来余行这崽子似乎乐在其中……
易春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他并不打算掺和进去。
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寻常的所谓“机缘”之类的东西已然没有太大的价值。
便是如同之类斩杀了那头血蟒所获取的奇草之类的,都被易春丢进了物品背包里。
而且,整个副本世界是呈现出一种宛如单程般的表现形式。
一路走来,碰到的强大些的凶恶野兽或者蛮狠精怪都被易春顺手解决了。
所以,易春倒是并不担心余行会遇到不可抗力般的要素。
至于他和那位姑娘之间的纠缠……
易春舔了舔爪子,他现在还忙得很。
等找到了他所需要的东西之后,再变化成蚊子默默围观也不迟……
…………
…………
“阿嚏!”
余行有些尴尬地抹了抹鼻子。
他觉得自己应该不至于这么脆弱。
在道观的时候,他经常穿了件单衣便在雪地练功。
但这山上的风雪,似乎有些诡异。
它仿佛带着某种强烈的穿透性,直接深入骨髓一般!
这让余行感到有些威胁。
他只是在宿舍里打了一个盹,谁知道他是怎么来到这个鬼地方的。
莫非是做梦
余行不动声色地又看了一眼身旁的婉南星,觉得这个可能性不低。
不过,以他的道行,谁能将他拉进这种梦境呢?
此时,已然有了些许师兄除外皆是渣的膨胀心理的余行有些莫名地想道。
“这里的风雪是法术吗?”
身旁的婉南星突然开口说道。
“啊?可能是这边的地势环境有些特殊。”
“别担心,等我们先找一个避风的地方,再想想下一步的计划。”
“你不要乱想,要相信科学”
余行搅动着自己尚未完成高中学业便退学的知识储备,尝试将婉南星似乎已经有些偏斜的世界观拉回来。
和田生那样的中二患者以及道法爱好者随意说说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对于常人而言,了解道法之类的并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一如山上某个胖道人所言:“不信鬼神者,则世间无鬼神”。
“这样吗?”
婉南星看了一眼身旁的余行。
冷冽的风雪,让她浑身僵硬,以至于思想都有些迟滞了。
但她能够感觉到,在这山上的某个地方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她。
那呼唤,有些熟悉……
她觉得一切,就像是一场宿醉后荒诞而毫无逻辑的梦。
她记得之前自己明明是穿着睡衣,在床上睡着了。
但现在……
婉南星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
寻常的休闲服穿着,和她记忆中日常的穿着似乎没有什么差异。
细节方面表现得很正常,并没有什么别扭的地方。
但手上的手链,让婉南星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戴着这个手链很久了,这是她高中时候的一个闺蜜送给她的。
但在不久前,这个手链由于一个意外崩坏了。
这几天,偶然摸到空落落的手腕,她总是有些错愕和失落。
只是现在……
婉南星摸着手上的手链,低着头与余行缓慢地前行着。
如果是梦的话,这一切似乎过于真实了。
婉南星如是想道。
而之前,她对于余行的某些试探,也让她的一些猜测落空了。
一切并没有朝着最为糟糕的方向发展,但显然也逐渐开始失控……
至少,婉南星还是没有弄清楚自己现在究竟在哪里。
之前她观测过天空,尽管没有地理吧那些大神的功力,但也勉强判断出自己还在国内。
只是,就周围的信息并不足以让她知晓自己处于哪里。
这些细节,让婉南星有些毛骨悚然。
现在,她倒希望这只是一场梦了。
两人搀扶一起在雪中前行,听起来倒是颇为浪漫。
但无论是宛如刀刮般的寒风,亦或是不知深浅的雪地,都让一切沦陷到更为真实的窘迫境况。
而糟糕的是,他们始终没有找到一处避风的区域。
好在,他们已经快要爬到山顶了……
婉南星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模糊了一下。
她想不起爬山之前的事情了,就好像她从床上醒来之后,她已经开始和余行在这片雪地中攀爬了。
寒冷限制着她的思考,但某种呼唤却愈发强烈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终于爬到了山顶。
然后,满地狼藉的猩红血渍和破碎的肉块直接铺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