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4ss精彩絕倫的小說 《正派都不喜歡我》-第五百四十七章 那還用選嗎?閲讀-v25a3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霸剑不偏不倚的命中了唐仇。
“乓”一下爆震,唐仇护体气劲告破,露在外边的白皙肌肤青紫了一大片,嘴角溢血,人也脚步踉跄的连退。
风亦飞如影随形的贴了上前,又是一指霸剑轰了过去。
抓的就是她气血震荡,护体气罩不及恢复的这下破绽,轰击的还是同一位置,就算弄不死她,也要打她个五脏碎裂。
却在这时,斜刺里一股无俦巨力激涌而至。
风亦飞是有所觉,可还是贪了一手。
错过了这次重创唐仇的机会,再找时机又不知道要困难多少,伤害最强几招的指法可都是进入了回气状态。
霎时间,风亦飞如同被万钧重锤轰中,整个人横飞了出去。
霸剑虽已出手,却是完全打偏了,只是擦过了唐仇的小蛮腰,切割出了道看起来有些惨烈的伤痕,鲜血如泉涌出。
唐仇闷哼了下,疾点伤处周边要穴止血,死里逃生让她也是惊惧不已,七情上面。
这突如其来的劲力着实太过强横狂猛,根本无从卸力,风亦飞整个人撞到了院墙上,又将墙壁撞塌了一大片。
只觉得胸口气血翻腾,内息絮乱,运行不畅,喉间一甜,一口鲜血喷出,血迹洒满衣襟,将胸膛一片都浸得湿透。
硬扛了一击,已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蓬!蓬!蓬!”几声巨响,全然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风亦飞也顾不上那么多,赶紧给自己补了指春分恢复。
绿光氤氲而起,萦绕周身,顿觉胸口气闷的感觉稍微舒缓了些。
还不及起身,就见一道灰影奇快无比的飞掠出了院子。
风亦飞手一撑,急急跃起,目力过人,已是清楚的看出刚掠过去的是赵好。
透过倾塌倒下的院墙,只见不远处燕赵整个背部都嵌入了山壁中,铁游夏已追袭了过去。
用膝盖想都知道,遥空一击救了唐仇的肯定是燕赵。
赵好已近唐仇身侧。
唐仇犹在给伤口撒着药粉。
赵好怎么会出来了?与他对敌的梁癫,蔡狂,杜怒福呢?
这念头刚起,就听后边传来了衣袂破风声。
“休走!”
是蔡狂的声音,掠行的不止一人,而是两个,只是前后不一,气息都很粗重,与赵好一番激战下来,他们也并不好过。
杜怒福肯定也没死的,不然就该接到系统提示了保护目标身亡了。
风亦飞刚要纵身掠出。
异变突生,疾掠而前的赵好一拳就擂向了唐仇的心口。
这完全出人意表。
赵好居然会窝里反,暗算唐仇,实在是令人意外。
风亦飞一下愣住。
唐仇反应也是神速,急扭身闪避,却仍是被一拳轰击在了肩头,一个趔趄,惨呼出声,口吐鲜血。
她肩上衣饰明显地迅速地在老化,皱了起来。
瞬息之间,就化作了片片飞絮飘出,在空中就成了飞灰。
白皙如雪的肌肤一片灰青。
赵好顺势就执住了她的手臂,一把将她背负着的包袱给扯了下来。
那是装着‘大块人参煞青花’的包袱。
赵好一得手,撇下唐仇,停也不停,就往山下方向掠去。
燕赵已从山壁上脱身,抵挡住了铁游夏,见这状况,怒吼出声,“赵好!你这是作甚?!!”
“李镜花是我看上的女子,她竟敢下毒害她!我不杀她已是不错!”赵好应了一声,如飞遁走。
唐仇怒极咆哮,身形一动,直追了过去。
这事态的发展真是让人始料未及,难怪之前会感觉赵好有异状了。
他居然喜欢上了‘小相公’李镜花,可李镜花之前听铁游夏说,是钟情于‘大相公’李国花,他怎么会意图做第三者插足的?
风亦飞已是想得通透,赵好显然也忌惮唐仇的毒,又有燕赵在侧,不便出手偷袭,这会唐仇负伤,倒是让他寻觅到了个好机会。
唐仇的毒,赵好的心,此前一直以为是说他心思歹毒,可据所见的情况,他没表现出有多狠毒,反是唐仇阴险狡诈,诡变百出,又是冒充小趾,又是策反长孙光明。
这么看来,赵好的心,应该是说他心思莫测才对,为了做松土的锄头竟是不惜伤害同伴。
风亦飞心念电转,梁癫,蔡狂已跑了出来,铁游夏也压住了燕赵,占了上风,师弟他们应对一班白衣死士,也没多大问题,唐仇挨了一记‘老拳’,有伤在身,无疑是杀她的好机会。
想到这里,风亦飞脚底赤色剑光一亮,也紧跟着追了出去。
赵好跑了个没影,但风亦飞还是能远远的缀上唐仇。
边疾速掠行,边摸出朱蛤丹塞进了嘴里。
瞬即,内伤就恢复了过来,胸怀大畅。
甫一下山,风亦飞就接到了【守护七分半楼】任务完成的提示消息,顿觉心中大定,完全不用担心了。
虽是落后了几息功夫才动身追袭,但距离在慢慢的一点点拉近。
唐仇显是受了伤势的影响,掠行速度比诸她之前已是慢了些许。
追击的这会时间,外缚印已经恢复到可使用状态,但风亦飞也不着急,等霸剑,柔剑,惊蛰等等伤害强力的指法都回气完毕,再冲上去动手也不迟,务求抓准时机,不让唐仇有逃命的余裕,一击而尽全功。
没用多久,霸剑,柔剑,惊蛰,所有指法都恢复了过来,风亦飞迅速结起手印,身形一下消失,飞掠了出去。
才闪出一段距离,风亦飞忽然觉得身子似乎变得沉重了些,速度也减慢了不少,也不是说有压力加身,周身都没异常,只是跟先前比较,就远没有刚刚的身法轻灵,纵掠如风,有很明显的差距。
风亦飞才省起,自己忽略了一点,死灵之气经不住连番消耗,已经是一滴都没有了,失去了银发赤瞳状态的加持,伤害大减,这冲过去,还真未必搞得定唐仇。
脱身倒是没有一点问题。
唐仇已察觉风亦飞在疾速追前,她也真个是怕了,精擅的使毒手段对风亦飞起不了一点作用,暗器又伤不到他,实是难以应对。
急探手入怀,一抖手,就将一件物事向着右侧远远的掷了出去,“金梅瓶还你!”